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緣筆記:轉世奈何橋

作者:塵埃
  人氣: 3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世世相傳,陰間有座奈何橋,那在東方文化中歸屬於地界。橋的那頭有位孟婆,在那兒為即將轉世的魂兒送上一碗孟婆湯,孟婆湯洗去了魂兒們生前的鉛華與記憶,忘卻了一切,紛紛行過奈何橋,轉生,再回到那如同客棧的世間,想不忘也奈何。

一日,陰間差吏將一位七、八十歲的老婦人帶至,使其喝了孟婆湯,將行過奈何橋,翻查此魂,喃喃自說:「此魂負使命,藉此轉世,教化蒼生;天宇之令,化轉人間。」

老婦人記憶已空,蒼蒼茫茫行過奈何橋,飄然而去,在靈魂轉生回世間的下一個驛站中,接受天宇的安排,啟悟世間的另一位親人。

故事的場景轉至世間,在那世間的某一角落,誕生了一位名為涵兒的女孩,涵兒從小就是被打的命,少得父母歡心,唯一護她的是她的奶奶。人說緣深緣淺,緣好緣壞,雖在父母之緣上有欠缺,卻是奶奶最疼的孫輩,只是,這仍無法為涵兒除去她一生該經歷的苦難,即使感情再深,亦也是聚少離多。人的一生中總需面對孤獨的試煉,其實在天宇中、眾人間,你並不真的孤獨,那寂寞與孤獨將成為尋找天梯的奠基,漸漸在那天地間虔敬的信仰中沈澱與平靜了心靈。

或許您曾經聽說過,在歷史上的某某時代,曾經發生過對信仰的迫害,而在涵兒生活的這時代亦是。國家的主事者毫無緣由的發動對信仰的迫害,致使國中冤獄增加,無數人流離失所,失去生命。

當鎮壓的消息一傳來,涵兒不可置信,為何要阻擋人們心中的平靜?!

當鎮壓的消息一傳來,一股強大的害怕湧上涵兒父親心頭,蔓延著纏繞著,在這害怕的驅使下,以為維持家中生意為由,將涵兒趕出家門。

接連而來的事情,猶如青天霹靂後,再補一聲響雷,不偏不倚的打在涵兒身上,經歷了無家可歸,走過吃了這一餐不知下一餐在哪兒的窘境,涵問:「這一切是真實的嗎?」

心裡深處的回音答道:「不!這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那為何如此荒誕?」

「你要相信烏雲過後有晴天,黑夜終將過去,陰霾總有消逝的一天,而黎明終將到來。」心裡的回音答道。

接下來的日子是時間、耐力與承受力極限的考驗,沒有專長的涵兒,加上壓在心頭的壓力,之後許多年,只得勉強維持溫飽,甚至每年年節將至,幾次回去探望奶奶的路途上,卻連車錢都沒有,奶奶生病時,也無法幫忙分擔醫藥費。而這一切波及到了奶奶,奶奶得病直至去世前,口中時時唸著涵的名字,卻幾乎沒什麼機會再見到此生最疼愛的孫女,而這件事,成了她與涵兒心中最大的遺憾。誰不希望在人生的最後能有自己心愛的晚輩在旁伺候。而命運卻是如此的弄人,直至奶奶去世數年,離開家中的涵兒才在苦難中漸漸的穩定了財務,慢慢地持續不斷與其他一樣對這場突如其來的鎮壓,感到錯愕的人們一同努力,慢慢得到世間許多人的同情與支持,漸漸地人們也開始反對這場迫害,但無奈自己的父親總是屬於比較慢的那一群,以致涵在自己親弟弟的大女兒翎渝出世直至周歲,都未曾見過翎渝。

十多年過去了,人老了會變仁慈,父親也是,心疼孩子受的苦,許多事情漸漸有了彈性,加之涵兒的母親年邁,亦開始思索尋求生命之意義,使父親突然覺得,其實有信仰並不壞,於是,和涵兒的來往日漸顏繁。

第一次見到翎渝時,翎渝怕生,幾次之後,這才周歲多的孩子,和涵兒玩開。翎渝學語言有著天生的才能,特別快且流利,兩歲多,只要知道姑姑將要回家來,即纏著大人直問:「姑姑什麼時候回來?」

一次,回家途中,涵接到一通電話,電話那頭,是翎渝,翎渝纏著她母親幫忙撥了這通電話,而電話那頭童稚的聲音竟是流利的問著:「姑姑,什麼時候到家?」令涵兒心頭一驚。

多麼熟悉的語調、口吻與聲音啊,恍如穿越時空而來,是否是……

翎渝叫著爺爺的名字,發音特別準,而有天父親充滿疑惑的問涵兒說:「奇怪,翎渝小小年紀,睡覺怎麼會打呼呢?」而且那感覺很熟悉吧……像是小時鄉村夜裡誰熟睡的呼聲。

一日,閑聊中聊起翎渝,說她上次電話中,那語調像極了逝世已久的奶奶在生時對涵說話,而這話一出口,彷彿時空在那瞬間凝結,父親與涵同時呆愣住,彷彿她說對了,而這真實從沒人敢說破。

涵的父親呆愣地望著自已的所謂「孫女」,種種相似與巧合,令他不禁有些懷疑,翎渝的生命來自何方,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對待,當翎渝哭鬧時,本應站在長輩立場的父親,此時卻有些不敢頂嘴的意味。

好久不見了,那熟悉的妳,現在卻鎖在這小小的身軀中,還在學著怎麼自己吃飯。

重逢後再相認的喜悅,卻因著身分的轉換,再也說不出口。

「小時,妳陪我玩騎馬打仗,現在,換我背著轉世的妳,玩著騎馬打仗。多麼熟悉的場景,只是角色互調了。」

「原來,人真的什麼事情都是為自己做的,今生對妳好,來生妳對我好,用同樣的方式。」

「妳知道因殘酷迫害造成的分離,是我今生最大的遺憾。再見轉世的妳,這一切遺憾終將消逝。」

記得翎渝曾望著她說:「姑姑我認得妳!」那陰間的孟婆湯,即使洗去了記憶,也洗不去靈魂間熟悉的感覺。

當然認得了,只因前世,妳是…。

翎渝不知自己在幾個大人們心中激起的漣漪,現時她只是個小小孩子,同樣需要教導,已然忘卻人間一切生活技能與知識。大人們教得好將來就好,教得不好,以後也會犯錯,且對人間造成影響。果然下一代人如何,責任在於上一代人。人間的戲就這樣一幕幕的演下去。

如是那麼真實的,今生你對我好,來生我對你好,那麼,那發動迫害的國家主事及這麼多年來,追隨主事一起迫害廣大手無寸鐵人群的隨從者們,對那麼多人不好,以後將如何呢……涵兒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這些年來,經過不懈努力,同情與支持停止迫害的人們愈來愈多,如是那黑暗中一道愈來愈光明的光芒,不停驅散暗夜。這一切僅僅是為了幫助被迫害者本身嗎?不,不是的,絕對不是的。如果我們會成為我們的下一代,如果你對我好,將成為來世我對你好的回報,那我們又何嘗忍心看著那些對人不好的施暴著者們,為自己旳未來自掘墳墓般的不斷增添苦難與悲傷?而誰才是世間最可憐的人呢?涵兒於是覺得,持續以恆的讓身邊還不明白的人們理解及同情,進而支持停止迫害是意義深遠的,意涵遠比自己最初想像的深邃與珍貴。無論是對被迫者、施暴者及隨從施暴者的人群,以及廣大還不明白的被蒙在鼓中的人群,或是已在同情被迫害者的人群們,都是對他們生命永恆的尊重與珍視。

涵兒的父親感慨地對她說,離開那麼多年,別覺得不好意思回來,他現已對人的生命有了不同的想法,畢竟,「誰知道自己的下一生會是什麼樣呢?」父親說。

從多年前涵兒離家起,家中生意經歷了全世界金融風暴後交棒第二代,雖仍有實力,但第二代一直埋怨父親撇下了個爛攤子給他,直至涵兒逐漸回歸家裡,家中生意突然多了個洽談成的新客戶,下了個大單,第二代執掌生意的晚輩向父親說:「我已有許多年沒見過這樣的訂單!」即便還有些品質問題待解決,至少是個好的開始。

是巧合嗎?不過這世上總有許多神奇的巧合總是恰逢其時的在適當時機出現,彷彿浩瀚的天宇對人無盡的鼓勵。

如同翎渝為何被取名為羽令之翎的原因,似乎是天宇,以同音字,暗吟了老奶奶將行過奈何橋時,陰間差吏對她的註解——天羽(宇)之令,化轉人間。而天宇之令,今已化轉人間。

涵至此對孩子有了不同的看法,那些和翎渝一起玩在中庭的小朋友們,是否其中也有些是過去鄉村中,曾經抱過自己的,鄰家的奶奶與爺爺?天宇似是以這種輪轉的方法,洗去靈魂記憶的同時,也洗去了他(她)們生前因環境影響,逐漸長大中所養成的多多少少的心計與滄桑,再以孩子的身分回歸世間,以純真之姿,喚起大人們心中的童心,協助天宇,淨化人間。

和翎渝相處久了,涵兒對奶奶的記憶逐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翎渝純真的笑靨。她所要經歷的一切此生該經歷的喜怒哀樂,涵兒無法為她承擔,如同奶奶當年,無法為涵除去一生該經歷的苦難。而前世,就讓它留在風中,除非她自己主動憶及。

而此時涵又見到信仰的力量,一種純真而令人平靜的信仰相伴,生命就較不容易在漫漫一生中,因著喜怒哀樂在不經意中對人不好,從而在更遠的未來中也得到被人不好對待的回報中。

一日,涵的父親與友人搬了一截杉木樹幹回來,香氣襲人,據傳樹齡已有數百年歷史,短短的一截杉木樹幹需兩人合抱,上可坐人。家人輪番欣賞過,孩子也不時爬上去玩,父親轉身對涵說:「有空妳就在這上面打坐吧!」

奈何橋旁依然站著孟婆,為來到的魂兒們,送上一碗孟婆湯,轉世奈何橋,生生輪廻轉,一生又一生,能否不輪廻呢?

仰望蒼天,答案早已存在於天宇之中,那在正信中修煉的靈魂,無論遭受任何魔難依然能寬和待人,不被憂傷仇恨蒙蔽,依然純善,不生機心為人著想,就慢慢能靠近這希望,即便困難,卻是一條不需要再讓天宇以輪廻這種方式淨化自己的路,一條許許多多的人們都在尋找的路,千百年來,許多人們尋找著,從來不曾停過,且人們聽說過,在末世時將有萬古不遇之法流傳著,屆時,請不要錯過。@*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直到散場後,還是想到就流淚,眾所周知,神韻藝術團巡迴世界,乃世界第一秀,以復興正統中華文化為宗旨,所有演出題材,都取自中國五千 年仁義、善良的價值,這首歌曲能被選中且於舞臺上加演,一定不是件簡單的事情,代表了世界,乃至蒼穹,承認中華民國文化之精神,代表了中華民國,是繼清朝以降,真正繼承中華道統的時代,而這道統始於軒轅。無論誰誰誰表面看似再強大,也只是個空殼,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 任何事物均得有益於他人與自身心靈的提昇才能長久不衰,歷久彌新,在這個論點下,真誠的相信古老的東西會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回歸。
  • 很多時候,習以為常的事,都得等到不再擁有,復還時才知道珍貴。
  • 繪圖人想起多年前那似夢境的一切,什麼都明白了,他的生命,是主佛幫他延長,只因他的善念,現在他的每一天,都是被安排出來的,讓他幫助他人的同時,又反過來建立自己的威德,他自己真正的歸期,得主佛說了算。
  • 如果能真心按照「上天銀行」的教導,合理分配時間,如履薄冰的去自己的執著,等到上天認為我達到標準了,就會將我的存款折下來做為我的世界,在那裡生生不息,什麼都有,永脫輪廻之苦。修
  • 吃苦受難是將借來的人生還給上天的一種方式,那麼,現在還得愈多,將來就愈好,也是要有能力,信用好,願意提早還的,說白了,就是──要是一個好人,才還得起。
  • 多年沒有在中秋節回鄉了,將近有七年的時間,我的上班時間和別人不同,每逢節日就是我最忙的時候。
  • 緣際會買了間小房子,雖然當初買房子的理由雖著時間的推移已盪然無存。
  • 一直好奇著,您所說的曾經的身份為何會造成讓人感覺極深的心機?那並不是您口述的曾經的身份會有的,我總是放著音樂,儘量自以為是的去拆開您的心結,「糾正」自認為您不夠正直的行為,或將您精心設的局在不經意間拆掉。
  • (shown)苦難鋪墊了一張進入天國的門票,那是所有富豪都想做的交易,所有人想得都得不到的機會,神安排了路,可自己得堅忍的走到最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