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律常識】論「孤平拗救」

作者:天成
  人氣: 2659
【字號】    
   標籤: tags: , ,

格律詩中犯「孤平」的現象在一些詩詞網站時有發生,也時常引來一些爭議。其實,要避忌它也很簡單。針對此病,本文試談本句自救這種形式。

通常所說的「孤平」詩病只發生在兩個特定律句上:

1、五言的平平仄仄平(韻)
2、七言的(仄)仄平平仄仄平(韻)

記平仄規則有一句口訣「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但這只是大致的說法,這個口訣並不是甚麼情況下都適用。於這兩個律句,五言的第一字與七言的第三字絕不可不論平仄。如若不論,用了仄聲,成為:

五言仄平仄仄平
七言(仄)仄仄平仄仄平

這便是兩個錯誤句式,整句除韻腳外只有一個平聲字,即犯了「孤平」,是為詩病。此處的七言句子第一字即便用了平聲,此句仍會被視為犯「孤平」。因為七言的第一字本來就是可平可仄的,音律上起的作用不大,與後面字相距又遠,起不到「調停」、平衡的作用。因此此七言句主要看3、5字。

但有時寫作中,五言的第一字與七言的第三字一定得用仄聲(特指1、2律句中),那麼怎麼辦呢?也不是沒有辦法,若用了仄聲,則可通過本句自救挽回,稱為「孤平拗救」。做法是:五言中三救一(以第三字為平救第一字仄),就是把五言的第三字換成平聲,變成「仄平平仄平」句式;七言的五救三(以第五字為平救第三字仄),將七言中第五字換成平聲,成為「(仄)仄仄平平仄平」句式。其實這個七言的後五個字就是那個五言句式,因此用法與規則是一樣的,前面多出的兩個字,第一字()中的字平仄自由,第二字必須分明(用仄聲)。為了看得清楚一些,列出如下:

正確句式
五言:平平仄仄平可 轉換為 仄平平仄平(1為仄,3以平聲補救)
七言:(仄)仄平平仄仄平 可轉換為 (仄)仄仄平平仄平(3為仄,5以平聲補救)

這便是符合格律要求的句式。

古今詩界都認為「孤平」是格律之大忌,絕對避免,否則必須補救(「孤平拗救」規則),這已是格律運用中的通則。觀歷代格律詩,犯「孤平」的現象少之又少,但「孤平拗救」的現象卻非常普遍,試舉一些:

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李白〈夜宿山寺〉
(「恐」為仄聲,「天」以平聲本句自救)

鳥鳴春意深——陳與義〈寒食〉
(「鳥」為仄聲,「春」以平聲本句自救)

山雨欲來風滿樓——許渾〈咸陽城東樓〉
(「欲」仄聲,「風」以平聲本句自救)

遠在劍南思洛陽——杜甫〈至後〉
(「劍」仄聲,「思」以平聲本句自救)

出於對傳統文化的承襲態度,當今詩界對這一規則仍很重視。筆者曾見一詩詞網站將此站習作中犯有「孤平」的句子集合起來,建立了「孤平句式集合」一項,意思是讓廣大詩詞作者、詩友們引以為戒吧。細微之舉,卻可見其對傳統格律規範的重視程度。

瞭解了上述這些,我們在詩詞寫作中對「孤平」便能有所避忌了。但有時,觀一些詩作,寫作者「一不小心」之下,還會被批犯此詩病,這是為甚麼呢?針對這點,下文再進行拓展,試談兩點:

一、入聲字。

詩歌寫作中,若在你的詩作前加上了「律」、「絕」字樣,便應嚴守格律,按照古四聲(平、上、去、入)的要求寫作,這就涉及到了對入聲字的辨別。

入聲字,它的發音短促、急收,在〈平水韻〉中屬仄聲,也有一定的數量。關鍵問題是,有些入聲字的發音與我們現代通用的普通話中的發音不一致,也就是某些入聲字存在今平古仄的問題。如:燭、笛、夾、達、德、白、黑、潔、屋……問題來了,如果把這些字按今音當成平聲字處理,而你的詩又套用格律,標注為律、絕體,於那兩個特定句式(上1、2句式)中,便易出現「孤平」的問題。如,運用「平平仄仄平」律句,筆者隨意作一個句子:笛音入晚風,以今音看,合律;但格律詩嘛,須依古四聲,「笛」為入聲,整句格律便為「仄平仄仄平」,即犯了上述所說的「孤平」。

觀今很多詩作就是對入聲字的辨析不準確,造成「孤平」詩病;或是對入聲字疏忽,當成平聲字,而使其處於各律句「二四六分明」的要塞位置,造成一首詩出律。這便要求格律詩寫作者須對入聲字做到心中有數了。筆者的那個孤平句子,一「笛」造成出律,「入」又坐視不肯管,但可以修改使之合律的。中華漢字那麼多,我一定得「入」麼,我「笛音流晚風」(仄平平仄平)不行嗎?「入」的位置上換成「流」便起到了補救作用。這一處平聲字「流」可謂功不可沒,既使整句合律,促進和諧,又展現了笛音的優美、舒緩,「流」出了美好意境,一舉兩得。所以說,「孤平」這種詩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二、平仄兩讀字。這也分兩種情況:

1、平仄兩讀而意義不變者。醒、聽、看、歎、撞、過、望、忘等字,雖有平仄兩音,意思卻沒甚麼不同。這種情況,還拿五言「平平仄仄平」舉例,隨意作一個句子:醒時月正明,你能說它犯了「孤平」嗎?「醒」字可讀仄聲,亦可讀平聲,而意義卻是不變的。既是平仄兩讀字,於此句,可取平聲音,那麼格律便為「平平仄仄平」,不但合律,還一字不差。這類字,遇到這種情況,須得細察,不能看一眼便斷言某詩出律。對於那個七言的句子也是一樣的。好在這類字還不算多,憑記憶完全可以記得住。

此條再延伸一下,這類字若處於律句中「2、4、6分明」的位置,也須注意其讀音。如王維名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終南別業〉),「坐看雲起時」(仄平平仄平),「看」為平仄兩讀字,此處便取平聲音(而不能取仄聲,否則與上句失對),此句「坐」拗「雲」救,又是「孤平拗救」規則。這類平仄兩讀而意義不變的字,若處在類似此句「看」的緊要位置上,也不能不察,不能隨意論斷人家的詩出律了。

2、平仄兩讀而意義不同者。這類字較多,且一字兩音兩意,讀音不同,用法不同,有的音意今人感覺很生僻。還以五言律句「平平仄仄平」舉例,隨意作一句「燕聲悅早春」(仄平仄仄平),很明顯的孤平句子。你說:「燕」平仄兩用,此處我取的是平聲,沒出律,行不行?答曰:不行。「燕」平仄兩用沒錯,但它發音不同意義亦不同。作平聲讀,如燕趙、燕山等(音煙);作「燕子」意讀只能是仄聲(音艷)。此處為仄聲意,所以格律錯誤。若以第三字補救,換個「欣」、「盈」甚麼的平聲字都是可以的。此類字,若遇到這種情況,即處於五言、七言那兩個特定句式中(上1、2句式)特定的位置上(五言第1字,七言第3字),判斷此句是否為病句,須根據它表現的意義確定其讀音,這就得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了。如李賀的〈馬詩〉:燕山月似鉤(平平仄仄平)。此處「燕」便為平聲,因此即使第三字「月」為仄聲也沒關係,不存在犯「孤平」的問題。

此文之所以談「孤平拗救」至拓展提及入聲字與平仄兩讀字等知識,是因為無論是在詩詞寫作還是欣賞中都會涉及到;判定一首詩的格律正確與否,也會用到這些,某些情況下須綜合考察,不能簡單論定。否則,若因不瞭解這些,一些好句,乃至一些好詩,被誤判為失律,實不應該;若對格律中的某些規則、變格句式不瞭解,詩詞寫作、評議中造成錯誤,引發爭議乃至爭論,則不必要。

綜上所述:「孤平」詩病,格律大忌,絕對避免;「孤平拗救」,格律規則,詩界公認。

做法簡記: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1仄犯了錯,3平會為整體和諧而補過!(七言的同理,後五字與此相同)

如此體現「忘我」,如此富有「精神」的一條規則,我們又如何能將它忘記呢?

(本文所論,涉及的格律規則是傳統的規則,但論述是筆者自己的總結。因此,若有不當之處,還請方家指正。)@*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律詩逢雙句必押韻,首句可押可不押,其餘單句不可押。絕句分為古絕和律絕。古絕韻律不是很嚴格,介於古風和律絕之間。
  • 唐詩和宋詞被稱為中華文化中的兩朵奇葩,其中的許多精品經歷了歷史的考驗被人們代代相傳,成為中華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份,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但我們在這裡要順便提及的是,「元曲」也和「唐詩」、「宋詞」一樣,具有其獨特的美,而且由於它一直伴隨著戲劇而存在,其音樂美較之詩詞還更有其高妙之處。
  • 雖然詞是在宋代發展並完善起來的獨特的文學形式,但記錄各種詞牌及其變體的詞譜專書卻是在明代才正式流行的,而清代才是研究和出版詞譜專書的豐收時代。
  • 格律詩本身就是自帶音樂的,有其音樂美的固定模式。詞的格律要求比詩更嚴,變化更複雜,因此詞實際上攜帶了更多、更複雜的音樂因素。
  • 不管五言或者七言的格律詩,其句子都只有四種基本的平仄結構,一旦第一句確定了,並且每一聯都滿足「粘對」原則的話,則全詩每一句的平仄結構也就完全決定 了。因此律詩的平仄結構(無論五言或七言)也只有四種基本的格式……
  • 「對仗」為詩歌帶來了具有深刻內涵和微妙影響的「對稱」美。「對稱」是宇宙顯現給人類的最基本法則之一。它在包括科學、文學和藝術在內的人類活動的各個領域裡都有著豐富多采的反映和表現。
  • 為了找到「詩」應該有的聲律結構,我們不妨從「歌」的特點來分析一下。歌的每一樂句有聲音的高低變化,對應著詩句的平聲和仄聲字的交替應用。
  • 從三歲起就可能讀一些諸如《聲律啟蒙》或者《訓蒙駢句》之類的詩詞啟蒙書。小孩子扯開喉嚨大聲讀「雲對雨,雪對風,大陸對長空,雷隱隱對霧濛濛」[1]或者「天轉北,日昇東。東風淡淡,曉日濛濛。」[2]天長日久讀得多了,再加上做對子的練習,自然就知道哪些字押哪一個韻,哪些是平聲字、哪些是仄聲字。
  • 但我們講平仄只是為了「用其精神」,把它作為一種調節詩詞音樂感並使內容和形式更加和諧的一種手段…
  • 中國古代沒有標點符號,寫起字來一個接一個地沒有間隙,因此讀一篇文章時第一個要解決的就是「斷句」(找出從哪裡到哪裡是一句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