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尋找賣肉粽的青年

文/王金丁

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李賢珍/大紀元)

  人氣: 371
【字號】    
   標籤: tags: ,

自悲自嘆歹命人,父母本來真痛疼,給我讀書幾多冬,卒業頭路無半項,暫時來賣燒肉粽。
要做生理真困難,若無本錢做袂動,不正行為是不通,所以暫時做這項,環境迫我賣肉粽
物件一日一日貴,厝內頭嘴恁大堆,雙腳行到要鐵腿,遇到無銷尚克虧,認真再賣燒肉粽。
要做大來不敢望,要做小來又無空,更深風冷腳手凍,誰人知我的苦痛,
環境迫我賣肉粽,燒肉粽燒肉粽賣燒肉粽。(張邱冬松《賣肉粽》)

歷史來到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戰後的臺灣百業待興,經濟蕭條,年輕人面臨就業困難的窘境。一個冬天深夜,在學校教書的詞曲家張邱冬松正在批閱學生試卷時,聽到巷口傳來蒼涼的「燒肉粽」叫賣聲,深受感動,於是譜寫了《賣肉粽》。歌曲悅耳感人,在臺灣各階層一直流傳到現在。

那年,在一個黃昏裡,就讀小四的我第一次聽到了《賣肉粽》這首歌。

站在大水溝上搭建的雜貨棚裡,我揹著書包,手裡握著一張五元紙鈔,仰頭望了一眼大鐵夾子夾著的《自修》參考書,就低下頭貪婪的看起漫畫書,就是每週出版一集的《真平與四郎》,看得高興時,忽然耳邊傳來「賣、肉、粽」的歌聲,一字一字唱得用力,低沉的聲音一層層拉高,我從書裡凝住眼神,注意力迅速跑到耳朵去,準備迎接那渾厚的聲音時,「粽」字卻被吊在半空中一圈圈搖晃,上不去也下不來。

一時心生不忍,闔上《真平與四郎》,走向盹睡籐椅裡的阿福伯,慢慢抬起握著紙鈔的手,伸出食指,輕輕觸了一下唱機上的唱針,唱盤瞬間轉了起來,男低音過了關,「粽」聲順利的唱了上去,拉得好長好長,直到聲音消,我還在傾耳聆聽,阿福伯已睜開眼皮瞧著我。我指著頭上的《自修》,將手裡那張捏皺了的鈔票交给他,他移動身體走過去,伸手摘下金色陽光裡那本書。

回到家裡,對著縫紉機後面的母親,我將書抱在胸前,縫紉機聲音慢慢停了。母親的眼珠在翻飛的白髮裡亮了起來。在母親心裡,這本《自修》就是我下次月考一百分的保證,踩縫紉機的辛苦也有了代價。

自從那個黃昏聽了《燒肉粽》後,我開始尋找起歌裡賣肉粽的青年。

一天早晨,上學經過菜市場時,看見南北貨舖前的菜攤子圍了一圈人,從人群裡傳出來《賣肉粽》的歌聲,走近時,嬸嬸阿姨們歪著腦袋,慢條斯理地挑著菜,賣菜阿婆將腳邊收音機的音量放大,嬸嬸阿姨們的腦袋才轉正了,收音機裡男人的聲音正唱著:「物件一日一日貴,厝內頭嘴恁大堆。」磁性的歌聲帶著酸楚,阿婆正用草繩綑起一把青菜時,我看見一個阿姨斜著臉,抓起衣袖,輕輕拭著眼淚。

歌還在唱著,我跟著同情起那賣粽子的青年來,乾脆坐到一旁大石臼上。那寬厚的歌聲像慈父諄諄善誘,悠悠流過來。細聽著,有時像嚴師屢屢告誡,遇著困頓時,又像兄長拍著肩膀,殷殷鼓勵。歌聲如和煦春風吹過大地,撫慰著工作沒有著落,暫時賣粽子的青年。我手掌拖著下巴,久久沉醉歌聲裡。等到石臼涼透了屁股,才發現陽光已照上了天空花花綠綠的店招,心裡驚叫一聲「遲到了」,趕忙抱起書包往馬路跑去。晨風中,那歌者還在耳邊唱著:「認真再賣燒肉粽。」一路唱到了學校。

後來,我更努力尋找賣粽子的青年了。原來,鎮上那家最大的唱片行,早晚都播放著《燒肉粽》。午後,騎樓廊下,修鞋師傅也放起唱盤,讓《燒肉粽》歌聲的暖流,陪伴睏倦的時光。馬路上,腳踏車上的少年哼著《燒肉粽》,吹著口哨,呼嘯穿過街道。街尾溪邊的婦女,手裡握著木棒搗衣,口裡清唱著《燒肉粽》。

那天,經過媽祖廟旁的打鐵店時,鍛鐵噴出的火花中,《燒肉粽》唱到了街道上,只是歌聲已變成師徒手上兩根大鐵鎚打造的節奏了。

一個春天早晨,我騎著腳踏車經過田邊時,幾個戴著斗笠的農婦跪在田裡挲草,我清楚的聽到齊聲哼唱《燒肉粽》的歌聲,唱到尾聲時,她們還挺直身子高聲唱著:「賣燒肉粽--」,遠遠望去,驚起一群白鷺鷥,紛紛飛離碧綠的田野。

《燒肉粽》歌聲領著歲月的腳步前進,我繼續尋找著賣粽子的青年。那個夜裡,廟埕上來了幾個遊唱歌手,一曲《燒肉粽》贏來了許多掌聲,我看見一個年輕人提著一籃粽子,鑽進群眾裡去,準是歌裡賣粽子的青年了,歌曲才唱完,他已坐在廟前石階上領先鼓掌叫好,身旁的竹籃裡放著疊好了的白布巾,我才看清楚,是廟前麵攤的阿祥伯的兒子。

後來,我就不再尋找賣粽子的青年了,應該說是找到了,就是自己,中年失業的自己。

選了一個更深風冷的夜晚,我給大牛、二牛的肚皮蓋上被子,挑起擔子,來到巷口,衝著寒風大聲喊著:「燒肉粽--」而且將尾聲拉得好長,片刻,也不見張邱東松出現,整條巷子闃無人聲,抬頭望向天空,只有一彎孤寂的下弦月,心裡不禁吶喊:「世間無情啊!」低頭看著擔子時,頓時醒悟,那歌裡不也唱了,不正的勾當使不得嗎?擔子裡沒有粽子,發不出騰騰的熱氣,叫出來的聲音怎麼能感動作曲家呢。

想到這裡,心裡充實了起來,拉開嗓門,我大聲唱了出來:「不正行為是不通,所以暫時做這項。」聲音宏亮而飽滿。感覺自己的歌聲裡充滿了奮發、真實與溫暖。@*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看著虹吸壺裡的水滾了,從冒泡的圓肚玻璃壺裡望過去,他用緩慢的語氣說:「我們都打拚了一輩子,也該休息了。」「是該休息了。」阿飛點著頭。他繼續說:「我已經找好了寺院,我們去山上靜一靜,一起去禪修。」
  • 二胡的一聲長嘆,從天地間破空而來,阿炳(華彥鈞)的《二泉映月》蒼涼的弦音,百年前迴盪在城鄉長街小巷間,如今已飄進了中原的江河大地。
  • 師父把一塊尺把長的木頭交給我時,看著我的就是這種眼神:「想刻什麼就刻什麼,怎麼刻可以問問師兄們,也可以來問我。」後來我才瞭解,師父盼著徒弟們快快進步,什麼都要給你,師父說:「要自己去領悟,那才是真正自己的。」
  • 漸漸發覺,掌聲裡有純真的鼓勵,純真裡帶著溫馨,包含著共同的榮耀,讓寬容、無私的慰藉盈滿我的胸懷。
  • 一會兒,他的身體變成了小黑點,在岸上,還能辨出他彎腰的身影,身後一片蚵棚隨著潮水退去,裸露出來的蚵架,已高過老漁夫的身體。
  • 早起的市民漫步園林小徑,密葉間潑灑下早晨的第一道陽光。我跟著他們的腳步踏上園區東邊露濕的木橋,一眼撞見了野溪從山上流下來,從腳下穿過,雖然不見水聲,卻感覺野溪連繫著這個八公頃廣闊的園林,隱藏著綿密的生機。
  • 巴掌大的小沙彌還站在樟木平臺上,背著雙臂,小和尚的光頭仰望天空,一襲褂袍飄逸膝前,滿身仙風道骨,如玉樹臨風。我趕緊藏起讚賞的神情,轉過頭去時,還好藝術家正端詳著手中的雕像。
  • 董事長端著咖啡站在窗前,望著眼前的高樓叢林,想了一下杯子裡的咖啡,下了決定後,轉身的姿態俐落而優雅,回到長桌前輕鬆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響聲,提筆在文書上滿意的批了後,從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 一個大蒸籠端坐灶上,大口大口的冒著白煙,幾個人瞇著眼睛圍著爐灶忙碌著,有人踮起腳尖捧著水瓢往大鍋裡加水,灶口,一個婦人彎著腰伸長脖子望著洞裡添木柴,火舌一下子燃了上來。
  • 身處喧囂的城市裡,耳裡灌的都是熱門音樂,常常的,會想起北方小村莊的歌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