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去庫存」變形記(4)黑幕重重 始作俑者誰

3月6日,在中共人大會議記者會上,官方稱,中國中等收入群體有4億多人,居世界第一。官方說辭遭質疑。此前陸媒報導,因房價大漲成為中產階層的人群很脆弱。(AFP/Getty Images)

人氣: 52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高紫檀報導)近期,中國大陸房地產瘋狂飆漲,隔天漲30萬元竟成常態,買房如搶房,令人膛目結舌。中國人有錢嗎?如果評「全球房價最難負擔城市」,前十名很可能被中國城市包圓。可是誰在玩炒房遊戲?背後又是怎樣的隱秘黑幕?又給中國經濟埋下怎麼樣的危機?黑幕重重,誰又是始作俑者?

中國房價能夠長期上漲,儘管「泡沫」十足仍能「漲上天」,在許多經濟學家看來,這與政府的獨家壟斷土地,以及政府的土地財政密不可分。

(四)很大部分根源在於土地財政 江澤民的遺禍

今年4月26日,自由亞洲中文網發表作家鄭義系列文章《中國經濟奇蹟的核心秘密:變賣土地》,揭開了20多年來中共制定土地政策的始作俑者。

文章披露,在1980年初,深圳成立了中國大陸第一家房地產公司,並以政府的名義收取「土地使用費」,深圳政府推動全國人大立法加以追認後,土地被房地產大肆占用。八九年「六四」之後,圈地運動更是大行其道,耕地以驚人的速度迅速流失。

這使中共高層有識之士意識到將面臨的危機,並開始思考土地私有化。

江澤民變相否決土地私有制

文章披露,在江澤民當政時代的1993年,曾有一次就土地私有化進行爭論的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當時主管農業的中共副總理田紀雲意識到農業面臨的嚴峻形式,提出討論會議上原本沒有的土地議題。

他批評說,執政黨的會議如果不以國計民生為頭等大事,政權遲早會出現危機。在中共黨內改革派萬里、喬石、李瑞環的支持下,會議臨時改變了議題。

當時有數名省級領導人贊成「在農村逐步落實已承包土地歸己所有」的方案,田紀雲在會議上提了兩條建議,第一、向農民宣布他們各自承包的土地從此在法律上歸私人所有,農民則向國家繳納土地稅;第二、尚未分配承包的荒地、山嶺、灘涂等,可宣布收歸為三級國有(國家、省、縣),今後的開發者須依法向政府購買或訂立承包合同。但有人反對。

據稱,支持田紀雲的萬里宣布了在農民中搞的一個調查。這些農民說:共產黨曾向我們許諾窮人可以得到土地,土改的時候我們倒是分了土地,但一個合作化,又都收回去了,號稱是集體所有。可現在,又要把土地賣給我們,這土地原來就是我們的,憑什麼要賣給我們?

而在這場關於土地問題的中共內部激烈的爭論中,江澤民沒有當場表態。最終,江澤民堅持了所謂的「土地公有制」,將田紀雲土地私有化的提議無限期擱置,並不了了之。

土地制度在江澤民時代蛻變為「官員搶劫制」

隨後,土地制度在江澤民時代就一步步蛻變為「官員搶劫制」,政府隨意征地從中漁利,大搞拆遷,各種政府暴力事件層出不窮、甚至動用武警及黑社會共同驅趕反抗拆遷的所謂「釘子戶」。

文章總結,變賣土地已經成為當今中國經濟奇蹟的核心秘密。政府對土地的瘋狂搶奪,是房地產業的瘋狂崛起的基本條件。

文章還稱:「如果中國的土地有了具體的有血有肉的主人和守護者,今天就不會有對土地的瘋狂搶劫,不會有官員的腐爛、暴富,不會有劇烈的社會對抗,不會有環境的急劇惡化以及無可逃遁的環境、資源、經濟、道德總崩潰。」

江澤民時代的分稅制改革及政績考核引發地方土地財政依賴

同樣是江澤民當政時期的1994年,中共實行分稅制改革,大幅將地方的財權收歸中央,而地方財政出現入不敷出的問題。地方政府為了緩解財政困難,最後發現賣地是個無本萬利的好辦法,開始實施土地財政行為,大量賣地創收。維基百科稱,「分稅制改革」被認為是解開「中國土地財政增長之謎」的關鍵。

另一方面,中共高層開始以GDP和地方財政收入為主要指標的地方官員政績考核機制,更加激勵了官員們賣地發展房地產的決心。房地產業是既增加賣地收入又創造GDP的最簡單辦法。

維基百科稱,特別是1998年住房改革以來,地方政府的土地財政更成為推動中國住宅商品化的主要動力。

江澤民以腐敗治國 家族帶頭在房地產業發大財

更重要的是,江澤民以腐敗治國,江澤民家族還帶頭藉土地發大財。

在中國大陸,江澤民被民眾封為「腐敗總教練」,而其長子江綿恆得則到了「中國第一貪」的稱號,江的次子江綿康則被認為是江澤民「悶聲發大財」的代表,在藉土地發黑財方面更為厲害。

早在2007年,江綿恆和江綿康就被揭露涉及上海周正毅案。當時上海幫官員安排周正毅拿下的「東八塊」土地,江綿康以上海市政府建設委員會名義占了一塊,江綿恆以上海聯合投資有限公司名義也取得一塊。實際周正毅只取得其中的兩塊。

據維基解密公布的密電披露:江澤民兩個兒子都曾捲入了2006年導致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落馬的社保基金大案。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是與該醜聞有關的房地產交易的一名受益人。江澤民的次子江綿康也通過陳良宇的兒子陳偉力涉入了此案。

網上公開資料可查,江綿康原來的公開職務——上海市政府建設和交通管理委員會局級巡視員,負責全市土地、拆遷、規劃、建築總協調工作。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曾披露,巡視員不是正式職務,但是官位很大,職權其實跟建設委員會主任一樣大。江綿康還有依附於城鄉建設和交通委員會成立的公司、企業、社團、出版相關刊物,實際上掌控了上海市政府這個最肥機構的實權。

被列入中共當局海外追逃名單之首的浙江省原建設廳副廳長楊秀珠,去年9月30日接受外媒採訪時表示,她任溫州市主管城建的副市長時,江澤民的二兒子(江綿康)向她要500畝地,被她屢次回絕,認為不合規定,她稱,「哪有那麼大塊地給你」。

江澤民派系人馬迅速跟進房地產腐敗領域

在江澤民家族示范下,眾多江澤民一系人馬當年均迅速看到房地產這塊「肥肉」:拿到土地再倒賣,無本生意可立即賺數億。

如江澤民的鐵桿,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其老婆的姐姐余雅文有在工商局註冊的兩個房地產公司的營業執照,其中一個公司是「上海綠文房地產有限公司」,註冊資金是5千萬元人民幣。

有報導稱,余雅文曾和周正毅一樣在上海黃金地段徐匯區免費得到一塊土地,名義為「土地儲備」。兩年後,余雅文把免費土地「轉讓」給徐匯區和上海另外一個房地產公司,其中大賺特賺。

而江澤民主政時期冒出的眾多房地產公司,很多均與江澤民派系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房地產業是中共官員貪腐的重要行業

在江澤民家族及江系官員的帶領下,政府各級官員們對動輒就是上億資金的房地產業鍾愛不已。

前河北省審計局一名羅姓處長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政府土地部門成了肥缺,地產界成了中共官員腐敗的金庫,行內人都知道,搞地產,不向政府各級官員送錢根本邊都摸不著,「連執照都辦不下來!」

羅姓處長說,在一次省委書記主持的處級幹部會議上,省季書記自己說,辦一個房地產開發許可證需要蓋116個公章,要求減半到60多個章。實際上,即便減少到60多個章,每個章都牽扯一大批官員的腐敗利益鏈,房地產商不送錢,根本沒門。「房地產商是送錢最多的,幾百萬都是小數。」

而在房地產業整個鏈條上,地方政府首先提高地價,並且形成一系列腐敗利益鏈,從地產商辦證開始,再到拿地建樓、最終銷售,各級官員受賄收賄成了公開的秘密,這一系列成本最終全部加到房價上,導致房價不斷高漲。

體制內的改革永不會成功

很多中國人寄希望於中共的體制內經濟改革,以解決中國目前的經濟困局,以及樓價高企的泡沫經濟。

上述羅姓處長說,中共不按照事物發展客觀規律走,根本沒有正的東西,任何一句話都是假話,任何一件事都是欺騙,所有幹的事都是敗壞人類道德與傳統,將中國人捲入道德淪喪。他認為,體制內改革「永遠都不會成功」。

大紀元採訪的多位專家均認為,中共的政治體制決定了目前的經濟體制,政治體制的「畸形」導致了經濟體制的「畸形」,最終導致了目前的「畸形」泡沫經濟,再加上江澤民「腐敗治國」引發的體制性腐敗,以及江澤民利用中共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已經造成整體社會道德下滑,使中國經濟陷入一種積重難返,進退維谷的局面。

中國經濟何為出路

習李的「去庫存」「去槓桿」經濟政策本身是好的,但最終卻被變異成了推升中國房價,加劇資產泡沫的啟動鑰匙,原因值得深思。

大紀元評論文章指出,習近平上台後的經濟改革等措施因在中共體制內實施,這註定了在中共內部的任何改革都不可能成功。由於中國廣大民眾對中共已徹底失去信心,導致習近平政權在中共內的經濟改革都遭遇強大的阻力。中國民眾對中共嚴重的不信任、不配合,致使習近平政府在經濟上遭遇嚴重危機,由於經濟無法保持持續高增長,中國正處於巨大的危機中,同時也給世界帶來危機。

該文認為,拋棄中共才是出路。因為中共體制本身,就是邪惡的最大製造者與庇護所。

而且,習近平在拋棄中共,穩定中國政局之後,以中國人的吃苦耐勞和聰明才智,以及很多移民海外的華人回流中國,帶來資金、技術,中國的經濟會在保護環境和尊重人權的基礎上健康發展,很快就可以騰飛。#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6-10-03 11: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