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湘子十二度韓愈(3)長生與功名

作者:杜若
  人氣: 1586
【字號】    
   標籤: tags: ,

數月之後,韓愈進京會試,高登金榜,朝廷派他擔任四川監察御使,不到兩年,又升為刑部侍郎。韓愈把竇氏、韓湘、蘆英接到長安居住。

一日,韓愈下朝,經過灑金橋時,看到橋東坐著一個豹頭暴眼、虎背龍腰的道人,手裡拿著一支鐵笛;橋西也坐著一個道人,看他面如傅粉,唇若塗朱,完全不是橋東道人的那般光景。韓愈看著兩位相貌奇異的道人,不免神酣心醉,料想他們必是奇人,於是上前搭話。橋東的道人說,他和韓愈同輩不同朝。韓愈一聽摸不著頭腦,問道:「甚麼叫『同輩不同朝』?」

道人說:「大人你是唐朝刑部侍郎,老夫是漢朝一員大將,擔任總兵,坐鎮帥府衙門,難道不是和你同輩不同朝嗎?」韓愈驚訝不已,繼而說道:「既與王家效力,開疆拓土,當與國同休,為何棄家修行?」道人回答道:「因我王暗害三齊王韓信、大梁王彭越、九江王英布,這三賢幫助劉邦奪了楚秦天下,後來卻都悽慘而死。因此貧道棄了官職,奔上終南山,勤懇修道。老夫就是漢朝河間府任邱縣的鍾離權。」

橋西的道人說:「貧道乃是本朝士子,祖籍是河中府夏縣。生來喜讀詩書,頗有文章冠世之才。我曾和李子英同往東京赴試,在邯鄲的一棵垂楊樹下,幸遇鍾離師父,他幾番苦心度我,但我始終不肯回心。後來,鍾離師父就把一片蘆席化作一座地獄,把我的一點真性收在葫蘆裡。因親見地獄十位閻君方纔夢醒,因曉得為官者不到頭,為富者不長久,於是棄儒修行,得成正果,我便是兩口先生。」兩口先生,就是呂洞賓。

韓愈聽了兩位道人的話,就有意聘請兩位道人教授侄兒韓湘詩文和武藝。於是說道:「兩位先生真是文可勝孔孟,武可超孫吳,一文一武,世所罕見。學生家三輩好道,七輩好賢,誠邀兩位先生來貧舍,不知二位尊意如何?」兩位道人欣然應邀。

道人看到韓湘當面走過,鍾師轉頭對韓愈說道:「天地人稱為三才,為何天地久經風霜,也不會改變,會這麼長久?而人含陰抱陽,生在天地之間,為何有的長壽猶如彭鏗,有的短命猶如顏回?這究竟是甚麼緣故呢?」

韓愈沉吟半晌,默無一言。稍後,韓愈對他們說:「家中有一座睡虎山,山內建有一座九宮八卦團瓢。」他懇請二位道人留下屈居團瓢屋內,教韓湘研文習武。鍾、呂二師就答應了。

一日,鍾、呂二師問湘子:「你叔父請我們教你,我們怎能不盡心?只是不知道,你是願意學長生二字,還是學功名二字?」湘子說他願意學習長生。若學功名,雖然通曉經書墳典、韜略陰符,上可以保國安民,下可以勘凶定亂。身為王侯,居於高堂大廈,出入有輕裘肥馬,這令萬人喝采的日子,終究敵不過無常,無常一到,萬事皆空。所以湘子說他願學長生,他希望兩位師父能把金丹大道傳授給他。

鍾、呂二師連日教給韓湘修煉之法,第五天,兩位道人叮囑韓湘一定要勤懇煉習,因為今日他的叔父就會趕他們出去了。湘子訝異,但還是講道:「不管叔父怎麼責罵,弟子都不會後悔。」他擔心,師父一旦離去,他應該倚靠於誰。兩師對他說:「靠堅心定志。我們自然助你。」

韓愈請二師教湘子,一連幾天過去了,他想知道韓湘都學了甚麼內容。於是,把侄兒叫來問他。湘子不敢欺瞞,一一如實匯報。韓愈一聽侄兒學的都是打坐修煉、打漁鼓、唱道歌,陡然一陣心頭怒火,拿起竹片就暴打韓湘:「你父母早亡,托我收養你、看護你。現在教你讀書,指望你長大成人,光耀祖宗。誰知,你性情這麼癡呆,非要學甚麼道、打甚麼坐。真是氣煞我了。」為了再斷韓湘修道之心,韓愈一怒之下,就把二位師父趕出去了。

二師離開前唱道:「有一日削祿禍難逃,藍關雪擁阻道途,那時你才知曉。」此為韓愈因為迎佛骨一事遭貶,當然此為後話。

二仙走後,韓愈把湘子鎖在書房,不許他出來。湘子也沒有嗔怒哀怨之氣,只是晝夜勤修苦練,心中自在、有感而發時,便坐唱道歌。

幾日過後,韓愈問湘子這幾天在讀甚麼書?湘子答道:「仲由說:『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讀書,然後為學。』」韓愈一聽,氣得提起竹片又把湘子暴打一頓。他說:「你這個癡呆的蠢子!你也聽說過孔子說的『是故惡夫佞者』(意為花言巧語之意)嗎?」

湘子說道:「孔子問禮於老子,老子便是仙人的宗祖,道侶的班頭。叔父怎麼就把一個『佞』字加到我身上?」韓愈說:「知雄守雌,知白守黑,這就是老子之教。老子何時會文過飾非?你既要修真學道,就必須先要讀書明理,為何丟了黃金去掰綠磚?」說著,對著湘子又是一陣亂打。

竇氏跪著勸韓愈:「不要打湘子,哥嫂臨終前再三叮囑要愛護湘子。今天這麼暴打湘子,相公不是負了哥嫂的囑託嗎?」韓愈一聽,也跟著流下眼淚:「人家養兒子,都是指望成才,求取功名。可他不肯讀書,非要學雲遊乞丐的把戲,白白耽誤青春。俗話說:『桑條從小捋,大來捋不直』,你怎麼不讓我好好教訓他。」說著,他又仰天哭起來,他是真的怕對不住早亡的哥嫂,不禁悲從心生。@#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李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與韓愈同時代的詩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詩寫得凝重精煉,道勁挺拔,別具風格,在萬紫千紅的唐代詩壇上,是一朵清香撲鼻的奇花。
  • 韓會為韓湘的事整日憂愁,以致抑鬱成疾,不治身亡。
  • 話說凌霄寶殿前有一個左捲簾大將沖和子,因在蟠桃會上和雲陽子醉奪蟠桃,失手打碎了硫璃玉盞,衝犯元始天尊聖駕,玉帝大怒,把沖和子、雲陽子二人貶到人間。其中,沖和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縣韓家,即韓愈;雲陽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縣林家,即林圭。而時正值大唐年間。
  • 韓愈因為諫阻唐憲宗迎佛骨,惹得皇帝大怒,把韓愈貶去潮州(廣東)當刺史,限日動身。潮州當時開化較晚,距離京城又遙遠,一路都是窮山惡水。韓愈倉皇地前去赴任,途中卻遇到一場大雪,凜冽寒風之中,大雪積累了數尺深,連馬兒都無法前行了,前後看不見道路;韓愈困在荒野中,又飢又冷,不禁絕望:「難道我今日要死在此處。」就在進退兩難之際,忽見遠處有人冒著嚴寒掃雪而來,韓愈又驚又喜,一看竟然是韓湘子。
  • 萬古神傳修仙道,九度文公古今曉。 隔代同室道不同,人道神道相距遙。 為救文公出仕途,韓湘九度方入道。 可見世人度之艱,湘子慈悲真不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