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杜甫〈石壕吏〉詩賞析

作者:唐蓮

悅讀唐詩。(志清/大紀元)

  人氣: 2065
【字號】    
   標籤: tags: , ,

杜甫石壕吏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
老翁逾牆走,老婦出門看。
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
聽婦前致詞:「三男鄴城戍。
一男附書至,二男新戰死。
存者且偷生,死者長已矣!
室中更無人,惟有乳下孫。
有孫母未去,出入無完裙。
老嫗力雖衰,請從吏夜歸。
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
夜久語聲絕,如聞泣幽咽。
天明登前途,獨與老翁別。

石壕,地名。唐代陝州陝縣的石壕,在今河南省陝縣東。杜甫經過那裡,看到縣吏在村中抓壯丁,杜甫投宿的那一家人,被強徵兵役而致家破人亡,於是寫了這首敘事詩。全詩按詩人的行蹤,以第一人稱客觀敘述一夜和第二天清晨的見聞,作者不作評論,讓讀者自己去領會詩的主題思想。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開頭兩句,交代了時間是從暮到夜,地點是石壕村,人物是吏,事是捉人。不說「徵兵」而說「捉人」,故事情節由此展開,渲染出緊張的氣氛。「老翁逾牆走,老婦出門看。」這是「捉人」在這家農戶中引起的「反響」。老翁怕被捉,越牆逃走躲避。老婦掩護,出門察看動靜。老夫老妻,二老驚恐萬狀,情態真切。老翁聞風而逃。說明當時逢人就捉,已成慣例。——以上四句,是本詩第一段,勾勒出兵荒馬亂之中,石壕吏趁夜捉人,老翁逃避,充滿緊張恐怖的氣氛。

「吏呼」以下,至「猶得備晨炊」是全詩的第二段,主要是記述老婦的悲慘訴說。「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悍吏恃其官威,咆哮如雷,如狼似虎;老婦孤苦伶仃,滿懷酸楚,老淚縱橫。一呼一啼,一怒一苦,兩種聲音,兩種感情,對比鮮明。這兩句總寫悍吏耀武揚威,老婦痛哭流啼,突出了雙方矛盾,為故事的發展定下了基調。

「聽婦前致詞」以下,是老婦對悍吏的訴說,承接上文的「苦」字,詩人耳中聽到,記述「所聞」,意思共分三層:第一層說明她三個兒子,都在鄴城服役,一個兒子最近捎信來說,兩個兒子最近陣亡,說明戰爭殘酷已極,老婦的意思說:悍吏不該再來捉人。「存者且偷生,死者長已矣!」戰亂不息,存者暫且偷生,死者不能復生,就永遠完了。第二層是她自敘家中有吃奶的孫子,兒媳出入無完裙(衣裙破爛,無法出門見人),客觀上反映了戰亂使農村經濟遭受嚴重破壞,致使民不聊生。以上的老嫗談話,將家人逐個數出,但匿起老翁,一方面反映了老嫗機警精細;另一方面,也說明捉人之甚,老翁也不放過。「老嫗力雖衰」等五句,是老婦談話的第三層意思。老婦請求應役,顯出她的膽識和無可奈何,但也進一步說明軍情的緊急,兵源的枯竭。——以上是詩的第二段。

最後的四句,是全詩的第三段,寫老婦被帶走後,舉家淒涼,詩人天明上路。只能獨與老翁告別。「夜久語聲絕,如聞泣幽咽。」這兩句寫老婦被捉後,寡媳、乳子,吞聲而泣。「語聲絕」而泣聲不絕,抓丁後家人啜泣的情景躍然紙上.使人如聞其悲聲,如睹其慘狀。

「天明登前途,獨與老翁別。」這結尾的兩句,以濃重的悲劇氣氛作結,「天明」與開始「暮投」呼應,結構嚴密。「獨」字側面說明老婦已被帶走,是暗示之筆,但又不可缺少。

本詩選材精當,詳略得宜。詳寫老婦之哭啼訴說,略寫悍吏之嚴詞追迫,以實寫虛,用語簡潔,是流傳千古的現實主義名篇。@*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程顥認為:「道」存在於萬事萬物之中,也存在人們的心中。萬事萬物是物質的,被稱作「有形」;人心即精神,是無形的,是「形之外」的,所以「道通天地有形外」。
  • 客行新安道,喧呼聞點兵。 借問新安吏,縣小更無丁。 府帖昨夜下,次選中男行。
  •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詩人用寫意手法,僅僅幾筆,便勾勒出登鸛雀樓所見到的蒼山落日、大河奔流的壯觀景象。其豪邁壯闊,令人心往神馳;意境之壯美,再無以復加。同時,它的情韻也十分雋美。
  • 詩注意景語與情語的交替,通過用典及環境的烘托,自然誠摯地表達了自己的情感。起句(斫地哀歌興未闌)平地拔起,氣勢磅礡,化用杜甫〈短歌行贈王郎司直〉的詩句,把彭民望的魄力、才氣及英雄失路的悲壯點染無遺。
  • 安史之亂後,藩鎮割據,宦官專權,朋黨相爭,致使中央大權削弱。在此情況下,許多藩鎮網羅人才,欲與中央抗禮;許多士子亦依附藩鎮,以為進身之途。李師道約於唐順宗永貞元年聘用張籍。張籍主張統一,反對藩鎮割據,並寫此詩,以貞女情事的委婉比興手法,斷然拒之。
  • 白居易的贈詩中,有「舉眼風光長寂寞,滿朝官職獨蹉跎」兩句,意思是說:同輩的人都陞遷了,只有你在荒遠地方蹉跎了歲月,虛度了年華。劉禹錫在酬答詩中寫道:「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詩人把自已比做沉舟和病樹,固然有惆悵情緒,同時又十分達觀。
  • 詩人的高明之處,還在其視野沒有局限於劉備個人身上,而是進而從劉備事業之成敗得失,昇華為對歷史規律的嚴謹思考,這就是頸聯(5、6句)之意:劉備因為得到諸葛亮有力輔佐,而開創蜀漢之國,可是所生兒子劉禪,卻不像他那樣賢明,終於導致蜀漢過早衰亡。
  • 詠史詩的一個重要之處,就是要忠實於歷史,不能加上自己的感情色彩來歪曲史實。正如胡震亨在《唐音癸簽》中所說的:「詩人詠史最難,妙在不增一語,而情感自深。」
  • 王梵志也有一些形象生動的好詩。〈吾富有錢時〉一詩,是對世態人情的嘲笑,對那些趨炎附勢者進行了深刻的嘲諷。
  • 魏徵所處的時代,宮體詩有著極大的勢力,而他的〈述懷〉等詩,都是屬於宮體詩。但是魏徵的宮體詩與別人寫的宮體詩,情調迥異。魏徵以雄健的筆力,抒發了為祖國的統一大業而願獻出自己的一切,突破了浮靡的詩風,表現了格調高昂的清正之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