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街頭小混混」無師自通 變身天才建築師(下)

張澤處女作----長春開發區一個娛樂城。(本人提供)

張澤處女作—-長春開發區一個娛樂城。(本人提供)

人氣: 124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文革後期的長春市吉林大學附近,有一夥專門打架鬥毆的街頭小混混。其中有一個叫大剛的,被眾人稱為「軍師」,因為他歪點子多,凶猛狠辣,是這幫「小生荒子」中很有名氣的二號人物。幾番起落之後,當年的小混混卻成為小有名氣的建築設計師,是什麼讓他浪子回頭?

話說在街頭斯混多年後,經過父親病危時的一番教誨,張澤走上正道。他在吉林榆樹縣待了兩年多,然後返城後先學習了攝影,在照相館幹了幾年,還當過吉林省的攝影狀元。他的人物攝影作品在全國展覽。後來他轉到了「糧油進出口公司」做對外宣傳工作。拍圖片、搞策展、做樣冊,國內國外地去參加展銷會。

張澤近照。
張澤近照。(本人提供)

雖然工作順心如意,但是身體卻因年少時的打鬥落下了一身病。「我心肝脾胃到處都有病。年輕時打架留下的頸椎和腰椎的毛病,讓我經常犯迷糊,能一下子就暈倒,需要到醫院搶救。」張澤說。他開始練氣功、算卦、抽貼、跳大神,什麼都做,真是「有病亂投醫」。

1993年,有親戚向他介紹法輪功。他去聽了四次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親自辦的學習班。雖然他也跟著煉了法輪功的幾套動作,但是他的心裡對法輪功所講的道理卻一點也不信。「我被灌輸的是無神論,從小到大又沒有看過任何書籍,對修煉一點概念也沒有。第一次見到師父我還想,人家氣功大師都是白鬍子老頭,這個老師也不像氣功大師啊。」張澤回憶說,他當時沒抱多大希望,就想權且聽聽。

張澤建築方案作品——幼兒園。
張澤建築方案作品——幼兒園。(本人提供)

後來,雖然和其他人一樣,煉法輪功把身體煉好了,可張澤從沒有深入了解法輪功。他心想,就是氣功唄,一門好氣功,讓我病好了,僅此而已。「我對李老師講的話表示懷疑,認為是『迷信』。我自以為自己不僅有藝術天份,還精通政治,中國社會上的事情我感覺自己什麼都懂,怎麼可能還有我不懂的東西?那怎麼可能呢?」

張澤室內裝修設計之一。
張澤室內裝修設計之一。(本人提供)

要不是那年中央電視臺的一出假戲,張澤可能到現在還似信非信,帶練不練呢。2001年中國大年期間,中央電視臺在黃金時段播出一個電影,就是所謂「天安門自焚」偽案。做為一個專業攝影師,張澤一下就看出了破綻。

「那個(扮演自焚者)王進東的正面鏡頭,是要跪著拍的;鏡頭中全景、中景、近景,至少需要三臺攝影機;還有,所有的鏡頭一點都不晃,外加推、拉、搖、移的動作,看出攝影師是不慌不忙拍攝的。那麼問題就來了:真的自焚事件的時間都是用秒來計算的,連攝像機開機都需要時間的,那些警察哪來那麼多準備好的攝像機啊?他們怎麼拍的這些電影似的鏡頭啊?——我立刻得出結論:這不是突發事件,而是個精心策劃的布局。」

張澤設計作品——饒陽影院夜景。
張澤設計作品——饒陽影院夜景。(本人提供)

當張澤從這個視頻中找到了30多個破綻後,他突然靈光一閃,就像一道閃電炸開了他封存的記憶。因為爸爸就是被共產黨迫害死的,他恨透了共產黨,認為共產黨是這個世界上最壞的東西。所以他一直認準「共產黨說不好的都是好的」。他對自己說:「共產黨是無神論啊,它這麼喪心病狂地誣衊法輪功,那麼,法輪功所說的神佛就一定是真的存在的了!」

彷彿捅破了一層窗戶紙,真理的光芒照徹了張澤的心田。從那以後,張澤成了一個堅定的有神論者。轉變了觀念後,他再看法輪功的書籍時,裡面的話似乎句句都在向他昭示佛法。他明白了原來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知道了共產黨是怎麼回事,人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人有生老病死;為什麼有人富貴有人貧困;也知道家裡的磨難是怎麼回事了。

張澤變成了一個篤信法輪功的大法修煉人,在出國前的十幾年中,他和其他的法輪功學員一樣,一直致力於向中國民眾講清真相,開始了他真正幸福而充實的人生。

無師自通 成建築設計師

誰能想到一個只上過2年小學的張澤會建築設計呢?「別說你不信,我自己都不信,我們家人都不信。」張澤說。雖然他認為自己在藝術方面很靈通,但是畢竟沒有學過一天畫畫,更沒有學過建築及裝飾設計,怎麼就能設計大樓、又建立自己的工作室呢?「告訴你們這個秘密吧:我是因為修煉法輪功的緣故,大法開啟給我的特異功能。」

最先發現這個功能的是他的一個朋友。那是在他修煉法輪功以後的第3、4個年頭上,張澤正在外貿公司上班。一個搞建築設計的朋友有一天愁眉苦臉地找到他,說甲方要興建一所娛樂城,非要歐式建築不可。這個朋友屢次投標都不中。「你老去歐洲,要不你幫我畫一個樣子吧?」這個朋友對張澤說。

張澤只聽了對方幾句話,腦子裡就出現了一個構思。他隨手用筆勾勒出一座紅色圓頂的拜占庭式的建築圖樣。朋友拿走幾天後,就興沖沖地跑來告訴他:「中了!中了!那個老闆說了,他要的就是你畫的樣子!」現在,張澤的這個處女作已經矗立在長春市開發區很多年了。

從那以後,經常有人來找張澤設計大樓。他有一次到北京想買一本400多塊錢的書,認真學一下建築設計。那本書的作者、一位張姓著名建築師卻對他說:「你不用買我的書了,你用不著。」張澤作為一個設計師的名聲漸漸響了起來,人們尊稱他「張大師」。2000年,張澤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我只需要一枝筆、一張紙、一把尺。你只要把你建築的功能和想要的風格告訴我,我就可以出圖。」張澤說。大工程也許需要一個月,小的設計有的只需15分鐘就完成了。當然,現在的建築設計圖需要計算機出圖,他又沒有建築設計執照,他需要幫手與人合作。但是平、立、剖面圖都由他來畫。有時候他的設計方案是如此的精確,以至於合作方的設計院連一毫米都不動,照圖原樣施工。

到目前為止,大大小小、室內室外的設計都算上,張澤已經畫了上千張設計圖了,建築、裝修成品也有一二百個了。張澤給人設計方案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他只給人一套方案,沒有第二套。「因為第二套已經被我淘汰了,我給出的是最好的方案。如果你不滿意,那就請找別人吧,我只給一套。」張澤不無驕傲地說。

張澤設計作品——饒陽開發大廈。 (本人提供)
張澤設計作品——饒陽開發大廈。(本人提供)

他的設計作品從大學、幼兒園、圖書館,到影視中心、娛樂城、超市、貨運站⋯⋯合作單位遍及中國的大江南北。有人讓他把自己的職稱改成「教授」等頭銜來提高他的價格,但是張澤從來不答應。

「我是信仰真、善、忍的,我得說真話,我就上了2年學,設計才能是我修煉法輪功得到的本領。」張澤說。因為他的誠實,一些欠他錢不想還的人要把他修煉的事舉報到公安局去,想要迫害他。

「還有很多人找我,要宣傳我,借我發財。但是他們不敢讓我說真話。因為我告訴他們:你們要是不提法輪功,我就不接受採訪。」張澤說。在國內時,他有很多朋友,但是他卻越來越感到孤獨。朋友找到他,不外乎吃喝玩樂。可他是一個修煉人,酒色不沾。漸漸地,像在一片污濁的溶液中析出晶體一樣,張澤感覺他和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漸行漸遠。2015年年底,他帶妻女一起來到了美國。

買飛機票時,他故意買到了「紐瓦克自由國際機場」,因為他喜歡「自由」這個名字。當飛機降落到目的地,他終於踏上了美國的土地後,他對自己說:「在這裡你可以對任何人說『法輪大法好』了,沒有人會抓你了。」他真正體會到了自由和解放。

當年那個街頭的小混混已經完全淹沒在歷史的煙波中了,後來的天才設計師也遠離了家鄉。如今的張澤只有一個身份:法輪功修煉者。他說:「法輪大法給了我一切,現在,我只希望盡我的所能為法輪大法做貢獻。」◇#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