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維洛﹕中國水庫防洪效益為何無效

人氣: 16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11月16日訊】(希望之聲記者靜汝報道) 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就中國抗洪的主要工程設施水庫大壩為什麼不能發揮預計的防洪效益發表文章,總結了2016年中國並沒有出現類似1998年的大范圍的強降雨天氣,主要的大江大河也沒有出現大洪水。但是2016年中國發生的洪澇災害依然嚴重,人員死傷嚴重,經濟損失巨大,不亞於1998年。就為什麼中國水庫防洪效益不作為,王維洛博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進行了深入的分析。下載收聽

記者:王博士,您好!根據中國官方對建水庫的宣傳,水庫大壩建的越多,防洪效益就應該越強,但根據中國的報道,2016年中國發生的洪澇災害依然嚴重? 水庫大壩並沒有起到很好的防洪效益您怎麼看?

王維洛:水庫能不能防洪,一句話說可以防洪和不可以防洪都是錯的,因為水庫能不能防洪,它有很多技術條件要滿足,才有這樣的技術可能來防洪。我們舉個例子用現代的語言來講,就是你們家有個洗澡的浴缸,你們家也有一個很小的茶杯,這洪水量有多大呢,就有一個浴缸那什麼大,水庫如果要很大的,也能承下這一浴缸的水的話,你就可以說,我有能力可以防洪,這是首先第一個。但是你的水庫只有茶缸那什麼大,洪水有多大呢?一浴缸的水,你可以想這防不了洪,就是首先水庫要足夠的大。

毛澤東建的第一個水庫是北京的官廳水庫,北京的官廳水庫是攔截永定河的水,永定河的一年流量是二十億立方米,官廳水庫的庫容量是多大,現在是四十多個億,它可以把兩年的水都能裝下,我們可以說官廳水庫防洪能力的技術條件已經滿足了。像埃及的亞斯文水庫,亞斯文大壩後面的水庫,它可以攔劫尼羅河一年多的流量,所以你說他有防洪能力,沒人和你爭論。在工程上我們把年平均流量和水庫總庫容的比,做為數據,年經流量和庫容量的比是一的話,我們說在技術上有可能滿足這個要求,比如說官廳水庫是二,可蓄兩年的水,亞斯文水庫是一點多,可以蓄一年多的水。

中國很多水庫沒有像官廳水庫這什麼大,比如說三峽水庫,三峽水庫的總庫容大概是相當於年經流量的8%,大家可以去想它有多大的防洪能力,這是第一,就說水庫的庫容和年經流量的比是多少,這是一個技術條件。第二個,你們家有一個這什麼大的浴缸,這什麼大的一個水庫,如果浴缸里的水已經裝滿,洪水來的話,是不是還有剩餘的庫容呢?盡管你已經足夠大,但你沒有這個庫容,你也起不了這個作用,就是這個水庫能不能防洪,決定於在洪水來的時候,還有多少剩餘的庫容來攔蓄洪水。還有一個,你們家的浴缸牢不牢,如果水裝滿,會不會浴缸就破了,就是說這個大壩是不是安全的,在數據上說你有這什麼大的庫容,但是如果大壩不安全,你也不敢蓄水,所以大壩安不安全也是一個條件。

中國有這麼多水庫,起碼有一半以上的水庫大壩是不安全的,來自於兩個原因,第一個我們前面上次在講美國拆壩的過程中已經談到,美國為什麼要拆壩,生態環境的要求,人們意識的改變,認為得不償失,所以要拆壩,第二個,美國的壩也都是五十多年,維修費太高,所以美國人說還不如拆了,經濟更合算。中國這個壩大多數也是五、六十年了,1949年以前,中國一共有二十三座水庫大壩,在東北三省,日本人建的,日本人建的最早的豐滿水庫現在壩已經拆了,拆了以後又重建,使用期是七十年,日本人建的水庫質量相當好,但是也只能用七十年,中國很多水庫都是有這樣的問題。

2016年,我們講幾個例子裡面,都是因為上游的水庫害怕潰壩,水庫開始放水,下面就無法承受,出現洪水災害,有潰堤的,有扒堤的。就是這三個條件都要滿足水庫才可以防洪,但是因為中國的水庫大壩是不安全,所以50%不能滿足這個要求,所以很難發揮所謂的防洪的效益。

我們再講第二個條件,在洪水來的時候,你要有留出庫容來存蓄洪水,那你知道什麼時候來洪水嗎?氣象預報的準確度是世界上一個沒有解決的難題。比如說像德國人出門,像我們出門,身邊永遠帶著雨傘,他不管你氣象局報有雨,還是沒雨,他永遠帶著一把傘,他說這個天氣就像小孩子一樣,說哭就哭,說笑就笑,你沒有辦法預報準確,盡管我們有最先進的雷達,我們有最先進的衛星照片等等,但是氣象預報的準確率並沒有提高。

中國的水庫大壩一上來就和你說,我們水庫大壩是多目標的,能防洪,能發電,能航運,能蓄水,能供水,能灌溉,還能養魚等等,大家一聽這個東西有用,但是你想想這什麼多目標裡面,有沒有什麼是矛盾的,你供水,你發電,你需要水多,越多越好,水位越高越好,但是如果你要防洪,水位是越低越好,水越少越好,這兩個東西是矛盾的,前提是一個準確的氣象預報,而這個準確的氣象預報又是不準的。中國氣象局今年報有大洪水,但沒報准,都是各地的小區域,小流域,而不是大區域的大洪水。他說有洪水,我把水放了,但是沒下暴雨,等到枯水期的時候我水庫裡面沒有水,我既不能發電,也不能供水,經濟損失找誰去要?

我們再舉一個很具體的例子,濱田水庫的例子,中國照官方的數據來說,有八萬七千座水庫,實際上他有十二萬座或者甚至更多的水庫,當時搞改革開放,中國什麼都承包,水庫也承包,現在總共大概水利部國家控制的也就是二百多個水庫,而且也只是有時間性的控制,其他都是水庫經營單位自己來控制水位的,只是到了洪水期的時候,如果是國家防總、省防總下命令要你放水的時候,這個控制權歸國家防總和省防總,其它時間國家不管的,是水庫經營單位的事。

濱田水庫有二十幾個人的工資是由國家開的,九十幾個人的工資是要靠水庫的營利,而且這二十幾個國家幹部的獎金和其它收入也是靠水庫經營出來。做為水庫的經營者,什麼東西和你連在一起?發電能賣錢,供水能賣錢,養殖養魚能賣錢,這些和你都有直接的經濟聯系,所以水庫的運行不是和公眾的利益連在一起,而是和水庫的經營者的利益連在一起,水庫的經營者他希望水庫保持在高水位上,不願意放水,只是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等到國家防總、省防總下命令,他才放水,但是國家防總和省防總下命令放水的時候,這個時候放水是國家防總和省防總從國家救濟款里給你打進來錢的,就是說你這個時候放水是有經濟收入,你提前放水是沒有經濟收入的,那麼我就要找對我經濟效益最大的時間來放水,就是緊急放水,等國家防總和省市防總給我下命令時我放水,放多少水就是我多少經濟損失,你得賠我。

我在這篇文章里我只講了四個例子,後面我又提到四川上游的一個水庫,潰壩死了10個人,後面還有一個例子,我當時沒收進去,就是清江隔河岩水電站大壩放水,最後把魚都放下來,裡面養的魚是和長江的鱘類互相矛盾,是一個外來的魚種,所以這將破壞整個長江流域的本地的魚種。也是等到國家防總和湖北省防總下命令放水,養的鱘都沖到長江裡面去,外地的魚種破壞長江流域當地的魚種,生態環境方面負的效益誰來賠,沒有人來賠,中國用水庫大壩防洪,和它自己本身的管理體制是矛盾的。

並不是承包是最好,當水庫在承擔防洪效益的時候,這是一個公眾利益的事情,擔負著公眾利益的水庫他的經營管理權不應該在私人手裡,這就是為什麼中國的水庫大壩不能夠起到它應該發揮的防洪效益,從技術上來分析是有原因,從管理這個層面上來分析也是有原因的。

記者:您認為中國的水庫這次在洪水中起的作用是什麼?

王維洛:首先可以肯定它沒有起好作用,他起了加大洪水災害的作用,因為在洪水上面迭加一個人為的洪水。我們講第一個濱田河的潰壩,濱田河水庫一開閘放洪,濱田河就潰堤了,淹了很多老百姓的房子,淹了很多農田。濱田水庫的防洪效益里面有這什麼一句話,說水庫的建設把濱田河道的防洪能力從10年提高到20年一遇,濱田的老百姓說,我們濱田的河堤,幾年來我們縣委都沒修過,都不管的。我想縣委為什什麼不修、不管?你不是說上面有一個水庫,已經把我的防洪能力提高了,從10年提高到20年。這樣來描述水庫的防洪效益是錯誤的。濱田河的河堤的防洪能力,如果說是能防10年一遇的洪水,不管你上面有水庫還是沒有水庫,都是防10年一遇的洪水,因為只有當遇到20年一遇的洪水流量的時候,水庫通過削減洪峰流量,把20年一遇的洪峰流量削減到10年一遇,才使得20年一遇的洪峰變作10年一遇的洪峰,它能夠順利的通過下面的濱田河道。

今年濱田河水庫開始上放水,假如是20年一遇的洪水都放下來了,那下面的濱田河道只能防10年一遇的洪水,那它就得垮,就得潰堤。所以在描述水庫的防洪功能的時候,河堤的防洪功能並不因為水庫的存在它的防洪能力而提高,只能是因為水庫有可能削減這個洪峰流量,那麼使它順利的通過下游的河道。當水庫不發揮作用的時候,比如水庫開始泄洪的時候,來多少洪水泄多少洪水的時候,下面的河堤就要潰堤了。

我為什麼在這里講這個問題呢?三峽工程在講它防洪講庫容的時候就是這麼講的:三峽工程能夠使下游的防洪能力從10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在三峽工程建設之前,長江下游的河道就可以防20年一遇的洪水,再利用了這些蓄洪區等設施後它起碼可以防40年一遇的洪水。通過1998年洪水以後,中央政府投資加固了長江大堤,長江大堤本身就能防百年一遇的洪水,所以長江大堤能防百年一遇的洪水不是由於三峽工程的建造而提高。而且中央政府在1998年洪水後幾百億的投資,才是長江干堤的防洪能力得以提高。但是現在由於三峽工程的清水下泄,徹底的改變了長江河道的走勢,而使1998年以後朱鎔基投資加固的長江大堤的這個防洪能力現在又受到威脅,就是說那個時候的投資就全白費了。為什麼?因為河道變了?河道原來淤的地方它變沖了,原來沖的地方它變淤了,所以這個投資等於白費了,得再重新來過。再來過的錢就是從所謂的三峽工程裡面出,這個是老百姓來出了。

我還講了武漢舉水河,它是由於一座水庫要潰壩,所以就派了武警部隊的水電總隊的官兵去把泄洪道裡面阻擋的水泥塊給炸掉,用了多少炸藥呢?有的說用了2噸,有的說用了1噸,有的說用了500公斤。二戰時德國海軍靠的是潛艇上的水雷,也就200多克的炸藥,就可以想像這個是多麼緊急的狀態,而且這個水庫正好處在中國的交通要道上,兩條高速鐵路,一條高速公路就在它旁邊通過。湖北省的防總很害怕,就是說這個水庫可能會潰壩,那別的水庫會不會潰壩呢?就趕緊放水。

在邢台的河北這個水庫放水也是同樣的這什麼一個道理,所以當水庫害怕自己安危的時候要放水,你放水的時候你把人為蓄的水量疊加在自然的洪水流量上,下去的洪水量比你自然的洪水量還要大,對下面的河道來講無法讓水安全的通過。

記者:若沒有這些水庫,那2016的洪澇災害還會這麼嚴重麼?

王維洛:我們講第三個例子,河北邢台的例子,河北邢台在沒有建南水北調之前,它有26條河流,從西向東流,降雨哪怕是暴雨,降在邢台上面或者是上游地區的,它都是通過26條河流從西向東流這樣來排除洪水。《史書》上記載,大禹當時疏導了河流,把這些河流都疏導到下游的土裡面去,消除了洪水的災害。而使得邢台生態環境今天看上去相當惡劣的地方,成為了中國文明的搖籃,邢台曾經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古都,在那個時候邢台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也是中國生態環境最好的地區,26條河流來疏導洪水。

當建了南水北調工程以後,南水北調和中國所有河流的流向都是反的,是從南向北流的,中國的河流都是從西向東流的。為了減少南水北調工程的造價,邢台26條河流現在只剩6條和南水北調工程交匯,能夠向東流。20條河流沒有了、消失了。根據中國保護濕地的條例,讓河流消失是犯法的行為。南水北調工程讓600條河流消失,在邢台地區這6條河流它要擔負原來26條河流排泄洪水的任務,這樣就會發生洪水,因為沒有那麼大的能力。

最後我們講中國的城市建設對河道的任意更改,建水景房,把河道任意變寬、縮窄,就會製造洪水。如湖北的舉水河,舉水河在自然條件下的河流有多寬?2500米寬,現在在湖北武漢市里也只有幾百米寬,原來要通過2500米寬的河道洪水,你把它壓在幾百米寬河道里,水位怎麼會不漲?

在邢台更奇怪,上游的河道寬,下游的河道窄,最基本的知識都沒有。比如說水是從高處向低處流,中國人不知道這個道理,認為水是平著可以流的。第二他認為水流不是越流越大的,他可以讓一條河流上游寬下游窄。邢台的七里河,上游通過的能力有500多立方米,下游通過的能力還不超過200多立方米,上游的洪水下來了,下游的通過能力小,下游那裡不潰壩嗎?象舉水河自然條件下這麼寬,現在給它縮到這麼窄,不淹你嗎?為了城市水景房能賣高價就可以不顧自然規律。我們不重視自然規律的話,這種災難還會不斷的重複,而且會越來越厲害。

記者:您認為中國官方是不是已經認識到這個問題?

王維洛:其實它有同樣的美國的這個問題,就是誰來維修這個水庫的問題,美國為什麼要棄壩,其中一個就是說維修費太高。那它的維修費是誰來承擔的呢?美國在這個管理體制里,建水庫的單位和管理的是一個單位,所以如果這個水庫出了事情以後,就是管理的的單位來承擔這個責任,也就是建水庫的單位來承擔這個責任。中國建的單位和管理的單位不是一個單位,在中國出了問題這個時候是誰來承擔這個責任?比如今年的邢台洪水把大賢村淹了,誰來賠償,沒有,到現在為止我們沒有看到,誰會為大賢村的村民死亡、財產損失進行賠償,沒有。我當初看到,大賢村的村民收到了大概幾包快熟面的賠償,下面的賠償就沒有談。

中國政府要把這個明確下來,說大壩的維修要歸水庫管理單位管的話,水庫管理單位他會把水庫全部還給你。我們再把這個問題擴大一下,既然你已經提出來,我們就可以談一下三峽大壩,也是把管理和維修分開,中國人不要以為三峽大壩屬於你中國人,起碼三峽大壩的發電機不屬於你,三峽大壩能掙錢的那一塊不屬於你,三峽大壩不掙錢的東西都屬於你,我們可以這什麼說。三峽大壩什麼東西掙錢呢,三峽大壩就是發電機掙錢,三峽所有的發電機和所產生的發電效益,都是歸長江水利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們,不歸中國人所有,那麼三峽大壩的年維修、將來的大維修的錢歸誰,歸所有的中國老百姓,歸中國的納稅人。

至於其他的小的(水庫)現在是不清楚,將來總有一天,只有水庫潰壩的時候,發生大問題,這個時候當做一個問題提出來討論了,在這個悲劇發生之前,我們所有的專家們,他們是閉著眼睛不說,盡管他們心裡面很清楚,這個事情將來的不久就會發生,而且是一個很大的災難。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安妮

評論
2016-11-16 8: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