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輪功學員「朱慧光」的修煉故事(上)

人氣: 24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葉蓁採訪報導)1993年,中國各大氣功雜誌刊登了多篇介紹中国法輪功的文章,引起社會熱烈反響,作者「朱慧光」每天都會收到來自全國各地的讀者來信,他堅持義務弘揚法輪功多年,卻像一位鬧市中的隱士,很多法輪功學員只知其名,不見其人。

如今,謎底逐漸揭開,也許有人驚奇,這些文章竟會出自一位軍官之手。朱慧光的真名叫朱黎明,是當時空軍指揮學院的上校教官,也是中國法輪大法研究會義務聯繫人之一。法輪大法在中國洪傳之前,他就是一位氣功愛好者,十多年進行氣功鍛練,切身體會到氣功祛病健身、修身養性的功效。

然而再練下去,他卻找不到繼續提高的方向。直到1992年8月,朱黎明有幸參加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在北京辦的第三期傳法班,第一天他就感受到了法輪在身體內的旋轉。他说:「師父講的法都是我聞所未聞的,遠遠超出了我對氣功的了解和認識。」從此,他成為一名堅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罕有的機緣

朱黎明第一次參加传法班,每天都提前到場,坐在前排聆聽師父講法。最後一天中場休息,他偶然換到一個過道旁的空位。正好他旁邊坐著法輪功學員於長新,于長新是空軍指揮學院的高级研究员,後來成爲法輪大法研究會的主要协调人。朱黎明聽到他與另一位學員在討論一本書的編輯問題。

朱黎明回忆说,當時師父剛开始傳法,学员手裡只有一份不到20頁的小冊子,主要是講功法動作。因為資料太單薄,給之後的學法煉功造成諸多不便,於是師父決定出版《中國法輪功》一书,從更高的层面介紹法輪功。当时那位學員已经将師父在北京讲法的第一、二期錄音打成文字,因为他工作比较忙,后续工作想请于長新完成。「老于以前沒練過氣功,当时就推辭說不行。我就跟他說,『你先接過來,我幫你。』」

這項工作大約在8月中旬開始,經過兩個多月的時間,他們完成了初期的整理工作。那時候他們沒有電腦、打印機,所有工作都是手寫完成。「我們把初稿交給師父,然後師父親自一遍一遍修改。」

朱黎明說,當時法輪功出版的書籍大部分是這樣完成的,都是師父一遍一遍修改定稿。到1993年4月,李洪志先生的第一本著作《中國法輪功》正式出版發行。

借這個機緣,朱黎明有幸來到師父李洪志先生身邊,參與早期的弘法工作。

朱黎明1992年證件照。(朱黎明提供)
朱黎明1992年證件照。(朱黎明提供)

化名朱慧光 低調弘法

《中國法輪功》正式出版后,朱黎明仍然不斷聆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每每學法煉功時,他都感慨:「這麼好的功法,卻沒有多少人知道,太可惜了。」當時中共政府針對氣功的政策是「不宣傳、不反對、不支持」,即所謂的「三不政策」。大的媒體都不允許宣傳氣功。朱黎明有心弘法,心裡一直想著怎樣讓有緣人了解法輪功,讓更多的人受益。

「當時師父身邊的弟子不多,每個人都承擔了不同的工作。」他就想利用自己對氣功媒體的了解,為大法弘傳盡一分力。

朱黎明發現,要在社會上助師弘法,可以通過向國內氣功雜誌、報紙等專業媒體投稿。法輪功不是簡單的氣功,但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利用氣功媒體是比較可行的推廣途徑,他馬上意識到自己有這個責任。

朱黎明練氣功的十多年裡,流連于各大氣功書店,幾乎訂閱了所有的氣功刊物。「哪怕是地方省市發行的氣功小報,我都訂閲。」在教學工作之餘,他不斷撰寫介紹《中國法輪功》的文章,能順利找到各氣功媒體的聯繫方式,并且走訪了多家氣功雜誌編輯部。

發表的過程並不順利,因為法輪功當時在社會上剛開始傳,編輯會提出許多問題。比如,功法內容對讀者來說有些高了;刊登新功法的文章,雜誌要承擔一定風險;最後是按照慣例,雜誌要向作者收取版面費,有的編輯張口就要八千元,那時候這可是個天文數字。

第一個聯繫的是在北京的一家著名的氣功雜志,總編看了他的稿子直接約他面談。

為了提高可信度,朱黎明特意穿著軍裝會面。得知他上校、正團級的身份,總編非常感興趣,也很難理解:「你一個軍官,怎麼對法輪功這麼熱衷?」他就講以前練氣功祛病的經歷,法輪功雖然以氣功的形式在社會上普及,但是和其它氣功不一樣,強調修煉心性,能夠修煉到更高層次。同時他也介紹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神奇的修煉故事和祛病健身的效果。最後總編接受了,在雜誌上分兩期刊登了近萬字的内容。

總編告訴他,他們從沒有給過其它氣功這麼多版面。「因為你的文章確實很好,你的為人也讓我們信服。」總編這樣評價。

朱黎明小照。(朱黎明提供)
朱黎明小照。(朱黎明提供)

從那以後,朱黎明再聯繫雜誌社就容易了,直接把稿子寄給編輯部就可以。比如當時國内最有影響的《中華氣功》、《中國氣功》、《氣功與科學》,以及《氣功報》、《氣功與體育》等,都刊登過介紹法輪功的文章。有時編輯會提出很多問題,他都一一解答,耐心配合。

在氣功媒體上發表文章的時候他使用筆名「朱慧光」,其用意就是不想過多宣揚自己,他覺得不能利用弘法機會宣傳自己,因此就儘量避免拋頭露面的機會。「我就是踏踏實實做我該做的,沒有必要讓大家知道我是誰、怎麼樣。」

敬法之心與嫻熟的文字功底,開啟了朱黎明的智慧,助他走出一條特別的弘法之路。氣功愛好者看了他的文章,紛紛寫信打聽法輪功的相關情況和傳法班信息。他每天都會收到來自全國各地的讀者來信,有時甚至要在單位接待熱心讀者,這件事還曾引起了同事的誤會,認爲他不務正業。後來為了降低影響,他把回信工作交給了其他同修,同時更改了聯繫方式和地址。

朱黎明笑說:「這一下大家更搞不清我是誰了,這也是我希望的。」

跟隨師父 見證莊嚴場面

「從北京第三期學習班後,只要是師父在北京辦班,我都會參加,有的師父在外地辦的班,我也會跟著師父去。」朱黎明十分珍惜聽法的機緣,那兩年的20天年假,他全用來跟隨師父到外地辦班傳法。1993年4、5月間,李洪志師父帶著幾名弟子南下武漢、廣州傳法,朱黎明就在其中。

他記得,師父剛到武漢時很辛苦,因爲社會上大多數人還沒有聽説過法輪功,所以要做的事情很多。他有一個業餘愛好就是喜歡書法,於是就負責製作海報,並與同修一起四處張貼。

1994年7、8月間,朱黎明又隨師北上哈爾濱、延吉。這兩次傳法班規模壯觀,哈爾濱有5000人參加,延吉也有近4000人。

朱黎明說:「師父這兩次辦班都是滿場,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學員。」

哈爾濱傳法班在一座大型體育場中舉辦。朱黎明回憶:「師父進場后跟大家招手,大家自動地全體起立,十幾分鐘掌聲雷動,都不願意停下。師父隨即在中間場地繞行一周,走到哪裡,哪裡就會響起暴風雨般的掌聲,那場面非常感人」。

朱黎明能感覺到大部分學員都成了真修弟子,每個人見到師父都是發自內心地敬仰和愛戴。

他还聽到旁邊有人發出了難以置信的驚歎:「怎麼會有這麼了不起的人,學員怎麼會有這麼强烈的反應啊!」他感慨地說,這個場面絕對是最莊嚴、最壯觀、最震撼、最激動人心的一幕。

編輯《修煉故事》 保留珍貴記憶

1994年以後,法輪大法的義務輔導站在全國遍地開花,各地都會組織心得交流會,每次交流會上都有許多感人的修煉故事。爲了讓大法的神奇功效鼓舞更多的學員,他開始收集、整理學員寫的修煉故事與心得體會,并特意購買了電腦和打印機以方便工作。一般他收到的稿件都是手寫稿,他要一篇篇仔細閱讀,反覆修改,再輸入電腦存檔。

因爲工作量比較大,當時還有其他兩位學員協助他一起做。編輯完成後,他會按照書的形式打印好,送給師父審閲。

正式出版的有三輯《修煉故事》,每本都有十幾萬字,選取了國内各地典型的修煉事例,還有兩次國際修煉交流會的專輯,這些資料記錄了法輪大法洪傳時生動典型的人間神蹟。除此之外,朱黎明還整理了大量沒有公開發行的文字稿,這些文字同樣承載著大法修煉者的珍貴記憶。

法輪大法在中國越傳越廣,引起中共政府的注意,他們無法接受國内有上億人有另外的信仰,所以開始千方百計地對法輪功羅織罪名,進行污衊和打壓。

1996年是個轉折期,6月,中共官媒《光明日報》發表評論文章,首次公開污衊法輪功;7月,國家新聞出版署下發內部文件,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等書籍。再到1998年的「北京電視台事件」,朱黎明作為親歷者,開始走向捍衛信仰、反對迫害之路。#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10-29 12: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