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敘事長詩 聖美救英雄

關樂:「西安事變」和解主線之七

謀慮 導張 勸楊

人氣: 3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12月16日訊】謀慮

中華上下五千年,西安民族之搖籃。
美玲又來今走險,豈允將之變其棺?
委員長倘不生還,中國裂滅會立見。
此後不幸之變化,測未易也思不堪。
幸而脫險國益固,禍亂蛻變大慶典。
禍中得福之頌辭,嚶鳴心頭信深延。
偶一錯失死陷阱,信心智慧過險關。
我等處境實大難,四周軍隊扣槍栓。
叛軍陣後共軍伏,剿討多年積仇怨。
各方屏息皆以待,境外八面在靜觀。
軍械精良東北軍,共軍惟一為後盾。
戰爭萬一發動日,共黨重生活力時。
紅毒惡化電流疾,內戰浩劫不可預。
帝國主義正懸盼,俾得藉口入侵佔。
引彼干涉無限制,魘影纏繞宋心坎。
自聞軍方堅主戰,忘懷未能一日間。

導張

會罷丈夫招見張,張未挨斥快慰狀。
商談誠摯而鎮靜,錯覺眾擁直挑明。
難題當頭你惟一,大錯若何補救幾。
汝若向余問以後,可以告汝余誠意。
張曰夫人如在此,生此不幸決不致。
此語殊出宋意外,駭然久之由張絮。
劫持不當余自知,欲為確為國家計。
與余等語彼堅拒,怒不可遏口緊閉。
深願婉勸息怒氣,余等要求實無一。
不要地盤不要錢,籤文亦非余等希。
宋語深信言由衷,否與舊軍閥無異。
欲示世人現無它,恢復自由應立即。
快語指張性太急,當知成事非躁舉。
躁急百份力獲一,堅忍卓絕功方立。
學良聞言頗感動:此舉不當覺悟已。
託辭掩飾決不願,惟自信余純動機。
此次倘能如往昔,夫人同來不致於。
欲向委員長申述,屢禁啟齒厲聲斥。
宋曰汝仍未解彼,所斥每寄厚望之。
倘視汝鄙為棄材,費神決不再如許。
汝稱事其如事父,彼信汝誠於言此。
張應夫人應信余,敬戴夫人心之誠。
搜索委員長文件,夫人致函得二通。
拜誦益感汝偉大,為民至誠深感動。
深信夫人此次來,助了危局必定能。
余等不願阻其政,唯一領袖且推崇。
面陳款曲但求你,夫人必助了危局。
乘機宋向彼勸導:汝當更憶函一語。
余等救國之努力,隨時默禱聖靈啟。
汝若誠欲有建樹,亦應隨向聖靈祈。
蓋彼此次之舉動,自墜人格自擾序。
超越軌範毀綱紀,幸告完成大統一。
正足增國之信譽,造成萬世之福利。
毀其垂成於一旦,身為軍人應痛惜。
至彼稱無傷害意,蔣公命運看明晰。
事於晨受嚴寒襲,委員長未衣棉衣。
上天默佑若未獲,亡不飲彈肺炎罹。
目前應予討論者,如何息事能迅疾。
留此委員長愈久,損失愈大日增益。
問汝意中為如何,方可收拾此危局?
複述前言促悔悟,力圖善後再細語。
張屢頷首言亟願,事關者眾得同意。
宋促余意速轉告,欲面晤者可遣其。
委員長所不願見,皆代見之餘願意。
留此余候汝複音,談至此時夜深矣。

勸楊

至十一時候張坐,詢蹤電話問因果。
答稱彼尚在開會,留囑會後來宋所。
清晨二時仍未至,電話復詢始來會。
目光疲倦狀甚憊,言時過遲料宋睡。
實不願擾故未來,彼等何言宋急問。
楊及部將不願釋,言余命保彼奈何。
宋姐弟余誼甚厚,張透彼等心懦怯。
責余牽其入漩渦,所提無一得承諾。
遽釋豈非境益絕?明日將再開會說。
見張疲憊近三時,難以為繼宋讓息。
此後數日多焦悚,蠢蠢疑懼者欲動。
院中日夜卒巡邏,牆外重圍大隊兵。
姐弟暫弛惟一式,積雪前院散步輕。
仰首上矚天宇清,青天白日惟光明。
兵聞笑聲駭怪甚,不知姐弟笑故縱。
子文來往將領間,悉皆閃避憂忡忡。
端納入陝張招疑,二宋駐足擴縫隙。
立釋蔣公張堅主,楊部目彼蔣方士。
上次議決下推翻,疑雲籠罩難定盤。
一網欲盡蔣宋張,事變西安隱惡變。
宋告委員長之故,中央軍日迫西安。
又向張楊頻警告,限期過後即開戰。
無人能挽此浩劫,巨禍爾等怎倖免?
高喊愛國之將領,怨天尤人不自省。
藉口下屬不放心,其辭閃爍還虛榮。
相比黃埔眾將官,愛國詞稀血濃濃。
全面抗日戰幕開,足跡正邪更分明。
事變骨幹多漢奸,國軍將領英雄叢。
此為後話語不贅,學良時亦解疑恐。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6-12-16 9: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