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敘事性非虛構文學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十

中國時裝大賽金獎得主金明鋒的故事 (下)

金明鋒2016年10月攝於美國加州。(金明鋒提供)
金明鋒(金明鋒提供)
人氣: 395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1月11日讯】(大紀元記者施萍採訪報導)大連女裝設計師金明鋒在2014年全國時裝設計大賽上獲獎之後,本來有機會出國深造,但是大連公安局卻非法拒發他的護照,讓他陷入難局。

接上文:中國時裝大賽金獎得主金明鋒的故事 (上)

身經磨難志彌堅 霧鎖神州心愈明

那是2014年的年底,金明鋒從市出入境管理處回到工作室後,黯然地坐在一堆布料和完成了一半的衣服旁邊,陷入了沉思。他的右手不自覺地摸到了自己的背部,按住那段隱隱作痛的脊柱。後背的皮膚下面有兩塊鋼板,那是在2001年,一次和法輪功同修們聚會交流時,警察破門而入,瘋狂打人抓人,他從現場逃跑時不慎從3樓墜下把腰摔斷,做大手術的時候醫生給安裝的。

自從1999年7月江澤民和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金明鋒被抓過6次。

2002年4月,他因為做真相資料被警察綁架。當警察知道他背部受過傷時,竟故意把他吊起來,迫使他兩腳離地並上下急速抻拽他的身體,想再次弄斷他受傷的腰。每一次回想起當時的情景,金明鋒耳邊就會迴響起那幾個警察魔鬼般的笑聲。後來,他被投入金州看守所。因為信仰無罪,他選擇絕食抗議。他被戴上腳鐐,每天灌食兩次。還被灌入不明藥物,致使他無法排尿,又被強行4次插入導尿管受折磨,他排出來的都是血紅色的液體。17天後警察看他快要死了,才通知他的家人把他背出去。

在這十多年中,有多少個日夜,他是在外面度過的?為了不讓警察找到他,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看過父母了。有一次,他偷偷潛回金州家鄉,想看看爸爸媽媽。進村時不小心被同村人看到了。父親因為害怕這個人舉報他,連夜把他送到親戚家。第二天凌晨3點,他被父親叫醒,催他在公安來抓他之前趕快跑。

金明鋒設計的服裝。(金明鋒提供)
金明鋒設計的服裝。(金明鋒提供)

金明鋒永遠忘不了那一幕,當他睡眼惺忪地來到村口時,卻什麼路也看不見,眼前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漫天大霧。他孤伶伶一人不知往哪裡走。想到這麼多年來中華大地上佛法被誹謗,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被迫害,就如此情此景妖霧瀰嵐,偌大的中國竟沒有他一個小裁縫的容身之地。他有家不能回,有親不能見,只能流離失所,四處漂泊。那一天在故鄉村口,金明鋒不禁悲從中來,站在濃霧中遲遲不動。

金明鋒開始煉法輪功的時候只有23歲,年紀輕輕也一下認識到了「法輪大法好」。修煉多年,收益無窮,對法輪大法的相信哪是電視上拙劣的造謠能夠動搖得了的?他問自己:「煉法輪功有什麼錯?真善忍的原則對任何國家和社會都有百利而無一害。我因為修煉而變得純粹、善良。法輪功學員到哪裡都像清泉一樣淨化著環境。我們為什麼要承受這場迫害?」

金明鋒的頭腦越來越清醒,越來越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來反抗這場迫害。他回到大連,在警察的眼皮底下開起了工作室。即使2005年十幾個警察再一次到他的服裝車間綁架他時(後來被釋放),他也堅決不再躲藏了。他心裡想:「我哪兒也不去了。就在原處開店,我不但要幹,而且要好好幹,往大了幹。」

金明鋒大連工作室。(金明鋒提供)
金明鋒大連工作室。(金明鋒提供)
大連當地報紙採訪金明鋒的報導。(金明鋒提供)
大連當地報紙採訪金明鋒的報導。(金明鋒提供)

金明鋒的老顧客們都知道他煉法輪功的事,人們通過他的行為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一個公安局長夫人聽了他的故事,感動得落淚;一位市長太太因為沒有幫他辦成護照而深表歉意;一位名模從此不再到國外買衣服,專門在他的店裡定貨;商場經理、企業老總、顧客們都給他寫推薦信,讚美他的服裝及人品。

部分金明鋒顧客給他寫的推薦信。(金明鋒提供)
金明鋒的部分顧客給他寫的推薦信。(金明鋒提供)

2015年7月下旬,金明鋒到郵局郵寄了一封訴狀。他向「兩高」狀告了發起鎮壓法輪功運動的元凶江澤民。一周後的一天,他突然想自己去公安局再次申請護照。

不知冥冥當中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許是眾人善心所致,也許公安內部發生了什麼變化,也許是他的堅持感動了上天。這一次,在「黑名單」上的金明鋒竟然一點阻礙也沒碰到,像一個正常公民一樣拿到了護照。當他轉身離開出入境管理處的時候,他的淚水再也止不住奪眶而出。16年啊,他終於拿到了出國通行證!16年魔窟中的日子終於要結束了!開車拐上24號高速公路時,他的心已經如鳥兒一般飛翔起來。

但是,拿到護照後,金明鋒既沒有去「大浪杯」指定的英國聖馬丁設計學院,也沒有去「世界服飾禮儀大賽」提供的巴黎時裝學院,而是直接買票飛到了紐約。因為,他有一個更大的夢想。

衣冠服飾何處高 追尋正統向「神韻」

「在20多年的設計生涯中,我常常思考:設計的最高境界到底是什麼呢?後來我認識到,服裝應該回歸傳統和正統。但是在中國,我曾經翻看了很多書籍,訪問了不少古剎,但是我還是糊塗。因為文革以後,中國大陸傳統文化遭到摧毀,已經沒有正統的道路可循了。」一年以後,他對記者說出了他放棄世界名校的原因。

「這些學校只能教我設計的技法,卻不能給我設計的靈魂。一直到我後來看了『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光碟時,我才發現,我所追求的傳統服飾的精華都在『神韻』裡面了。『神韻』的演員在用正統的文化規範著人類的道德。」於是,金明鋒放下了一切,追尋「神韻」的足跡來到了紐約。

現在,當他回顧自己的獲獎作品時,他發現還是有不純的因素。他說,大陸的學校中強調的是設計技法,而忽略了設計背後的道德規範,因此有很多變異的東西。比如『大浪杯』的禮服中,他用了那種「透」的設計。作為設計師,他那時覺得那樣才有「階梯」和「層次」感。「但是當我修煉提高了層次以後,我認識到那種設計對人是不好的,容易勾起人的慾望。現在再叫我參賽設計的話,我會更多地考慮我的作品是否純正,是否能給人帶來好的影響。」

在紐約,金明鋒經常為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活動做設計,遊行、集會上都會看到他的身影。和其他的修煉人在一起,他變得更加樸實和謙卑。他笑言,出國前的自己已經被捧得「太牛」、「太狂妄」了。經過了生死的考驗與世俗的侵蝕,金明鋒感到他彷彿生命中出現的鳳凰一樣浴火重生。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11-12 4: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