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四位年輕大學教師之死

人氣: 143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15日訊】他(她)們本是青春飛揚的驕子,才華橫逸的社會精英,擁有令人羨慕的美好生活與未來,但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讓他們的年輕生命嘎然而止。

北京工商大學女教師被毒打致死

趙昕,北京工商大學(原北京商學院)經濟學院教師。

2000年6月19日,趙昕在北京海淀區紫竹院公園煉法輪功,被綁架至公園派出所,後被關至海淀分局下屬看守所,僅3天被打成頸椎四、五、六節粉碎性骨折,生命垂危。趙昕後於2000年12月11日晚去世,年僅32歲。

北京工商大學教師趙昕(明慧網)

修煉法輪功前的1994年到1998年上半年,趙昕一直身體很不好,胸口痛得直流淚,整夜睡不著覺。身體日漸消瘦,體重50公斤左右,找了好多醫生看病,做了多方面檢查,並沒有發現甚麼器質性疾病。服了很多藥,也找過心理醫生治療,4年裡花了近2萬元醫藥費,但始終不見好轉。

1998年6月,趙昕到書店裡,發現一本《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就買了回來,用一夜的時間從頭到尾讀了一遍。第二天一起床,趙昕對媽媽說:「今天胸口覺得輕鬆多了。」她的心情也好了,同往常大不一樣,媽媽也很高興。後來打聽到工商大學院內就有煉法輪功的,趙昕於是走入修煉法輪功的行列。為了照顧女兒,媽媽也陪同她一起煉。

一個多月後,趙昕身體大有好轉,胸口不痛了,家裡人及親朋好友看到趙昕的變化感到很吃驚:她身體豐腴了,面部顏色紅潤了,精神狀態和從前大不一樣,幫助家裡幹活多了,再也不是弱不禁風的樣子。康復後的趙昕回到學校,閒暇之餘繼續堅持煉功,身體越來越好,滿面紅光。

1999年7月22日,中共江澤民集團公開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趙昕說:「我絕不能回到1998年前那種因病而痛苦的狀態,要堅持修煉下去。我甚麼都可以不要,但需要一個好身體,需要一個快樂的精神世界。」

趙昕多次去國務院信訪辦、人大信訪辦等部門反映情況,這些部門根本不聽,反而將她扣留抓捕,令學校保衛處劫回加以看管。

2000年,趙昕因在紫竹院公園公開煉功後被迫害離世。英國廣播公司(BBC)等國際媒體報導了趙昕被迫害致死的事件。BBC報導說,趙昕女士之死是法輪功稱其學員一年多來被警察酷刑致死的事件之一。美聯社駐京記者報導說,不顧警察嚴密的防範,數百名親友出席了她的葬禮。

等候向趙昕告別的人們(明慧網)

參加告別儀式的一位法輪功學員說:「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太,顫顫走來,把花放在趙昕身上,淚流滿面,頻頻向趙昕合十。我知道,她不止是為趙昕而哭泣,更多的是為大法在人間的不平哭泣。一個十幾歲的小男孩走進來,向趙昕獻花。趙昕的父親拉著小孩兒的手,痛哭失聲,不住拍著小孩兒的肩膀。漸漸的,趙昕身上堆的花越來越多,放不下了,外面的人還進來⋯⋯」

廣州暨南大學生物講師被灌鹽水致死

高獻民,廣州市暨南大學生物講師。為人善良,一米八幾的個子,文質彬彬。

廣州市暨南大學講師高獻民(明慧網)

高獻民的岳母是第一軍醫大學南方醫院離休幹部關培純。丈夫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關培純在極度的痛苦中,患上多種疾病,曾長年生活在輪椅上。她還患上一種奇怪的病——眼干無淚,不能視物,這種病被世界紅十字會鑑定為世界絕症。

1995年,關培純修煉了法輪功,神奇獲得健康。她的康復在第一軍醫大學影響很大,每年軍醫大的氣功協會召開年會,都會邀請她作修煉法輪功的心得體會交流。許多病痛中的老幹部也因此開始修煉法輪功。

2000年元旦,包括高獻民在內的廣州天河區部分法輪功學員在天河公園聚會野餐,被警察無理抓捕,關押在天河看守所。

為了抗議無理的關押,法輪功學員進行絕食,但遭到慘無人道的灌鹽摧殘。

警察朱文勇先叫4人分別踩住被灌鹽的法輪功學員的四肢,其他人用牙刷柄把嘴撬開。把礦泉水瓶從中間剪開,把瓶嘴塞到口中,再把整包的食鹽倒進瓶子裡,加少量的水。法輪功學員張春媚一次就被灌了兩包鹽,之後幾天幾夜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朱文勇還經常到監倉裡踢她,說她裝死。

警察對高獻民灌鹽的時候,有一個在場的犯人幫凶看到當時的場面後馬上就暈過去了。警察朱文勇叫人把這個犯人拖出去,換另一個人繼續灌鹽。

高獻民就這樣被灌鹽致死,時年41歲。

華東師範大學優秀教師被迫害致死

李白帆,上海市華東師範大學電子科學系講師。他上課經常能把比較枯燥的電子理論課講得很生動,因此受到學生的好評,被學校評為「優秀教師」。

華東師範大學電子科學系講師李白帆(明慧網)

李白帆家裡幾代人信佛,曾熟讀佛教經典。他在一篇心得體會中談到,在讀過《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之後,對李洪志師父深感敬佩,因為他感到師父講的法理很明瞭,而又揭示了深刻的法理。

李白帆後來成為華東師大法輪功煉功點的義務聯繫人。這個煉功點上,有專科生、本科生、碩士生、博士生,還有講師、教授,也有教職工家屬。

迫害發生後,李白帆於1999年10月被學校一度軟禁。期間他兩次逃脫看管,到北京上訪申訴冤情。

李白帆於2000年3月被非法拘捕,後被關押在上海第一勞教所二大隊一中隊。有目擊者說,在大冷天,警察強迫他脫光衣服在操場上跑步。

2001年4月14日,李白帆被迫害致死,死因不明。

當局當天突然通知家屬稱:李白帆從十層樓上跳樓自殺身亡。但是,家屬看到李白帆的屍體沒有從十層樓上摔下去的任何跡象。

吉林大學女教師沈劍利之死成謎

沈劍利,吉林大學南嶺校區應用數學系女教師。中等略矮的個兒頭,微圓的臉龐,一雙質樸的眼睛,做事麻利,笑聲不斷。

吉林大學應用數學系女教師沈劍利(明慧網)

修煉法輪功後,她時時處處用《轉法輪》中「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善良、寬容又樂於助人。她的生活本來可以這樣持續下去,家庭美滿,生活充實、平靜而又快樂。

但是,突如其來的迫害改變了她的生活軌道——到戶外去煉功,就有警察抓捕;有法輪功書籍就可能被抄家;在家繼續煉功就會被登記,街道、居委會、派出所人員隨時會到家裡去騷擾;學校還催逼她寫「不煉功」的保證,交出法輪功書籍。

沈劍利因一直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吉林「610」辦公室頭目劉遠及長春市南嶺派出所警察劉偉以及吉林大學應用數學系的書記等親自劫持至長春市淨月潭洗腦班關押迫害。沈劍利當時年僅3歲左右的孩子也一起被劫持。後來沈劍利後帶孩子從淨月潭洗腦班走脫,從此被非法通緝。

2002年3月6日,長春南關區法院對其丈夫鄭煒東非法審判,沈劍利在法院門口被綁架。

至2002年4月末,有公安人員「無意」間透露沈劍利已被迫害致死。有警察對前去查找沈劍利下落的人說:「她在哪兒,我不能告訴你。如果告訴你,我就完蛋了。」#

(節選自明慧網)

(整理:葉楓;責任編輯:高静)

評論
2016-11-18 3: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