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姚遠鷹的故事之一:奇蹟發生在眼前

姚遠鷹在河南師範大學讀碩士專業。(姚遠鷹提供)

姚遠鷹在河南師範大學讀碩士專業。(姚遠鷹提供)

人氣: 67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葉蓁採訪報導)誰能想到,姚遠鷹,這個昂揚振奮名字的擁有者,竟是一位年輕嬌小的女生。她的眼睛清澈明亮,見過她的人都會記得,那雙眼睛裡透著非凡的勇氣,仿佛訴說著一段有關信念與堅定的故事。

2010年,姚遠鷹順利考上北京師範大學的博士生,即將成為中國大陸的精英人士。三年過去了,她非但沒有過上富足優越的生活,反而終止學業,孤身走上一條流亡海外之路。是什麼助她登上象牙塔的頂端,又是什麼顛覆了她的人生?

這一切,還要從她的童年說起。

篤信神明的母親

姚遠鷹出生於河南南陽,在遙遠而朦朧的童年記憶中,她最喜歡聽母親梁欣講她小時候的神秘經歷。姚母一家人,住在農村一座古老的大宅院裡。由於農村地域偏僻、條件落後,至今還保留著某些通靈的習俗,因而村民大多相信神的存在。姚母還有個奇特之處,從小就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景象。

她每天晚上睡覺時,一閉上眼,就能看到很多軍人列隊整齊,在院子裡操練。還有一次,她在家裡擺弄一枚髮卡,結果看到一個生命到跟前,要和她一起玩,姚母的手立刻不受控制地動起來,她想告訴大人,結果還被那個生命打了一巴掌。

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很多次,姚母害怕地告訴家人,大人們卻不相信,還為此打她罵她。後來,家人聽說隔著好幾村子有位瞎眼的算命先生非常靈,足不出戶就能探知來訪者的過去和將來。她的母親就帶著她前去拜訪,請那人給「看看」家宅。算命先生說,在民國時期,房子曾被國民黨駐紮過。描述的情形正如姚母夜間所見,家人這才理解她。

遠鷹說:「十幾歲以後,媽媽的『天目』漸漸關了,可她心裡堅信神佛、另外空間的存在,對修煉的事也很相信。」每次母親講故事,遠鷹都聽得入神,這些神奇的經歷在幼小的心靈裡生根,也讓她對神明充滿了敬意和嚮往。

姚遠鷹在碩士研究生的實驗室內。(姚遠鷹提供)
姚遠鷹在碩士研究生的實驗室內。(姚遠鷹提供)

在氣功大潮中覓得真法

遠鷹一家住在市裡,彼時全中國都處在「氣功熱」的大潮中。父親姚國富是語文老師,長期對神通、術類的東西很感興趣,便拉著妻子成為氣功愛好者,前前後後學了許多氣功。可是每學一種氣功,再往下學時,他們就發現氣功師收費越來越多,教的東西卻很少,就像氣功商一樣。兩人便繼續尋找新氣功,但是兜兜轉轉,一直又沒找到真正的好功法。

姚母四十出頭的年紀,已是多重疾病纏身,美尼爾綜合症、心臟病、疝氣、胃病、神經衰弱、腰腿疼痛等,全身幾乎沒有健康的地方。這些病痛折磨得她痛苦不堪,已經不知道沒有病是什麼狀態了。聽說氣功可以祛病健身,這也是姚母熱衷於氣功的又一個原因。

1996年的一天,遠鷹十二歲的時候,她的姨媽請姚父、姚母過去做客,並介紹了一門神奇的佛法,叫「法輪功」。姚父、姚母聽她簡單講解了功法,當場就學煉了五套煉功動作,並「請」回一部法輪功書籍《轉法輪》。回家後,姚母天天都對遠鷹說:「終於找到真正的修煉大法了!」

這次,遠鷹親眼看到法輪功在母親身上出現的奇蹟。姚母煉功不到兩個月,身上的病痛不知不覺地消失了。至今,她還記得母親溢於言表的喜悅:「她說,真的是無病一身輕!騎自行車好像有人在後面推著你,一點不費力;回家一口氣爬上六樓,腿還是輕飄飄的!」

姚遠鷹剛到美國時,在漁人碼頭留影。(姚遠鷹提供)
姚遠鷹剛到美國時,在漁人碼頭留影。(姚遠鷹提供)

修煉帶來的道德昇華

姚母還告訴她,有時候打坐,已經關閉的天目又重新打開了。入定後,姚母會感到自己好像身處宇宙某處很高的地方,一睜開眼睛,看到的都是宇宙的景象,有銀河、星系,感覺殊勝美妙。小遠鷹被母親神奇的體驗打動了,在懵懂的年紀,她已經堅信法輪大法是最好的功法。

姚父被妻子脫胎換骨的變化所鼓舞,也成為一名堅定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夫妻倆共同精進修煉,按照法輪功的修煉標準提高心性,家庭氛圍也出現從未有過的融洽祥和。她的父母在修煉前,經常為了家庭瑣事爭吵,讓小遠鷹為此默默擔驚受怕。她說:「後來爸媽吵架的次數越來越少,我發現他們學會了互相忍讓,我的家庭變得美滿和諧。我覺得自己真的好幸福!」

遠鷹還說,母親修煉之前對爺爺奶奶心存怨氣,因為他們重男輕女,母親只生了她一個女兒,所以對她的態度也不好。但是修煉以後,姚母不計前嫌,盡心照顧已經寡居的奶奶,盡一個兒媳應盡的孝心。特別是遠鷹奶奶去世的時候,沒有女兒,其他幾個兒媳怕髒怕麻煩,不願處理後事,包括給奶奶擦洗身體、穿老衣等等。只有姚母站出來,一力承擔。後來每當提起這件事,姚母的妯娌們都豎起大拇指,直誇她做得像女兒一樣好。

­­­姚母切身感受到身心的淨化與道德境界的提高,修煉大法也更加精進。每天下班,她不著急回家,先到家附近的煉功點參加煉功,回家後繼續學法。遠鷹說:「媽媽告訴我,她覺得這就是人生的常態,工作、學法、煉功,每天都過得很美好。」

2014年,姚遠鷹到華盛頓向國會議員講真相。(姚遠鷹提供)
2014年,姚遠鷹到華盛頓向國會議員講真相。(姚遠鷹提供)

夫妻修煉 女兒得福報

在父母潛移默化的影響下,小遠鷹也對法輪功產生濃厚的興趣,每天都跟著父母到附近的公園、廣場參加集體煉功,晚上還觀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那時她年紀小,還不很懂得修煉是什麼,就是跟在父母後面聽法、煉功。 「媽媽沒有刻意教功,我就是跟著大人一起比劃、模仿,不知不覺就學會了動作。」回憶過往,遠鷹仍是無比懷念:「感覺那時候真是隨處可見公開修煉的場合,國內真是大法洪傳的形勢。」

遠鷹從小成績優異,到小學畢業時,家裡有一整面牆都貼著她的獎狀。升入中學,她一直保持著班裡前幾名的優異成績,高中更考取省重點,再到大學、研究生、博士,遠鷹的學業之路一片坦途。「每次考試、申請學校,一考就通過了,特別神奇。」從大學到博士,她還贏得各項獎學金減免學費,幾乎沒怎麼花家裡的錢,讓鄰居、同學尤為羨慕。

她的身體素質還非常好,從小學六年級到初中,她都是長跑運動員,還參加南陽市中小學田徑運動會,獲得二等獎。她說:「當時一等獎是一個中學的田徑運動員,我們是業餘的不能跟她比,所以我這個成績已經很好了。」姚母那幾年也總是很感恩地說:「真的像師父說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啊!」

遠鷹表示,1996年以後的開始幾年,她並不算是真正修煉,只能說是走近大法,但沒有真正走進來。她說:「我沒有主動去學法,也沒有思考過修煉的意義。但是我在朦朧中知道大法好,爸媽也會用修煉的標準教育我,這些在我心裡種下『真、善、忍』的種子,為我後來修大法打下基礎。」(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12-02 7: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