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刺史自慚居高位,疚心未見百姓康!

作者:鄭重

作者以幽默詼諧的誇張手法,塑造了令人難以想像的大魚形象,表達了自己嚴肅的生活原則。(fotolia)

  人氣: 104
【字號】    
   標籤: tags:

 

韋應物〈郡齋雨中與諸文士燕集〉

兵衛森畫戟,燕寢凝清香。
海上風雨至,逍遙池閣涼。
煩痾近消散,嘉賓復滿堂。
自慚居處崇,未睹斯民康。
理會是非遣,性達形跡忘。
鮮肥屬時禁,蔬果幸見嚐。
俯飲一杯酒,仰聆金玉章。
神歡體自輕,意欲凌風翔。
吳中盛文史,群彥今汪洋。
方知大藩地,豈曰財賦強。

【作者介紹】
韋應物(737—790年),長安(今陝西西安市)人。早年豪俠任氣,生活放蕩不羈,曾以「三衛郎」(宮廷侍衛之一)侍衛玄宗。後來悔悟,折節讀書,舉進士。曾任洛陽丞,又一度辭官閒居。唐德宗建中二年(781)以比部員外郎出任滁州(今安徽滁縣)刺史,不久,改任江州(今江西九江市)、蘇州(今江蘇蘇州市)等地刺史。

他在一些詩中,反映了對民間疾苦的關注,表現出不安於居官生活的心情,敢於揭露暴政,抨擊豪門。另有大量詩篇寫田園山水。在藝術上,他接受陶淵明、謝靈運、王維的影響,形成了自己的高雅閒適、自然淡遠的藝術特色。著有《韋蘇州集》。

【註釋】
郡齋:官署中休息的齋舍。燕集:燕與宴通。燕集,即宴集,飲酒聚會。
畫戟:一種有畫飾的兵器。
燕寢:休息安寢之處,即上述「郡齋」。清香:室中所焚之香。李肇《國史補》:「韋應物立性高潔,鮮食寡慾,所在之處,焚香掃地而坐。」
煩痾:本指疾病,這裡指暑天出現的煩悶鬱熱。
居處崇:身居高位。
金玉章:金玉之聲,喻文章佳美,指文士的詩篇。
吳中:蘇州的古稱。
彥:美士。汪洋:指文士們的文章氣勢浩大。
大藩:大郡。
「豈曰財賦強」句:怎麼能說只是財賦豐饒?言外之意是:我們這裡,文德也昌盛!

【簡析】
本詩作於貞元五年(789),寫的是作者和文士的宴飲。詩作者是當地的長官(刺史),也是著名詩人,他以這樣的地位和身分,宴請當地的文人,所以詩的口吻,自然是地方長官和文人領袖的口吻,顯示出身居高位的氣度和襟懷。本詩所寫文士宴飲之樂,主要是讚美當地文化昌盛,文人薈萃,讚美文士的詩文多名篇佳作,有如金玉文章。作為一州長官,能不拘形跡,樸素謙恭,與文士親切相處,尤其是還能不忘人民的疾苦,這是十分難能可貴的。篇中的「自慚居處崇,未睹斯民康。」是久經傳頌的名句。

【今譯】
州衙前衛兵執畫戟,排列端莊,
公餘休息的寢室,凝聚清香。
海面上,飄灑過來陣陣風雨,
池閣亭台,剎時間變得清涼。
整天的煩躁悶熱,很快地消散,
嘉賓貴客,此刻濟濟會於一堂。
我自慚身為刺史,居於高位,
不能看到百姓們樂業安康。
通曉道理,才能夠排遣是非,
性情曠達,方可把形跡遺忘。
鮮魚肥肉,在災年屬於時禁,
幸有蔬菜水果,請諸位品嚐。
俯下身,痛飲一杯清甜米酒,
仰著頭,聆聽篇篇金玉文章。
心神歡快,身體自然很輕爽,
真想乘風在萬里高空飛翔。
自古以來,蘇州文化就興盛,
看在座的人才,濟濟勢若汪洋。
我們的蘇州大郡,本係重要城市,
不僅是財賦多,文采也很輝煌!@*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