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亂港四人幫」何止亂港

作者: 恩明

人氣: 80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10月21日訊】最近,一份中資的香港報紙「成報」,在其頭版連續多曰登了一系列評論文章。九月十二曰的一篇題目是「亂港四人幫、薄熙來追隨者等搞局、香港之亂始於二O一二年」。二O一二年就是梁振英開始擔任香港特別行政區首領(特首)那年。

「成報」所指的「亂港四人幫」,就是香港特首梁振英、中國國務院駐香港辦事處(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中共在香港的兩大喉舌「文匯報」、「大公報」的董事長姜在忠等三人。「成報」在八月三十曰第一篇有關「亂港四人幫」的文章中,並沒有提及第四個人的名字,只是以一問號代替其相片。但是,在其九月二十八曰的評論文章,則直接點名批評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委員長張德江亂港,導致港人為爭取真普選、舉行了長達七十九天的雨傘抗議運動(「占中行動」)。而在十月十三曰的評論文章中,「成報」更點名批評另一位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稱他與張德江聯手禍亂香港。

九月十二曰「成報」的文章指出:「四人幫」是「邪惡集團」化身,是文化大革命期間一派重要政治勢力及推手。文革徹底摧毀中華傳統文化,導至各階層只懂鬥爭,造成的慘案冤案堆積如山,民憤極大。今天的香港,也隱隱透出一種「文革」的味道。香港亂局不斷,始於二○一二年,緣於「亂港四人幫」。

該文章同時提及:從反國教事件、政改方案拉倒而爆發的「佔領事件」、旺角暴動,「港獨」議員入局等,外觀似是獨立事件,但只需細心思考,就會發現並不是偶發。在失業 率、樓市平穩下,為何會社會不穩呢?當中是有利益集團不斷製造矛盾,煽風點火,營造敵我分明、政治兩極化的亂局,以鞏固在香港的操控權,以及為現任中央領 導添煩添亂。

最早在中國被稱為「四人幫」的是毛澤東夫人江青、姚文元、王洪文、張春橋等四人。近年則有」新四人幫」之稱的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令計劃。現在「成報」又提出「亂港四人幫」。

其實,新舊四人幫豈止亂港。首先當然是搞亂中國,正如上述「成報」所說,文革在中國引發了「逆天叛道亂象」,文革浩劫使中國的國民經濟瀕臨崩潰的邊緣,人民 生活貧困。而指導「文革引致各階層只懂鬥爭,慘案冤案堆積如山」的正是原來的「四人幫」。其次是搞亂香港甚至東南亞,文革期間的極左思潮就是造成香港一九六七年暴動的主因,也是當年中共大力扶植東南亞的共產黨組織,向東南亞國家輸出紅色革命、造成東南亞排華的根源。

在當今的香港,完全獨立自主的報章已所剩無幾,基本上全部被中共滲透或控制,一向親中共的「成報」竟敢點名「亂港四人幫」,並批評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以及另一位常委劉雲山。這是前所沒有的,其意義是非同尋常的。除了張德江、劉雲山之外,中共領導人中還有甚麼人參與「亂港」?本文不想作任可推測,只想指出在香港以外世界其他一些地方,最近也出現了一些與文革極左思維、及薄熙來所謂「唱紅打黑」 路綫指導下相似的現象,是值得我們警惕及思考的。下面是筆者所知的幾件有關報導。

澳大利亞一華人組織原定今年九月初分別在澳洲兩大城市悉尼和墨爾本市政廳舉辦「紀念毛澤東逝世四十週年」音樂晚會,引起很多當地民間組織反對、抗議。眾所週知,毛澤東為清洗政治對手發動文化大革命。毛澤東代表極權專政,引發中國大陸大飢荒、以及他推行大規模的政治迫害,造成數以幾百萬甚至幾千萬人在非戰爭時期喪生。反對頌毛音樂會的「澳洲價值守護聯盟」指出,頌毛音樂會重新喚起文革死難者家屬的痛苦回憶,頌揚毛不符合澳大利亞價值標準。聯盟同時指出,支持頌毛音樂會的很多是澳大利亞青年,他們不了解中國文革的悲痛歷史。在眾人大力反對下,悉尼和墨爾本市政府最後分別決定取消頌毛音樂會。

但是,曰前受到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政府推薦,中國紅色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將成作為「三年期亞太表演藝術節」節目的一部份,於明年二月十五曰在墨爾本藝術中心首演。這一消息一傳出,立即引起當地極大爭議。「紅色娘子軍」是文革時期作為四人幫首號人物江青推崇的八部「革命樣版戲」之一,是文革期間作為對中國百姓洗腦用的。「澳洲價值守護聯盟」曰前向墨爾本所在的維多利亞州州長發出公開信,指出紅色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以婦女為道具、以血紅色為主題色,充斥暴力、仇恨和政治宣傳,違反人類文明價值觀,要求州政府停止該計劃。

最近,在加拿大的溫哥華、多倫多及蒙特婁都分別在其市政廳舉行升中共五星紅旗儀式。九月三十曰在溫哥華的升旗活動中,溫哥華代市長華裔鄭文宇與自由黨國會議員及中共駐溫哥華領事館官員等一齊戴著紅領巾站台。這升紅旗事件一經傳開,立即引起當地市民們的強烈憤慨,人們紛紛譴責這一無知行徑,並呼籲主流社會、包括各級政府的民選議員,要警惕中共無空不入的滲透及「統戰」。當地市民要求鄭文宇作為代市長損害華裔感情的行為道歉,他回應說他以為戴紅領巾只是志在開玩笑而已(just for fun)。鄭文宇可能不知道紅領巾是中國共產黨少年先鋒隊的標誌。在文革期間,毛澤東就是戴著紅領巾接見少年紅衛兵的。紅領巾、紅衛兵是文革的標誌。正如支持頌毛音樂會的很多澳大利亞青年,鄭文宇大概也不了解中國文革的悲痛歷史,他大概更不知道,由於中共當年的「輸出紅色革命」,令東南亞很多華裔成了反共排華的替罪羔羊,幾十萬華裔受難。雖然中共現在再沒有公開宣揚「輸出紅色革命」之說,但他們並沒有放棄在意識形勢方面的「輸出革命」。以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價值觀,來對抗普世公認的價值觀,即人權、法治、自由與民主,並以民族主義代替共產主義來影響及招攬華裔支持中共政權。

今年是中國文化大革命五十週年,雖然中共官方傳媒,己刊文宣稱「決不允許」文革「這樣的錯誤重演」,但事實上,至今中共沒有真正反思左禍之災、追問文革浩劫之難的緣由,所以中共領導層一而再、再而三,出現新舊「四人幫」。最近,種種跡象顯示代表文革的極左思維及路綫,仍存在中共領導層及甚至民間中。只舉一例為証,位於汕頭澄海塔山風景區的大陸唯一一座文革博物館,已被圍封遮掩。其石碑、題詞己面目全非。「首座文革博物館」的正中橫額,已被「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宣傳活動」字樣遮住。而原來由廣東省委書記任仲夷所題的「要以史為鑒千萬不要讓文化大革命的悲劇重演」的字句,已被宣傳「中國夢」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巨幅海報覆蓋。

據報導,領導中共中宣部的劉雲山曾下令禁止大陸傳媒轉載香港」成報」的評論文章。澳大利亞的頌毛音樂會及計劃中演出文革樣版戲「紅色娘子軍」、以及溫哥華市政廳前集體戴紅領巾事件在文革五十週年的此時出現,是偶然,還是別有外因?是否與亂港五人幫」之二的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和領導中共中宣部的劉雲山,在背後策劃有關?這是非常耐人尋味的。

二O一六年十月十九曰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