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敘事性非虛構文學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八

溶入朝陽——石家莊美髮師丁延的故事

撰写:俞晓薇

丁延在1999年10月28日北京新聞發布會上,向記者描述警察用背銬的酷刑折磨學員(明慧网)

丁延在1999年10月28日北京新聞發布會上,向記者描述警察用背銬的酷刑折磨學員(明慧网)

人氣: 40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29日訊】每一天,太陽都會升起。在明亮的陽光中,有一縷金色,屬於丁延

丁延,河北省石家莊市人,美髮師。她善良溫柔,質樸可親。她處處為別人考慮,總是喜歡把別人打扮得端莊整潔。有人說:將來的女性都應該像丁延那樣。

天安門

1999年10月17日清晨,天安門廣場,秋風習習。丁延站在觀看升旗的人群中,向東方望去。朝陽燦爛。丁延眯起眼睛,迎著金色的微光,內心升起喜悅。倏地,「如歸」——這個詞語,在腦海閃過。橙紅的太陽,似乎正在飛快地旋轉。丁延看到了,那真是一個清涼的世界。

兩天前,15日下午,石家莊煉油廠的邱麗英打電話告訴丁延,煉油廠的大法弟子已經被看起來了,因為廠領導接到了內定X教的通知,就對學員動手了,還聽說在家煉也是違法的。聽到這個消息,丁延想:立刻上京、站出來守護大法,等到公布就晚了。當天晚上,丁延就動身了。

自從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鎮壓後,邪惡勢力瘋狂地抓捕學員,平和的煉功成了非法活動。丁延和各地大法弟子一起,前仆後繼,進京上訪。他們在上訪受阻後,便走上天安門廣場煉功,喊出「法輪大法好」。丁延聽說,9月30日,有很多西方記者在天安門廣場準備報導50週年國慶,碰巧攝下了學員們在那裡煉功的珍貴鏡頭。10月中旬,中共人大開會欲定法輪功為「X教」,百萬名大法弟子雲集北京,很快地,法輪功學員的上訪全面地轉向了天安門。

升旗儀式過後,丁延在廣場上慢慢走著,挑選煉功和打橫幅的地點。她遇到了很多來自石家莊的同修。大家找了個地方,坐下來圍成一圈。這時,一個武警過來問: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學員回答:是。武警用對講機叫來警車,丁延和那一批同修被帶上車、送到了天安門地區分局。

當天上午,就有近200名學員被抓進分局,其中有一位75歲高齡的四川老太太。警察問她:「這麼大歲數了怎麼來這兒?」老人講:「我有很多的病都好了,我能不來嗎?你看我多棒,大法好啊。」丁延還看到了中學生大法弟子,還有夫妻倆帶著幾個月大的嬰兒,還有很多、很多人。大家走到北京,就為了說一句話:法輪大法好。

到了中午,警察說:「每個人都得照像,再交30元錢。」許多學員都拒絕照像,但是警察強行拍照,還從學員手裡搶錢。在登記時,很多弟子都不報名字,也不說是從哪裡來的,因為一透露原籍就會被遣送回去。警察非常惱怒,站到一張桌子上,大喊:「把你當人看,你們自己不把自己當人,讓你們回家,你們不回家。」

過了一會兒,警察把十幾個拒絕透露所在地的法輪功學員帶到樓道裡、一個個摁倒在地,給他們上背銬。什麼是背銬?就是一隻手在肩頭,一隻手在後背,把兩隻手銬在一起。背銬上好了,警察用腳挨個兒踩學員的後背,同時再往上提手拷,前後左右來回拎。立時,呻吟、慘叫此起彼伏。

丁延也在其列。她痛得喘不出氣來,但是始終一聲沒吭。後來,警察大打出手,又掐人中,又打臉頰。漸漸地,丁延感覺自己的意識模糊了,她昏了過去。清醒過來時,她忽然想到了岳飛——風波亭上,浩然正氣,一片丹心。瞬間,丁延似乎獲得了能量。她咬緊牙,對自己說:承受這樣的身心巨痛,已經在歸途中了。

背銬居然不起作用?!警察給丁延換了一付銅手拷,反覆問:「說不說?!」中間夾著污言穢語。「我告訴你,再這麼銬下去,你手皮膚壞死、手就殘廢了!」丁延靜靜地不出聲。在她身邊,一個承德的大法弟子對警察說:「我不恨你們!」

三個小時過去了。丁延再次清醒,手腕和臂膀的疼痛抻得她一驚。她想:還挺得住嗎?一定要堅持,必須堅強,視死如歸。就在這時,警察把她的手銬放開了。「你何苦啊遭這個罪,說了吧。」兩個保安發現丁延的手很涼,就開始給她揉手。他倆揉了很長時間,眼裡閃著淚光。丁延緩緩地說:「謝謝你們。我這樣做還不足以讓你們觸動嗎?這麼多好人,你們卻這樣對待他們。我可以用生命告訴你,法輪大法好!你們千萬要記住這句話,保持住你的善念!千古以來人們建廟拜佛,要求佛,誰是佛?不要錯過機會。我這麼講是對你好啊!」

過了一會兒,又來了兩個警察。丁延又對他們講:「你們接觸了那麼多大法弟子,是你們的福分,你們收了那麼多書,難道就沒看一看裡面講的是什麼?」一個警察說:「我都看了三遍《轉法輪》了。我知道你們是好人,我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還告訴我的兒子不要欺負人,我不像別人那樣打人罵人,我也不願意在這兒,是這兒人手不夠,才把我調來的。」

丁延想,無論是那個搶她錢的警察,還是同情她的保安,她都向對方講明了真相、同時把慈悲留下。相逢是緣,了無遺憾。

北京通州

震撼世界的北京法輪功學員記者招待會(明慧網)
震撼世界的北京法輪功學員記者招待會(明慧網)

1999年10月28日,北京,出奇的寒冷,氣溫在前夜突然降到零下七八度。這一天,京城見證了一件壯舉。

上午11時,在通州的月亮河渡假村,丁延坐在會議室裡,看著手裡的「新聞發布會議程」。她穿了一件棕黃色高領毛衣,左胸前佩戴著法輪章。大部分學員都已入場,主持人蔣朝暉正忙前忙後,等待記者的到來。蔣朝暉是福州人,幾天前,他們在籌備發布會時,問到丁延是否願意接受採訪,丁延毫不猶豫地答應了,而且說要報真實姓名。能夠代表億萬名同修,傳播真相、傳播心聲,義不容辭!

12點半左右,路透社的副首席記者帶著一個記者和攝像師到場。學員們將橫幅掛起來——「中國大陸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他們還捧出師父的法像、兩幅法輪圖和寫著「論語」的鏡框。路透社記者馬上採訪手捧師父法像的11歲小男孩。不到半小時,美聯社、紐約時報的記者和攝像師也匆匆趕到。蔣朝暉宣布新聞發布會開始,並宣讀了發言稿。

記者們開始分頭採訪學員,丁延講述了自己在天安門分局遭受背銬折磨的詳情。由於三位攝影師都是女性,她們對丁延被拷打的事非常同情,給她拍了很多照片。會議進行了一個小時後,記者們停止了採訪。路透社記者向蔣朝暉建議,要快點結束,不然相當危險。於是,蔣朝暉就請學員集體煉習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然後大家向師父的法像合十,最後背誦《洪吟》中的詩「做人」。

新聞發布會順利結束,學員們分批撤離。

10月28日當天,美聯社、路透社的報導就傳遍了全世界。29日,《紐約時報》頭版刊登了新聞發布會的照片及報導。那時,美國的法輪功學員正在華盛頓向美國國會及政府官員介紹法輪功在中國的情況。當美國官員看到這些報導時,對中國學員的勇氣表示驚歎!

另外,亞洲的英文報紙《南華早報》以整版的篇幅介紹了這次新聞發布會,歐洲的許多大報也以顯著位置登載了相關消息。丁延向記者演示「背銬」的圖片出現在報章和網絡。

在迫害的邪惡高壓下,30多位在京大法弟子成功舉辦了「中國大陸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第一次向海外媒體揭露了國內大法弟子遭到殘酷迫害的真相,揭穿了江澤民的謊言。海外媒體在報導中寫:北京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是打在江澤民臉上的一記響亮的耳光。

廣州

 1999年11月24日,在廣州市的一間小公寓裡,丁延滿臉流汗,正在給同修理髮。雖然已到了11月底,廣州的天氣還是很熱,屋裡人又多,丁延滿臉流汗,手裡的剪刀快而不亂。她從下午一直到站到深夜12點,男女功友一共理了幾十個人,中間沒休息一下,也沒吃飯。

兩天後,27日,就是法會的日子。大夥兒早已準備了正式整齊的衣裝。丁延主動買來理髮工具、幫大家理髮修面,好讓每個人都精精神神地參加這次交流盛會。

籌備這次廣州法會的,主要是一批多次進京護法的弟子。他們拋家捨業,承受了身心的磨難,心裡想的是怎樣證實大法。他們能夠把畢生儲蓄一分不留的塞到需要錢的同修手中,自己卻餐餐啃著乾冷的饅頭。為了能夠順利地走上天安門,有人在11月的寒夜裡露宿荒野而毫無怨言。許多人不善言辭,心胸坦蕩,把生死置之度外。

丁延理完髮,返回自己和其他同修暫住的公寓,已經過了午夜。凌晨一點多,傳來「咣咣咣」的砸門聲。呼啦啦,一大批警察闖了進來,虎視眈眈。屋內,17位大法弟子毫不畏懼,不報姓名,肩並肩緊緊地站在一起,神情坦然。企圖衝過來的警察默不作聲,站在房間的一側,看著眼前這一群修煉人。

這時有人播響了「普度」音樂,大法弟子們拿出法輪章,鄭重地佩戴好。有人舉起師父的法像,洪亮的聲音響起,集體誦讀師父的經文,廣州法會開始了!

丁延朗讀了她的發言稿《讓生命在正法中輝煌》:「視死如歸,我感到莫名的喜悅和莊嚴……我覺得修得多高已經不重要了,只因為和正法連在一起,生命才有了意義……讓生命在正法中輝煌。」

生命在正法中輝煌

 丁延被捕後,被祕密判刑四年。她先後被關押在石家莊市第二監獄女子中隊、石家莊看守所、河北省保定太行監獄女隊、承德監獄第五監區女隊。丁延在石家莊監獄期間,每天都被迫在院子裡、在烈日曝曬下幹活。她還受到一種木板地鐵籠房的酷刑迫害。據曾與丁延一起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介紹,在鐵籠房內,木板上沒有被褥,只有露出一寸高的釘子頭,無法坐臥,被關押在裡面非常痛苦。

在保定太行監獄,丁延對一切邪惡堅決抵制,獄警多次祕密開會研究如何迫害丁延,當時丁延的家人還不知道她被關押在何處。由於丁延堅信大法,拒絕承認非法拘押,不配合迫害,當地政府擔心家屬探望後會產生「不良影響」,便將丁延轉往承德監獄。在那裡,丁延遭受過水牢的酷刑折磨。

2001年8月18日晚,丁延在被轉到承德幾個月後即被迫害致死,詳情不知。

丁延死後,當地警察封鎖消息,直接將遺體火化,然後把骨灰送到丁延的家鄉石家莊作為了結。

有一名犯人曾經和丁延一同被關押在石家莊看守所,她回憶說,丁延「優美的歌聲給我們帶來了溫馨和歡樂,理髮技藝則使全號人都受益。她身體健康,沒有惡習,幹活兒總是搶在前,常教我們別打人,罵人,都來做好人。通過她,我們知道並深深感受到了法輪大法好。好多人想煉功,有人說:『我出去也煉法輪功!』」

得知丁延被虐殺的消息,海內外的千萬名同修,灑落悲痛的淚水。年輕善良的理髮師,享年32歲。守護「真、善、忍」,視死如歸,她做到了。在丁延事蹟的鼓舞下,許多大陸大法弟子毅然走出來,講真相、證實法。人們痛悼丁延,懷念她親切的笑容,敬佩她的堅定和付出。丁延的世界,飄散著淡泊的清涼,閃耀著勇氣的輝煌。#

參考資料:

1.丁延,《讓生命在正法中輝煌》,1999年11月27日,發表於法輪大法明慧網,美國。

2.《特別報道:寫在「99.10.28」北京新聞發布會一週年》,2000年10月30日,發表於法輪大法明慧網,美國。

3.《悼丁延》,2001年9月9日,發表於法輪大法明慧網,美國。

4.《悼丁延(續)》,2001年9月12日,發表於法輪大法明慧網,美國。

5.《99北京新聞發布會組織者之一死於承德監獄》,2001919日,發表於法輪大法明慧網,美國。

6.《獄中得法的大法弟子憶丁延》,2002516日,發表於法輪大法明慧網,美國。

責任編輯:高静

評論
2016-10-29 3: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