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財政部不可告人的經濟秘密

外界關注,財政部人馬近期被查是否會牽出中共每年用於鎮壓法輪功的巨額秘密支出問題。 (AFP )
人氣: 404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落馬的前財政部副部長王保安的舊部──財政部辦公廳調研員韓曉亮,10月31日被通報違規違紀。外界關注,財政部人馬被查是否會牽出中共每年用於鎮壓法輪功的巨額秘密支出問題。

從1998年到2015年,王保安前後在財政部任職長達18年,橫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時期近17年時間 。而十幾年來,中共每年用於鎮壓法輪功及維權群眾的費用,一直是中共最大的秘密之一。

中共所謂維穩費用早已超過國防軍費開支。中共政府公共安全支出數據顯示,2012年公共安全支出預算已經高達7017.63億元,超過了國防預算6702.74億元。實際上,公共安全支出多年都處在增長之中,在2009年這一數字是5140億元,也超過了當年的國防預算4806.86億元人民幣。

江澤民集團發動和維持對法輪功的鎮壓花了多少錢?據明慧網報導,遼寧省司法廳高級官員曾在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解教大會上說:「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1999-2002年,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高峰期消耗的財政資源,高達國民生產總值的1/4。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 全國監獄和勞教系統獲財政巨資擴建

從1999年鎮壓以來,中共在全國各地大量抓捕法輪功學員。《美國國務院2001年人權報告》報導 ,2001年中國大陸有20多萬人未經司法審議而在勞教所服刑,而根據2001年7月份的數據,當時接近一半被關押在勞教所中的人員是法輪功學員 。那麼,估計2001年僅被關押在勞教所裡的法輪功學員就至少超過10萬人。

隨之而來,勞教所和監獄關押容量需求爆炸性增長。數據顯示,全國各地動用大量資金進行勞教所和監獄擴建。各項經費開支也相應劇增。

新華網2003年11月26日報導, 司法部長張福森在全國監獄布局調整工作座談會上說,計劃於2010年完成全國監獄布局調整。從2002年開始對全國700多所監獄布局進行調整,將偏遠地區的監獄遷移到中心城市附近和交通幹線附近。中央和地方政府已經為全國監獄布局調整投入44.6億元。

《瀋陽今報》2003年7月2日發表報導《全國首座監獄城投資近10億元》。2003年7月,全國首座監獄城,在遼寧瀋陽市於洪區馬三家建成,監獄城(注:僅指監獄系統,非馬三家勞教所)投資近10億元。 總建築面積40萬平方米,城內常住人口2萬人。資金主要來源於中央、地方政府財政撥款和土地置換。著名的瀋陽大北監獄將全部遷入監獄城。監獄城新設了遼寧省第一、第二監獄、新人監犯監獄、省女子監獄。

瀋陽監獄城
瀋陽監獄城(谷歌地圖)

據中共司法部2012年消息,廣東省爭取到38億元資金投入監獄、勞教所視頻監控系統建設項目。

數據顯示,在河北省,其「監獄布局調整方案」 總投資5.68億元,其中國家撥款2.4億元,省配套資金3.28億元。

據調查,用於勞教所搬遷擴建的費用一般除中央撥款和自籌部份外,還有地方撥款、專項撥款等,很大成分的資金來源於國債資金。

根據2004年3月17日的官方消息,發行1100億國債將用於建「公檢法司基礎設施」,將「公檢法司基本建設」作為投入重點之一。

2002年,國家安排廣東省國債投資項目125項,安排國債資金25.26億元,其中,中央國債(撥款)12.9億元,地方國債12.35億元,125個項目中公檢法司項目占64項,共1.85億元。

截至2001年12月底,江西省政法系統安排國債項目50項,項目總投資5.33億元,國債資金1.6865億元。而中小學危房改造項目總投資0.58億元,只有政法投資的1/10。

除了看得見的預算資金,還有隱形的財政支出被用於迫害法輪功。這部分支出不一定體現在國家預算中,比如江澤民從石油系統的蔣潔敏處拿錢用於迫害。

全國各行各業幾乎都參與迫害法輪功,這部分額外支出的數字會非常巨大,比如各地訪攔截法輪功學員上訪的資金、全國教育系統將迫害法輪功內容編入教科書中等等,這些也不會被計入可見的預算中。

據不完全統計,到北京上訪被抓捕的、有登記記錄的各地法輪功學員達83萬人次 。北京天橋街道辦事處公開信有這樣的規定:對監控、舉報法輪功學員進京的人員獎勵500至1000元。由此推算,即使不考慮各地為堵截、追捕、押送進京上訪法輪功學員的人員開支,僅獎勵一項,耗費也高達數億元。

公檢法司系統預算增長背後的酷刑與迫害

2004年10月,總部設在美國的非政府組織(NGO)「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發表《關於江澤民集團利用國有資產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通過對山東、河北、吉林等迫害最嚴重的省份的調查發現,政法系統的資金投入的增長率往往同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嚴重程度成正比。

以河北省為例, 截至2002年公檢法司支出不斷增加,預算內支出由1997年的19.2億元增加到 2002年的42.9億元,增長1.23倍,年均遞增17.4%。

2003 年,河北省司法廳廳長張春富在其述職報告中提到,「河北省對法輪功學員的教育轉化等多項工作居全國領先位次,其作法、經驗多次被中共有關部門和司法部在全國推廣,在監獄爆滿、關押場所十分緊張的情況下,今年又新收押罪犯15,826名、勞教人員2,924名。」

報告還提到以轉化法輪功學員為目的的 「春雷行動」,報告稱,「中央『 610』 辦、司法部向全國推廣了河北省的做法和經驗⋯⋯」

據查,2003 年 4 月,中共中央「610 」辦公室與司法部在河北省召開現場會,會議要求在全國勞教系統開展代號為「春雷行動」的專門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集中轉化行動」。

在該會議上,中共中央「610」辦公室及其操縱下的司法部強行推廣河北及山西某勞教所的所謂「轉化先進經驗」――即使用「約束衣」酷刑。要求各地勞教所必須照此辦理。

酷刑演示:約束衣。約束衣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百種酷刑之一。(明慧網)

「約束衣」酷刑是用細帆布製作的緊身衣服刑具,從前身套進在後背結帶,衣袖長出手臂約25公分,衣袖上有帶用於捆綁。將此衣給法輪功學員穿上,將學員手臂拉至後背雙臂交叉綁住,然後再將雙臂過肩拉至胸前,再綁住雙腿,騰空吊在鐵窗上,耳朵裡塞上耳機不停地播放誣蔑法輪功之詞,嘴裡再用布塞住。用此刑者,雙臂可能殘廢首先是從肩、肘、腕處筋斷骨裂;用刑時間長者,背骨全斷裂,被活活痛死。

在所謂的「轉化先進經驗」推廣後,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便出現了「約束衣」等酷刑將法輪功學員摧殘致死的慘劇,比如:張雅麗、張保菊、管戈,還有一位60多歲的老人。

知情者介紹,勞教所當初對使用「約束衣」酷刑也顧慮重重,擔心出事擔責任,但各級「610 」辦公室對「轉化」規定了硬性指標,並與警察個人的職務升降、工資、獎金、待遇掛鉤,也就是說,在中央「610」的指令下,各級地方 「610」逼迫並唆使勞教所及其警察去作惡。

在虐殺事件發生後,中央「610」明確表態:對相關勞教所及責任人不得追究。 由於中央「610」的表態,張雅麗、管戈等法輪功學員被用「約束衣」摧殘致死後,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及其警察至今未受到任何查處、追究。

管戈(明慧網)

2015年8月21日,管戈的母親胡華勇女士向北京最高法院郵寄了《刑事控告書》。她控告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從而導致她大學法律系本科畢業的女兒遭「約束衣」等多種酷刑迫害致死,時年33歲。她在控告書中說:

「我日日夜夜想念著我心愛的女兒,盼望她早日歸來,可盼來的竟是一個死亡的通知電話。」

「到了殯儀館裡,在給管戈遺體穿衣服時,發現她頭頂上有一個大腫包和幾個小腫包,天靈蓋上有一個0.5厘米深的坑,耳朵被打塌陷了,左胳膊上缺一塊小肉,後脖子上有一個大腫包,後腰部位有3厘米長紫黑色的傷痕,整個左小腿都是青綠青綠的。」

她還發現女兒「兩隻手緊緊地攥著拳頭,兩隻大拇手指甲攥得黑黑的,掌心呈現紫紅色斑塊。」

「從這些現象來看,我的女兒咬緊牙關,忍受著難以忍受的酷刑折磨。」

江澤民批示撥款 遼寧大連等地成迫害法輪功重災區

從1999年迫害開始後,江澤民曾明確對時任遼寧省大連市長、市委書記薄熙來表示:「你對待法輪功應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

明慧網報導,在權力慾的驅使下,薄熙來使大連很快成為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在江澤民的批示撥款下,大連最先擴建、新建大型監獄和勞教所,如大連監獄、南關嶺監獄、金州監獄、瓦房店監獄、莊河監獄、周水子教養院、姚家看守所等。後來就連全國各地無處遣送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轉到大連。薄熙來下令遼寧所有勞教所、監獄「集中全部力量轉化法輪功」。

一直官運不順的薄熙來因賣力迫害法輪功從此在江澤民的「賞識」下青雲直上,2001年成為遼寧省省長。遼寧進一步成為迫害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大連市法輪功學員趙飛,曾3次被綁架勞教、5次被非法拘留、1次被劫持洗腦迫害,生前多次慘遭折磨、摧殘。

趙飛(明慧網)

2007年9月,趙飛被劫持到馬三家勞教所。馬三家警察隊長高風采(音)將趙飛關小號、施酷刑,不分白天黑夜將趙飛銬在鐵椅子上,銬了15天。

警察的電棍電擊和暴力毆打,導致趙飛雙腿失去知覺,下肢癱瘓。由於不能行走,每當趙飛去食堂吃飯時,警察縱容、指使犯人們拖拉他的上身,導致雙腿、雙腳被樓梯、地面石子磨得血肉模糊,鮮血淋漓。抬不動時,犯人還毒打他。

趙飛生命垂危之際,才被送往瀋陽醫科大附屬醫院搶救,被診斷為血癌。

趙飛到家後已奄奄一息,骨瘦如柴,全身到處可見電擊的灼傷,傷口流著膿血;最大的傷口在尾骨處,皮肉全無,白骨暴露,潰爛處能容下一個核桃。數十天後才能勉強下地。

回家後,中共人員還不斷對其騷擾。趙飛迫不得已,拖著殘疾身子離家出走,從此風餐露宿。

2011年12月31日,趙飛含冤離世,終年54歲。

趙飛的妻子何春燕也曾被多次非法關押,被迫害得滿身癤瘡、精神失常已超過10年。而且趙飛每次遭迫害就加重一次,常年臥床不起。

兩人的兒子趙元1999年時還是個小學生,經歷了一次次父母被綁架抄家,一次次的驚嚇,在學校又被不明真相的師生歧視,遭同學辱罵毆打,小小年齡在心靈上受到很大傷害。原本一個聰明好學的孩子,變得瘋瘋癲癲的。在學校被打罵,回家打親人,近幾年情況逐漸惡化。

至2016年6月,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在馬三家勞教所被酷刑折磨、藥物迫害而致瘋或精神失常的法輪功學員有60人,精神失常後致死的7人。

「維持鎮壓是以犧牲整個社會的資金需求為代價的」

早在2004年「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布的《關於江澤民利用國有資產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中表明,在5年多的鎮壓當中,江澤民置國計民生於不顧,為維持和加重迫害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

如:大量撥款給公安、國安、政法、「610」辦公室等系統專門用於迫害法輪功;

巨額投資司法系統擴充監獄、勞教所和建立洗腦基地用於關押和「轉化」法輪功學員;

為詆毀法輪功而不惜一切代價開動所有宣傳機器,在報紙、電台、電視台、文藝、文化、教育等方面的資金投入無計其數;

為封鎖法輪功真相而投入巨額資金建立全方位的地面和網絡監視系統;

為輸出迫害而在外交上更是下大賭注,重金收買一些國家以逃避聯合國的譴責,巨資收購和滲透海外中文媒體以粉飾血腥鎮壓,出資派出大量特務收集海外法輪功學員資訊等等。

「追查國際」說,毋容置疑,維持這場鎮壓是以犧牲整個社會其它各方面的資金需求為代價的。因為迫害而導致基本建設、科學、財政、農業和教育等方面的撥款被停止,這極大地損害了中國人民的利益,也嚴重阻礙了中國經濟的正常發展。而對法輪功所倡導的「真、善、忍」道德價值的攻擊和打壓,更使中國社會陷於空前的道德危機之中。#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11-25 6: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