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斯蒂爾:川普將成為什麼樣的總統

川普帶回了「里根運動」的參與者

人氣: 97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14日訊】(新唐人記者蕭茗採訪報導/張小清編譯)共和黨候選人川普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新唐人記者11月11日回訪了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川普競選組織加州榮譽主席肖恩‧斯蒂爾(Shawn Steel)先生,談論川普為何當選,將來的施政方向、對華政策,他將成為一個什麼樣的總統,以及華人在川普變革中的作用等。以下是訪談紀要第一部分。

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以下稱記者):首先,祝賀你們在艱苦的競選中取得如此成功。

斯蒂爾這是個大驚喜。而現在我們知道了美國人真實的感覺。大多數媒體都是不可信的,你也不能信高校,不能信在電視上講話的人們,他們都說錯了。這真是中產階層和整個美國針對某些精英大城市居民的一次「收權」(revoke)。中產階層對陣精英,中產階層勝出。

記者:談到媒體,非常有趣的是,我聽到來自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傳言,說川普競選陣營的人在開選前都說,「如果能夠勝選,對我們來說將是奇蹟。」這是你們說的嗎?

斯蒂爾:我認為很多川普的核心支持者都對大選結果感到驚訝。從兩方面我們都聽到了非常多的傳言。如川普一直在說的,有很多潛在支持者——沉默的支持者會出來投票,確是如此。有些人曾嘲笑川普的說法,說:噢,不可能,你知道的。如今很多支持川普的人都說到這一點。

新唐人電視台《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新唐人)
新唐人電視台《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新唐人)

記者:的確是這樣,不顯山不露水的支持者。

斯蒂爾:今天我們從加州校園——加州州立大學富勒頓分校(CSUF)和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CI)分別得到消息,說支持川普的學生因他們的立場而受到恐嚇、威脅和詛咒,因為他們在學校裡是少數;教授們在帶頭,他們設法羞辱那些學生、孤立他們。所以你知道,較量還在延續。

記者:是,說到這,全美還有更多希拉里支持者處於傷心、憤怒,甚至是恐懼的情緒中。那麼,您認為獲選總統的唐納德‧川普將怎樣團結這個國家的人?

斯蒂爾:我想唐納德‧川普會勝任領袖,但領袖從不會百分百得人心。我想四年後他會很受歡迎。不過總是有那麼兩三成人會不開心,總是會那樣。在我想來,這些人應是那些在街上亂跑的幫派成員,他們是暴徒,是罪犯,襲擊車、襲擊人,他們應該被抓進監獄。美國人已厭倦了這些,厭倦了那樣的瘋狂,他們覺得,就讓這些人在街上為所欲為吧。這些人多數沒參加投票,大都對政治無知,他們只是些耽於享樂的年輕罪犯,不是嚴肅的人。

我認為川普在許多起初不信任他的人中間會非常受歡迎。他現在很有總統風範,做出的決策都很好。一兩週後你會看到他的受歡迎程度快速上升,因為他對希拉里‧克林頓很友好,他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面,與各國領導人會面,他說的話切中主題。這非常好。

記者:嗯,說到克林頓國務卿,您覺得她週三的演講怎樣?

斯蒂爾:我感覺是她講得最好的一次。我希望這是她最後一次演講。我希望我們再也不用聽她演講。她講得很好,這對她很難。你知道嗎?作為政治家,她毫無建樹,她只是贏得了權力。這可能是她最大的問題,一個總在為自己攫取權力的人無法感染民眾。要權力是為甚麼目的呢?這樣他們就能大權在握,沒有任何目的。

川普有權力,他有錢;他吸引了許多生活不順的中產階層人士——我們的生活水平沒獲得提升,對於大多數美國人來說,工作既不太好,機會也不夠多。奧巴馬健保太費錢。奧巴馬著手改革的所有事情,結果都不如人意。

記者:週二夜晚川普先生在獲勝演講中說「我們開啟了一個運動」,這是場什麼樣的運動呢?

斯蒂爾:這場運動聲勢很大。起初,集會有1萬、3萬人現身,他們熱情很高,我那時還不太知道這有多重要。這極為重要。他在最後一刻也舉行了幾場這樣的集會,那些傳統上支持民主黨的州轉向了他。在羅納德里根之後,共和黨人還未能做到這一點——30年,時間很長了。

所以川普帶來的新訊息是他不怕談論勞工階層,共和黨人不知道怎樣討論這個議題。川普改寫了美國的政治,將中產階層、將我們一直忽視的低中產階層納入其中。共和黨在藍領、低中產階層、沒有大學學位的人中不是很受支持,他們總是偏向民主黨。而今年,他們大批投川普的票。所以說,川普創建了一個新的聯盟,這是非常令人振奮的,這就是「運動」所指。

支持他的富人明顯不如支持希拉里的多——就是希拉里得選票多出的那百分之一,但中產階層和低中產階支持了川普。

記者:是的,這就是人們說的,唐納德‧川普勝選的關鍵原因之一,是他聽到了為華盛頓權勢集團精英們忽視的數百萬美國人的聲音。那麼這究竟是怎樣一種聲音呢?

斯蒂爾:川普對美國的理解是政治家罕有的,包括很多共和黨人也未掌握情況。他理解那些被遺忘的人,就是我們所說的「飛過去就行」的那些州(flyover states)。好萊塢的人飛往紐約,紐約銀行家飛往洛杉磯,在他們眼裡,洛杉磯和紐約中間全是些微不足道的人,戴著滑稽的帽子,音樂品味不佳,他們沒有好餐館,甚至也沒甚麼好大學,所以這個國家你飛到另一邊去就是了。——你飛過去的可是整個美國。

紐約和洛杉磯的精英人士不去中部。他們不去密西西比、田納西,也不去懷俄明。他們與那些人毫無瓜葛,他們只和精英對談。而他們是少數,川普知道這一點。

在川普的生涯中,當他建起著名的大廈、成為大名人的時候,他仍然會去工地和每個人交談,不只是和高層經理。他會去麥當勞吃飯,這對他很平常。孩子們長大之後,他會讓他們一道來,孩子們會在那裡工作。他是個普通人,大家都理解這點。所以川普帶來了我們在美國政治中未見的東西——真實。

川普有時說些糙話,但他很真實。他表裡如一,這在政壇非常罕見。希拉里的內心和她發出的聲音從來是兩碼事,她內心的一面從不是她表現出的那一面,這是非常戲劇化的對比。人們想要個真實的人,即便他們有不足。

記者:聽您說這個,我想到一件事。或許扯太遠了。您知道為甚麼人們喜歡來美國嗎?我們經常聽到林肯曾說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那麼現在我們看到政策上的失敗——這麼多人被忽視了這麼多年,您認為這種政策失誤是技術層面的嗎,還是這個國家的立國之本、一些基本價值觀被危及了?

斯蒂爾:我認為這是個很尖銳的問題。奧巴馬帶來了某種異化和分離的感覺。他上的學校都是最好的,生涯中沒有勞作過一天,他曾是大學教授。因為他相貌好、聰明、高大,又是非裔,什麼都是伸手即來。他只是個好人。他從來沒出去工作過,可能從沒吃過麥當勞。甚而在17歲時第一次踏上美國本土前,他都沒在美國(本土)生活過——此前他在夏威夷和印尼。所以他從來沒有去看過棒球比賽或足球比賽,這些對他很陌生。他生活的世界不同,思維觀念也不同。

他身邊聚集了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社會低能兒,他們有人脈,不必工作,家庭非常富裕,比一般人聰明。他們自認為知道大眾想要甚麼、需要甚麼。這是一種可怕的價值扭曲,因為美國是由個體組成的,美國人是一群可以隨心而行、而成長、而發展的人,他們不想被管控。

所以唐納德‧川普的這場運動帶來了反叛,他說:「你們錯了,你們不知道我們是誰。你們在打劫我們。你們的孩子不勞而富,只因為你當銀行家懂得周轉錢款;當你的銀行遇到麻煩時,聯邦政府幫你埋單,一般的美國人都拿不到這些錢。」

記者:這次大選中有一件有趣的事。你知道中共政府一直密切關注大選。據說他們心中有個算盤,在唐納德‧川普和克林頓國務卿之間做選擇的話,他們覺得川普會更容易對付,因為他是個商人,非常實際,他願意談判;在這個意義上,他更容易操縱。您認為他們對川普先生的評價正確嗎?

斯蒂爾:我認為任何自以為可以操縱唐納德·川普的人都沒理解川普。唐納德·川普身上最美好的、也是讓人害怕的一點,是沒人知道他會做甚麼。他喜歡使自己的力量最大化。讓我們記住唐納德‧川普生涯中表現得非常清楚的一個特點。不僅是在今年,在他的整個人生中,他都是個民族主義者,那就是:美國第一中國第二,美國第一英格蘭第二,美國第一墨西哥第二。所以他對把中國視作平等的力量不感興趣,他也不認為雙方力量對等,他將其視為對手、威脅,視為問題,而他可以應付。我猜想,如果你侮辱川普,你會付出代價。我們清楚這一點:即便小事情也是如此,你知道,他會很不高興。中共需要明白:如果你侮辱了唐納德·川普,你會在許多方面付出代價,他們或許需要好幾年才會理解這點。

就川普本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他帶了甚麼人來。他帶來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人,這些人都不是共產黨的朋友。希拉里帶來了很多商人,他們從中國賺了很多錢。他們現在走了。川普帶來的是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和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他們不是商人,他們是意識形態保守主義者。他們從來不信任中共,不信共產黨,他們不喜歡中共在人權方面的表現。最重要的是,他們不喜歡共產黨在南太平洋擴張權力的方式。唐納德·川普身邊就是這樣的人,他們是制定政策的人。

所以,川普是領導者,但同樣重要的是他請誰來管理他的政策。如果紐特·金里奇就任國務卿,那一天的到來將讓中共很難過。

記者:你也提到了約翰‧博爾頓。你認為這兩個人中有一人⋯⋯

斯蒂爾:是的。我的意思是,這才剛剛開始,誰知道兩個月後會是甚麼樣。

記者:我先前採訪了駱家輝大使,也採訪了您。關於人權與貿易,我問了他同樣的問題。因為在2009年希拉里國務卿的一次著名講話中,她表示「我們不會讓人權問題干擾到(對華)合作」。所以我很直接地問了他一個問題:關於對法輪功的迫害,她會做什麼。這是在中國發生的最嚴重的踐踏人權行為,如果你關心(人權)的話,就不會袖手旁觀。我覺得他的回答只是籠統的。現在我的問題是,我們是否可以期待唐納德‧川普及其幕僚在人權和貿易合作問題上能作出不同的努力,而不會再聽到類似「人權不能干擾生意」的說法。

斯蒂爾:不會。首先,唐納德‧川普壓根兒就不喜歡這生意。那他為何需要拿人權來妥協呢?他覺得雙方的貿易是不公平、不對等的。所以或許川普政府的一些人會這樣說:「我們是想和你們做生意,但你們的人權狀況太糟糕了,我們不得不放緩腳步。」大家知道,你不能反對做生意,但人權是你可以出的一張牌。比如說:「噢,你們在人權方面做得不好,我們不得不叫停某樁互聯網關鍵設備的生意,我們不得不阻止微軟向你們提供貿易機密,我們也要阻止谷歌在中國開展業務,阻止波音公司讓你們用我們的技術來製造自己的飛機。」這是川普感興趣的事情。為何我們要把我們的技術讓出去、把工作機會出口到中國呢?你們想要波音飛機,我們賣一架給你,但我們不會在中國製造。

所以我覺得一種回答可能是:「我們將不再向你們出售這個了。」他們問:為什麼?「你們有人權方面的問題,為何你們不先解決那個問題,過後我們可以談。」這就讓中共面臨選擇。因此川普不會因為不公平的、糟糕的貿易來攻擊中共,而是因為人權問題,中共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所以這變成一個非常有力的工具,而不像希拉里只是妥協,奧巴馬只是放棄。他們沒有任何核心準則,他們不相信人權很重要,他們會談,但不是重要話題。

多數人都會看到,川普相信人權是大事一樁,這一傳統可以回溯到羅納德‧里根,他正是藉此讓蘇聯走向解體。里根有著堅定不移的信念,以此擊潰了蘇共。我想如果川普能讓中共的領導地位發生改變、給中國帶來民主,他將會成為一位偉大的總統。這將使他成為流芳後世的偉大總統。

記者:他將成為第二個羅納德‧里根?

斯蒂爾:是,我的意思是他可以做到,但這太難預測,不過還是可能發生在他身上。當他想要對兩國貿易作出改變時,人權會是一個主因。事情會向這方面發展。好消息是,有很多共和黨和保守派人士一路支持著唐納德‧川普。我們現在能和白宮談這個話題了;八年以來,我們都被排斥在外,不能談,沒有溝通。(未完待續)#

(點閱:專訪斯蒂爾:華人在川普變革中的角色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11-15 8: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