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90後女孩的自述(2) 記不得爸媽被關多少次

蔣煉嬌近照(大紀元)
人氣: 18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02日訊】按:這是一個從小被迫與父母分開的女孩,七歲時回到父母身邊,開始修煉法輪功;九歲隨全家到北京天安門上訪,之後父母被判刑、勞教,失去呵護的她和妹妹哥哥也失去自由,被監控,餓肚子,挨凍,遭人欺辱……

父親在監獄裡遭受酷刑,腿被打折,不會說話了,後來又因寫了一個「善」字再次被勞教;母親常常被從家中拖走……她記不清十幾年來父母被抓了多少次,但當她講出自己的經歷,卻又招來中共對她全家人的再次迫害。

2016年10月,已經長大成人的女孩,25歲的蔣煉嬌終於成功逃離了中國。本文據採訪錄音整理出她的坎坷經歷。

(續前文

我都記不得我爸媽被關過多少次了

因為去天安門上訪,我媽就被關進湖北省沙洋女子勞教所,本來是兩年,記得不是太清楚了,總之後來被加刑半年,因為她煉功。勞教所裡最重的鐵砣、手鐐、腳鐐都給她銬上了,她還經常「背寶劍」(一種雙手在後背反銬的刑罰),在勞教所還讓她做手機的耳機,還剝花生,不帶殼的花生一天要全剝出20斤,剝不完就不許睡覺。

我大姐被關在看守所關了一個多月,她跟我形容過拘留所的飯:吃死菜葉,下邊全是湯,還帶泥,還有黑黑的饅頭,一天三餐都是這樣,不夠吃。

我媽媽先給放回家,剛回來醫院就逼她:「交五千元你們就住下,不交錢你們就走人!」我媽四處借錢,誰借你啊!我們家親戚都不理解,再說我爸判刑還不知啥時回來,家裡沒有收入,誰敢借你這個錢!甚麼時候能還上?我媽上下借,也沒借著,最後我媽豁出去了,說,要命一條,要錢沒有!醫院這才作罷。

後來知道,中共實行連坐,醫院裡只要有人煉功,院長就受牽連,他升不了級,也漲不了工資,可能也覺得虧吧,他就想訛點錢。說起來,他跟我們家還算是親戚……我家每年過年炸麻花兒,我媽都給他送,那時我就接受不了我媽那樣對他,為甚麼要給他?我家很少炸麻花兒的。

我媽原來是醫院員工,後來就讓她洗單子了,一個月給250塊,還不許她離開醫院,因為一離開,就不能監視她了嘛。

洗單子我印象太深了,我們小孩放學回來都得跟著洗嘛,那些單子真難洗啊,動骨科手術的單子,特臭的骨髓都爛在單子上,還有剖腹產那個,很多血塊子、小孩的那個臍屎啊,各種摻在一起,必須把它刷掉,那血,當時要不弄,時間長了就洗不掉嘛,一洗不掉,就說你沒洗乾淨。

不給盆,不給洗衣粉,不給刷子,任何東西醫院都不給。床單特別沉,要用棒槌,沒有棒槌,後來我媽弄了一個。大冬天也好,大夏天也好,你都得洗乾淨。冬天特別冷,都結冰了,被子往上一搭就結冰,那也得洗,到河裡洗,那個手凍得通紅,如果不捂一下,直接去烤火,你的手會相當疼,洗多了那個手會起皮。

還要編竹簾子,特別勒手。大年三十兒,我們小孩好想不編啊,想過年嘛,我媽希望我們編,小孩兒手快,編一捆兒是一捆兒,一捆兒1塊1啊,她跟我們商量,去編吧,掙點錢……我記得那天起了特別大的霧,編了一會兒,我們就不想編了,有的人家已經開始放炮了,過年吃年飯啊,我們著急,再編會兒算了,不編了,哎,這好冷,總覺得一年到頭,好累啊,想歇一會兒,想過年了……然後我們就回去了,我媽說你們才編了多長時間啊,我們就說這個大霧的甚麼的,找藉口唄。

哎,夏天也編,我們那裡熱啊,但有一次我媽居然給我們買了雪糕!因為我們編得多,就是獎勵吧,雪糕是七個「小矮人」兒,五顏六色的,白色的、粉色的、黃色的,像蘑菇、小傘,這兒有個棍兒,特別小就是那種,我們就嗦著吃,終於吃上冰棍兒啦!

因為沒錢,我家夏天不用電扇,我和我妹妹的房間,常年沒有燈,晚上我們就在黑屋裡走來走去,後來到北京,我也習慣了晚上不開燈,省電,在黑暗中我不害怕。

我爸刑滿釋放前,我媽和我姐去監獄看他,回來哭得不行,說你爸可能活不了啦!最後我爸還是活著回家了,帶著雙拐,他的腿被打斷了,不會說話,牙齒都被打掉了,人特別瘦。

後來我了解到,在琴斷口監獄,他整個人被提溜兩條腿,頭朝下掛起,用厚的木板子掄他,那木板都打成碎渣了。還用一種我們老家叫鐵掃帚的東西,把他衣服剝光了打,那上面帶著枝杈,打人疼啊。最疼的是用敲牆的錘子,專門在他四肢的關節處,使勁敲他,他的腿就是這樣被打斷的,最狠的一次,爸爸被打了一天一夜,人都給打癱了。回來時他只能躺在床上,他的雙拐我印象非常深。

監獄三年,我爸基本沒有說過話,後來我問他,為甚麼不說話?他說小時候他爺爺挨批鬥,他被逼在下邊喊口號,鬥他爺爺。所以為了避免在壓力下自己說違心話,他在裡面甚至嘗試把舌頭咬斷,後來就決定不說話了。他始終不認罪,長時間被隔離,沒有溝通語言的環境,後來真就不會說話了。

我叫他爸爸,他嘴巴動了動,像豬一樣哼哼,他不能答應我,他只會哼,我媽就教他發音。

現在他會說話了,腿也好了,因為他堅信大法,腿斷了,他還煉功呢,所以身體都恢復正常了。但之後醫院不給他註冊醫師證,讓沖廁所、掃地,一個月掙250元。

我爸媽好像被關過六七次?我都記不得多少次了,經常一下子人就不見了,我的小學、初中、高中、大學期間,每一階段他們都至少有一次被抓走。洗腦班、監獄、勞教所、拘留所、派出所甚麼的,是他們常去的地方。

我的記憶挺混亂的,只記得一些碎片啊。

有一次我媽在地裡幹活,上邊來人抓她,她就逃,沒地方逃,她就躲到廁所裡……後來還逃到山上,衣服都沒有……

我上初中時,沒錢在食堂買飯,我媽中午就給我送飯。有一天左等右等,我都沒等到她,心裡犯嘀咕,是不是出事了?我就回家了,門鎖著,我知道去哪裡找她,直接就去了派出所,喊我媽。她衝出來,從兜裡掏出十幾塊錢,塞給我:你們幾個就自己吃吧,你爸也被關進來了……

我媽回家後,也會買些衣服,都買超大的,那衣服,上衣都這麼長,能穿好幾年。後來有同修給我們帶一些衣服,我這件衣服(指著身上穿的藍裙子),十幾年了,當時穿不了嘛,當時穿著很大啊,現在穿合適了。

我親眼見到我媽被拖走,他們要把我媽帶走,幾個人往樓下拖她,她不願意啊,他們就硬拖,他們不讓我們孩子下去。但那砰砰的聲音,我都記得,那是我媽胳膊腿兒跟台階碰撞的聲音,我們家在三樓,很長的樓梯,我媽穿的衣服很薄。

有次快過年了,那時過年家家都貼對聯,我家窮,買不起對聯,我爸就在一個紅顏色的方形紙上,寫了一個「善」字,貼在我家的堂屋門上了,要不然就不像過年啊。沒多久,院長把我爸舉報了,他們抓我爸,把「善」字給撕了,說誰都能寫,你不能寫這個字,後來我爸給勞教了,就因為他寫了一個「善」字!那時因為他身體不行了,剛剛被從勞教所放回來,沒想到又進去了。

恐懼……有一段時間我睡覺特別害怕,一閉眼睛就害怕,不敢睡覺,一直睜著眼睛……後來我就非常害怕咚咚的敲門聲。我父母在家的時候,他們經常半夜來,咚咚咚,敲我們家門兒,有時把門都敲破了。

他們每次來我家都是半夜,進門直接把我父母銬起來,然後抄家,家裡所有的東西都被翻出來,找甚麼呢?就是找書啊!抄得爛七八糟,連窗戶、窗戶外邊兒都要看,和法輪功有關的一切東西,都是罪證……我現在一看到警察就緊張,看警車心裡也發急,看到賊眉鼠眼的人,我總懷疑是便衣,總想他可能會幹甚麼事情。

在別人面前說話,我一直聲音很小,如果別人跟我大聲說話,一般我就不再說了,因為小時候,我經常聽見警察訓話,特別大聲地訓話。#

本文據採訪錄音整理。待續。)

採訪整理:李慧 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
2016-11-03 2: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