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嚴以責己 諸葛亮自請貶降三級

作者:秦自省

古風悠悠。(曉韻/大紀元)

  人氣: 4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諸葛亮嚴於治軍,執法如山的事蹟彪炳史冊。其中很值得注意的一個現象,就是凡曾遭到他嚴厲處罰的將吏,受罰後都能夠心悅誠服、毫無怨言。如李嚴、馬謖等人犯法後,甘心接受其應得的懲罰,就是這方面的明證。因此,後人稱讚諸葛亮賞罰嚴明,做到了「法加於人也,雖死徙而無怨!」

那麼,諸葛亮在治軍上的這一成功秘訣,又是什麼呢?這只能到他個人修養中去尋找原因。統帥的以身作則,是全軍團結一致、樂於聽命的保證,也是嚴明治軍的前提。孔子說過:「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一個德操低下、修養很差的人,很難能夠獲得部眾的擁戴;一個寬於待己、嚴於責人的統帥作出賞罰決定,也很難不招致屬下的怨恨。筆者認為諸葛亮本人正是因為做到了嚴於律己這一點,所以才贏得了廣大蜀軍官兵的真誠敬服和擁戴,從而保證了他嚴整治軍的措施得以順利的貫徹執行。這方面典型的例子莫過於他在街亭失守、北伐受挫後,主動承擔責任,上表自請貶降三等(三個等級)之舉了。

建興六年(228),諸葛亮統率大軍出祁山,北伐中原。開始時進兵順利捷報頻傳。後來卻由於擔任先鋒重任的馬謖違背諸葛亮的軍令,失守街亭,而導致蜀軍陷入不利局面,諸葛亮被迫退兵漢中。

對這次嚴重的軍事失利,諸葛亮深感痛心,在按法處斬了負有直接責任的馬謖、張休、李盛,並擢拔作戰有功的王平的同時,諸葛亮也主動從自己身上尋找失利的原因。他認為自己沒有很好地重視先主劉備的臨終囑咐:「馬謖言過其實,不可大用!」而將本擅於謀劃的馬謖不恰當地置放於直接領兵的位置,造成蜀軍痛失要地、損折兵力。這是自己用人不當的過錯。於是他決定嚴肅追究自己的責任,給蜀軍將士作出遵法守紀的表率。為此,他上奏書後主劉禪說:「臣以弱才,叨竊非據,親秉旄鉞以厲三軍,不能訓章明法,臨事而懼,至有街亭違命之闕,箕谷不戒之失,咎皆在臣授任無方。臣明不知人,恤事多闇,《春秋》責帥,臣職是當。請自貶三等,以督厥咎(用以懲罰自己的過錯)!」

綜觀中國歷史,鮮有股肱之臣,能像諸葛亮那樣忠心耿耿,綜理政事,以自己的智慧輔佐弱主圖謀大業。

諸葛亮的智慧人盡皆知。但諸葛亮也是人,而不是神。既然不是神,就難免會有錯誤閃失。他一生中最大的失誤,莫過於委任馬謖守街亭。因馬謖違背軍令失守街亭,而導致蜀軍陷於困境。

平心而論,勝敗乃兵家常事,然而諸葛亮卻不能原諒自己,他深刻檢討了自己「明不知人,恤事多闇」的嚴重錯誤,同時提出了「自貶三等」的請求,充分反映出諸葛亮勇於承擔責任,不諉過於他人的高風亮節。在諸葛亮的誠懇請求之下,後主劉禪終於下詔:「以亮為右將軍,行丞相事,所總統如前(所總管理之事,統統如往常一樣。實為降級而用之)。」

諸葛亮這一「自貶責己」的舉動,絲毫沒有降低他的威信,反而使得廣大蜀軍將士更加認識到主帥的品格,更加堅定不移地追隨他英勇征戰,建立功勳。同那些只知道「據功勞為己有,諉罪責於他人」的將帥相比,諸葛亮「自貶三等」這一做法,確實體現出嚴以律己、以身作則的道德情操與垂範千古的高風亮節!

(事據陳壽《三國志》)@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回營以後,校尉龐德從箭袋裡掏出一顆人頭,鍾繇仔細一看,原來正是外甥郭援的首級,不覺放聲大哭。龐德也很難過,向鍾繇道歉。鍾繇擦乾淚水,說:「想到我的妹妹(郭援是鍾繇妹妹的兒子),我不免傷心。郭援是國家的賊臣,你殺得對!幹得好!何須向我道歉呢?」
  • 仇香搖搖頭,沉靜地說:「我一向覺得老鷹不如鳳凰好。老鷹很兇猛,鳳凰很文靜,但人們都喜歡鳳凰呀!因此,我不願學老鷹。」
  • 郭泰告訴朋友們:「我夜晚靜觀天象,白天分析時局,已經看出,現在國家的政治沒有希望了。皇天要漢室滅亡,英雄豪傑能做什麼呢?我只能儘自己的力量做些有益於社會的事,這樣度過晚年,也就得到安慰了。」
  • 漢桓帝便派畫工趕到姜肱的家裡,摹畫三兄弟的圖像,準備向社會傳揚,作為士民的楷模。姜肱一再推辭,實在擺不脫身,就用被子把臉捂住,說有些頭疼眼花,身體支持不住,也見不得風。這樣才把畫工支使開。
  • 黃憲的精神風采,影響了大批士大夫文人,一代又一代,互相學習,造成高雅超脫的人格。在污濁的社會裡,的確是一股清風,把優良的道德傳統保存下來了。
  • 事情有真假,道理有曲直,法律有是非。我若沒有罪,天子能赦我什麼罪?我又沾什麼光?我若是怕受苦,圖一時的輕鬆,糊裡糊塗地赦出牢門,只怕終身戴上黑帽子,永遠受恥辱;活著是壞人,死了是惡鬼。
  • 鄧太后很重視皇室的文化教育,她招聘道德學問都很好的儒生作博士,教授宗室子弟和青年侍衛。鄧太后認為,要想使皇室和外戚的子弟不招來災禍,最重要的是要讓他們讀書,懂得作人的道理。
  • 當時在職官員居住在官府,下任後則遷回私宅,如原無私宅,就靠宦囊來購置。孫謙不僅在職時不受餉遺,去任後仍一毫不取,當然無錢購宅,故在另有任命前,只好暫時借住於官府的空車廄中了。
  • 朱休度任官治獄,使「囹圄為空」,絕不意味著朱休度對這些不法之徒撒手不管,任其胡作非為,而是希望以誠心感化他們,使他們心悅誠服,以後不再犯類似的錯誤。
  • 李越尋召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對他們說:「我們平素以俠義聞名於鄉里,現在有人搶走了我們村的婦女,而我們不去解救她,這就有愧於俠義之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