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觸目驚心!和每個中國人性命相關

作者:鬧市聽花開

人氣: 170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21日訊】中國斷子絕孫的「偉大事業」!

這不是一個笑話,而是一個嚴肅的話題,也是涉及13億人身心健康的大事。從小我們就知道,中國地大物博山川秀美江河眾多,如今竟然連飲水也出現了巨大危機。水利部最近公開的2016年1月《地下水動態月報》顯示,全國地下水普遍「水質較差」,超八成地下水遭受污染。地下水如此,地表水的污染就更加嚴重,全國江河湖泊幾乎無一淨土,城鄉居民飲用水幾乎全部無法直接飲用。

世界第一的經濟體美國一直視飲用水如同生命,在200多年的經濟繁榮週期,水源沒有遭到任何污染和破壞,美國人認為,水是上帝賜給人類最基本的物質,既不能糟踐,更不能拿來牟利,因此美國的飲用水極其廉價,幾乎不用花什麼錢。更難能可貴的是,在美國的每一個地方,自來水都是符合標準的直飲水。

新華社曾經調查歐洲人的飲水情況,對於飲水種類來說,歐洲人的飲用水97%都是天然礦泉水和天然水,因為國外的水都很便宜,而且都是可以直接飲用。歐美等國的人也幾乎很少喝什麼桶裝水,如果中國的水源都被污染了,牟利的桶裝水豈不是自欺欺人?

早幾年前就有報導說「中國人」發明了一種新穎的排污方式,把劇毒工業廢水用高壓泵向地下1000米深處排放,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數據顯示:中國90%的地下水源已經被污染,64%屬於重度污染,日本環境學家悲觀地預測,中國地下水治理需要1000年,一千年?中國經濟發展不過30年時間,卻要付出如此漫長的代價來治理,豈不是要了我們的命?

由於肆意向地下排工業污水,催生了一個中國特有的奇怪行業——打枯井、挖滲坑。

我們古人常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即使對於今天的中國人來說,也肯定沒有比罵別人「斷子絕孫」更惡毒的詛咒了。然而,當今中國人正在從事的「偉大工程」就正是「斷子絕孫」。

南方無良企業除了打井向地下排污以外,還將工業廢水直接排入地下溶洞,肇慶就因為一家企業向溶洞排污,導致廣西龍江河嚴重鎘污染事件。地上的水污染能見到和聞到,地下的水污染很難被發現。中國長江以北地表水已經枯竭,這些地方的城市和鄉村都是吃地下水,山東、河南、江蘇等地的網民,紛紛向鄧飛和董良傑先生反映,他們家鄉十幾戶人家的村莊,往往十幾個甚至幾十個人患上癌症,許多嬰兒一生下來就是畸形。我們存入美國的外匯中不知有多少人民的血淚,我們高樓大廈腳下不知有多少死於癌症的冤魂。

下面是各地網民在微博上給公益人士鄧飛、董良傑先生的來信——

@何兵:收到私信說,如果你們開展地下水污染調查,請來菏澤吧。菏澤生產總值靠大小林立的化工廠帶來的,但這裡沒有一個正式的污水處理產。把污水打入地下已實行10多年了。我老家距市有30多公里,沒有自來水,一直飲用地下水。水質苦澀已經好幾年了。老百姓不懂這些背後的危害,幫幫我們吧!

@北京江榮生:20年前做投資諮詢公司,跟不少地方官員打交道,談及染織行業的污水處理,濰坊官員說:埋到地下!那個場景歷歷在目!

#我的父親死於血癌#:飛哥,本人老家山東省新泰市,家鄉附近幾個化工廠污水直排河裡,廢氣排防更是肆無忌憚,附近村裡癌症是最大的致病原因,村子裡隨便走百米,必有一家有人因癌症死去。老父親前年血癌去世,本人做環保,深知看不見的空氣水污染最可怕,但是屁民無力改變。

#一封臨沂來信#:飛哥,我是擼省臨沂人,小時河水清澈見底,摸魚扣螃蟹是兒時最美記憶!到了2002年河水變髒,經常有死豬漂浮,後來又抽沙,河床變低,河水深不可測,里自來水現在也不供水了,家家戶戶都打了井,可是燒出來的水一層渣渣!味道也不好!村子裡現在死的人大多是由於偏癱和癌症!很可怕!

@doric的:山東萊州,一條我小時候經常下水游泳,魚蝦豐美的珍珠河。由於上游大量小化工廠排污及沿途各種垃圾污染嚴重,用當地老人的話講「河裡細菌都活不了」,地下水已經不能飲用。下游出海口附近海水都被污染。

#一名網友來信#:鄧老師,今天看見您發起的關注地下水污染,眼淚掉下來。我少小離開家鄉,在上海打拚,我的親人依然生活在濰坊與平度交界處,如今幾乎每家都能講述一個關於癌症的淒涼故事,我妹妹的公婆在去年同時被查出癌症,公公已去世,婆婆尚在治療中。我代表世代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鄉親叩謝您。春玲

@大齡偽搖滾青年:早在6,7年前,就知道山東淄博有一些村辦化工廠,塑料加工廠打深井向水下排放化工污水,家鄉從春秋時代就是著名的糧食產區,水土肥美,結果如今變成了村裡統一發放桶裝水,癌症患者比比皆是,連老家人給稍來點麵條都不敢下鍋的毒村……這樣作踐土地是要遭天譴的。

一條條滴血的微博讓人覺得世界末日即將來臨,這些令人髮指的行為要是日本侵略者所為還好理解,可它們偏偏是我們自己的同胞幹的。山東、河北、江蘇、河南等地,那些企業老闆都知道本地人靠地下水為生,可他們昧著良心向地下強排致癌廢水,這不是明目張膽地謀財害命?如果說這些敗類為了暴利喪心病狂,為什麼各地政府任他們肆意妄為呢?那麼多企業向地下排污,在官員眼皮底下怎麼可能不會看到?唯一的答案只能是:官員和老闆綁在同一條利益鏈上。

古今中外,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時代,官商關係沒有像今天中國那樣親密無間。至今還沒有一個老闆因向地下排污而判刑,甚至沒有一個老闆因向地下排污而罰款。誰都知道,在所有國家向一個人下毒是罪犯,在我們這裡向全民族投毒卻是「精英」——政府指望他們納稅,貪官仰賴他們行賄,所以達官貴人都向他們陪笑臉;二奶指望他們包養,小三指望他們寵幸,所以不少美女向他們拋媚眼。

各級地方大員都追求短期經濟效益,經濟指標越高他們的烏紗帽就越高,所以,當地的環境,百姓的性命,子孫的未來,都抵擋不住GDP的追求,都抵償不了官員的前程。去年我到一個經濟欠發達省份開會,從該省記者朋友那裡才知道,該省各縣主要負責人的子弟都朝外國留學或移民。污染企業越多,工業總產值就越高,他們的工作業績就越好,他們在官場上就提拔得越快;企業污染得越厲害,企業老闆向他們行賄數額就越大,他們口袋裡的鈔票越多,他們在國外小孩的生活就越好,他們自己的未來也更有保障。不管當地污染到什麼程度,不管當地百姓多少人死於癌症,這都不是他們工作的評價指標,更不會影響他們步步高陞。官升得越高,離本地就越遠;官升得越快,在污染地呆的時間就越短。這樣我們就能理解為什麼那麼多官員,為官一任,禍害一方。

目前,中國的空氣無氣不毒,中國的水無水不臭,中國的土地無地沒有重金屬。

@鳳凰視頻

一條微博說:「【中國蔬菜之鄉深陷農殘疑雲菜農不吃大棚菜】中國蔬菜之鄉山東壽光,由於大量施用化肥、農藥、激素等,病蟲害加重、土壤理化現狀惡化、土壤次生鹽漬化等問題嚴重。知情人士稱,運往外地的蔬菜,經檢測的不超過10%。當地人從不吃大棚裡的菜,而是單獨留一個菜園子給自家人食用。」問題是,菜農可以不吃有毒的蔬菜,他們能不喝有毒的飲料?能不吃有激素的豬肉?能不用劇毒的藥片?在一個相互毒害的社會裡,誰都在下毒,誰都在吃毒——除非你高貴到可以享受特供,除非你富有到可以移民滾蛋。

我們從小就嚮往「江南水鄉」,我們來看看

@水鄉網

官方微博發出的一條微博:「長江以南浙江境內的杭嘉湖平原、寧紹平原和江蘇境內的蘇錫常平原,河網密佈、雨量充沛、風景如畫,這裡由此有了一個詩意的名字:「江南水鄉」。而如今,由於大量水資源遭到工業污染等原因,如夢江南正面臨前所未有的缺水困境。河水渾濁,污染物遍佈,魚蝦死盡,水草不生。」這些年來,國家環保部門一直在告訴公眾:國家天過去藍,水比過去綠,山比過去青,民間人士董良傑先生的微博戳穿了這一謊言:「@環保董良傑:【地下排污:減排天大謊言!】各地官方統計,廢水減排數據很漂亮,還沾沾自喜地吹噓,就像PM2.5公佈之前吹噓藍天。與此同時,各地瘋狂地下排污,造就一個打旱井產業,導致中國城市地下水源90%污染,且每況愈下。看看遍地癌症病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政策再也混不下去了。」

如果國家再不懸崖勒馬,如果不迅速停止這種自殺式的發展方式,如果對於環境污染還是自欺欺人地掩飾美化,絕對要不了多長時間,神州大地上的空氣不能呼吸,淡水不能飲用,食物不能充飢。雖然中國正處在第三次向西方的移民浪潮之中,但能夠移民的永遠只是少數,世界也容不下這麼多難民。

從前城裡污染了會考慮遷到鄉下,現在鄉下潰敗污染得更加厲害,我想起了一部美國電影——「無處藏身」。

你從雪山走來,
春潮是你的風采;
你向東海奔去,
驚濤是你的氣概,

……

你從遠古走來,
巨浪蕩滌著塵埃;
你向未來奔去,

……

這首《長江之歌》是上世紀八十年代風靡全中國的大型電視紀錄片《話說長江》的主題歌,這首歌旋律激昂,氣勢磅礴,通過對長江的描寫與讚美。長江是我國最長最大的河流,發源於唐古拉山各拉丹冬雪山沱沱河,全長6211.31千米,流經11個省、市、自治區,最後注入東海。長江源遠流長,與黃河一起成為中華民族的搖籃,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中華兒女。長江也是世界第三大河流,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中每18人就有一個生活在長江兩岸。

每一個生活在長江兩岸的中國人,古往今來心裡都有一支長江之歌,驚嘆長江的壯闊之美,感念長江的養育之恩。然而今天生活在長江兩岸的中國人,面對渾濁惡臭的長江時,不免會生出長歌當哭的哀傷和悲痛。

千百年來,人們記憶中的長江,都是「兩岸青山」,「碧水東流」。而今天,這已經成為遙遠的不堪的記憶。長江,不僅每年要接納五億噸泥沙,還要接納數千條支流排放的難以數計的有毒有害的污水。面對與日俱增的濁流與黑流,長江,早己不再有「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的勝景。世世代代居住在長江兩岸的長江人,再也沒有「同飲一江水」的雅興!昔日的長江,波峰上,是戲水的白鷺,浪谷裡,是擁擠的魚群。萬里長江,猶如長達萬里的流動的水族館。如今,「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的情景不見蹤影,魚的種類和數量也在銳減,更可怕的是,長江水不能再直接飲用,靠長江水澆灌的糧食蔬菜被嚴重污染,許多人甚至因生活在長江兩岸而過早死於非命,長江正在淪為一條沒有生命的河流,這樣的河流還是曾經美麗壯闊的長江嗎?

今天長江的血管裡,流淌著污泥濁水,今天長江的風濤中,瀰漫著拜金主義的毒霧,今天長江美麗而偉岸的身軀上,早已是千瘡百孔!人類的悲劇,就在於自私和貪婪。以鄰為壑,求己之利,就是破壞長江,破壞大自然的根本原因。須知,毀滅他人,就是毀滅自己。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11-21 2: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