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振衣千仞崗,濯足萬里流!」

作者:唐蓮

(fotolia)

  人氣: 2423
【字號】    
   標籤: tags:

左思〈詠史〉
(共八首,此選其五)

皓天舒白日,靈景照神州。
列宅紫宮裡,飛宇若雲浮。
峨峨高門內,藹藹皆王侯。
自非攀龍客,何為欻來遊?
被褐出閶闔,高步追許由。
振衣千仞崗,濯足萬里流!

【簡析】
左思〈詠史〉共八首,這裡選的是第五首。全詩的主題思想,是寫自己旅遊京城,看不慣王侯們奢糜豪華的生活,悠然而去,他要像古代賢人許由那樣,歸隱田園。表現了詩人的高風亮節。

第1、2句,「皓天舒白日,靈景照神州。」開門見山,氣宇軒昂,寫全局風貌:明朗的天空,高懸著白熱的太陽,它的光輝照耀著神州大地。皓:光明,明朗。舒;開,展。靈景:指日光。 神州:《史記.孟子荀卿列傳》說:「中國名曰赤縣神州。」

第3、4句,「列宅紫宮裡,飛宇若雲浮。」前進一步,寫宮殿房屋:紫微宮裡,排列著的一座座大宅,房屋的飛簷,如同浮雲一般。列宅:一排排的房子。紫宮:即紫微宮,天帝所居,這裡指皇宮。飛宇:屋簷翹起,像飛鳥的翅膀。雲浮:如雲浮空中,形容樓閣多而高。

第5、6句:「峨峨高門內,藹藹皆王侯。」更進一步,寫高高的大門之內,住的皆是王侯。峨峨:形容很高。藹藹:形容很多。

第7、8句,「自非攀龍客,何為欻來遊?」筆調一轉,寫自己並非是攀龍附鳳的人,又何必忽然到京城裡來作遊客呢?攀龍客:指追隨帝王公侯,以求功名利祿的人。楊雄《法言•淵騫》云:「攀龍麟,附鳳翼,巽以揚之。」欻(讀虛):忽然。

第9、10句,「被褐出閶闔,高步追許由。」承接上面的7、8句,繼續寫自己:我想要穿起布衣,離開京都城門,邁步趨趕古代的賢人許由。被褐(讀合):意謂穿著布衣而懷有美才的人。《孔子家語•三恕篇》云:「有人於此,被褐而懷玉。」
閶闔(讀昌合):原是天宮的大門,這是指京都城門。許由:古代傳說中的隱士,為了拒絕堯帝讓位給他,逃到「穎水之陽,箕山之下」。後又聽說堯帝要他任九州長,他「洗耳於穎水」,表示聽都不願聽。

第11、12句,「振衣千仞崗,濯足萬里流!」詩到最後結尾時,總寫一筆,繼續寫自已:我要振衣而起,一塵不染,意氣風發,立志高遠;洗淨兩腳,恢復本我之體,走向聖潔之處,朝著光明,勇猛精進!千仞:形容極高。古代七尺為一仞。濯足:洗腳。

「振衣千仞崗,濯足萬里流」,是流傳千古的金玉之言!

此詩以皇都的富貴奢華,王侯的炙手可熱,和詩人高潔脫俗、企隱山林的志趣,兩相對照,表達了詩人的蔑視和追求。尤其是「振衣千仞崗,濯足萬里流」二句,意境壯闊高遠,強烈地襯托出皇都中王侯生活的污穢和詩人對他們的鄙薄。詩人的詠史詩, 「名為詠史,實為詠懷」,詩中提到歷史人物許由,猶如用典,並非專詠,這正是其詠史詩的創新之處。

【今譯】
陽光燦爛,普照神州大地,
皇城內,華屋鱗次櫛比,
飛簷密集,猶如雲際。
巍巍高門之中,熙攘來往的全是王公貴戚。
不言而悉,追隨在他們四周的
自然是些碌碌鑽營之侶。
目睹這些情景,
深感這裡是富貴庸人的天地。
自己絕非攀龍附鳳,追求名利,
又何必到此遊歷?
決心趕快身披布衣,
離開皇都,去追隨許由的足跡。
在千仞高山,抖去衣上的塵埃,
到萬里長河,洗去腳上的污泥。@*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