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發現抗藥超級細菌

自超級細菌(NDM-1)被發現後,在世界各地迅速漫延,專家們建議設立一個國際監控中心,追蹤病患。(JORGE DIRKX/AFP/Getty Images)

人氣: 24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1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平多倫多編譯報導)星報報導,去年11月中國研究人員在《柳葉刀》(The Lancet)發表論文稱中國發現首例含抗藥性基因的超級細菌—MCR-1,震驚全球。MCR—1,能產生一種抗黏菌素的酶,而抗黏菌是一種劇毒性抗生素,只有在所有其它藥物都失效情況下使用。這意味著,抗生素這最後一道防線已被細菌攻破。

MCR-1令人恐怖

論文稱,研究人員在中國東南部採集的肉類、醫院病患和家畜大腸桿菌樣本中發現,共260個大腸桿菌樣本含MCR-1抗藥性基因。令全球科技界真正不寒而慄的是,MCR-1位於細菌能輕易共享的DNA質體(一種DNA游離片斷)中,從而能將這一抗藥性傳播給其它有機體。
  
截至目前,還沒發現MCR-1致死病例報告,但可能有些人體內已攜帶這一超級細菌,只是還沒出現症狀而已。令人恐怖的是,MCR-1會向更多攜帶其它抗藥性基因的劇毒菌株傳播,最後產生一種所有抗生素都奈何不了的全面抗藥性超級細菌。
  
美國抗生素抗藥性研究專家、喬治華盛頓大學環境健康學教授普萊斯(Lance Price)說,去年全球發生許多恐怖的事情,但MCR-1的發現最令人恐怖。

加拿大發現MCR-1

自中國上述論文發表後,至少其它十幾個國家也陸續發現MCR-1,其中就有加拿大。去年12月,加拿大公共衛生署(PHAC)進行樣本分析調查,目前結果雖未公布,但已向《柳葉刀》提交案例報告。報告顯示,在此前為專門研究項目採集的3個不同大腸桿菌樣本中發現這一超級細菌,其中一個是渥太華一名62歲女性病患大腸桿菌樣本,另外2個是安省出售的碎牛肉大腸桿菌樣本。
  
渥太華醫院圖伊(Baldwin Toye)醫生透露,這名病患曾在埃及生活多年,搬回加拿大3天后,就因腹腔感染住院,很可能是在埃及感染這一細菌。
  
PHAC溫尼伯格研究室首席耐藥性研究員莫爾維(Michael Mulvey)透露,牛肉樣本來自安省不同商家,一個是肉店,一個是連鎖超市,發現時間間隔近1年,但均於2010年採集,均早於2011~2014年之間中國採集樣本。莫爾維說,這說明這一超級細菌早已在全球傳播,說不定出現時間更早,現在還得調查2010年之前的樣本。

黏菌素為何被濫用

對於擔心抗生素抗藥性的科研人員來說,黏菌素抗藥性的出現,令人憂慮,但也不奇怪。細菌本身都攜帶耐藥機制,但抗生素濫用或誤用,會給細菌造成非自然進化壓力,過程中有些抗藥性強的就會倖存下來並迅速繁殖。
  
黏菌素屬多黏菌素抗生素(polymyxin),於1940底被發現,但很快因毒性副作用太大被停用。醫藥公司後來陸續開發的其它抗生素,卻因細菌進化一一被攻破。普萊斯說,在後來實在找不到其它更好抗藥素情況下,只得又重新啟用黏菌素。
  
截至目前,由於醫生希望保留該抗生素藥性,雖很少用於人類藥品中,但卻廣泛用於防止家畜疾病感染和生長素中,尤其在中國更是廣泛應用。加拿大農業雖未使用黏菌素,但卻使用與黏菌素相似、能產生類似抗藥性的多黏菌素抗生素B。
  
去年,全球農業黏菌素市場需求近1.2萬噸,到2021年預計增至1.65萬噸。實際上,研究人員已經發現黏菌素抗藥性細菌的出現,莫爾維說,追溯至2010年醫院樣本調查發現13個黏菌素抗藥性細菌樣本,但MCR-1因位於能傳播至其它種生物的質體中,最令人擔憂。

專家呼籲全面禁用

卡迪夫大學微生物學家渥爾希(Timothy Walsh)教授說,多年來,科學家一直以為黏菌素不會出現游離傳播性抗藥性,現在卻出現了,今後可能會傳播得更快,目前中國政府已經開始重視MCR-1,希望很快會正式宣布農業界禁用黏菌素。
  
麥克馬斯特大學微生物學家萊特(Gerry Wright)也說,希望包括加拿大在內的所有國家都能宣布禁用多黏菌素抗生素,任何用於人類的抗生素,都不得用於動物,除非動物真的生病了。現在都已進入2016年,居然還在談論這個話題,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責任編輯: 喬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