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間即道場

【醫案】背痛不是背病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蓮花(fotolia)
  人氣: 13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台灣中部郊區一所寺廟舉辦冬令救濟,發放補給物資,我隨之也配合舉辦針灸義診。其中一位女性患者年約45歲,主訴上背痛、頭痛,當時義診地點有點暗,風很大,寒流陣陣吹,以為她是工作太勞累,又為風寒侵襲所致,就依筋骨酸痛、袪風寒邪的方式處理。

過了幾天,她出現在診所,說上次針灸,背痛只好2天,過了又很痛。曾在中醫診所做過推拿、理筋未見效,吃止痛藥也只是暫時緩解。至今已疼痛3個星期,晚上常被痛醒。她所指的痛處,位於風門、肺俞、心俞、膏肓穴附近;見她穿了很多衣服仍是四肢冰冷、手指甲發青紫,臉色蠟黃又蒼白。我就問她:「妳是不是常胸悶、吸不到氣、心悸,很容易頭昏、疲倦?」她連連點頭。於是我告訴她:「妳不是背在痛,而是心臟外圍的經絡有點瘀阻不通,反射到背部。」她聽了很驚訝,背怎麼會和心臟有關。

針灸處理:先點天宗、膏肓、肺俞、心俞穴,再從無名指和中指歧骨間用1.5針透穴往腕、肘方向放散,並請她做聳肩的動作,頓時背痛緩解許多。但後臂連接肩的地方還是有些緊痛,再從小指和無名指間歧骨進針,往肩臂放射,再請她做肩膀胛骨內收,雙手抱臂後,挺胸,雙手往後腰後扳,使肩胛骨肌肉折進肩胛骨內。如此來回數次,背已全鬆了。之後,平躺,針左手內關往手肘方向進針,同時請她吸氣;再針右手內關往腕方向進針,同時請她張口慢慢吐氣;加針中府、陽陵泉穴,此時肩、背、胸口已全舒暢,安穩的睡了半小時,出針後見她容光煥發。

並囑咐她,下次背再痛時,用雙手抱胸,拱起背,將最不舒服的痛點,輕輕撞牆角,可散開瘀氣。有空多在左手臂內側輕拍心經、心包經和肺經,早上天亮以後才出門運動。農曆元月的蔥得天地之氣最全,能通上下陽氣,通脈回陽之效最佳,氣為血之帥,氣通則血活,所以此時要多吃蔥。蔥生者性味辛散,熟者性甘溫,外實中空,為肺之菜,要煮熟後再吃;也可將生蔥白搗一搗塞肚臍,外加1片薑,用紙膠布貼妥,用艾灸、熱敷,或是吹風機吹熱風10分鐘。

再提醒她,最重要是少吃冰品、冷飲,少穿露背、露胸衣服,保持心情愉快,不要常生悶氣,她聽了,笑了笑點頭,高高興興的回家去。@

選自《明慧診間──容光必照》/博大出版 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診間 封面
明慧診間》 封面(博大出版 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雷射進行到第5次時,她的臉色變得全暗,醫生見狀調整雷射劑量;再進行2次,臉色不但未改善,整個臉好像燒焦一樣,灰頭土臉的,簡直是被毀容了。她不敢再雷射,也不敢見人,整天帶著口罩,連自己也不想看那張臉,懊惱不已!
  • 她突然說:「醫生,你站起來!」這突如其來的話,有點突兀,平常只有我叫病人站起來以便治療或診病,沒有人敢叫我站起來。
  • 世事多變化,地球軸受到宇宙氣象、地震的影響而偏移;宇宙有許多星球在爆炸,也有新的星球在誕生。而人心也跟著爆炸,上帝的原創、父母的傑作,在醫學美容大行其道之後,讓鐵口直斷的命相、面相、星相、風水勘輿都受到很大的衝擊,也讓中醫的望診受到極大的挑戰。現代有許多人面目全非,真假難辨,好多人不喜歡做自己。
  • 媽媽在撞擊聲中陳述著心痛的事:兒子出生後,發育一切正常,當5個月大時帶去打五合一疫苗,次日就發作癲癇,西醫說可能是對疫苗的不適應而併發的後遺症。
  • 一位53歲的女士,由朋友扶著來看診,臉色慘白,寸步難行。我剛從針灸房走出來,看見她就問:「怎麼會那麼難過?」她說是眩暈,天旋地轉,剛才吐過,全身無力,站不穩。
  • 一位剛退休的65歲男士,歷經一生的努力跟巔簸,正想要好好品味人生,享受清閒,但身體卻出現狀況。他整天頭暈,手指剛開始是發麻,逐漸變成手抖,也沒什麼激烈運動,腰、腳就會酸痛,常感覺全身僵硬不靈活,腳越來越不能跨大步走,走路變得小碎步,西醫診斷為巴金森氏症
  • 溫醫師相信「萬病由心造」,境由心轉,病患的態度關乎到醫療效果,「我有時也感覺是病人個人的德行,或是他前世累積的德,有可能因為他人很好,所以菩薩、佛也會助一臂之力。所以我常常覺得不是我治好的,我只是菩薩借的手而已。」
  • 萬病由心造,醫人也醫心
  • (shown)接觸中醫20年,針灸達200萬針以上,溫嬪容深嘆中醫奧妙無窮。一路往學術救世的路程邁進,溫嬪容在博士班的交叉口卻突然轉向中醫濟世。接觸中醫20年,針灸達200萬針,溫嬪容深明「萬病由心生」。有病人對她說,持續了一、二年的肩膀疼痛,只因閱讀您所寫的簡易按穴療法,依樣畫葫蘆按穴15分鐘,居然不藥而癒了!…修煉法輪功「真善忍」法理的溫嬪容謙虛的說:「可能是因為我以前就很喜歡練武,對經脈很有興趣,後來學了法輪功,對於經脈的思路又更加開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