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湘子十二度韓愈(2)啞童開口

作者:杜若
  人氣: 14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韓會為韓湘的事整日憂愁,以致抑鬱成疾,不治身亡。

一日,韓愈心想:「侄兒韓湘都已經四歲了還不說話,難道是個啞巴?韓家就這麼一點骨血,都指望他長大成人,接續韓門香火呢!」於是吩咐僕人張千找一個算命先生,好好推算一下韓湘的八字。呂洞賓站在雲端,把韓愈的心思看得真切,於是就化成一個算命先生,沿街高叫:「算命!算命!」

張千一聽,心想真是奇了,家主剛剛吩咐找個算命先生,街上就有算命的了。忙開門把算命先生請到家裡。韓愈請他算算韓湘的運程。韓湘是建中元年二月初一日午時生,即庚申年己卯月辛酉日甲午時。呂洞賓說:「庚申乃白猿位居蟠桃之位,己卯意為玉兔歸蓬島之鄉,辛酉為金雞入太陽宮畔,甲午為青駕飛玉殿之旁。這八字不是凡胎俗骨,不出二十必定名登紫府,姓列瑤池,全家證聖。只是此兒眼下正逢墓庫之運,因此昏蒙暗啞,如廢人一般,但到了七八歲,脫運交運,自然會出類超群。」

韓愈嘆道:「他現在就像啞巴一樣,不是讀書的料。至於說他將來修道學仙,我只聽說過世上有天仙、地仙、神仙、鬼仙,最下一等才叫頑仙,哪裡有什麼啞仙?」呂洞賓說:「他面目清奇,形容古樸,且心地透明,天資聰穎,一旦開口說話,任憑顏回、子貢重生,也趕不上他。」

聽著二人的談論,站在雲端的鍾離權也來湊熱鬧,他化作一個相面先生,直接在韓家門口叫道:「我鑒形辨貌,能識黃埃中天子;察言觀色,善知白屋裡公卿。即便是仙子下凡,我也洞曉他前因後果、來世今生。」

張千聽後,忙跑來稟告韓愈。呂洞賓心知鍾離權臨凡,心自莞爾一笑。

鍾離權算完韓湘「定做蓬萊三島仙」的運程後,韓愈也頓時興起,也請先生算一算。鍾師見韓愈顴骨插天,知他日後必掌威權於萬里。但是他露骨露神,終會招一場險禍。對他說道:「龍虎難分別,鸞鳳要失群。風霜八千里,接引有呆人。」並告訴他這首詩是他一生的結果,日後定會應驗。韓愈叫張千取來二兩白金送給兩位先生。兩位先生分文不取,在耳邊叮囑韓湘一番後,就揮手而去,一出門就杳然不見了。

鍾、呂二仙離開前交給韓愈一粒藥丸,吩咐他於五更時分,取無根淨水調了藥丸給湘子吃。湘子吃過藥丸,一時間,吐出許多頑涎穢物,吐完後,開口叫了一聲:「叔父!」韓愈一聽滿心歡喜,韓湘終於會講話了。

不久,韓愈辭別家人,進京趕考。韓愈離開後,湘子又閉口不言了。韓愈因科考名落孫山,羞回故里,只得漂泊在外,等待下一次科考機會。韓愈在外漂泊,直到湘子十四歲那年,方喜中進士。韓愈日夜兼程趕回家鄉,剛到家就撞上湘子,湘子彬彬有禮作揖道:「恭喜叔父,恭喜叔父!」

韓愈見侄兒聰睿,就想為他請一個教書先生,以便日後成就功名。但是湘子不喜歡讀書,也不羨慕功名,一心向道。不過令韓愈驚訝的是,沒有人教湘子讀書,湘子卻能出口成詩,講話都是引經據典,天資甚高。於是再勸侄兒一定要讀書考取功名,榮華富貴之人大喝一聲,黃河之水就會倒流三尺;朗笑一聲,上苑鮮花就會爛熳滿林。

湘子說他會去讀書,但是終究他愛的是山水清幽,柴門謹閉;愛的是清歌小曲,靜茅庵底。他喜歡待住山林,整絲綸,在山中草舍茅庵做一個道人。

韓愈一聽有些心急,說道:「你小小年紀,怎麼心甘情願做這些沿門求乞的勾當?」

湘子說:「叔父,您把我當成神童來對待,希望我成就功名,成為達官或大儒。那些富家郎豈能與我韓湘相提並論?您說身穿紫袍金帶,口嚼山珍海味,來往有高車駟馬來接,侍寢有歌姬舞女,就是人生之極樂,但只怕一朝馬死人亡,黃金散盡啊。」

韓愈聽侄兒說得猶如天花亂墜,擔心韓湘哪天會突然悄無聲息地離家出走,於是趕快為他定了一門親事,娶學士林圭之女蘆英為妻。他想,湘子的那點修道之心,從此會如石沉大海。@#

責任編輯:李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與韓愈同時代的詩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詩寫得凝重精煉,道勁挺拔,別具風格,在萬紫千紅的唐代詩壇上,是一朵清香撲鼻的奇花。
  • 話說凌霄寶殿前有一個左捲簾大將沖和子,因在蟠桃會上和雲陽子醉奪蟠桃,失手打碎了硫璃玉盞,衝犯元始天尊聖駕,玉帝大怒,把沖和子、雲陽子二人貶到人間。其中,沖和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縣韓家,即韓愈;雲陽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縣林家,即林圭。而時正值大唐年間。
  • 韓愈因為諫阻唐憲宗迎佛骨,惹得皇帝大怒,把韓愈貶去潮州(廣東)當刺史,限日動身。潮州當時開化較晚,距離京城又遙遠,一路都是窮山惡水。韓愈倉皇地前去赴任,途中卻遇到一場大雪,凜冽寒風之中,大雪積累了數尺深,連馬兒都無法前行了,前後看不見道路;韓愈困在荒野中,又飢又冷,不禁絕望:「難道我今日要死在此處。」就在進退兩難之際,忽見遠處有人冒著嚴寒掃雪而來,韓愈又驚又喜,一看竟然是韓湘子。
  • 臘月梅樁忍寒冬 辭歲猶近草木春 繞庭飛花屋簷白 板橋誰留踏雪痕
  • (shown)韓愈驚魂未定,良久才說:剛才夢見一神人,身長丈餘,穿著金色鎧甲......
  • 〈師說〉是唐代韓愈在古文運動中的一篇力作,闡述從師求學的道理,諷刺恥於相師的世態,教育了青年,起到了轉變風氣的作用。
  • 韓愈過去不信神佛,這次遭貶,來到潮州,心情抑悶,在痛苦的反省中,開始了由無神論向敬信神明的轉變。他在潮州寫下了這篇〈祭鱷魚文〉,勸戒鱷魚搬遷。他在溪岸上,向神明祈禱後,燒焚了這篇文章,算是向鱷魚寄發了過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