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團長劉玄詠。(陳霆/大紀元)

國立台灣交響樂團長讚神韻:非常了不起

2016年10月01日 | 10:17 AM

【大紀元2016年10月01日訊】(大紀元台灣台中記者站報導)「神韻的表演,非常了不起。」「神韻中西合璧音樂,很容易打動觀眾的心。」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團長劉玄詠聆賞神韻音樂後,盛讚神韻音樂家全然掌握東西方樂器的特色,讓絲竹樂與交響樂齊鳴共奏,展現了悠然、柔和而深遠的意境。他力薦:「如果,你沒有聽過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應該不要放棄這個機會!」

創立於1945年的國立台灣交響樂團,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交響樂團,長期以來,以扎根台灣音樂教育,推廣古典音樂為職志。9月29日晚,團長劉玄詠聆賞神韻交響樂團在台中中興堂的演出後,對於神韻音樂的創作與呈現,意領神會,欣然有感。

中西樂器合璧 展現完美創意

「中西樂器的結構不一樣,基本上,這樣的樂器配合在一起,是有他的困難度,但是(神韻)作曲家,卻克服了這個困難。」劉玄詠說:「神韻節目很大的特色,是加入了傳統的樂器,加入二胡琵琶的演奏。」

就在神韻交響樂之夜,劉玄詠驚喜體驗了中西合璧音樂的完美創意,「我所聽到的,因有二胡、或者琵琶,而讓整個音樂非常柔和。」「我很佩服作曲家能有這樣的功力,把東、西方差距那麼大的樂器,克服困難後展現出特色。」他說,神韻讓他體驗到中西合璧的全新風貌。

「神韻交響樂,讓絲竹樂跟交響樂一起合奏,很容易打動我們的心」。身為資深音樂教育家,驚艷於神韻音律之美,劉玄詠理解到,神韻成功的關鍵,在於作曲家對樂器的了解、掌握與創新。「作曲家很了解這些樂器,掌握其特色,並適時地展現了這些特色。」

尤其,對於絲竹樂器的掌握。劉玄詠說:「中國傳統樂器的特色,在於絲竹所表達的韻味。」二胡、琵琶樂聲,讓他不由興發思古幽情,「聆聽神韻音樂,我好像被拉回到兩百年前的世界,從現在世界突然回到以前的世界。」悠然神往間,他發現,對於傳統音樂的認同感,是來自心靈深處,「它本就存在於我們的血液裡。」

阿里山之歌 展現無限可能

神韻交響樂,讓絲竹樂及管絃樂齊鳴共奏,又不失其傳統韻味,特別是台灣民歌《高山青》。「很高興,也很特別,新編的阿里山之歌,跟我聽過的不太一樣。」「不同的配器,展現了很好的特色,加入了琵琶後,它更呈現完全不一樣的色彩。」劉玄詠對中西合璧的新編樂曲,充滿讚佩與新奇。

「完美,感動!」第一次聽到神韻編曲《高山青》,劉玄詠讚佩神韻作曲家的原創能量,「只要作曲家有創意,就可以透過不同的樂器,不同傳統的色彩,展現出不同的風貌,展現無限的可能。」「今天我所聽到的,確實很悠然,很深遠,也很感動!」他推崇,神韻作曲家的功力一流,並對此確信不疑。

指揮家功力深厚 帶領樂團精湛演出

身為神韻交響樂團靈魂人物,指揮家米蘭・納切夫帶領樂團精湛演出,展現了絕佳的統合能力,也讓劉玄詠推崇備至。他說:「指揮家最重要的事情,是必須有很好的基礎,指揮拍子的基礎。」「而納切夫,無疑是功力深厚的指揮家,他會用自己的想法,把所有音樂融會貫通,完全消化在自己的腦海裡。」

「做為一個指揮家,指揮技術非常重;不該有的多餘的動作,他都沒有,非常乾淨。」「對拍子,對音樂的處理,快慢事件的掌握,他也客觀而不濫情。」擁有豐富指揮經驗的劉玄詠,大讚納切夫深厚功力,並如數家珍。「特別對於整個樂曲的詮釋,對他來講,非常容易。」

劉玄詠說:「整個樂曲的詮釋,對納切夫來講,是非常容易的。」不過,「每一個小提琴獨奏家對於音樂,都有他自己的想法;每一位聲樂家對於歌唱,也有其獨特的呼吸氣口。」劉玄詠說,對指揮家來講,緊跟小提琴的獨奏,或配合著歌唱家的節奏,都是指揮功力的重大考驗。然而,從納切夫的節拍精準、指揮若定,他給予高度讚美,「非常有經驗,表現得非常好!」

神韻音樂了不起 期待明年賞新曲

「神韻的演出,非常了不起,很高興能跟所有朋友一起分享。」劉玄詠稱揚,「神韻提供年輕人一個很好的舞台,看到這麼多年輕人,表現出敬業,以及對音樂的熱愛,讓我很感動。」他並衷心推薦,「期待沒有聽過神韻交響樂團演出的朋友,應該不要放棄這個機會!」

感動感佩之餘,劉玄詠並充滿期待,「我可以聽到,神韻有這樣的企圖心;我也很期待,我能聽到(神韻浩然的展現)。」他表示,「中國的(音樂)素材,可以讓人沉澱下來,就像中國文章的起承轉合,有故事性戲劇,就會更多張力。」劉玄詠期待,「明年可以聽到更多不同面向作曲家的作品。」

責任編輯:田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