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慕春曉:美國海軍生活紀實(十四)

——新兵集訓第一夜

人氣: 72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1月04日訊】美國海軍新兵集訓營地位於伊利諾州大湖市(Great Lakes)的密歇根湖畔。沒有人說話,每個人拿著黃色的文件袋,魚貫下車排隊進門。這道門就是居民和軍人的分水嶺。

我們從機場到集訓營地報到第一夜的情景,請看這段視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DGFjeawDnQ)。在youtube上搜索Navy Boot Camp也有許多類似內容。

進了門,就像Youtube視頻上的情景再現,我們把文件袋放進一個筐裡。一些早幾天來這裡報導的新兵正在打掃衛生,他們都穿著海軍的黃色T恤和藍色運動長褲。每個人的腰上都別著一只白色襪子。那樣緊張的氣氛下也不能笑,只是奇怪為甚麼襪子要別在腰上。

集訓營的氣氛和招募辦公室迥然不同,教官們都幾乎是喊叫著說話。那位墨西哥裔的招募官在臨行前和我說過,等你去集訓,他們的態度和我們就不一樣了,他們的工作就是大喊大叫,他們就是被訓練成那個態度嚇唬你們的。所以,我不驚訝。不過被寵壞的美國孩子(美國新兵自己這樣說)可有人就受不了了。新兵們一大早起床體檢,一路舟車勞頓到集訓營,馬上辦理入職手續,已經有幾分疲憊了。教官們很知道大家在想甚麼,對我們大喊:「你們不睡覺,我們也沒睡覺,和你們一樣。」視頻中的教官每個人的左肩上都掛著一根紅色的帶子,表示他們是營房的教官,負責生活區。

我們先在走廊上站成兩排,吃的不能留,兜裡的食物都掏出來扔到垃圾桶。帶手機的,向前走一步,給家裏打一個簡短的電話報平安。我又後悔把手機留在家裏,不然可以和母親多一次說話的機會。

第一件事還是驗毒。驗毒之後領制服,先量腳的大小,有一個機器,我們站上去之後就會顯示出號碼。我們按照號碼去領運動鞋。

這次領到的是運動制服,一套藍色長衣長袖運動制服和兩套短袖短褲運動制服。長袖的運動制服上衣是連帽衫(hoody),胸前有大大的金色海軍標誌和U.S. NAVY字樣,裡面帶一層絨毛,冷天穿的。兩套短袖短褲的運動制服,黃色T恤,藍色短褲,都印有U.S.NAVY。我們在集訓預備期和集訓的時候,不能穿任何平民的衣服,這套短袖運動制服還兼做睡衣。海軍的標誌色是藍色和金色,我心裏偷著樂,那都是我喜歡的顏色哎!

量完了鞋的號碼,一個女教官讓女的站成一排,目測衣服的號碼。我們背過身去,看著我們的身高告訴我們的去領多大號的T恤。我明顯的感到其中一個號碼不對,她讓我穿給她看,說,號碼很合適啊,我說我覺得不合身啊,她一個字一個字對我說:「相信我」。見她瞪得鈴鐺一樣充滿自信的眼睛,我想,算了。更因為自己很累了,想早點辦完。後來教官教我們怎麼疊制服時,還是讓我拿去換了合適的號碼。

領到海軍的運動制服穿上,換下自己平時的衣服和鞋子。每人面前有一個小紙箱,要把身上要保留的衣和物裝進去寄回家。剩下的全部放進兩個大筐裡:不想要的衣物扔進左邊的垃圾筐,右邊是捐送到Goodwill的衣物和鞋子。這時,我們每個人全身上下都是海軍的東西了。

領完了衣服,去領浴室拖鞋、泡芙、四個洗衣袋、一個裝換洗衣服的收納袋。一個大大的海包(seabag),就是一個綠色的直筒形大背包,不裝東西時可以疊好,不佔空間。

牆上掛著幾排黑色的背包,我們走過去按順序一人拿下來一個。每人還有一把鎖,鎖上也有海軍(Navy)字樣。背包和鎖都是中國製造。不過「中國製造」的標籤是不準保留的。像是我們的必修課一樣,正式集訓時教官讓我們集體撕掉這個標籤,扔進營房中間的垃圾桶。美國製造的都保留。為甚麼?我也不知道。

教官一樣一樣的跟我們核對領到的東西,海軍準備好的基地內的購物卡,我們自己的銀行卡、支票,零錢和證件等,都讓我們放進一只白色的運動襪,(戲!)稱為valuable sock,現在知道這隻白色的襪子是做甚麼的了。用襪子裝東西,是受聖誕老人的啟發嗎?除了證件、銀行卡和這隻白襪子之外,允許我們帶的東西是一本袖珍詞典和一本屬於自己信仰的書。

我試著把我的錢夾裝進襪子,雖然塞進去了,教官還是說太大,也讓我寄回去。現金和證件裝在自封袋裡用起來不方便。如果你也要去海軍集訓,就帶上一個小卡包吧。

旅行裝的潤膚乳液也要帶一瓶。如果沒有,要等到正式集訓開始後兩個星期才可以集體購物。三四個星期沒有潤膚乳的日子是不是有點難受?

領完制服後,要我們坐在那裏學習,一晚不許睡覺。打瞌睡都不行。這就是我為甚麼用了「新兵入職第一夜」而不是第一天。因為我們入職是在夜裡而不是白天。

旁邊會有人走來走去的觀察我們,發現誰睡覺就叫起來到教室後邊站著。坐著總比站著舒服點,我忍著不讓自己打瞌睡,悄悄的讓鄰座把那些海軍制服的名稱寫下來,坐在那裏記單詞。鄰座女生抱怨說,累成這樣了,誰還學的進啊。是啊,不過我轉念一想,或許海軍關心的不是這幾個小時能學甚麼,而是修煉大家的意志力。

天亮時,我們穿著海軍運動制服,背著海包(seabag)終於到了自己的營房。(待續)

責任編輯:尚一

評論
2016-01-04 9: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