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湘子十二度韓愈(4)美女試道心

作者:杜若

八仙渡海圖。吹橫笛者為韓湘子。(Fotolia)

  人氣: 1724
【字號】    
   標籤: tags: ,

湘子回到書房,悶悶不樂。兩個僕人悄悄對他說:「我們給公子拿些酒來,解解愁。」湘子說:「酒能迷真亂性,招災惹禍。大禹之女命儀狄釀美酒進獻給父王,因為酒釀造得非常醇美,大禹飲完後,顧慮後世必會因為飲酒而亡國,於是就疏遠儀狄,惡絕旨酒。只有那些騷人狂客,才會為了借意忘情,把酒當作掃愁的掃帚。所以,我不喜歡喝酒。」

另一個僕人說道:「那我們就帶著公子到秦樓楚館,偎紅倚翠,低唱淺斟,也可以解悶。」湘子也拒絕了,他說道:「俗話說:『避色如避劍』。這色,就是一個陷人坑,避之還來不及,怎能還往裡跳,更別說解愁了。」

兩個僕人見湘子拒絕酒色,反問道:「照公子這麼說,這世上的人難道都是在愁苦的城中過日子嗎?怎麼也得有一天的快活吧?」湘子說:「當然。想想世人都在空忙,拼盡了力氣積攢家財,可是有何用?看看光陰催人漸老,把人的容顏消磨殆盡。親的是你兒,熱的是你女,有朝一日無常來到,哪一個能替你去輪迴?真是傷悲呀,傷悲!究竟我們要葉落歸根在哪裡?」

僕人說道:「公子小小年紀,你是從哪兒學來這麼多的話?可不要辜負了老爺夫人的養育之恩。」湘子不再理睬他門,獨自思忖:叔父嚴謹,終究會誤了我的修行大事。看來三十六計,只有走為上策。湘子等到僕人沉睡,打著精神挨到二更天,來到竇氏、盧英房外,悄悄拜辭,就此離家修道去了。

韓湘子離家後,一路上飢餐渴飲,夜宿曉行,沿路打聽終南山。鍾、呂二師見湘子越牆逃出,要去終南山,只是擔心他一時翻悔,不能堅定道心。於是二仙吩咐土地,一路上可多做變化,試他道心。如果韓湘子不為色慾所動、不為利害蠱惑,就全力助他。

土地老兒隨手一指,化成一座旅店,店中坐著一個嬌美的女子,一個老頭兒坐在門口曬太陽。湘子一路走來,路過此地,就問那老頭兒是否知道終南山,應該怎麼走?老頭兒就用言語嚇唬他,說終南山距離遙遠,路途險惡,那山上多有毒蛇猛獸、妖禽惡鳥,去不得。但是韓湘子道心堅定,任憑土地怎麼嚇唬,他都沒有動搖修道之心。

湘子拖著疲憊的雙腿進到店中,妙齡女子馬上捧著香茶過來寒暄,對他眉目傳情,百般糾纏。

韓湘子對她說:「小道托缽度時,隨緣過日,且身無半文,就在下房隨處打個地鋪,我明早就離開。」這女子又糾纏道:「老祖公掙下了這百萬貫的家產,卻沒有一個人能夠承管。今日看到公子這麼英俊標緻,希望倒賠嫁妝,贅你在家做一個當家的主人翁,不知意下如何?」

韓湘一聽面紅耳赤,氣得半晌說不出話來。這女子又說道:「你不要裝腔作勢,從來出家人見了婦人就如螞蝗叮血,奴家這般貌美,家資殷豐,情願贅你,你為何不說話?」

湘子怒道:「我以為你是個良家女子,原來是個沒有廉恥、不知羞愧的蕩婦!我叔父是刑部尚書,我岳父是翰林學士,我嬌妻是千金小姐,我都拋棄了來出家,哪裡看得上你這個不知廉恥的淫貨!」

這女子也怒了,說道:「你這個遊手遊食的野道人,我好意不嫌棄你,貼些家資贅你為婿,你反倒罵我淫賤,你豈不是沒福?」湘子說:「我的清福都還享用不盡,哪裡稀罕你的臭錢!」女子道:「現在奴家就扯著你不放手,你想官休,我現在就喊,說你出家人非禮良家女子,送你到官衙,先打你幾十的荊條,再戴上木枷遊街示眾,把你打回原籍。你若肯入贅女家,與奴做成夫妻,家產隨你,這便是私休。」

韓湘子說道:「小道今日出家,就是鼎鑊在前,刀鋸在後,虎狼在左,惡濤在右,我也守著本來的性命、初生的面目,哪怕你甚麼官休私不休,私休官不休的!」

女子一聽,就緊扯著韓湘子,高聲嚷道:「爺爺,這道人要非禮孫女。」

老兒拄著枴杖,顛頭簸腦走進來,厲聲喝問:「怎麼回事?」湘子頓時嚇得魂飛天外、魄散九霄,但他還是堅持說:「今日孽緣,看來是我韓湘前世欠你一命,今朝情願抵還,任憑老公公處置。」

土地老兒說:「公子,你真是呆呀,像你這般年紀,正該做個女婿,承管一分家產,養男育女,接上祖先後代。這性命又不是用鹽換來的,怎麼只說要死呢?做我的孫女婿,承管門前這片生意,養我老兒過世就是了,何需尋死覓活的。」

韓湘說:「我一心只願出家修道,不想入贅。」便掙扎著衝出店門,再尋住處。@#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李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與韓愈同時代的詩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詩寫得凝重精煉,道勁挺拔,別具風格,在萬紫千紅的唐代詩壇上,是一朵清香撲鼻的奇花。
  • 數月之後,韓愈進京會試,高登金榜,朝廷派他擔任四川監察御使,不到兩年,又升為刑部侍郎。韓愈把竇氏、韓湘、蘆英接到長安居住。
  • 韓會為韓湘的事整日憂愁,以致抑鬱成疾,不治身亡。
  • 話說凌霄寶殿前有一個左捲簾大將沖和子,因在蟠桃會上和雲陽子醉奪蟠桃,失手打碎了硫璃玉盞,衝犯元始天尊聖駕,玉帝大怒,把沖和子、雲陽子二人貶到人間。其中,沖和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縣韓家,即韓愈;雲陽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縣林家,即林圭。而時正值大唐年間。
  • 韓愈因為諫阻唐憲宗迎佛骨,惹得皇帝大怒,把韓愈貶去潮州(廣東)當刺史,限日動身。潮州當時開化較晚,距離京城又遙遠,一路都是窮山惡水。韓愈倉皇地前去赴任,途中卻遇到一場大雪,凜冽寒風之中,大雪積累了數尺深,連馬兒都無法前行了,前後看不見道路;韓愈困在荒野中,又飢又冷,不禁絕望:「難道我今日要死在此處。」就在進退兩難之際,忽見遠處有人冒著嚴寒掃雪而來,韓愈又驚又喜,一看竟然是韓湘子。
  • 萬古神傳修仙道,九度文公古今曉。 隔代同室道不同,人道神道相距遙。 為救文公出仕途,韓湘九度方入道。 可見世人度之艱,湘子慈悲真不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