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劉青:淺議中共必殺賈敬龍

人氣: 114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26日訊】最近中共最高法院核准賈敬龍死刑,引發大陸社會輿論和海外華人高度關注。不僅有大量網絡文章熱議賈敬龍的死刑,更有人發起網絡呼籲要求赦免賈敬龍的死刑,並在十分短的時間內獲得數百人簽名的熱烈回應。但是也有人認為赦免賈敬龍死刑的要求,因為之前的關注度不夠強烈已經顯得太晚。還有人從中共的本性和政治需求分析認為,賈敬龍注定要死於中共暴力統治大陸的需求之下。賈敬龍的死刑判決因何成為大陸及海外華人關注焦點,為何輿論強烈要求赦免賈敬龍死刑,這一要求會獲得中共什麼樣的回應,是有必要從各方面探討分析一下的。

毫無疑問,賈敬龍罪不該死。河北村民賈敬龍是當眾槍殺了村長何建華,但是賈敬龍是在遭受何建華強硬侵權後,也就是並無強拆權力的何建華,強拆了賈敬龍作為婚房的樓房,致使賈敬龍即將舉辦的婚禮告吹的情況下,賈敬龍極度憤怒而採取的報復行為。這種遭受侵權迫害而採取的憤怒報復,從社會正義和法律維護的角度來說,都是情有可原和罪不當死的。賈敬龍要當為婚房的住房被非法拆除,無疑應該受到法律的保護,中共法律不保護賈敬龍才造成了他的憤怒行動。因此賈敬龍的報復殺人行為中,含有他維護自己正當權利的正義,以及中共司法不作為而造成的悲劇成分。對於這種情況而形成的殺人案件,沒有必須判處死刑的法律道理也沒有這種必要。

賈敬龍雖殺人但始終敬畏法律並且不傷及無辜,也是他依法不應該判處死刑的原因之一。賈敬龍在槍殺何建華之後立即主動前往當地警察部門自首,雖然遭到何建華支持者的追打和捆綁,但是並不能因此抹除賈敬龍確有自首之舉。而依據中共頒佈的大陸法律,有自首行為依律要減輕或從輕處理的,也就是說即使賈敬龍按照法律犯下死罪,也需要減輕處置他的刑罰,所以至少可以是判處死刑的緩刑。而且賈敬龍在槍殺何建華的現場,對眾多在場民眾無一傷害或危害舉動,說明他的報復行動僅限於報復對象,並不具有必須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廣泛且持續存在的社會危害性。

如果從中共以往判處的一些殺人案例看,賈敬龍也是完全符合不應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如前中共政治局委員薄熙來的老婆谷開來,因為分贓不均及這類的黑吃黑等原因,率薄的勤務人員毒殺英國商人海伍德,被判處的是死刑緩期執行且已經減刑。谷開來的罪行中沒有任何應該減輕罪罰的因素。她的罪行中沒有一絲一毫法理上的正義,她不是受到侵權迫害而殺人,她是犯罪後企圖毀滅證據而採取的殺人滅口,也就是以罪行掩蓋罪行的惡性犯罪行為。谷開來犯罪後沒有任何減輕罪行的自首舉動,她的罪行是在全世界震驚中被揭露的。從罪惡的嚴重程度和影響之惡劣看,谷開來罪行的惡劣比之賈敬龍,那是千倍萬倍的遠甚於後者。

但是不幸的是在中共專制暴政下,谷開來之流的中共權貴家族中人,就是犯下死罪也必然受到枉法保護,而賈敬龍等平頭百姓即使犯下依律減輕之罪,只要涉及中共要害也必然遭到枉法殺害。所以社會輿論和廣泛強烈的呼籲,我以為不僅難以刀下留人讓賈敬龍免於一死,反而促使中共加強處死賈敬龍的內心惡意。因為判處賈敬龍死刑是中共的統治需要,反對賈敬龍死刑更加促發中共統治需要的緊迫感危機感。

在賈敬龍明顯罪不當死的審判中,為何中共無視這一事實硬判賈敬龍死刑立即執行?因為中共極度專制暴虐的統治,第一要務就是威懾強壓一般民眾的反抗意識,不僅是政治上明確的對中共不滿的意識,就是毫無政治意識僅維護自身權益而採用了暴力方式,也絕對要以最血腥恐怖的手段打擊,以達殺雞儆猴之社會效應。第二要務是絕對維護中共專制工具任何螺釘的威力,只要涉及甚至不涉及公務的侵害平頭百姓,即便是違反中共自家的法律也不懲罰或減輕處理,這是要保持專制的威力和籠絡匯聚對專制政權的效力忠誠。

所以不論是賈敬龍對侵害自己權益的暴力報復,還是其他權益受侵犯者對城管類暴力侵犯予以暴力回應,在以法律為名的審判中無不遭到超越法律的嚴判。雖然這類暴力反抗的對象往往只是村長城管一類,甚至也不是中共正式在冊的微末官吏,但是他們是中共威權的延伸爪牙,中共為保持這些爪牙的鋒利和效力,當然要無視法律對其罪惡視而不見。反之對被爪牙所傷採用反抗形式的民眾,則是對法定從輕的案情來個反向的視而不見,總是要以法外的最嚴厲血腥的手段。只要上網搜尋一下便可以清楚看到,無數侵害民眾的村鎮小官和城管之流中共爪牙,包括公然槍殺一般民眾的警察司法人員,他們的罪惡不是被中共視而不見,就是一拖再拖大事化小甚至拖為化了。而被侵害的暴力反抗民眾,從反抗殺死城管的小販等民眾,到現今殺死村長的賈敬龍被告,他們的法當減輕從輕的情節從來不被理睬。

中共執意要處死賈敬龍,從賈敬龍的案情長期被中共語焉不詳的報導,直到判處死刑的今天也只是略知梗概,可見中共處心積慮避免輿論的關注和壓力,因而也就不難知道中共從始至終就是要殺賈敬龍。罪無可赦的谷開來硬是不殺,因為不殺谷開來有利籠絡安撫中共高官貴戚,有利凝聚中共的統治力量和共識。必殺賈敬龍同樣是延續中共專制的需要,是震懾遭受不公投訴無門者憤而挺身涉險意識。所以說到底大陸是以殺人越貨起家的中共權貴的國家,是被這些強盜劫持勒贖百姓的遭迫害窩點,在這裡沒有法律和正義道理可言,只有劫持者言出即法的統治現實。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10-26 1: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