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江西紅會器官捐獻官員貪腐的背後

人氣: 23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11月24日訊】據江西省南昌市檢察院通報,11月8號,江西省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副主任謝顯慈,因涉嫌受賄罪被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謝顯慈官位副處級,屬於「蒼蠅」級別的小貪官,但是,因「人體器官」敏感,這條消息格外引人注目。

謝顯慈主管全省人體器官捐獻工作。推器官捐獻,現在不受中國人歡迎。在國內這個職業按目前行情看,不吃香,因為總不會有人為了捐獻自己或親屬的器官去向他討好行賄。相反,他要求人。如果宣傳動員捐獻器官,想「勸捐」成功,要陪笑臉、說好話,頗費心思。這一階段,沒什麼「油水」可撈。但是一旦有器官捐獻之後,就有器官流向的問題,誰能分配到?行賄攻關隨之衍生。因為中國沒有公開透明的正規器官捐獻系統,暗箱操作便給了貪官可乘之機,就可能有受賄的問題。

謝顯慈是否借職務之便受賄和具體怎樣受賄的,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從江西省人體器官捐獻和器官移植的實情,或許能看出端倪。

「人體器官」之所以敏感,是因為在中國發生了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雖然江西還算不上「活摘器官」的重災區,但近幾年,隨着熱炒人體器官捐獻,江西「活摘器官」的罪惡不斷浮出水面。

江西省到底有沒有捐獻器官?是否還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對此,移植醫生往往是知情者。

2016年5月4日,江西省人民醫院移植科醫生對海外《追查國際》調查員抱怨:今年就做了兩例腎移植,「因為現在都靠別人捐獻,別人不捐獻的話你總是做不了。」

2016年5月13,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移植病房醫生也同樣抱怨:肝移植今年還沒做一例,去年做了很多。「以前不一樣,以前有司法這塊,現在都遺體捐獻」。醫生並不否認「司法這塊」裡有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2016年11月22日,再給這兩家醫院移植科打電話,對方一聽說想做肝腎移植,都表現了極大興趣,表白他們肝腎移植都能做,一直在做。江西省人民醫院:腎移植做了不少。

這兩家醫院的情況至少表明:一,江西移植醫院,在2015年沒按規定停用「死囚器官」,全年仍在大量使用,「做了很多」。二,江西沒有捐獻器官。因「司法這塊」器官「斷頓」,致使上半年器官移植幾乎停業。三,現在,醫生護士都招攬生意,是否又有了「司法這塊」器官,可以重操舊業了?

與門可羅雀的上述兩家醫院相比,南昌普瑞眼科醫院並沒受什麼影響,角膜移植照樣火爆。2016年元月6日,醫生周文天對調查員說:我們做的很多,一般每月做十來例,去年做了一、二百例。今年元月5日前剛做了4例。供體有本地的,由自己切取,也有從外地買的。

值班員進一步解釋:眼角膜供體主要來源於普瑞眼科醫院連鎖集團。有人需要,提前登記,若有合適角膜源,會通知去取。當然不知道供體是哪裡來的,更不清楚是誰的。只要拿回無損的、能用就行。

從公開資料顯示,提供新鮮眼角膜的普瑞眼科醫院連鎖集團,成立於2005年目前已在北京、上海、重慶、成都、昆明、鄭州、南昌、烏魯木齊、哈爾濱、濟南等地投資創辦了普瑞眼科醫院,並有西安等多家醫院正在籌備之中。普瑞眼科集團老闆一定是尋到了什麼商機,嚐到了大甜頭,所以十年來不斷擴建眼科連鎖醫療機構。

集團成立的2005年,正是中共活摘最瘋狂的年月。各醫院都熱衷於肝腎大器官移植,眼角膜甚至無人問津,顯得特別充足富裕。以連鎖集團,在各地開展角膜移植,形成產業化,規模化,照樣帶來了暴利。於是,各直轄市、省會出現了南昌普瑞這樣的眼科醫院。納入集團後,因為有了器官供體,各家醫院移植數量大幅躥升。南昌普瑞的周文天醫生,幾年前就已做了5000例角膜移植,而那時醫院連角膜移植的資質都沒有。

普瑞眼科醫院連鎖集團自成器官調配系統,供體的來源是另一個更大的器官調配系統,眼角膜只是其中一部分。醫生稱的「司法器官」都走這樣的內部渠道,和中國官方的捐獻系統沒有一點關係。因捐不到器官,中國捐獻系統運作不起來。而真正運作器官的是那些內部N條大小調配系統。

江西器官捐獻與移植透露出的活摘真相,是導致江西紅會官員謝顯慈貪腐的原因嗎?謝是管理器官捐獻的,本來貪腐機會不多,但如果「一切向錢看」,利用器官牟取利益,就可能大發死人財。如果再利令智昏,參與活摘器官,那就是圖財害命。尤其大陸十幾年來發生數量巨大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成了中國器官移植的最主要來源,江西紅會官員也很難不涉及其中。其實,利用江西省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的名義,炒作器官捐獻,謊報捐獻器官數字,掩蓋活摘器官真相,就已經犯下活摘器官同謀罪。這樣的人不論以什麼名義被治罪,都是罪有應得。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11-24 4: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