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交響樂讓多倫多觀眾感動落淚

2016神韻交響樂團在多倫多演出
2016/10/24

【大紀元2016年10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滕冬育加拿大多倫多報導)聽音樂聽到落淚,常常不是因為悲傷,而是出於感動。當音樂輻射出的音符觸動到人心靈的某處時,當音樂的旋律和心靈的某處產生共鳴時,淚水就會合著喜悅和激動流淌出來。神韻交響樂團演奏的樂曲就是如此。2016年10月23日,神韻交響樂團在多倫多羅伊‧湯姆森音樂廳(Roy Thomson Hall)的現場演出,不止一位觀眾反饋說,神韻的音樂讓他們感動,感動得落淚。

滿場的觀眾用他們的掌聲表達了他們的熱情,久久的站立和久久不落的掌聲,為他們迎來了三首加演曲目。

小提琴家:神韻的小提琴獨奏讓我抑制不住淚水

小提琴家Castellan女士說,神韻的小提琴獨奏讓她抑制不住淚水。(滕冬育/大紀元)
小提琴家Castellan女士說,神韻的小提琴獨奏讓她抑制不住淚水。(滕冬育/大紀元)

多倫多羅伊‧湯姆森音樂廳(Roy Thomson Hall)的大廳裡,小提琴家Castellan女士說,神韻的小提琴獨奏讓她抑制不住淚水。

Castellan女士來自音樂世家,母親是歌劇教授,她三歲開始學鋼琴,六歲學小提琴。她和朋友結伴觀賞完神韻音樂會後讚歎說:「我喜愛這場音樂會!尤其是小提琴的獨奏。這個小提琴獨奏是我的鍾愛!」

「《引子與迴旋隨想曲》(Introduction and Rondo Capriccioso)對小提琴手而言,是難度相當高的一首曲子。對演奏者而言,你不但需要掌握技巧,經過無數遍的訓練以及擁有忍耐力和持久力,才能將這首曲子拉得成功,才能將感情投入變成真正悅耳的曲子,而不僅僅是拉出音符。」

而神韻的這位小提琴家將「音樂情感的部分非常完美地展現了出來」。Castellan女士說:「聽著聽著,我發現自己被感動得哭了,我真是衷心的喜歡這個獨奏。」

Castellan女士說,她近些年都在教學生,很少上台演奏,「聽完小提琴獨奏,我有打算重新開始表演的衝動,有想要多拉小提琴的衝動。」

她表示,神韻的交響樂給了她一種「特別棒的感覺,(神韻的)音樂令人振奮,讓人由衷的開心。音樂能改變人的心情,低沉的音樂讓人感覺憂傷,高興的音樂讓人忘憂,聽眾會跟著曲調的高亢低沉而變換著心情。」

她說:「音樂有治癒的功效,這種感覺很奇妙。當我聽完(神韻)交響樂之後,我現在就想要衝回家去拿起我的小提琴,拉上一段。」

作為受過專業音樂訓練多年的小提琴家,Castellan女士自然不會錯過二胡演奏出的旋律。

Castellan女士說二胡讓她陶醉不已,在來聽神韻之前,「我一直以為小提琴的聲音是最接近人的聲音的,但是今天聽完二胡的三重奏,我才發現這把古老的中國樂器才是最像人聲的。」

「聽著她們(二胡演奏家)拉,我不禁思緒萬千,我又是高興,又是反思,感到深受啟迪。」她表示。

她說,非常喜歡男高音的演唱,他的唱法非常獨特,「我也喜愛極了女高音的演唱,哇!歌聲美妙動人,太不可思議了!」「兩位演唱家的歌聲都太棒了!他們的歌唱技巧非常高。」

古典音樂打動人心,幾度落淚」

Carvalho女士說,神韻演奏的古典音樂是那麼得優美打動人心,在演出中她幾度落淚。(滕冬育/大紀元)
Carvalho女士說,神韻演奏的古典音樂是那麼的優美打動人心,在演出中她幾度落淚。(滕冬育/大紀元)

Carvalho女士帶著兩個孩子觀賞完神韻的音樂會後,又參加了與神韻音樂家的互動,買了去年神韻交響樂團的CD後才依依不捨地離開羅伊‧湯姆森音樂廳。

Carvalho女士說,神韻演奏的古典音樂是那麼的優美打動人心,在演出中她幾度落淚。

她說:「(音樂)非常非常的美,激盪人心,但是又讓人身心放鬆。」「神韻只在多倫多演一場實在是太少了,好可惜,如果(神韻能多演幾場)那會有更多的人能欣賞到這麼美的音樂。」

她補充說,不過「對此,我能充分理解,我知道神韻交響樂團要在世界很多地方巡迴,不可能在一個城市演很多場。」

「讓我高興的是,我聽說神韻會在明年3月來多倫多,到時我一定會去欣賞。」她說。

Carvalho女士說,在來看演出的路上,因為今天市中心高速修路,路上堵得很厲害,「說實話,我當時的心情特別糟糕,但是,當我坐到了演出廳裡,聆聽音樂,一切不愉快都煙消雲散。」

「我感覺聽(神韻)音樂會讓人自我反省、自我剖析,所以才能對不愉快感到釋懷。」

「在聽音樂時,我想起了人生的種種得意與失意,我感覺台上演奏出的樂曲與我息息相關,無論是高興還是悲傷。」

她說:「音樂是無國界的,神韻的音樂將我帶到了多種心情之中,時而振奮、時而悲傷,當聽到傷感的部分,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Carvalho女士說,她的父親和母親都非常喜愛古典音樂,在幾年前父親突然去世後,母親就處於昏迷狀態,一直到今天。她說,神韻演出中的一些片段讓她想起了母親,她非常非常渴望母親能與她一起來欣賞神韻,「我知道她一定會喜歡的。」

她說,在她想到母親無法與她分享如此美好正統的古典音樂時,她的淚就又流了下來。

音樂家:這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完整交響樂團

Moser女士讚歎,能在當今看到這麼一個大型的,完整的交響樂團,真是讓人興奮!(滕冬育/大紀元)
現在皇家音樂學院任教的Moser女士讚美神韻交響樂團是一個真正意義的完整交響樂團,「一個完整的交響樂團會(給觀眾)帶來的是不同的聽覺效果。所以今天我特別陶醉。」(滕冬育/大紀元)

曾在皇家音樂學院任教,並擔任士嘉堡愛樂樂團董事和主席多年,又在多倫多多家交響樂團演奏雙簧管和擔任指揮多年的Moser女士在聆賞完演出後,讚歎地說:「神韻讓我非常陶醉!」「最重要的是,能在當今看到這麼一個大型的、完整的交響樂團,真是讓人興奮!」「(神韻樂團)有10個大提琴,12把第一小提琴(first violins)!」

她表示,當今的古典音樂並不景氣,所以「你經常會看到因為經費縮減,或交響樂團預算不夠,現在往往很難看到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完整交響樂團(full-size orchestra)。」

「一個完整的交響樂團會(給觀眾)帶來的是不同的聽覺效果。所以今天我特別陶醉。」

據神韻網站稱,神韻交響樂團將中國音樂的精神與韻味和西方交響樂團的精準、力度得到了完美的結合。Moser女士亦有同感,「(神韻)能將二胡,還有另外一個不知名字的中國古典樂器完美融入到傳統的西方交響樂團之中,讓我印象頗為深刻,很讓人陶醉其中。」

「這樣的融入演奏出了古典的聲音,同時也添加了(中國)傳統音樂的聲音。這種聲音的融合很美。」

「在三位二胡演奏家獨奏的時候,我特別興奮,二胡拉出的音樂太完美了!」

Moser女士說:「指揮米蘭‧納切夫與觀眾的互動非常棒,與樂團成員的互動也很默契。看得出,指揮與各位樂團成員都對同伴的反應很敏感。而且我也注意到,當有獨奏節目的時候,有時樂團樂器的聲音很難控制在很小的範圍,要想不壓過獨奏者,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他們卻對音量異常敏感,做得非常到位!」

她說:「聽音樂會我覺得非常高興,我喜愛音樂,也喜愛看到其他音樂家演奏。(神韻)將中國的文化帶給了我們,而且與我們西方的文化融為一體,能看到這樣的演出,非常棒。」#

責任編輯:文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