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賈敬龍案是當今中國鄉村拆遷的縮影

人氣: 10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26日訊】今天的中國鄉村幾乎每天都在上演官員抱團共同欺壓百姓的黑幕,而強拆則是其中最野蠻最血腥即最黑的一幕。這一點在賈敬龍一案中可以說反映的非常明顯。

在這起案子中,衝在前面直接欺壓村民賈敬龍的無疑是北高營村所謂的「父母官」——村主任兼村支書何建華

首先,按照中國頒佈的行政法,行政強制執行只能由法律設定,作出行政決定的行政機關應當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這一點作為村主任的何建華不會一點不知道,但何建華壓根就沒把這條法律當回事,在北高營村村委會沒有獲得法院授權的情況下,何建華就派打手強拆了賈家的房子。這樁事明擺著是知法犯法。什麼是村霸?大家可以體會了吧。

更惡劣的是,這種強拆還是用流氓手段進行的。為了逼迫阻止強拆的賈敬龍就範,何建華的打手居然用1米長的片斧瞄準他爸爸的腿,賈敬龍見狀不得不妥協從樓上下來,結果被他們一擁而上,用棍棒打的半死。挨打的不僅是他,還有他爸爸和表哥。

最後,房子被強拆後,何建華的打手居然還順手牽羊帶走了賈敬龍家的兩條藏獒。這就不僅是強拆,而是強拆加打劫了!

何建華為何敢如此囂張?當然是因為官官相護,有人給他撐腰。

當地派出所算一個。強拆時,110倒是來了,但奇怪的是一開始警車竟然被堵在村口到不了賈敬龍家,直到他因為挨了頓打沒法再阻止強拆後,卻順順當當地來了,來了後按常理總該把打人的人和挨打的人都帶回派出所問案情吧,誰知帶走的竟是賈敬龍一人。第二天,當賈敬龍再次來到派出所,要求補充筆錄,討要說法時,派出所不但不給他補充筆錄,還勸他回去,說他影響了他們辦公,等抓了人通知他過來辨認。過了兩三天,當賈敬龍又一次來派出所討說法時,又和上回一樣被踢了回來,他們竟然讓賈敬龍找村委會協商解決。這不明擺著在保護何建華嗎!

處處碰壁,走投無路後,賈敬龍也想到了維權。但據他在自辯詞中說:「我嘗試了各種維權的方法,在此不再述說,其實告何建華的人多了,多位村民,包括北高營地界上的公司企業及外面社會人士。但誰都告不下,一方面何建華自作聰明,不留痕跡甚至多人調他當年住勞教和監獄的檔案材料都無果而終,身後又有不止一個保護傘,他黑白兩吃,黑的找黑惡勢力毀你,多人受害。」可見,除了派出所,對何建華官官相護的還有當地的「相關部門」。只是賈敬龍沒在自辯詞中點出它們的名字,我們暫時無法知道罷了。

再說審判環節,儘管賈敬龍罪不至死,具有從輕量刑的諸多理由,但從一審二審直至最高法院,都眾口一詞地判賈敬龍死刑。他們其實並不是不知道賈敬龍罪不至死,他們也不是不知道何建華是何等人物,賈敬龍為什麼要殺何建華以及何建華是否該殺,問題是他們跟何建華屬於同一個體制,他們的屁股是坐他那邊的,縱然他們沒拿何家的錢,但為了震懾底層百姓對這個他們與何建華們共同受益的體制的反抗,也就是說為了維護他們的共同利益,他們肯定要判賈敬龍死刑。所以,各級中共法院其實也對何建華官官相護。而對何建華官官相護其實也就是在變相地欺壓賈敬龍。

如此這般,賈敬龍不落得個叫天天不應呼地地不靈的地步才怪呢!

各位看官,你們說賈敬龍案是不是當今中國鄉村拆遷的縮影啊?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10-26 5: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