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煙花

文/圖: 廖志峰
  人氣: 1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行過夜晚的歸綏街,轉迪化街,來到大稻埕碼頭看煙火,八點不到,已是萬頭鑽動。下午辦完了活動,繼續留在台北,陪特地從基隆來此的媽媽和姪子一起觀賞煙火。煙火當然是瑰麗的,讓人瞬刻間忘記一切煩惱,用力記住短暫炫麗的光影和華彩,煙火正因為短暫而顯現一種決絕的美麗,毫不留戀。雖然下午下過一場雨,但仲夏夜的此刻沒有甚麼風,頗感窒悶。旁邊有許多手牽手的年輕情侶,當然也偶有落單的老人。身旁有個騎在父親肩膀上的小女孩,一直伸手想要抓住那散落的煙火餘焰,純真可愛。我沒有伸手,因為我知道那是空的。但小女孩不知道,不知道的人所以可以感覺到那種彷彿觸手可及的幸福。

煙火當然是美麗的,十分鐘便滿足了許多人花費許多時間遠道而來的舟車勞頓,或和親人朋友,或和情人伴侶一起來此觀賞,這寬闊的河岸,瞬間如西門町般的熱鬧。比起煙火,我更感覺到的是一種陪伴溫暖,一種難得的時刻。下午和一位剛認識的媒體朋友閒聊,她在《熟年誌》工作,我問她熟年的界定,她說五六十歲的人都算熟年了。這麼快就進入熟年了嗎?所以我也算是了。我記得外甥曾用小手推開我宿舍的木門,那年我大四,忽然,他已經大學畢業,開始工作了;我記得姪子在社區中庭走路的模樣,忽然他就要十八歲了,有著比過去更多的心事,說話越來越客氣,雖然與我同住,我卻像個離家很久的人。但他的這種心情我並不陌生,我也忽然想起和我很少說話的先父。我好像也沒對他說過心裡的話。

看完了煙火,我們又走了一小段的迪化街。媽媽突然說,你爸爸有個朋友在街上開中藥行,我很好奇是哪一家中藥行。媽媽說,太久沒來了,忘記了。我想不全是忘記,中間一定有甚麼故事,她不願說。那個時節,父母親住在雙連,大稻埕也好,迪化街也好,是他們的生活範圍。比起迪化街,我反而更記得保安街,小時候幾次跟著祖母來保安街買香,應該是念小學以前,這是件很奇怪的事,從雙連一路過來,其實有不少香鋪,為何非得是保安街呢?可惜我無人可問。@(文字及圖片版權屬作者)

煙火當然是瑰麗的,讓人瞬刻間忘記一切煩惱,用力記住短暫炫麗的光影和華彩。(取自廖志峰臉書)
煙火當然是瑰麗的,讓人瞬刻間忘記一切煩惱,用力記住短暫炫麗的光影和華彩。(取自廖志峰臉書)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張三丰一曲《上天梯》,唱出他堅如磐石的出世修真之志。張三丰佩劒攜琴,離開遼陽老家,經太行山脈,首先來到道家洞天福地之一的恆山。張三丰在望仙嶺上結廬,潛心尋道。悠悠十六載,未遇大道,轉而東走齊魯(今山東),尋找神仙世界。
  • 9月29日下午,神韻交響樂團首度在「文化城」台中市的中興堂演出,時而氣勢磅礡時而溫暖人心的樂音,既撫慰了中部地區剛因颱風肆虐而受驚的民眾,也帶來振奮人心的正向能量。
  • 到了週五,她發現又到週末了,緊張地工作了一星期,得放鬆放鬆了,她果然就在車旁搖搖身子,做起了有節奏的運動。你還別說,她的動作並不笨拙。
  • 台灣導演李安執導的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上映在即,10月14日將在紐約林肯中心舉行全球首映,令影迷翹首期待。據悉,該片不僅拍攝技術新穎,而且卡司陣容強大,出演《速度與激情》(The Fast and the Furious)的硬漢范‧迪塞爾(Vin Diesel,又譯:馮‧迪索 )亦加盟該片。26日,他在臉書曬出與李安一同入鏡的自拍影片,並直呼:「美夢成真!」
  • 百年來,磚瓦是傳統生活的重要元素,從城邦到聚落,從官府到庶民,不管是建廟、起厝、灶腳、鑿井,均處處可見,一磚一瓦記錄著生活點滴,例如外婆在磚埕前曬菜乾、囡仔調皮被罰盯著磚牆面壁思過、夏夜晚風父親坐在磚階上乘涼、初中女孩倚著紅牆與少年郎道別的祕密…等,老房子就像一個時光寶盒,把舊回憶細心收藏。
  • 唐朝的著名詩人杜甫,談到他的創作體會時說:「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杜甫之所以被人尊為「詩聖」,固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是他重視錘煉語言,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 時光就如同細砂,一分、一秒的流失,我們總是等著,等著人生的奇蹟,等著成長,等著學習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 在《紅樓夢》鍾靈毓秀的少女中,釵黛可謂「雙峰對峙,二水分流」,而湘雲則是最絢麗的霞光異彩。
  • 殘秋冷雨,我開了檯燈,坐在書桌前。見窗外的長風吹落滿樹瀟瀟落葉,綠絨絨的草坪上落滿了濕濕的黃葉,一片一片,無數的多,那麼多感傷的靈魂,自枝頭墜到滯濕的塵埃裡。若盆景似的梧桐樹,綠色的葉子先變成青色,一點一點地黃,一點一點自枝頭剝落。陰潤的天色裡,樹枝猶如滿樹繁花,有一種楮色的溫柔、平定。
  • 到了此時,對坐著,似乎在互相傾聽,是作為獨立的朋友、真實的朋友在對話。有時候,話很多、很熱烈;有時候卻在垂頭,或靜靜的對視,儘管桌子間的距離意味著理解間的距離,但生命間的寬容與支持比以往更為有力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