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際鋼琴大賽複賽 選手用心詮釋大師作品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複賽亞美尼亞選手:Hrant Bagraryan(2475號)。(戴兵/大紀元)
人氣: 10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10月1日,在紐約巴魯克大學(Baruch College)的英格門音樂廳(Engelman Hall)內,2016年新唐人國際鋼琴大賽舉行了複賽。來自9個國家的20名鋼琴家參加了比賽。比賽的曲目是貝多芬蕭邦舒伯特的一首奏鳴曲,以及大賽指定曲目《這是真音》。選手們都用心詮釋了大師們的作品。不同的人對作品有不同的理解,也演奏出了自己的風格。

晚上7點,結束了一天的比賽,鋼琴大賽裁判公布了決賽名單。共有6名選手進入了決賽,包括三名俄羅斯選手Oleg Khudyakov、Evgeny Starodusev、Elizeveta Ivanova,一名加拿大選手Dmitri Levkovich,一名美國選手Daniel Parker和一名亞美尼亞選手Hrant Bagraryan。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復賽加拿大選手:Dmitri Levkovich(2524號)進入決賽。(戴兵/大紀元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複賽加拿大選手:Dmitri Levkovich(2524號)進入決賽。(戴兵/大紀元)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復賽美國選手:Daniel Parker(2548號)進入決賽。(戴兵/大紀元)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複賽美國選手:Daniel Parker(2548號)進入決賽。(戴兵/大紀元)

在複賽的自選曲目中,大多數人選擇了貝多芬蕭邦的作品。美國鋼琴家、作曲家和指揮家羅森巴姆(Victor Rosenbaum)認為,新唐人大賽複賽指定的曲目都是這些大師最偉大的作品。

比如貝多芬的三首樂曲:第30、31和32鋼琴奏鳴曲。羅森巴姆說:「貝多芬寫這幾首樂曲之前,已經寫了29首奏鳴曲了。他決定讓這三首成為他所有作品的大成之作,來結束他年輕時就開始的奏鳴曲的創作。」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復賽俄羅斯選手:Oleg Khudyakov(2522號)進入決賽。(戴兵/大紀元)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複賽俄羅斯選手:Oleg Khudyakov(2522號)進入決賽。(戴兵/大紀元)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復賽俄羅斯選手:Evgeny Starodusev(2561號)進入決賽。(戴兵/大紀元)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複賽俄羅斯選手:Evgeny Starodusev(2561號)進入決賽。(戴兵/大紀元)

俄羅斯選手伊萬諾娃(Elizaveta Ivanova)演奏的是貝多芬第31號奏鳴曲。她從舞台上走下來之後顯得很自信。「這是我最喜愛的一首,我彈得還不錯。」她說。「它直接走進我的心靈,也符合我的心理狀態。」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復賽俄羅斯選手Elizeveta Ivanova(2377號)(戴兵/大紀元)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複賽俄羅斯選手Elizeveta Ivanova(2377號)。(戴兵/大紀元)

她說,貝多芬的作品如此的偉大,以至於「我們的生活只消有他的作品就獲得快樂」。「在他已經耳不能聽,孤獨在家,沒有朋友陪伴在旁的時候,還能創作出如此喜悅的作品,那種對生活喜悅的表達,讓人沉浸在其中。」

香港選手潘活活從舞台上下來感覺意猶未盡:「我還想上去彈,我還能彈得更好。」她以貝多芬為楷模:「我感覺貝多芬的作品和我有聯繫,我的性格也是固執的,我就想做像他一樣固執的人。」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複賽香港選手潘活活Tiffany Poon(2498號)。(戴兵/大紀元)

韓國選手Ha Hyo Kyung在複賽中演奏的是第31號奏鳴曲。最初他感到彈奏深刻、個人化的東西來參加比賽不是個好主意。「但是有人說,你不冒險就得不到勝利的香檳。所以我就拿我最鍾愛的作品參加比賽了。」他說,這首曲子在試圖以非常哲學化的、宏大的方式來概括貝多芬自己的一生。

新唐人大賽複賽選擇的蕭邦作品是他的第2號奏鳴曲中的兩個樂章。羅森巴姆說:「蕭邦的這個作品非常著名,很多不懂古典音樂的人,或者不懂這個奏鳴曲的人也都能夠認出,這是個葬禮上的進行曲,非常有特點的節奏。」

義大利選手斯特拉塔(Gabriele Strata)帶著很享受的表情走下比賽舞台。「蕭邦的這個作品是我最喜歡的樂曲目之一。有非常深的內涵。當我演奏的時候,我感到了很多力量和感情融會在一起。」他說。「那是一種接近死亡的情感和恐懼,我體會到了他。我在台上演奏的時候很享受。」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複賽意大利選手Gabriele Strata(2386號)。(戴兵/大紀元)

不拘一格演繹《這是真音》

對於大賽指定的曲目《這是真音》,雖然每個選手都有不同的體會,每個人也都演出了不同的風格。有人要雲淡風輕,有人要表現張力; 有人要自由表達,有人力求精確。但是他們表示,有一個相同的感受,就是這隻曲子給人的第一印象都是「簡單」,但是越練越發現玄妙,越彈越喜歡。有選手乾脆表達了要收入自己固定演奏曲目中的願望。

中國選手龍嘉祺在《這是真音》中找到了自我。「這個曲子就像我自己。」他說,如果貝多芬的像「奶油蛋糕」或者「涮火鍋」一樣的重口味,那麼這隻樂曲就像「一杯茶一樣清新自然」。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複賽中國選手龍嘉祺Jiaqi Long(2488號)。(戴兵/大紀元)

台灣選手陳邦玄感覺《這是真音》不像是當代中國的曲子:「我感到她非常有力、深刻和輝煌壯麗。」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復賽台灣選手:陳邦玄Bang-Shyuan Chen(2491號)(戴兵/大紀元)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複賽台灣選手:陳邦玄Bang-Shyuan Chen(2491號)。(戴兵/大紀元)

美國選手金盛康妮(Connie Kim-Sheng)是第一次演奏中國古典樂曲,她感到很奇妙。「我好像左手彈奏著中國樂器,右手卻是好似在歌唱一樣。」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複賽美國選手Connie Kim-Sheng(2557號)。(戴兵/大紀元)

加拿大選手列夫科維奇(Dmitri Levkovich)剛剛拿到這首沒有節拍的中國曲目時,他說「都蒙了」,不知道怎麼彈。「可是後來我越彈越喜歡,到最後我感覺我已經變成一個中國人了。」

香港選手潘活活認為《這是真音》「既高不可攀,又有人文品質」她說,「簡單而祥和寧靜」。

義大利選手斯特拉塔感到,《這是真音》有著中國的旋律和歐洲的文化:「有的段落讓我想到了李斯特,曲目中有這個真是讓人感到美妙和浪漫。」

俄羅斯選手伊萬諾娃從《這是真音》中感到了大自然:「中國的音樂很傳統,無論你是哪個國家的人都能接受。」她認為這個曲子聽起來簡單,但是絕對不是給初學者的。「秘密就是沒有什麼人為的東西,那麼自然。五段都有自己的結尾,又互相成為整體。是非常巧妙的編曲。」

伊萬諾娃是一個國際比賽獲獎選手。她說:「我非常喜歡這個曲子。我在很多比賽得過獎,也演奏過很多比賽指定曲目。但是我真的是很喜歡這個曲子,因為她非常平和,好似講述一個美好的故事。我甚至想把她收入到我的曲目中。」#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6-10-02 1: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