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普當選總統 移民政策「乾坤大挪移」?不一定(3)

一名被解僱的IT員工,被前雇主起訴說在離職前更改了公司雲端服務器管理員帳戶的密碼,但對方則反訴該學院歧視黑人員工,雙方各說各有理。(Fotolia)

人氣: 6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被選為美國第45屆總統之後,紐約各大移民律師樓的電話、郵件都被迅速擠爆。川普當選總統,移民政策會「乾坤大挪移」?不一定。但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川普一定能做些甚麼的,而且絕不會是奧巴馬的翻版。

本期細數總統推行移民政策的二條路,盤點各路律師行家的觀點,並奉上遞解高危人士要瞭解的法律。不管你目前是何種身份,「驚慌」都解決不了問題,先讀懂美國的制度,再諮詢律師的意見,最後自己斟酌後決定出路。

接上文

律師界怎麼看川普移民政策

這段時間,有很多律師在接受採訪時都從法律和政治角度談論未來移民政策的走向,以及回答民眾關心的話題。綜合八方觀點,我們發現律師們普遍認為不會因為新總統上任,就立刻反轉移民政策,而且常規移民不會受影響,更沒必要自己嚇自己,但是也建議恐被遞解的無證移民儘快找律師,進入合法程序。

移民政策不可能一下子反轉,三類移民政策中,有的政策不那麼容易變更(Fotolia)
移民政策不可能一下子反轉,三類移民政策中,有的政策不那麼容易變更(Fotolia)

觀點1:不會立刻反轉移民政策

曼哈頓的畢捷律師(Kerry Bretz)認為,雖然川普在競選的時候說要大規模遣返無證移民,取消達卡,並對簽證進行嚴格限制,但是移民政策不可能一下子就反轉,因為有些政策總統是很容易取消的,但是有一些政策則不是那麼容易。

目前正在執行的移民政策大致可以分為三類:

一類是總統通過行政令的方式出台的,包括達卡和檢控自由裁量權(Prosecutorial Discretion),後者允許移民法官對不屬於優先遞解對象的案子予以臨時關閉(administrative closure)或徹底關閉(termination)。「這一類是最容易取消的,如果川普想取消的話,他上任第一天就可以取消。」畢捷律師說。

第二類是規例(regulations),包括601A條件豁免。川普如果想改變這一類政策,需要先提出新的規例,然後經過公眾評議期,這個過程至少六個月。而這一過程中,民眾可以發表意見。

第三類是最難改變的,就是法律規定的移民獲取身份的方式,比如U簽證、特殊移民少年簽證(Special Immigration Juvenile Visa,簡稱SIJV),這一類的移民政策如果是要改變,必須通過立法的形式,要經過國會同意,耗時更長、成功的機會也更低。

因此,畢捷律師認為,雖然在未來幾個月或幾年裡,移民可能會面臨困難,但是他對未來移民政策的變化持樂觀態度,「在我執業移民法25年過程中,一些痛苦的變化最終總是會帶來好的結果,我們可以在聯邦法庭挑戰那些不好的法律,通過新的立法讓法律朝更好的方向變化,我們這麼做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此外,前任總統奧巴馬執政期間(2009至2015年),也遞解了250萬人,「比歷史上任何一位總統都多」,移民政策也不是想像的那麼寬鬆。

觀點2:常規移民不會受影響

華裔移民律師劉汝華也認為,「合法移民,不管是公民、綠卡,還是政治庇護成功的人士,或者是政治庇護正在申請等待上庭的人士,還有正在為自己家屬做排期的,都不用擔心。如果移民法發生變化的話,美國憲法上有規定,它只從制定那天開始,往後有影響,前面排隊的必須保持一致,保持有效。」

劉律師表示,很多華人擔心,說自己為兄弟排期排了10年了,到時候如果發生變化的話,會不會白排,「不會的,這是美國憲法規定的,美國法律不能往前有追溯力,只能針對制定之後的,這才具有公平性,所以大家根本不用擔心。」

川普在競選時,提出要保護美國本土就業崗位,本來就競爭激烈的H1B(留學簽證)的名額是否會減少?對此,冉燕飛律師表示:「H1B的名額是國會批准通過的,這個不能由總統一人說了算。」李亞倫律師估計,明年4月份的H-1B工作簽證很可能和去年不會有甚麼變化。而職業類別申請移民系統的改革需要立法程序,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實行,所以,想要申請職業移民的人儘快開始遞交案件,會比觀望等形式更有利。

兩年前,在洛杉磯,無證移民在獲知奧巴馬總統的達卡行政令後,淚流滿面,接下來他們又將何去何從(Getty Images)
兩年前,在洛杉磯,無證移民在獲知奧巴馬總統的達卡行政令後,淚流滿面,接下來他們又將何去何從(Getty Images)

觀點3:移民不必緊張恐慌

對於川普當政對移民政策的影響,冉燕飛律師表示:「肯定對於非法移民有影響,特別是非正常途徑滯留美國的人。但是會影響到甚麼程度,以及川普能以多大力度推動他的移民政策實施可能會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

「現在許多正在走程序的移民開始恐慌,其實沒有必要走極端。正如上面所述,政策的出臺需要嚴格的程序,即便出臺,也並非就行立即實施。」

縱觀歐巴馬競選提出的醫保方案,從主張到實施也經歷了漫長過程。在此期間,一些政策和他當時的主張也有出入。

可以推測,川普如果要推行新政策,也會遭遇同樣的情形,這是美國的體制所決定的,即便有強有力的領導人,因為受國會、司法和法院方方面面的牽制,從想法變為施政綱領直到其實施,這是個漫長的過程。川普即便能夠以行政令方式推出新移民政策,但能否有人去實施,也是問題。因為美國就是這樣,如果因為各種原因每個州的情況不同,如果沒有人實施,總統也沒有辦法。

觀點4:無身份移民如何度難關

原本新總統未定前,對移民大赦抱有希望的人現在變得失望,川普即將上臺,令目前尚無身份的移民面臨前所未有的緊張。移民局官員和律師都建議儘快將身份合法化。根據目前情況,符合條件的人可以申請親屬移民,或通過601A進行豁免。

但是有些長期沒有身份的移民,期間也嚐試通過婚姻、子女申請等手段,由於案件所需時間太長,久久沒有結果。如有的人通過親屬申請綠卡,遲遲未收到綠卡,擔心審查變嚴格而恐慌。

移民律師表示,對於長年滯留,在美國沒有直系親屬為其申請辦理身份的人,應該盡早尋找專業律師諮詢,以免遭遇遞解。至於已經在走合法程序的人,一方面應該清楚總統再有能力,他也不可能一下子顛覆所有法律;另一方面在美國,新法律從制定到實施過程漫長,並且時效是從實施之日開始的,現在不必為未來的法律過度擔心。

根據海關及邊境執法部門的2015年數據,共有23.5萬人被驅逐,其中有59%是定罪罪犯,還有41%的是因為違反移民法被驅逐。為此,紐約的葉寧律師特別提醒有家暴行為、報案後被逮捕、進入法庭刑事訴訟的華人移民,要當心律師(公派律師或有的私人律師)以認罪為條件而達到快速結案目的,而進入200萬被遣返人群之列。

但他也表示,根據經驗,有些措施進入實施程序還需要一段時間,因此建議尚未辦理身份的移民,要利用這個空檔,儘快按照現有法律進入合法程序,以免成為遭受遣返人群。

對任何可能被遣返的外國人士,都得確保被合法對待,了解美國法律,再找律師諮詢為上策。(Getty Images)
對任何可能被遣返的外國人士,都得確保被合法對待,了解美國法律,再找律師諮詢為上策。(Getty Images)

觀點5:移民法庭無力快速處理案件

要知道,哪怕是犯罪的外國人也需要經過移民法庭才能被驅逐出境,而且在被判驅逐出境後,還可以提出上訴。目前的現實情況是,移民法庭受奧巴馬總統「火箭排期」影響、已被中美洲無人陪同的未成年小孩逼到極限,有大量的案件積壓。

這就變成從法官開出遞解令往往需要數月,甚至1、2年,到今年9月26日,法官們只完成了2014年以來分配的優先案件中的40%。同時還有數萬計的移民被關押在移民監獄,截至今年6月,有18萬移民在移民法庭被定罪、有驅逐令。

而另一方面,從2006年至今,移民案件積壓量已增加了兩倍多,從17萬件增加到51.6萬件。「從2014年起,上庭日期最晚、已經開始排到2023年。」華盛頓智囊機構移民政策研究所的分析師莎拉‧皮爾斯(Sarah Pierce)說。平均來說,申請人要等上672天(約2年)才能見到移民法官。

如果新總統川普要快速遣返難民或非法入境難民,需要增派更多移民法官,或改像奧巴馬一樣,使用「火箭排期」。但在目前的費用以及人員配置下,這一舉動是有難度的。

全國移民法官協會主席達納‧馬克斯(Dana Marks)法官認為至少需要500名法官才能處理完畢目前擠壓的案件。但是到目前為止,2017年的聯邦預算撥款額度總數是399名,也就是說還有100名法官的空缺。◇

觀點6:移民政策轉向 遞解高危人士要了解法律

李亞倫律師給出5條「移民政策轉向 遞解高危人士要了解的法律」,包括:

1.避免被誘惑,不要冒險作危險的案件。在過去幾年中,我們看到許多人被誤導,作了不會成功的案件,如他們的案件並不在移民訴訟中,而主動去上移民法院。

經典的案例是,當事人要申請十年期綠卡(或者應該更恰當地稱為取消遞解令),這種案子有三個需求:在美國的持續居住10年,具有良好的道德品格,以及對美國公民或永久居民的配偶,父母或子女造成不尋常和極度困境。幾乎大多數的人都可滿足前兩個要求,但是很少有人能滿足第三個要求,而要依賴移民法官和政府律師的好心腸。國會在1996年修訂的「非法移民改革和移民責任法案」(IIRIRA)時,把「極端」困難的標準改為更難達到的「不尋常和極端」的困難。

他們還需要一個明白法律的國安局(DHS)律師,這是因為,如果政府律師就移民法官對於例外和非常不尋常的困難的問題做出了有利於申請人的決定,若政府律師上訴,移民上訴局一般會支持政府律師。

所以請注意,如果非法移民被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逮捕,並被起訴,那麼申請取消遞解令才更有意義,可以此作防衛的方法。

2.如果你符合條件,馬上著手開始做一個好的移民案。如果你覺得自己的案子可以被批准,那麼去找一個合格的移民律師。他/她應該有能力幫你梳理細節並判斷你的案子是否真的有機會成功。請不要害怕付諮詢費,很多好的移民律師都要收取諮詢費的。

3.遠離可能會害你被抓捕,使你有犯罪記錄的危險情況、地點或團體組織。川普移民項目的十個重點之一就是加速驅逐有刑事罪記錄的外籍人士。如果不能分辨哪些人是被指控,哪些是被定罪,或者罪行是重罪,輕罪或者是違法,那在刑事司法系統下被抓過的人,移民局可能會全力逮捕或拘留。

4.如果你在家遭到移民及海關執法局的突然襲擊,在開門之前要先要求對方出示授權令。移民及海關執法局的工作人員曾有過未獲得搜查授權令就對外籍人士進行移民突襲的事例。

5.川普執政下可能倖存的是I-601A豁免計劃(免除逾期拘留懲罰的臨時豁免),雖然擴大豁免是行政令I-601A的擴大計劃,現在已加入I-212(解除遞解令懲罰的臨時豁免),允許當事人透過在美國境外的美國領事館或大使館進行移民面談來完成他們的移民案。

其情況樂觀出於兩個原因:第一,這兩個豁免是移民法舊的組成元素,把它們並置一起,所以可以在去海外面談之前、就在美國境內申請遞交,而不是在面談之後;第二,它將使外籍人士離開美國已得到福利,旅行餐廳住宿等總會有消費行為發生,可以創造國內生產總值。◇

編輯:麗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