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昆雲山房:我們的財富到哪裡去了?

人氣: 106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10月23日訊】中國的收入水準已經不低。

我國的GDP已經位居世界第二,2015年國內生產總值67.67萬億元,人均GDP5.2萬元,折合8016美元。這個收入水準應該是進入發達國家的行列了。

中國人的工作仍然是很努力很辛苦的。

研究結果表明,中國人日平均工作時間為5小時37分鐘,比歐美人平均4小時工作時間多出1小時37分鐘,一年就會多出582小時。按每週工作40小時計,相當於多工作3個月。周休二日制只有在國家公務員事業單位和國企實行,私企直到現在很少實行周休二日制,而歐美一些國家在實行周休二日制度的基礎上,已經實行了彈性工作制或試行周休三日制度。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引述《華爾街日報》消息稱,2013年中國農民工日均工作8.8小時,近85%每週工作44小時以上,人均月薪270英鎊。如此高的工作難度令不少農民工的身體呈現超負荷狀態。

現實的情況是貧困人口中開始出現絕望情緒,今年出現甘肅六口人因貧窮自殺的慘劇,以及多起大學生學費被騙抑鬱而死的慘劇。

不僅收入水準較低的農民工超負荷工作感到很累,處於較富裕階段的許多人也都感覺很累。據波士頓諮詢集團發佈的報告,如今超過半數的中國富裕階層抱怨正遭受來自“工作壓力、家庭義務和長時間工作”的健康問題。“普遍問題是失眠、疲勞、乏力、肥胖和常見病”,報告警告道,“此類問題正迅速增多,尤其在年輕人中。”有媒體報導,中國每年過勞死人數多達60萬。

許多人不禁要問:“中國的GDP已經第二,而我每天這麼幸苦的工作,但我為何仍然不富裕,我們的‘財富’哪裡去了?”

秘密在這裡:

1、低收入人群“被平均”虛增了收入。

馬雲財富1500億,如果我和他平均一算,哇,我就有750億的財富了,可是我有嗎?GDP是平均數,在社會財富高度集中的情況下,低收入人口“被平均”後,人均GDP上去了,然並卵,收入不僅沒有實質性增加,反而因為通貨膨脹貨幣貶值而下降。

2、居民收入占GDP比重低,因此人均GDP看著很高,而實際收入低。

資料顯示,在發達國家,居民收入一般占人均GDP的比重為55%,但中國很多地方都不足40%。在廣東,2014年,居民收入占人均GDP的比例是40%,而在福建,這一比例更是只有37%。專家指出,這和我國目前的經濟增長主要由投資驅動有關,沒有真正轉型為消費驅動、創新驅動,因此並未完全惠及百姓。

3、教育、醫療、養老、住房壓力造成不敢消費

居民消費包括一般消費支出、奢侈品消費、耐用品消費等,這裡指國內的消費占GDP比重低於發達國家,主要還是針對一般消費和耐用品消費。 就是說普通老百姓消費占經濟總量的比重過低。 一方面是收入的原因不敢花錢,另外社會福利制度的落後,使人們對未來沒有安全感,政府在社會保障、醫療保障等等方面提供的支援太少了,號稱四座大山的“教育、醫療、養老、住房”這些基本的民生問題得不到保障,導致人們不敢花錢消費。

4、稅負高,收入的許多部分又被政府拿走了。

我國稅負的資料有三個,一個是福布斯公佈的資料,按照這個資料,我國稅負痛苦指數為世界第二,僅次於高福利的法國。第二個資料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提供的資料,根據《政府財政統計手冊》,2014、2015年稅負分別為29.1%低於世界平均水準38.8%。第三個資料是國家財政部提供的資料,財政收入占GDP的比重為22.6%,比世界平均水準低16.2%。到底誰的資料準確呢?稅負=稅收+政府的各項非稅收入。這個收入包括社保基金,土地轉讓金、國有資產收益和利潤、政府性基金收入、預算外收入。2015年財政部公佈的資料15.22萬億元財政收入中的非稅收27325億元,問題就在這裡,2015年社保基金收入為4.6萬億元,土地出讓金為33657.73億元,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4112億元,國有資產經營預算收入2560億元,這幾項加起來就24.34萬億元,除以當年GDP,就已經達到35.9%。如果把用於彌補預算赤字的2.36萬億元的國債收入、廣義貨幣新增的17.36萬億元計算進來,中國的稅負痛苦指數不僅僅是第二的問題,要高居第一。

5、中國每年外援資金達到6500億元,全球第二。

6,貪腐官員通過各種管道轉移到國外的資金

2008年6月完成,一份名為《我國腐敗分子向境外轉移資產的途徑及監測方法研究》的報告披露,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外逃黨政幹部,公安、司法幹部和國家事業單位、國有企業高層管理人員,以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失蹤人員數目高達16000至18000人,攜帶款項達8000億元人民幣。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6-10-23 9: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