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90後女孩的自述(1) 9歲跟全家去京上訪

在中央民族大學就讀時的蔣煉嬌。(大紀元)

人氣: 32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01日訊】按:這是一個從小被迫與父母分開的女孩,七歲時回到父母身邊,開始修煉法輪功;九歲隨全家到北京天安門上訪,之後父母被判刑、勞教,失去呵護的她和妹妹哥哥也失去自由,被監控,餓肚子,挨凍,遭人欺辱……

父親在監獄裡遭受酷刑,腿被打折,不會說話了,後來又因寫了一個「善」字再次被勞教;母親常常被從家中拖走……她記不清十幾年來父母被抓了多少次,但當她講出自己的經歷,卻又招來中共對她全家人的再次迫害。

2016年10月,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孩,25歲的蔣煉嬌終於成功逃離了中國。本文據採訪視頻整理出她的坎坷經歷。

從小我就沒有爸爸媽媽的概念

我是九零後,但差一點我就不被允許來到這個世界,當時中國實行計劃生育政策,我是計劃外的嘛。我媽媽被盯著做結紮,而我父親,他卻是給人做結紮、人流工作的鄉村醫生,後來他在醫院打掃衛生了,因為他不願做那種事情,他說那是喪德啊。

別的小孩可能一開口叫的就是爸爸媽媽,我小時候沒有爸爸媽媽的概念,不知道人都是要有爸爸媽媽的。1991年我出生一個月,就被藏到外婆家,因為不能讓人知道我活在這個世界上。我父母來看我,經常拿出好吃的,對我說:叫「姑姑、姑父」,這樣才能和我親近嘛,於是我叫他們姑父、姑姑。

我家四個孩子,我大姐、二姐,我哥哥,我是老四,老五是我妹妹,二姐一出生也被迫送了人,到現在都沒有相認。後來我家超生被親戚舉報了,於是我父母就乾脆把我從外婆家接回來,那個時候罰五千塊錢吶,我媽媽就把家裡的一分一分的紙錢,還有硬幣,裝了一麻袋,送到計生辦,這樣我才能在爸媽家待下來。

說起來,我們和蔣介石還是一家子呢,姓蔣嘛,我爸說還是有點關係的,比較遠吧。他是浙江人,我們家當時在江西,祖上逃荒到了湖北。小時候,在共產黨的社會,姓蔣的人受歧視,那時只要一提姓蔣的,好像你就與蔣介石有關,一上歷史課,講到蔣介石,就說蔣介石竊取了革命成果,還有蔣介石迫害共產黨甚麼的,現在當然知道歷史正好給寫反了,但當時哪知道啊。女孩子臉皮薄,我竟然感到羞恥,因為姓蔣,很有自卑感,好沒面子啊,但我哥他一直說蔣介石好,他經常說蔣委員長怎麼怎麼的,他還挺那個。

那時候真是,害怕啊,文革我們家就遭過殃,因為我爸爸的爺爺,就是我太爺相信道教,家裡有好多研究道教的書,他會看風水,就因為這個,共產黨說他是牛鬼蛇神,給他戴高帽子,批鬥!讓他孫子、還有好多家人站在下邊,鬥他!他孫子就是我爸嘛。我爸小啊,沒辦法啊,逼他鬥自己的爺爺,也沒辦法啊。我爸很少說這事,他心裡肯定難受吧,我也很少問他,他偶爾說起,說我太爺特別老實,自己的孫子批鬥他,這讓他接受不了,一個很正常的人,就瘋了。

我太爺彌留之際,告訴我爸爸,這世界上有修煉這回事,受我太爺的影響,我爸九七年修煉了法輪功,我媽也修煉了。九八年我被接回家,就跟著盤腿打坐學法了,那時我七歲,叔叔阿姨都說我打坐的樣子好看。

九歲跟爸爸媽媽去天安門上訪

2000年的時候,政府就不許我們在醫院院子裡煉功了,爸爸是當地輔導員,就帶上我們全家去北京,到天安門上訪。

一起去的老鄉有三四十人吧,好像一路上都有人想截住我們,到河北之後,就發現有人快追上我們了,我們就下了車。記得特別冷啊,住在大炕上,吃饅頭、鹹菜啊甚麼的。然後,突然有天晚上,說必須趕快走,不能在這兒待了,大家全都步行,抄小路,那時我覺得很神奇啊,走了那麼遠,據說三四十里路吧,大晚上連燈都沒有,好像只有月亮,但是很輕鬆,感覺好像在飄,大家就那麼走,稀稀疏疏的,也不敢大聲說話,你鼓勵我我鼓勵你,後來就到了高碑店,進了北京,到了天安門。

到了天安門,我媽一下子就拉出了寫有「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開始喊「法輪大法好!」接著警察衝過來,我就看見我媽被摁地上,打,踹。我怕得發抖,我妹妹站在旁邊哭,接著,我姐姐也開始喊「法輪大法好」,我不敢大聲,扯著我姐姐的衣襟,我小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喊了一下,然後我看見警察奔向我姐,扯著她的頭髮,拖她,姐姐頭髮長啊,她當時16歲。你千萬不要相信甚麼警察叔叔不打人吶,都是騙人的,警察叔叔是打人的!

我們被帶上了警車,電棒上去就打,打每個人,打啊打啊打啊打,有各種喊叫聲。我特別矮,只能看到叔叔阿姨們的腿,只能從縫兒裡看,黑壓壓的一片。我看到一個不知是叔叔還是阿姨的鼻子在往下滴血,我正這樣抬頭看的時候,電棒就打到我頭上了,我就失去了知覺。

然後我的記憶就是在一個大通道裡,我不知道是哪兒,後來我媽說是房山的一個地方,我還是聽到嘶喊的聲音,叔叔阿姨被打的聲音……啊啊啊……都好大聲音在那兒喊……人特別多……餓肚子,甚麼也沒得吃的,有阿姨還想給我們點吃的,我們就不好意思,就不想吃。大家就背師父的《洪吟》……

然後我們幾個孩子在一塊兒,一個個地審,當地的公安局都來了,把我們拉上火車,爸爸媽媽姐姐哥哥都給手銬銬上了,警察也想銬我,他們想了各種辦法,把我的兩隻手放在一起捆,或者把我一隻手和另外物體放在一起銬,或者把我和我妹妹的手用一個手銬銬,都不行,手一下就能突擼出來,我們的胳膊太細了,那年我九歲,我妹妹八歲,我哥十二歲。

爸爸媽媽姐姐被抓走,我和哥哥、妹妹也失去了自由。從北京被遣送回來,我爸在一個中學廣場上給宣判了,當時他喊「還我師父的清白!」他給判了三年,我媽給判勞教兩年,我姐姐被關在拘留所一個月。

我和哥哥、妹妹還是住在醫院宿舍的家裡,但從此就像蹲小監獄一樣,也沒了自由。醫院、學校和當地派出所一起監視我們,吃飯、睡覺、上學,都有人監視,晚上門是鎖的,鑰匙在醫院員工手裡,醫院安排人開我們家的鎖,然後把我們送到學校,上完課有老師盯著,從學校盯回家,他們每天要在一個表上簽字交接。

晚上睡覺我們不能隨便上廁所,門給反鎖了。我們只能上洗腳盆裡,有一次盆裡盛不下,我哥就從窗戶倒出去,第二天他就被人打傷了。周圍的鄉親大多對我們非常冷淡,好像我爸媽犯了天大的罪一樣。

我們每月去領政府給我們的口糧,20斤米,20斤掛麵,3斤油。不夠吃啊,去要,副院長叫何秀林,他說,「剛給完還要?」這麼一說,沒糧我們也不敢再去要,餓著。我妹餓就去睡,我就睡不著,餓了你真的會睡不著,然後我就喝水。

甚麼都好吃啊,甚麼都覺得香,特別饞,那時很期盼一個事,就是偶爾醫院職工或老師讓我們去他們家吃飯,特別期待啊,但是沒有幾次。記得有一次元宵節,想吃湯圓兒,幾個孩子都想吃,特別想吃,但是吃不上,我們不知道湯圓兒是糯米做的,根本沒有這個概念。想著我們家還有麵,揉成麵團就是湯圓吧,我哥就揉麵,其實他也不太會,反正就用水吧,和得差不多是圓的,特別大個兒,然後就煮了煮,咱們仨就吃了,就那麼吃了,沒甚麼味兒,但總之吃上湯圓了嘛,吃完就睡得好一點,那東西特別止餓啊。

後來有段時間,能夠吃飯的時候就老想吃。高中時,我胸前往下這塊肉,就鼓得特別厲害;可能是用腦吧,那時一直覺得餓,老想吃東西,吃飽還吃,就硬把這兒脹出來了,我不知道那個是胃,我也不懂。

哪兒有肉啊!菜都沒有,有同學告訴我灰灰兒菜可以吃,當時挖了很多,弄回來,我記得可以下麵條。還有旱菜,還有地閩菜,就是薺菜,還有苦菜,但是苦菜好苦啊。

到夏天餓得不行了,有小夥伴家那兒有杏樹啊,桃樹啊,還有櫻桃啊,反正是吃的,他們上樹摘,然後我們在地上撿著吃。

我那時候真的是看盡了人間的冷暖,別人給東西我都不接受,姑姑是賣菜的,有時候會剩菜給我們,我不要,一直到現在,我都很難接受別人送我東西。我現在非常珍惜糧食,不帶油不帶鹽的東西我也能吃下去,都與我的經歷有關。

十堰電視台來人了,說要採訪我們,說你們父母都被關押,給你們拍點鏡頭給他們看看,不讓他們擔心,然後,就拍了院長、副院長如何關心我們,如何派人給我們輔導作業,鄰居家姐姐也來了,給我們鋪床,給我們做飯,拍完片後就沒人來做飯了。

我記得他們要拍我們吃飯,從上午等到中午,一直等到快兩點了,他們還不來,實在餓得不行,我們就把飯給吃了。然後他們來了,讓我們抱著碗吃飯,於是我們三個孩子,像樹樁一樣站著,抱著空碗往嘴裡扒拉飯;還拍我們在學校,說老師如何如何照顧我們……

後來我才知道:我們被利用了,上了電視,成了反面教材,說甚麼我父母頑固不化、執迷不悟,黨和國家政府對我們如何如何好,千萬不要相信電視節目,全是假的!

(待續。點閱全文。)

採訪整理:李慧 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
2016-11-02 6: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