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的「夜鶯」 我怎麼不知道?

文:吳馨

夜鶯(Frebeck/維基公共領域)

  人氣: 10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從國內來的一些朋友到丹麥進行文化交流,期間要唱一首歌,名叫《夜鶯》。 丹麥負責接待的藝術家一波對在場的丹麥人介紹說,在中國,大家都知道《夜鶯》,都會唱這首歌。 但當音樂響起時,只有丹麥人在唱,中國人面面相覷,不知所措,這使丹麥人也覺得很奇怪。

上前一問才知道原來是沒溝通好。 一波解釋,她早就已經把詞曲都交給了中方,沒有收到任何不會唱的反饋,所以她認定都沒有問題;但我的中國朋友則說,要在短時間內學會丹麥文的歌幾乎是不可能的,也就沒把這太當回事。所以真要唱了,就出現了這樣的「詫異」的場面。

後來朋友們都問,為甚麼一波向丹麥人介紹,在中國,大家都知道《夜鶯》呢?她是故意捉弄嗎?這真是一個好問題,不過一波肯定是沒有故意要捉弄的意思,因為丹麥人都被告知:說到丹麥,中國人不一定知道,但一說起安徒生,中國人人人都知道。丹麥人就想著安徒生筆下著名的關於中國夜鶯的童話故事,中國人肯定也都知道了。 一波就是這樣想的,也就很自然地這樣告訴丹麥人這個大家都能接受的共識。

可是,事實出乎他們的意料。中國人確實都知道安徒生,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讀過《賣火柴的小女孩》,或者讀過《美人魚》,但很多中國人並不知道安徒生有一個童話叫《夜鶯》,雖然那是安徒生筆下唯一明明白白寫著,那是一個發生在中國的故事,講的是「一隻世界上人人都知道的中國夜鶯」。 中國人更不知道,這個關於中國的童話對丹麥人的影響竟然是如此之深,丹麥人根據這個童話創作了兩首歌曲,孩子們從小就唱,大家都知道。 一波希望中國朋友唱的就是其中一首,她想當然地認為,既然到丹麥來進行文化交流,那當然要唱丹麥人都在唱的、中國人都知道的《夜鶯》了。

俗話說不打不相識,文化的交流或許有點類似,雖然過後開闊了眼界,了解了不同的文化,但「打」的時候畢竟有點痛,如果固守著自己的觀念,一不小心就可能成為衝突,甚至會被貼上歧視的標籤。

安徒生童話〈夜鶯〉封面(G.I.Narbut)(維基公共領域)
安徒生童話〈夜鶯〉封面(G.I.Narbut)(維基公共領域)

回頭,我又讀了讀安徒生的這篇《夜鶯》,讀起來真的讓人哭笑不得。 我的中國朋友就像安徒生筆下的中國皇帝那樣,自己花園裡有一隻「夜鶯」自己並不知道,但全世界都知道中國皇帝花園裡有一隻夜鶯,而且那才是中國最好的東西,皇帝自己也通過讀書才知道了這件事。但當他要見見這隻夜鶯的時候才發現,皇宮裡竟然也沒有人知道夜鶯,除了一個在廚房幫忙幹雜活的貧窮小女孩。

按理說,安徒生沒有到過中國,自然也不知道中國是否真有這樣一隻夜鶯,他難道不怕這個童話寫上了中國兩個字,人們就有可能去中國尋找事實而讓童話失去意義嗎?或許在中國我們都不把《夜鶯》當回事,正是因為這一點。我也是來到丹麥才第一次讀到了《夜鶯》。讓我詫異的是,我第一次讀的時候竟然和童話中中國皇帝的思維很像,我想的是:中國有這樣一隻夜鶯,我怎麼不知道?這麼偉大的安徒生怎麼也瞎編呢?我幾乎就被安徒生說中了。

再讀《夜鶯》,才體察到安徒生對中國的嚮往,對中國人所崇尚的價值的尊崇。安徒生筆下的夜鶯的確代表著中國最精華的東西,那不是金銀珠寶,而是「那隻真正的夜鶯」所代表的真誠、善良、堅忍的品德,那是一隻不求回報、不依附權貴、不怕被逐出國度,而在對方危難之時卻能挺身而出,用善來化解惡魔而拯救皇帝的小鳥。

在丹麥生活了一段時間,我才驚訝地發現,我第一次讀《夜鶯》時的問題又出現了:中國的大學生們曾經追求過民主,而後來卻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天安門大屠殺,這樣的事情,我怎麼也不知道呢?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修煉,這樣好的功法,後來在中國被禁止,卻在全世界洪傳,而中國的法輪功修煉人遭到迫害,甚至器官被活摘,我怎麼也不知道呢?

中國人不知道的,不一定不存在。而在世界上人人都知道的最好的東西真的就是那隻中國的夜鶯,安徒生真沒有瞎編,他沒有騙我,他不但沒有騙我,而且讓所有的丹麥人都知道了這隻在中國的夜鶯,並一直傳唱至今。或許他早就知道,百年後的中國人真的都像那個中國皇帝一樣,自己擁有世上最好的東西,自己卻不知道。他在童話開頭就這樣寫著:現在算來,這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但正因如此,這個故事值得再聽一下,否則人們就會忘了!

童話畢竟是童話,也有人說童話也是預言,或許吧,至少當我仔細品味安徒生筆下這隻外國人都知道的中國夜鶯時,我才深深地感到了安徒生的偉大。

沒聽說過《夜鶯》的,或許都應該找來讀一下;讀過的,也不妨再讀一下《夜鶯》的故事,因為那才是我們中國人最應該珍惜的東西,因為這隻夜鶯「愛您的心勝過您的皇冠」。

責任編輯:童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不能築巢住在皇宮裡,但請允許我在願意的時候來這裡,那樣到了傍晚,我就在窗戶邊的樹枝上為您歌唱,您會高興,也會沉思!我會歌唱幸福的人,也會歌唱那些受苦的人們!我會歌唱您身邊隱藏著的善與惡。
  • 這個可愛的小姑娘叫克萊爾‧瑞安(Claire Ryann),雖然只有三歲,但憑藉歌唱天賦,小克萊爾已成為互聯網上的名人。她的明亮嗓音和逗趣個性為她贏得了無數粉絲,僅YouTube上的個人頻道就有6萬訂戶。
  • 它的歌聲美妙動聽,就連那個貧窮的漁夫,雖然他有很多事情要去忙碌,但當他在夜晚去那裏收漁網,聽到夜鶯唱歌時,他都會躺下靜靜地傾聽它的歌。
  • 「在海的深處,水是那麼藍,像最美麗的矢車菊花瓣,同時又是那麼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又是那麼深,深到任何錨鏈都達不到底⋯⋯」陪孩子一起讀安徒生童話,是親子互動中的美好時光。
  • 今天公布的研究指出,「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等膾炙人口的童話故事,事實上已流傳好幾千年,比先前認為的還要久遠,最早可追溯至6000年前。
  • 今年的聖誕沒有下雪,風卻很大,雨水也不少。 聽丹麥友人說,風大那是上帝在清理世界。 友人自有自己的見解,我相信他說的是對的。 我想他或許忘了說,雨水是上帝因為不得已必須清理本不該清理的東西而流淚吧。
  • 小到大,在流傳不衰的愛情童話故事中,我們讀到了很好的價值觀,然而,還有許多關於愛情的事情是童話中沒有講到的,美國加州網絡女作家Amorie Lim近日就從擔任人際關係諮詢師的經驗出發,歸納了童話故事中沒講的15件事。
  • 記得剛來到丹麥時,有丹麥親友送給我一本丹麥文的安徒生童話集。對於初來乍到丹麥的我,因為語言的困難,這本書自然就被我擱置在一邊了。
  • 杜甫《最能行》云,“若道士無英俊才,何得山有屈原宅?”《水經注》,秭歸“縣北一百六十裏有屈原故宅,累石為屋基。”看來只是一堆爛石頭,杜甫不過說得嘴響罷了。但代遠年湮,渺茫也是當然。往近裏說,《孽海花》上的“李純客”就是李慈銘,書裏記著他自撰的楹聯,上句云,“保安寺街藏書一萬卷”;但現在走過北平保安寺街的人,誰知道那一所屋子是他住過的?更不用提屋子裏怎麼個情形,他住著時怎麼個情形了。要憑弔,要留連,只好在街上站一會兒出出神而已。
  • 驢子碰到夜鶯,對它說:“見到你非常高興!大家總說你的歌唱叫人心曠神怡,請你唱一曲給我聽聽吧!我想知道大家說的是否實在,你的歌喉是否像人們所形容的那樣了不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