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說加拿大》系列(4)——下議院

文/Norman Hillmer

人氣: 7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12月01日訊】 加拿大財政部有一個古老傳統,即財長需要穿著新靴到國會做政府預算報告。所以在1979年12月11日,當時的新任財政部長克羅斯比(John Crosbie)便穿著由他故鄉紐芬蘭省製作的灰黑相間的海豹皮靴走進國會,做他的首次財政預算報告,當然也是他的最後一次。

在預算案中,克羅斯比提出提高能源價格,同時增加稅率。通常,這些提案屬很棘手的政策,在任何時候都不會受到歡迎,但克羅斯比和時任總理克拉克(Joe Clark)卻信心十足。

克羅斯比和克拉克的信心來自於保守黨在幾個月前贏得聯邦大選,趕走自由黨黨魁特魯多(Pierre Trudeau)。同時,特魯多也已經宣布他會很快放棄自由黨黨魁一職,因而沒有多大興趣來領導反對黨在國會中進行有理有節的抗爭。在該次聯邦大選中,新民主黨和魁人黨受到很大打擊,大傷元氣,兩黨均丟失了下議院中的很多席位。

對於克羅斯比的預算案,媒體和商業人士反應比較積極。當時正值聖誕前夕,傳統長假即將來臨,在這種情況下,投票順利通過預算案應該相當合理。

但是,總理克拉克所屬的保守黨在下議院中擁有的席位少於282位中的半數。這就是說,在投票表決時,他需要獲得其他黨派的支持,預算案方可通過。新民主黨對於在預算案中增加收取每升四分的汽油稅非常反感,提出動議否決時任政府。此時,自由黨轉過來支持新民主黨,而魁人黨也沒有支持保守黨,而選擇棄權。

因此,兩黨聯合成功地將保守黨趕下台。在動議投票中,克拉克以六票告輸。在下議院中慘遭失敗之後,克拉克立即請求總督解散國會,重新大選。在1980年2月,選民將克拉克趕下台,特魯多再次當選為加拿大總理。

在這次失敗中,保守黨忽略了加拿大國會民主中最基本的原則,即沒有國會多數議員的支持,總理很難成功開展工作。這正是克拉克政府的弱點,因為當時保守黨是少數黨政府。

下議院由許多議員組成,而每個議員在全國境內各省和特區有其選區,根據居民人口數量比例選舉產生。總理與幾乎所有內閣成員均來自下議院。管理國家各部門的不同官員並非與政府完全分離,這一點可能與美國政府構成不一樣。

當政治觀點或事務優先權存在衝突時,國會下議院可發動辯論。這時,政府官員坐在議會大廳的一邊,即在演講者(國會仲裁者)右手邊,反對黨議員坐在對面,相隔幾米距離。有時辯論非常強烈,最激烈時還可能發生不該發生的錯誤行為。當然,合理辯論與客觀論證是受到鼓勵的。

國會沒有休會時,答問時間(Question Period)幾乎每天舉行,並通過電視向國民公布。在這個過程中,反對黨有機會要求執政黨回答一些非常尖銳的問題。通常,現場會雜亂無序,甚至使用骯髒話語,而且提問往往沒有獲得答案。事實上,答問時間是總理及執政黨來證實其所為和政策正確的方式。

在加拿大國會的原始模式「英國國會」中,英國首相可以提前得到所有提問,並且這種答問時間每週只有一次。但加拿大不一樣,總理及其內閣成員需定期出席答問時間,並且他們事先對提問問題一無所知。

沒有下議院的認可,法律無法制訂,稅率無法改變。因此,下議院是加拿大主要立法機構。然而,所有國會議員一般都會遵從其黨魁的意見,假若違反,該議員可能受到黨內嚴肅處理。

獨立國會議員可以通過委員會或某一政黨來發表聲明,通常,他們很難鶴立雞群或讓公眾熟知。前總理特魯多在其第一任期間曾刻薄地說,當獨立國會議員轉身一離開國會,他們的作用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從特魯多開始,任期較長的總理通常能夠平衡各種力量,在這種情況下,政治評論員通常將他們與美國總統比較。其實與美國總統不一樣,加拿大總理能夠控制國家立法機關,可以委任參議員和最高法院法官。因此,鐵腕總理有時被描繪成被選民推舉出的獨裁者。

但是,下議院是屬於人民的立法機構,能夠真正反映、代表和表達大眾的需求和見解。在有些情況下,下議院的作用可能更大,比方說沒有任何黨派在下議院中有絕對優勢的時候。

對於這一點的感受,可以問問克拉克和克羅斯比。

下一主題是:參議院。

註:《史說加拿大》系列將通過52 篇文章,向所有加拿大人系統地介紹我們的國家。本係列由Multimedia Nova Corporation、Diversity Media Services/ Lingua Ads及《大紀元時報》聯合贊助推出,所有專題文章均由不同領域內的著名歷史學家完成。《史說加拿大》系列版權歸Multimedia Nova Corporation 2010-2011所有。 ◇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