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曹操惜才的小故事

作者:華翰

魏武帝曹操畫像。(公有領域)

  人氣: 7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官渡之戰,曹操消滅袁紹之後,收回了北方大片土地,漢獻帝封他為冀州牧,主管新得到的地方。

謀士郭嘉告訴曹操說:「用人要就地取材,本地人當本地官,容易收攏人心。」曹操很贊成,首先找到袁尚的部下崔琰,請他當冀州別駕,作自己的助手。曹操查看了整個州郡的戶籍,跟崔琰說:「冀州是個大州啊,人戶真多,足可徵發三十萬大軍呢。」

崔琰眉頭皺起,很不高興的說:「明公(指曹操)的想法,在下確實不敢恭維。當今之時,天下四分五裂,袁氏兩兄弟爭鬥不休,冀州百姓受了許多痛苦。明公主持漢室的朝政,應當同情人民的不幸,把他們從這堆污泥裡拉起來。可是你剛到任,不想這些國計民生的大事,卻計算兵員的多少,這難道符合冀州人的苦苦期望嗎?」

曹操聽了,十分內疚,當即向崔琰致歉,感謝他提醒自己。後來還讓他擔任長子曹丕的師傅。

曹操和袁紹曾經是同僚和朋友。他可憐袁紹家族的失敗與沒落,不免心酸,便親自來到袁紹的墳前弔唁,痛哭盡哀。曹操還慰問袁紹的寡妻,把袁紹的家財也送還給她,還賜給各種用品,按時給袁紹的寡妻送糧、送衣,盡到了朋友的義氣。

曹操接著又打敗了袁譚,進駐南皮城。王修原是袁譚的運糧官,聽說主公敗死,痛哭失聲,馬上找曹操,要求收殮袁譚的屍體。完事之後,再繼續跟著曹操繼續押運糧草。

這時,各個州縣都已投降,只有樂安太守管統(人名)不肯投降,當了俘虜。曹操指示王修,順路把管統的首級取來。王修到了樂安,在監獄裡找到管統,替他解開繩索,將人帶回南皮一起謁見曹操,王修說:「管統忠於自己的職守不投降,應該得到表彰才對。我到了樂安,便擅自作主把他釋放了,帶著活人來見你,請明公降罪吧!」

曹操聽了很高興:「你為我保存了一位義士呢!」當即任命管統為司空掾,留在身邊做事。

曹操班師回到鄴城,接見了當時的文章高手陳琳。陳琳原來是袁紹的部屬,主持起草文件。打官渡之戰前,他幫袁紹寫了一篇聲討曹操的檄文。當曹操收到文稿時正在頭痛,躺在床上動不得。書吏把檄文讀給他聽,還沒讀完,他就從床上跳起來,頭疼也好了。這也難怪,因為陳琳的文章不只揭露曹操的罪行,還翻出他的祖宗三代,連父親曹嵩的養父太監曹騰也抖出來了。袁紹失敗後,陳琳被俘投降了曹操。

主客兩人坐定後,曹操劈頭就問:「陳君(指陳琳)的文筆的確妙極,令我佩服,只是也太缺德。聲討我本人倒是無可厚非的,怎麼連祖宗三代也要罵呢?」陳琳連連謝罪,說自己也是受人之命,就好比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曹操看他很誠懇,也沒再追究,請他和阮瑀兩人做司空府的掾屬,繼續主管文件起草的工作。

(事據司馬光《資治通鑑》)@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太宗征戰,並非只靠一己之勇。太宗治軍之嚴謹,布陣之精準,臨敵之應變,料敵之如神,用兵之出奇,戰術之多樣,戰略之高超,將將之貼切,更兼天意使然,遂使其百戰百勝,開創大唐王朝。太宗熟讀兵法,用乎於心,審時度勢,無往不勝,戰功卓著,然只留下極少兵法論著。成吉思汗所言之《唐宗兵法》即為後世所傳《唐太宗李衛公問對》。
  • 曹操長年患頭風病,知道華佗醫術好,常召喚華佗治病。但華佗喜歡逍遙,假託妻子生病回故鄉。曹操數次召喚,華佗仍然不到,於是派人查探,知道華佗妻子是詐病,曹操大怒,因此將華佗捉拿入獄。
  • 王道仁政的特點之一是「持中庸」。唐太宗在《建親》篇中寫到:「夫封之太強,則為嗜臍之患,致之太弱,則無固本之基。」不上不下,不弱不強,不偏不倚,此乃中庸之道也。
  • 《三國演義》中,曹操有這麼一段話,千百年來,為後世傳頌:「夫英雄者,胸懷大志,腹有良謀,有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者也。」這是曹操對英雄的解讀,亦是曹操自己真實的寫照。
  • 台灣廚藝再創國際競賽佳績,大葉大學餐旅管理學系陳文正老師分別用「三國」及「網路虛擬女神」當藝術麵包題材,在德國IKA奧林匹克廚藝競賽當中,獲得一金一銅。
  • 於是,在經歷了命運的磨礪後,蔡文姬振作起來,勉勵自己做好。她在詩中寫的「竭心自勖厲」,正是她無論遇到甚麼挫折都勉勵自己做好的心聲的寫照。
  • 第七屆新唐人電視台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在10月19日下午7時15分公布複賽名單,共有53名選手進入半決賽。(戴兵/大紀元)
    經過一天的初賽角逐,第七屆新唐人電視台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在10月19日下午7時15分公布複賽名單,共有53名選手進入半決賽。複賽選手們說,中國古典舞背後的內涵留下深刻的印象,讓他們愛上了跳舞並不畏艱苦堅持了下來。
  • 在古書典籍中有時我們會看到,文筆極佳的人代人寫文章,就被稱為代人「捉刀」。
  • 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 借問誰家子?幽并遊俠兒。 少小去鄉邑,揚名沙漠垂。
  • 看過《三國演義》的人都知道,那時絕大多數人是單名。翻開歷史書,整個東漢、三國,這300多年間的人名幾乎全是一個字,雙字名極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