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真人蓋世張三丰

【千古英雄人物】張三丰(15) 先知武當

千古英雄人物張三丰(大紀元製圖)

  人氣: 35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九、先知武當

武當舊名太和,謂非玄武,不足以當之,故名曰武當。蟠踞八百餘里,高列七十二峰,三十六岩之奇峭,二十四澗之幽邃。峰之最高,曰天柱。境之最勝,曰紫霄,南岩上出遊氛,下臨絕壑,跨洞天之清虛,凌福地之深窅。」這是明成祖在《御製大岳太和山道宮之碑》中對武當山的描述。

武當山舊名太和山,在天位於「翼、翰、角、亢」星宿,在地位於均州(今湖北)之南,為道家洞天福地之一,於八卦的兌位發源,「盤亙萬里,迴旋若地軸天關之像。地勢雄偉」,非玄武(指真武大帝)不足以當,因名之武當。用今天的話說,就是只有真武大帝才有威德坐鎮此山,穩定天關地軸。

武當山有七十二高峰,三十六奇峭岩壁,二十四幽遠深邃的澗水。最高峰為天柱峰,風境最佳屬紫霄峰,南岩上飛雲蕩霧,下臨絕壑。有「亙古無雙境之天下第一仙山」美譽。

自真武神在太和山修道成真,太和山成為道家修煉勝地。周朝函谷關令尹喜,觀紫氣東來,得老子五千言(《道德經》)之後,歸隱武當山天門石壁下修道,稱隱仙岩。漢將軍戴孟,漢武帝遣他入武當採藥,戴孟「棄官學道」,後白日飛昇。八仙之一呂洞賓,常遊武當,住紫氣峰修煉。唐貞觀年間大旱,唐太宗遣均州太守姚簡上山祈雨,五龍顯靈降甘霖,太宗降旨敕建五龍祠,姚簡後舉家隱居武當修道。宋朝道士陳摶,隱居武當山九石崖。明朝任自垣撰寫的《敕建大岳太和山志》中述說:「自黃老設教,神仙至人棲之者眾。」「養生之人,多隱其名字,藏其時日,恨山不深,林不密,惟恐閒名落人耳中。是山證道升真者,何可勝記,去古頗遠,劫火屢更,多失其名」由於歷史久遠,各種災難劫火,很多在武當山上修道的人都沒有留下姓名,只有巍巍武當山知道有多少證道昇真之人。

泰定甲子(公元1324年)春,張三丰第一次到武當山,他「十月功完,聖胎顯像」,在身體內修煉出「元嬰」,結庵於玉虛宮前古木林中,九轉金丹,成其大道。留有《隱居吟武當南岩中作》:

「三丰隱者誰能尋,九室雲岩深更深。漠漠松煙無墨畫,淙淙澗水沒絃琴。玄猿伴我消塵慮,白鶴依人穩道心。笑彼黃冠趨富貴,並無一個是知音。」

道成之後,張三丰隱顯遨遊,在寶雞金台觀逝而復生,預知元朝將要終結,明朝大運即將到來,於明朝洪武初年再次蒞臨武當山。《大岳太和山志》記載,張三丰拜玄帝於天柱峰,並遍遊諸峰。他對山中老者說:「吾山異日與今日大有不同矣。」命弟子丘玄清住五龍,盧秋雲住南岩,劉古泉、楊善澄住紫霄,「去荊榛,拾瓦礫」,為日後大興創立基礎。張三丰自己又在展旗峰北陲擇福地結廬,供奉玄帝香火,名曰「遇真宮」,永樂十年改建為玉虛宮;在黃土城擇福地結草庵,名曰「會仙館」(永樂間改建為遇真宮)。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張三丰拂袖長往,不知去向。

武當山紫霄宮。(Gisling, Wikimedia Commons)

張三丰在武當有棲雲廬,峨眉有留月廬,楚蜀往來頻繁,出則青鸞萬里,入則白雲一窩,大道天地行。

「楚蜀頻來自往還,結廬高臥兩名山。靜中偶動仍非靜,閒裡能安乃是閒。只候紫書來闕下,細研丹訣度人間。武當夜對峨眉月,遙憶吾徒己閉關。」(《余閱山水多年所嘗留意者蜀之大峨楚之武當因各構一廬為往來棲真之所出則青鸞萬里入則白雲一窩佳夕澄清在武當棲雲廬望大峨留月廬作此》)

張三丰在武當山時,也被稱為邋遢道人。寒暑惟一衲一蓑,或數日一食,或數月不食。書過目不忘。遊處無恆,或云能一日千里。善嬉諧,旁若無人。鄉人驚奇這位古稀道人,猛獸不噬,鷙鳥不搏。此時的張三丰已是百二十歲,登山輕捷如飛,隆冬臥雪中,鼾齁如雷。

恰如張三丰預言,明永樂年間,明成祖大修武當山,注資百萬,日役軍民工匠三十萬人,歷時十四年,建成九宮八觀等三十三座建築群,武當山被封為「太岳」、「治世玄岳」,被尊為「皇室家廟」,成為大明道教第一名山,武當山也成為真武大帝最大的一處道場。

永樂十年明成祖命張三丰弟子孫碧雲到武當山四處勘查測量,定其規制,為營建工程作規劃設計。之後又讓孫碧雲做大聖南岩宮住持。

武當山南岩宮。(Gisling, Wikimedia Commons)

敕右正一虛玄子孫碧雲:「朕敬慕真仙張三丰老師,道德崇高,靈化玄妙,超乎萬有,冠絕古今,願見之心,愈久愈切。遣使祗奉香書,求之四方,積年有歲,迨今未至。朕聞武當遇真,實真仙老師。然於真仙老師鶴馭所遊之處,不可以不加敬。今欲創建道場,以伸景仰欽慕之誠。爾往審度其地,相其廣狹,定其規制,悉以來聞,朕將卜日營建。爾宜深體朕懷,致宜盡力,以成協相之功。欽哉!故敕。永樂十年三月初六日。」

張三丰弟子丘玄清(又名邱元靖)受明太祖朱元璋器重,洪武十四年官府以其賢才行能薦於朝廷,除授監察御史。明太祖朱元璋給他宮嬡二人,他力辭不受。次年破格提拔為太常寺卿,誥封二代,宗祖蒙庥。十八年(1385年)敕授「嘉議大夫太常寺卿」。每遇大祀天地,朱元璋宿於齋宮,問以晴雨之事,玄清奏對,立有應驗。

《張三丰全集》收錄張三丰寫給邱元靖詩句:「苦心苦行守棲雲,大道他年寄與君。莫捨吾廬輕易出,致教人賦《北山》文。」(《將之巴蜀示門人邱元靖》)

明代任自垣《敕建大岳太和山志》稱:我祖張真仙道著太微,功參玄造。洪武間張三丰在武當山授徒多人,永樂以後欽選的各地各派道士四百人皆以張三丰為祖師。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點閱【千古英雄人物之張三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古風》其七中李白寫出其與名道「千歲翁」安期公相見場景。《寄王屋山人孟大融》則描述李白在嶗山東海親嚐安期公所贈之棗。近千年前,千古一帝秦始皇東巡琅邪之中,在嶗山曾經召見過這位比彭祖還壽長200年的安期公,密談了三天三宿。安期公師從河上公。當年,安期公離開時,給秦始皇留書並留言,「千年之後,求我於蓬萊山下。」(漢劉向《列仙傳》,晉皇甫謐《高士傳》)但千年以後,卻是李白親嚐安期公所贈之棗,並和安期公一同暢遊天庭。莫非歷史深邃的時空中藏有更深的謎底?
  • 東晉以後,山水遊記體詩文開始受到關注,從唐朝開始,遊山水已擴大到對臺閣名勝、邊塞以及繁華名都大邑之遊歷。所以在唐詩中有很多優秀山水詩、邊塞詩。唐代很多文人在入仕以前都有長期遊歷經歷。這種遊歷除了遊賞名山大川、增聞廣見之需要,還有出於對佛、道之信仰而尋仙訪道的目的。李白在《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中云:「五岳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他是遊歷詩人的典型代表。
  • 「學太極拳,為入道之基。」然而張三丰沒有留下修煉太極拳的心法,只把動作傳下來,所以現在的人不知道怎麼通過學煉太極拳修道。
  • 明王宗岳《太極拳經》云,武術有很多門派,雖有區別,不外乎以壯欺弱,以慢讓快。這種有力打無力、手慢讓手快的打法,只能說是一般常人的能力。太極拳則不然。張三丰《太極拳歌訣》說,不是因為手快,也不是因為手慢,而是太極拳能夠煉出太極的功能。意念指揮著太極功能在打拳,在做事,因為沒有用力,在人看來就是「四兩撥千斤」。
  • 《王征南墓誌銘》記載,張三丰「夜夢玄帝授之拳法,厥明以單丁殺賊百餘」……玄天上帝授命張三丰創太極拳,必有深遠的歷史意義。當今內家武術形成諸多各具特色的拳功劍法,其功理和功法,套路操作和主旨要領,沒有一個超出張三丰的太極拳理論。
  • 太極拳一上來就打破人的千百年形成的觀念,眼見不為實。太極拳動作緩、慢、圓,看上去發拳、發掌都很慢,可是卻能先打到看上去發拳、發掌很快的對方。太極拳的一招一式皆有玄機,所以人這邊無論怎麼快也沒有他另外空間的手快。真正的力量較對人眼看不見,古人稱之為內功、內力。真正的功夫由內來,太極拳開內家功夫先河,精妙絕倫。
  • 儒釋道的爭執和相互詆譭,把人帶入對儒釋道理論形式的追究,以至儒釋道又互相滲透,使人忘卻修煉的初衷。張三丰在《正教篇》講到其實只有兩教,一正一邪。人不要看重表面的形式,要看實質的作為是甚麼。「古今有兩教,無三教。奚有兩教:曰正,曰邪。」「孔、老、牟尼,皆古聖人。聖人之教,以正為教。」(《正教篇》)
  • 張三丰的《大道論》約五千字,意境高遠,用平實的語言說明大道之源,闡述遠超當時世間儒、釋、道各家的更高宇宙觀,論述天地間產生物質的根本原因、生命的起源,指點迷津。誠如張三丰所說,「予論雖俗,義理最美,所謂真實不虛也。」
  • 元末明初,張三丰大道成真,超凡入聖。隨後明成祖朱棣大修武當,在大明朝再次興起歷史上崇尚道家文化的高峰,形成以玄天上帝為主神、張三丰為祖師的武當道家修煉法門,吸引了大半個中國的朝拜香火,高峰時,家家安鼎,戶戶煉丹。
  • 延祜元年(1314年),張三丰六十七歲,三十幾年訪道求真不得,眼看著身體漸漸衰老,乾坤茫茫,何處問大道?三十多年往來名山古剎,十萬黃金撒手空,萬般辛苦,衣破鞋穿師難面。張三丰點燃香炷,祈求神開示,炷香預示他向終南山去尋訪。張三丰依神示登上終南山,發現火龍真人正在等他。張三丰百感交集,相見恨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