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君出塞(7) 青冢流芳

杜若

江戸時代久隈守景繪《王昭君圖》,東京國立博物館藏。(Sailko/維基百科)

  人氣: 987
【字號】    
   標籤: tags: , ,

青冢流芳

昭君、婉華並馬走出玉門關,只見兩峰高聳,峭壁千尋,其勢岌岌,大有飛舞攫人之勢。

昭君指著前面的高嶺說道:「我應當登上此嶺,再最後遙望一下關內。」於是二人相偕而上,彼此遙望關內風光,但見花光爛熳,如同錦繡;而關外則是一片白色無垠的世界,如同深深的積雪一般靜寂無聲。

昭君不禁歎道:「古時,有出關的詩言道:『馬後桃花馬前雪,教人怎得不回頭。』眼前景象,正如詩中所言,絲毫無差,若非身臨其境,又怎能知道這巨大的差異?」

昭君與婉華在嶺上執酒暢飲,酒酣耳熱之時,王嬙取出琵琶演奏塞外之曲,但是聲調悲涼引得眾人一齊淚下,不忍再聽。昭君只好放下琵琶,起身歎道:「真是肝腸寸斷,縱有美酒佳餚,卻也無法下嚥。」

南宋宮素然《明妃出塞圖》局部(公有領域)

婉華勸道:「姐姐前程遠大,來日方長,此去宣揚漢家威德,好使匈奴單于向化,永息烽火之警,此行日後必能名垂青史,為千古蛾眉添增神色。相較於身留漢土,即使寵冠後宮,但終是沒世無聞,如同草木,其中的得失竟如此懸殊,無異於九霄和溝壑,相去甚遠。用不著如此憂愁哀泣。」

昭君聞言,點頭稱道,於是含淚割捨心中哀怨,起程越嶺而進。前行數日,度過漠北,行入匈奴國境。前驅的使者早已馳歸報知匈奴單于。

這匈奴的使者對單于盛讚,漢公主真宛如天人下凡,人世之間無人能與其媲美。休說我國無人能及,就是那漢宮也沒有第二人了。

仇英《明妃出塞圖》局部(公有領域)

單于聽得心花怒放,心下歡悅,即命左賢王以下,率眾遠迎,並召各部酋長,置辦酒宴大會,擇日行親迎之禮。

雖然匈奴風俗與中國大異,不過迎親也自有一番繁華熱鬧的景象。單于細看昭君果然天姿國色,蓋世無雙。但看到昭君臉上的淚痕,心下不免大驚,單于雖為胡人,倒也善解人意,安慰她說道:「想必公主遠嫁異國,難免有思鄉之情。然而我國風俗,雖不如漢家富貴榮華,但也不弱於漢宮,我自當盡心竭力侍奉公主,請你不必過於憂慮。」

昭君正色不語,婉華在一旁代答說道:「公主奉漢帝之命,背井離鄉,遠嫁單于,本為合兩國之好,今與單于約定:若能以禮服事漢家,勿加以一矢一卒,攔入漢家邊境,則公主既嫁單于,自當奉事,否則誓死不從。」

單于笑道:「既已和親,當以服事漢家,這是當然之事。公主若不信我,我現在就折箭盟誓,永不反悔。」單于遂即取過一箭,折為兩截,鄭重地說道:「我若心負公主,侵犯漢家,下場猶如此箭。」匈奴國俗,但凡折箭盟誓之後,至死不敢背盟。

昭君見單于立誓,和顏悅色地謝道:「能得單于如此推誠,賤妾雖死也不朽。」

自此之後,單于謹事漢朝達二十年之久,不侵犯漢家邊界,皆是昭君之力。昭君在匈奴國中幸得國大恭敬承侍,與單于也十分恩愛,但畢竟風景不殊,禮制有異,心中終覺憂悶,幸有婉華終日相伴,寸步不離,才得以少解愁懷。

滿月之後,昭君即勸單于納婉華為側妃。從此以後,兩人更是形影相依,愈無隔閡了。

一日,婉華在自己的帳幕中理事,昭君一人獨坐,想到遠嫁異域,不能與父母相見,不覺悲從心生。於是取來琵琶,唱到:

「我本漢家子,將適單于庭。辭訣未及終,前驅已抗旌。

僕御涕流離,轅馬悲且鳴。哀郁傷五內,泣淚濕朱纓。

行行日已遠,遂造匈奴城。延我於穹廬,加我閼氏名。

殊類非所安,雖貴非所榮。無端見凌辱,對之慚且驚。

殺身良不易,默默以苟生。苟生亦何卿,積思常憤盈。

願假飛鴻翼,乘之以遐征。昔為匣中玉,今為糞上英。

朝華不足歡,甘與秋草並。傳語後世人,遠嫁難為情。」

單于自得昭君,對她備加敬禮,不敢怠慢。因見昭君常有思鄉憂愁之色,就在平城之北仿照漢宮建築宮殿,金階玉檻,畫棟珠簾,院落沉沉,庭闈疊疊,也甚是壯觀。單于把昭君、婉華安置在宮中居住,以免於氈帳之俗。

光陰迅疾,不知不覺,昭君已在匈奴國二十多年,昭君所生一子二女均已長成,惟婉華一無所出。單于秉性好武,遠出畋獵,率以為常。不料,卻於遊獵之後忽然暴疾身亡,萬般恩愛也隨單于逝去而變得飄零。

野史記載,單于去世後,按照匈奴的收繼婚俗,兒子可娶後母,昭君無法承受這種異域的婚俗,最終選擇服毒自盡。不過根據正史的記載,王昭君一直活到53歲。

昭君奉命和親,遠嫁異域,一代漢室佳人為國身殉異鄉,縱隔千年也倍感淒涼。昭君雖為畫工所誤,但天命使然身歸匈奴,歿葬異域。漢室仰賴昭君一人之力,數世得以免遭邊患之憂。

昭君出塞終成千古流芳之事,文人韻士,千百年來為她吟詠詩歌。有傾倒昭君之人,恨不能馱帶萬兩黃金,行至千萬里之外,換回昭君的遺骨,以安葬漢土。今日,昭君青塚綠草叢生,但其精誠芳魂,盤桓亙古長留不朽。@*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元帝與群臣注目觀看,遙見四名垂髫宮婢,引一位絕色姝麗姍姍而來。蓮步方移,香風已到,遙望如出水芙蓉,嬌艷無比。待漸行漸近,便覺光彩照耀,使人滿目生花,不敢直視。待昭君停立,眾臣方定睛細看,但見她丰容靚飾,艷絕塵寰,顧影徘徊。
  • 示意圖:金 宮素然《明妃出塞圖卷》(局部),紙本水墨,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昭君自請遣往匈奴,使人遞呈掖庭令。昭君書中詞意慷慨,聲明自己雖屬荏弱女子,但甘願為國宣勞,並非貪享榮華富貴。
  • 原來當日毛延壽進呈昭君畫像,刻意在兩眼之下點了兩顆黑痣。元帝初見昭君畫像仍覺得畫中之人仙骨珊珊,麗絕塵寰,即使漢皋神女、洛浦仙妃也不過如此,立即傳命要召見王昭君,但被毛延壽諫阻。
  • 但這茫茫的鄉愁思親縱使綿延無限,但心中總有一道天始終撐起昭君的胸襟,即便當時昭君自己還不清楚,那是連接大漢、匈奴天命的所在,使她能在反覆悲傷之餘,仍有心力衝破那層層的情愁牽絆。
  • 荊門州州官自得密旨後,想在州內尋一絕色美人,一日不敢怠慢。久聞昭君盛名,惟恐她的父母不肯,所以帶著兵丁、備了轎馬連夜趕來...
  • 昭君天生慧質蘭心,容貌又極姝麗。王穰夫婦把愛女視作掌上明珠,百般呵護,琴棋書畫樣樣教她。昭君十六歲時,早已是遍讀經書,吟詩作賦,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 【中華人物】「自有千秋在」的王昭君
  • 至於我們說昭君具有很明顯的射手座的性格,那麼何為射手座呢?所謂射手座是指在夏季到秋季間,在銀河東南岸出現的星座,它的代表符號是射向目標的一支箭。射手座的守護星是「木星」,常有人說當他們感到疲倦時,多半是因為單調無聊所致,所以占星學家往往建議他們只要換個工作就能恢復一貫的生氣。
  • 王昭君,本名王嬙,字昭君,她是西漢時期位於今天湖北一地出生的人,也就是位於長江三峽中,一個叫秭歸的地方﹙南郡秭歸坪人﹚。後人稱她為明妃。
  • 《昭君出塞》可說是戲曲的活化石,它非常典型,藝人一代一代的傳承,保存下原始的的戲劇結構與表演方式,細細品味可以領略出久遠前的戲曲風貌。人物精簡,卻能藉唱詞、身段譜出關山萬里,壯闊的史詩氣氛。尤其由昭君一人主唱,猶有元雜劇遺韻,在悠久的時空中她獨自吟哦,卻喚起人間千古的共鳴—崎嶇世上路,望不見自己的家園在何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