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大師羅森鮑姆訪談之四

鋼琴大師羅森鮑姆:貝多芬奏鳴曲之絕響(2)

維克多‧羅森鮑姆(Victor Rosenbaum)先生接受採訪。(視頻截圖)

    人氣: 1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05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蘭青、張小清紐約採訪報導)按: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國際鋼琴大賽於9月30日至10月2日在紐約巴魯克大學英格門音樂廳舉行。本屆比賽邀請到教授古典鋼琴五十年的維克多‧羅森鮑姆(Victor Rosenbaum)先生舉辦大師班。比賽前夕羅森鮑姆接受專訪,摯誠分享了他對古典音樂演奏與欣賞、特別是比賽指定的貝多芬、舒伯特和肖邦等大師經典曲目的精到理解,無論是專業音樂家還是業餘聽眾,都會深受啟發。茲分節刊登,以饗讀者。

(續前文

2. 貝多芬第三十一號奏鳴曲,作品110

Beethoven Sonata No. 31 in A flat major Op. 110

奏鳴曲三部曲」的下一曲也有個作品號——110。這部作品我覺得比前一曲更關乎抗爭和追求。

(1)第一樂章

從一開始,跌宕的音程就交替出現,那些上行的音程有如在邀你同往,它們到達什麼地方,又回放。此後發生很多事情,這一曲特別在第一樂章有很多上行的動勢,其中一些地方確實呈現出某種抗爭,彷彿一個人在努力達到希求的頂峰,不論希求什麼——人只能一點點艱難地達到。

比如說有一段攀到了第一個層次,之後繼續向前,之後達到了頂峰,讓你感覺:好,我達到了成功的一刻,然而緊接著你會覺得,那並不真正是你尋求的東西。

隨即,樂曲沉入某種靜寂,好像那只是個局部的目標,我們還需要探求更多,還需要追尋更多。之後音樂使用了多個調性,有如在尋覓。

奏鳴曲中有個部分叫做展開部,通常會將樂章開頭的部分加以展開,而且通常會轉換不同的音調;有時感覺有點動盪不安,在探尋什麼,最後又回到起始的素材,這是奏鳴曲的慣用曲式。

但在貝多芬手中,從不會給人感覺像海頓或莫扎特的奏鳴曲裡那樣回到開頭,即便是起始素材也會加以某種轉換。所以給人感覺,是,這很熟悉,但同時也是前面的一種延續。

所以作品110的第一樂章中有很多的追尋,到結尾處好像止息了,但也彷彿在期待著很後面段落才會出現的什麼——一段充分發展的賦格,非常接近巴赫寫過的那種賦格,很多樂音錯落,彼此有著層次清晰的交集和呼應。

作品後面出現的賦格的音符,在第一樂章的結尾就做了鋪墊;如果把音樂比作人,好像樂曲的主體預見到了自己的未來,相當令人驚訝。

實際上,尚未來臨的賦格音符就含在作品的最初幾行、最初幾小節裡面,不只是在第一樂章的結尾,在一開頭就已蘊蓄。

以這種奇蹟般的方式,貝多芬在讓我們的情感契入樂曲的同時,已經如此有機地結構出了這一樂章和整個樂曲,使之渾然一體。

分析貝多芬令人著迷,因為他運用材料如此精簡。聽眾不需要知道所有這些技巧細節,不管怎樣,你都會感受到作品傳遞的情感訊息。

點擊聆聽:【索爾金(Rudolf Serkin)演奏的第一樂章】

(2)第二樂章

第一樂章在為後面賦格所做的鋪墊之中達到止息。但在賦格出現前,先發生了兩件事情。

首先是一段粗人大意、近乎粗野的舞曲,有種飲酒歌的感覺,充滿活力。你能想像在第一樂章裡找尋人生方向的一個年輕男子,到了第二樂章決定「我要先把那個放放,好好玩一把」。於是他出門去,你能感覺到啤酒小桶被舉起,歡樂、能量、粗壯的元素登台……你可以想像得到的慕尼黑啤酒屋裡的那種歌曲。

事實上有些人已認定這一段根植於民間音樂,是有歌詞的那種,或許貝多芬很欣賞其旋律或節奏,由此創作了這一樂章,不管什麼情況,這毫無疑問是一支非常粗獷有活力的舞曲。

正如時常發生的那樣,當你稍微過頭、讓自己沉溺於享樂時,隨之而來的總是深深的懊悔。

在非常有活力的部分之後,是一個悲傷難過的抒情調,彷彿對以膚淺的方式揮霍掉了時間、浪費掉了人生而後悔。我們不知道是為何而悲傷,這裡是要每個人自己回應的部分;但當我們聽到時,我們會感受到極度的悲傷、甚至是悲慟。

在悲慟的樂段非常寧靜地結束後,早就有意料的賦格終於開始了,彷彿從一個音符開始,有一束光照進了悲哀的場景,將它打開,給人感覺又有了光,有了希望。

憂鬱的部分當然是小調,而賦格則是大調,又將追求、探尋的感覺帶回來,並達到一個高點,只為將那悲傷的音樂再次帶回來——但是以一種更加身心交瘁的方式,事實上貝多芬這首作品寫到這裡是在表現倦怠、無力。實際上他是要求以一種聽上去萎靡的方式來演奏。為了表現這種萎靡,他沒有用很長的旋律線,那些短小的樂句,彷彿行進一兩個小節都氣喘吁吁,讓你感到音樂在嘆氣、喘息……

這之後,就到了曲子的結尾部分。我們先前體驗過的賦格又回來了,但形式已經完全變了。事實上,那悲傷、喘息、如泣如訴的音樂宛若走到了生命盡頭。奄奄一息之中,是三個很短的音符:Bom,Bom,Bom……你需要的只是多一個音符,Bom……喘完最後一口氣。

點擊聆聽:【索爾金演奏的第二樂章】

貝多芬肖像,約瑟‧卡爾‧施蒂勒(Joseph Karl Stieler)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貝多芬肖像,約瑟‧卡爾‧施蒂勒(Joseph Karl Stieler)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3)第三樂章

而你聽到的不是那個音符,而是一個大調和弦。從這裡開始,這個大調和弦重複又重複,彷彿天門被它打開,如同神的復活,或是救贖。

然後賦格又回來,卻是在表現迷失方向。賦格的主題現在顛倒過來,以非常遙遠的音調,而且是慢速。因此,感覺好像有什麼是熟悉的,但同時也令人感到陌生。

一點一點,賦格重獲活力,最終回到右邊的主調,作品在英雄史詩般的喜慶氛圍中作結,彷彿從作品一開頭就在追尋的東西,終於獲得了圓滿。

所以,「奏鳴曲三部曲」的第一首安靜、悲傷地完結,第二首——更多體現著探尋的主題,則在極大的喜樂中結束,如同說,是的,人生在世可以獲得意義。

點擊聆聽:【索爾金演奏的第三樂章】

點擊聆聽:【布倫德爾(Alfred Brendel)演奏的全曲】

(待續)

點閱鋼琴大師羅森鮑姆訪談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國際鋼琴大賽於9月30日至10月2日在紐約巴魯克大學英格門音樂廳舉行。本屆比賽邀請到教授古典鋼琴五十年的維克多‧羅森鮑姆先生舉辦大師班。比賽前夕羅森鮑姆接受專訪,摯誠分享了他對古典音樂演奏與欣賞、特別是比賽指定的貝多芬、舒伯特和肖邦等大師經典曲目的精到理解。茲分節刊登,以饗讀者。
  • 作為業餘聽眾,要欣賞古典音樂,最大的障礙就是擔心自己理解得不夠、還需要了解更多——更多的技巧。但我覺得如果你只是聽,只是接收音樂的情感訊息,多數人都能回應它,某種意義上甚至可以說是理解它,如果「理解」這個詞的意思是感到音樂向你訴說了些什麼、感到音樂傳達出的東西你捕捉到了。……僅敞開心胸去聆聽就是了。
  • 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國際鋼琴大賽於9月30日至10月2日在紐約巴魯克大學英格門音樂廳舉行。本屆比賽邀請到教授古典鋼琴五十年的維克多‧羅森巴姆先生舉辦大師班。期間羅森巴姆接受專訪,摯誠分享了他對古典音樂演奏與欣賞、特別是貝多芬、舒伯特和肖邦等大師經典曲目的精到理解,對音樂家和聽眾深具啟發。特分節刊登,以饗讀者。
  • 10月1日,在紐約巴魯克大學(Baruch College)的英格門音樂廳(Engelman Hall)內,2016年新唐人國際鋼琴大賽舉行了複賽。來自9個國家的20名鋼琴家參加了比賽。比賽的曲目是貝多芬、蕭邦或舒伯特的一首奏鳴曲,以及大賽指定曲目《真音》
  • 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國際鋼琴大賽,週五(9月30日)在紐約巴魯克大學英格門音樂廳將開始初賽,本屆比賽還邀請到教授古典鋼琴五十年的維克多.羅森巴姆(Victor Rosenbaum)先生舉辦大師班。
  • 國家表演藝術聯盟(National League of Performing Arts)將邀請任教於波斯頓新英格蘭音樂學院(New England Conservatory)及紐約曼尼斯音樂學院(Mannes College of Music)的鋼琴家與鋼琴教育家維特爾•羅森鮑姆(VICTOR ROSENBAUM)舉辦鋼琴大師課。
  • 國家表演藝術聯盟(National League of Performing Arts)將邀請任教於波斯頓新英格蘭音樂學院(New England Conservatory)及紐約曼尼斯音樂學院(Mannes College of Music)的鋼琴家與鋼琴教育家維特爾•羅森鮑姆(Victor Rosenbaum)舉辦鋼琴大師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