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習核心強勢動作 改變江禍國政策(完整版)

隨中共官員落馬成為階下囚的富豪。圖上排從右至左依序為劉漢、丁羽心、徐明、朱興良、黃鴻明。下排從右至左依序為劉紹喜、王春成、華邦嵩、嚴玉德、李廣元。(合成圖)

人氣: 152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薛飛綜合報導)中共六中全會今年10月確立了「習核心」的地位,意味著「江核心」勢力出局、習近平權力的進一步集中。隨後,習近平當局緊鑼密鼓地出台一系列重磅文件,改變前黨魁江澤民時期的多個禍國政策。

11月27日,出台了《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糾正江澤民當政時惡化的官商勾結問題;28日,起草的《公共安全視頻圖像信息系統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則是針對江澤民當政時耗巨資建立的龐大的「金盾工程」及之後中共相繼建立的對13億國民全方位的監控系統。

11月30日,出台審議規範黨和國家領導人有關待遇等文件,「敲打」江澤民等中共退休元老的「老人干政」;同日,國務院發文《關於規範公安機關警務輔助人員管理工作的意見》,則針對江澤民時期頻發的警察暴力執法問題和規範輔警工作。

12月2日,平反的聶樹斌冤案,牽出江澤民時期的國安部長許永躍和河北省原政法委書記張越等人。前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秘書王友群認為,江澤民是聶樹斌冤案的罪魁禍首。

出台保護產權文件 給民企吃定心丸

11月27日晚,中共中央國務院正式發布《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其涉及解決八個方面的產權問題,包括:私有產權保護不力、企業特別是民企過去的經營不規範問題、涉案財產處置隨意牽連合法財產、房屋土地70年使用權到期後續問題、飽受詬病的強拆強遷、國資「蛀蟲」、侵犯智慧財產權成本過低等方方面面。

這是習近平於10月底成為中共「核心」後發布的一份重磅文件。官方解讀稱,這是當局「首次以中央名義推出產權保護的頂層設計」,8月底經中央深改小組會議審議通過,三個月後才全文公布。

《意見》裡面寫道:「嚴格遵循法不溯及既往、罪刑法定、在新舊法之間從舊兼從輕等原則,以發展眼光客觀看待和依法妥善處理改革開放以來各類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經營過程中存在的不規範問題。」尤為外界關注。

29日, 最高人民法院在京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兩份有關產權保護的司法文件,文件也特別提到,要客觀看待企業經營的不規範問題,對定罪依據不足的依法宣告無罪。對「改革開放」以來各類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因經營不規範所引發的問題,嚴格遵循罪刑法定、疑罪從無、從舊兼從輕等原則,依法公正處理。對雖屬違法、違規但不構成犯罪,或者罪與非罪不清的,應當宣告無罪。

當局微信公號「俠客島」解讀時表示,推出如此重要的改革的時機是將於本月在北京召開的一年一度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背景則是「今年以來,民間投資意願懸崖式下降。比如1−5月,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僅為3.9%,創下了2000年5月,也就是十六年以來的新低。」「國內民間投資意願一降再降,同時民間投資外流現象上升。」

出台完善的產權保護制度被廣泛認為是特赦中國民企原罪,給民企老闆吃定心丸,為下一步經濟改革注入新動力。

為什麼特赦中國民企原罪?

所謂民企「原罪」,指民企在早期發展中,普遍存在違反政策、違法或違背道德的行為。當局為什麼此時要在全國範圍內特赦民企原罪?

有報導指,習近平上任後的鐵腕反腐,在處理官場貪腐危機的同時也波及一些有著「原罪」的民企。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背景下,讓以經濟增長為最主要合法性的中共有所顧慮。

另一重要原因則要歸咎於過去十多年江澤民掌權時,以色情、貪腐治國,使社會道德淪落、官場貪腐無極,官商勾結已經滲透到角角落落、方方面面。

江澤民為了鞏固個人權力收買人心,放縱各級官員「悶聲發大財」,中飽私囊。江澤民家族及其權貴集團更是趁機大肆攫取國家財富,占據了絕大多數的中國大型國企。其中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控制著中國的「電信行業」及上海眾多重要的經濟領域。曾慶紅家族和周永康家族控制著中國的石油行業,非法獲得龐大的經濟利益⋯⋯

而在習近平這幾年的強力反腐中,落馬的高官幾乎都是江澤民時期肥起來的巨貪,動輒數億、數十億。幾乎每一個巨貪後面都有一個或多個「金主」,其中鐵道部原部長劉志軍有商人丁書苗;周永康有四川涉黑億萬富豪劉漢;薄熙來有大連實德原董事長徐明;令計劃夫妻有北大方正前高管李友等。

其中,周永康的馬仔劉漢的漢龍集團涉足能源、礦山、地產、跨投,擁有鈾礦、鉬礦、銅礦、金礦等30多家企業,身價數百億。雲南價值5,000億的蘭坪鉛鋅礦,由於周永康的過問,劉漢僅以10億就控股60%。

令計劃夫妻同北大方正前高管李友、魏新等人官商勾結。令組建的官商勾結的龐大網絡「西山會」傳獲李友及其方正集團出巨資支持。有消息稱李友曾通過令計劃家人控制的一個帳號共轉帳370億元。李友近日被判囚四年半,罰款逾7.5億元。法院指他有重大立功表現,分析指與令計劃家族有關。

此外,已倒台的國安部前副部長馬建也曾受李友賄賂。而馬建和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又同政泉控股實際控制人、神秘富商郭文貴結成「盤古會」同盟。郭文貴藉張越及馬建等人之手,動用政法強力國家機器參與商業利益爭奪。多位與郭文貴有利益糾紛者均有被河北政法系統控制甚至刑訊逼供的經歷。

美國華裔政治學者裴敏欣最近出版《中國權貴資本主義—政權衰敗的動態》一書,剖析了中國全國性腐敗的重要起源。他發現,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的腐敗案件大多數呈現「窩案 、串案」的形式,而90年代開始的產權改革是這些「窩案」和「串案」出現的主要驅動力。

在獲得產權的過程中,官員們互相勾結,讓原本產權不明的資產變為有所有權歸屬。典型的貪腐案通常是由私營企業主藉由賄賂官員來獲得一片資產的所有權的過程。裴敏欣研究了上世紀90年代以來在中國發生的260起「窩案」和「串案」,案件涉及各個官僚機構,盤根錯節。

如此範圍和如此廣度、深度的官商勾結必然涉及到不得不同中共各級官員打交道的中國民企,諸多民營企業在原始積累過程中帶有不可告人的原罪。習近平上任後的反腐行動中,也波及到一些有著「原罪」的民企。

時事評論員石實表示,江澤民當政時貪腐實在太過嚴重,不可能把所有這些民營企業家都抓起來,只能出台文件赦免部分企業的原罪。同時由於中國大陸經濟不好,當局試圖以依法治國的辦法留住人心。

習近平強調「親」和「清」 試圖改變官商勾結情況

習近平上台後,在展開反腐運動的同時,也試圖改變這種腐敗到骨髓的官商勾結。習近平曾在多個場合痛批官商「勾肩搭背」,強調不能以權謀私、搞權錢交易。

在2016年中共全國政協民建、工商聯委員聯組會上,習近平提出了以「親」和「清」為內容的新型政商關係,引起媒體廣泛報導。按照中共自己的話說,所謂「親」,就是要「坦蕩真誠同民營企業接觸交往」;所謂「清」,就是「同民營企業家的關係要清白,不能以權謀私,不能搞權錢交易」。

有媒體指,現行的中共人治體制,為官商勾結泛濫奠定了基礎。權力沒有鎖入籠子,那些官員隨便一個批示就可以讓人一夜暴富或者讓人傾家蕩產,在此情況下,誰敢不向權力獻媚?政商關係的釐清,核心在於制度,而不是依靠道德感召。

知名財經作家吳曉波曾表示:民企「所謂的原罪其實是制度性的原罪。企業家確實內在有一種貪婪性存在,全世界的企業家都是屬於這種狀況。所以,如果不能從制度根本上進行清算,特別是加強經濟治理的市場化、法治化和民主化建設,那麼,官商模式的杜絕將非常困難」。

「唱紅打黑」重創中國民企的信心

國務院產權保護《意見》同時強調對私有產權的保護,指「公有制經濟財產權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經濟財產權同樣不可侵犯」。

過去十多年來,私有合法資本被公權力(政府、官員、公檢法機構)非法侵占的情況每天都在大量發生,比如飽受詬病的強拆、多地招商引資後關門打狗,造成大量冤案。

最具代表性的則是薄熙來下台前在重慶掀起的「唱紅打黑」運動,包括黎強(資產約10億)、陳明亮(死刑,資產約30億)、王能(資產約20億)、彭治民(資產約80億)、李俊(資產約60億)、龔剛模(資產幾十億)等重慶數百名民企老闆均被戴上黑帽子、家破人亡、千億私人財產被沒收,但進入國庫的錢只有9.2億。

「唱紅打黑」重創中國民企的信心,造成的移民潮和資金轉移潮至今未退,對中國經濟造成毀滅性打擊。熟悉民營經濟的學者對港媒透露,打黑期間中國有200至300個民企老闆逃亡國外,部分人直至薄熙來下台後才敢回國。

上海知名維權律師鄭恩寵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這個《意見》出台的另一背景,是對《民法總則》起草的分歧作出一個裁判,因為民法總則確實是保護私有財產的。

鄭恩寵表示,「現在不但是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大陸中產階級、白領階層以及擁有幾百萬至上千億的一些民營企業家,他們也對共產黨制度不滿,官民矛盾凸顯。中共自己公布的數據,民營企業家現在養活了中國70%的就業人員。」

鄭恩寵認為,在習近平主政期間,這個產權制度的綱領性文件不能變成憲法或幾百部商事法律、經濟法律、民事法律等進行重大修改的話,他什麽事情都辦不下去。

公安部起草監視攝像頭管理條例

11月28日 ,中共公安部起草了《公共安全視頻圖像信息系統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下稱《意見稿》)。該《意見稿》指,禁止在可能泄露他人隱私的場所、部位安裝視頻圖像採集設備,對違法者將進行處分或追究刑事責任。

《意見稿》還指,社會公共區域的視頻圖像採集設備的安裝位置應當與居民住宅等保持合理距離。旅館客房、集體宿舍以及公共浴室、更衣室、衛生間等可能泄露他人隱私的場所、部位,禁止安裝視頻圖像採集設備。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公安部針對攝像頭發文,顯示習近平正在改變江澤民時期的政策。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掌權時期建立了一個龐大的網絡封鎖和監控系統──「金盾工程」(正式名稱:全國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該工程於1998年提出、99年立項,截至2002年的初期,研究花費已達8億美元,但官方從未正式公布過金盾工程一共花費了多少。「金盾工程」後來又發展成「天網工程」(城區電子監控系統)、「大情報工程」等,對全部國民進行全方位監控、迫害。

2010年,中共官媒披露,單是北京一地的公共圖像監控攝像頭數量已達四十餘萬個,覆蓋了全市重點公共場所、主要交通道路和100%重點要害單位,超過70%的居民社區裝有技防設施,總規模70多億元。

薄熙來在重慶掌權時,更對民眾的監控發揮到極致,耗資200多億元建設了一個號稱「世界上最先進」的監控系統,該系統僅是攝像頭就有50萬個,重慶市每個角落都在被監控之中。

其它地區,湖北省安裝攝像頭55萬個;長沙投入8億元在全市安裝2萬6千個;烏魯木齊安裝4萬多個 ;長春市安裝6萬個。不僅如此,多地的出租車上安裝了攝像和錄音設備,甚至更衣室、廁所通道也可見電子眼。

資料顯示,2010年,國內安防企業達到2.5萬家,行業總產值達到2,300多億元。從2010年的情況看,視頻監控系統在安防電子各類產品中的比重約55%。

儘管監控無處不在,但對真正的罪犯卻效果成疑。2013年,引起全民關注的長春失蹤嬰兒案中,盜車地點距嬰兒被埋地點不到40公里,結果卻是嫌犯主動自首。網友質疑,斥上億元建設的天網工程成了「睜眼瞎」。

中共監視系統從針對法輪功擴展到全民

中共建設「金盾工程」初期,正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最瘋狂階段,法輪功學員成了最直接的受害目標。

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在希望之聲節目中表示,金盾工程的很多項目,像人員的資料庫,甚至人臉識別系統,最早是針對法輪功學員開發的,後來被擴展到全社會各個階層。

他介紹:「金盾工程和後來金盾工程發展的大情報系統,12分鐘之內可以把全國13億人查一遍;4分鐘內將全國在逃人員查一遍;3分半鐘內將全國駕駛員、司機全部查一遍;公安部對七類重點人員進行分類搜索不超過2分鐘;把所有的訊息碰撞一遍不會超過40秒。這一來它是把全國所有的人盯著了,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

「金盾工程」的骨幹項目負責人之一,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前副局長、總工程師馬曉東去年落馬。

事實上,大陸媒體報導早直白點出,「天網工程」的首要任務並不是打擊普通刑事案件,而是「維穩」。中共政法委在2005年曾下發的《關於深入開展平安建設的意見》,稱「平安建設」的目標任務第一就是針對法輪功的,提出對法輪功的活動要「發現得早、控制得住、處置得好」……

中共公安部為監控亂象出台新的草案後,香港親共媒體「東網」罕見於11月29日、30日連續兩天發表系列報導,集中火力抨擊公安部的監控系統,並點出江澤民和其兒子江綿恆的金盾工程,文章包括《無所遁形:江澤民時期秘建龐大監控系統》《無所遁形:未定監控合理距離》《無所遁形:公安部認監控系統侵犯個人隱私》等等。

報導還說,由公安部門主導的這一龐大監控工程,涉及公民隱私,卻至今沒有任何法律授權,只是公安部認為「業務需要」,就投入了公款和納稅人的錢。大陸數百個一、二線城市,每個城市的投資都是數以億計的人民幣來計算。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東網點出這個條例變相承認了中共的公安系統,長時間大面積地在侵犯公民的隱私權,是非法行為。同時也明確點出這個背景跟金盾工程有直接關係,等於釋放信息:金盾工程是有問題的。

唐靖遠還表示,東網直接點名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而且非常不客氣,規模還很大,說明隨著中共高層的分化,媒體的陣營也在分化選邊站隊。

出台領導人有關待遇等文件

11月30日,習近平主持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規範黨和國家領導人有關待遇等文件,對黨和國家領導人辦公用房、住房、用車、交通、工作人員配備、休假休息等待遇進一步作出規定。

文件明確提出:「黨和國家領導人退下來要及時騰退辦公用房;不能超標準配備車輛、超規格乘坐交通工具,外出要輕車簡從;壓縮赴外地休假休息時間,實行嚴格報批制度等。」

外界認為,此次中共政治局審議通過文件,規範所謂黨和國家領導人有關的待遇,相信具有一定針對性。

從政治局會議披露的內容看,主要篇幅都是強調約束黨和國家領導人「退下來」以後,讓外界自然聯想到前總書記江澤民自2002年從「黨和國家領導人」位置退下,又延任兩年中共軍委主席後,長期保留中央軍委的辦公室,軍委的任何決策,從軍事駐防調動到人事任免,都必須在「江辦」匯報及備案。直到2012年,習近平上台才將其撤掉。

「要壓縮赴外地休假休息時間必嚴格審批」讓外界聯想到,不久前,已退休數年的原政治局委員、北京前市委書記劉淇攜家帶口、祖孫三代十多口人浩浩蕩蕩赴西藏旅遊,一批警衛、秘書甚至保健醫生也隨行,當地更是出動公安、交警全程護送,一條龍最高規格服務。事情爆光後引起公憤,傳此事已經被政治局通報批評。

而江澤民退休後幾乎年年都要外出「巡視」,興師動眾,訪遍名山大川。2006年「五一」期間,已退休的江澤民要登泰山,其親信、時任山東省委書記張高麗不顧假期遊客,下令封鎖泰山兩天,並要求山東省委省政府的官員們列隊迎候。張還特備大轎,指令八人抬江上山,張自己在後面「護駕」。

據港媒報導,在當今世界中,中共的高幹待遇可能最為複雜繁瑣也最為嚴密優厚。從衣食住行的辦公用房、住房、用車、交通、工作人員配備,到生老病死的用藥、住院、喪葬,一應俱全,等級森嚴而分明。

比如,乘坐何種排量和品牌的汽車,配備幾名警衛、秘書、司機、廚師、保健醫生,住院可以報銷多少進口藥,直至死了以後葬到八寶山什麼場地等等,都有著各種成文或不成文的規定、規則。形成了一個特權階層,每年耗費巨額公款。

媒體披露,2012年,江澤民仍享受最高國家主席級別的薪酬、福利、待遇,全年總開支為3,840多萬元人民幣,是副總理級別的近10倍。據報,江澤民2012年在上海居住150天,僅宴客就花費230多萬元人民幣,全部由公款支付。

報導稱,當年江澤民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和江澤民隨行人員共25人;而江2004年退出中共軍委主席時,江辦的工作人員和隨行人員有36人。

有港媒評論稱,最高領導層能夠在此時出台文件,直接對黨和國家領導人待遇,特別是對已退休高幹做出種種約束性條款,還是顯示出了十八屆六中全會確立「習核心」之後高層政治格局的細微變化。生活待遇縮水的背後也是退休領導人政治影響的式微。

也有分析認為,六中全會後,習近平的一系列改革措施,正在對官僚系統全面收權。

國務院發文規範輔警工作

11月29日,國務院辦公廳出台《關於規範公安機關警務輔助人員管理工作的意見》,從管理體制、崗位職責、人員招聘、管理監督、職業保障等方面,提出了規範警務輔助人員管理工作的具體措施和要求,尤其明確指出,輔警履行職責行為後果由所在公安機關承擔。

在管理監督方面,意見明確提出按「誰使用、誰管理、誰負責」原則,嚴格落實警務輔助人員管理責任,並就日常管理制度、管理監督和退出機制作出規定。

在崗位職責方面,區分警種和部門,明確界定、列舉了文職輔警可以協助開展非執法、不涉密崗位的相關輔助工作,勤務輔警可協助開展執法崗位的相關輔助工作,以及輔警不得從事的相關工作。

在人員招聘方面,明確警務輔助人員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或公安機關明確警務輔助人員的招聘,公安機關各警種、單位和基層所隊不得自行組織警務輔助人員招聘。招聘要統一標準和程序,受過刑事處罰或治安管理處罰、有較嚴重的個人不良信用記錄等人員,不得從事警務輔助工作。

根據此意見,公安部多次部署對現有警務輔助人員進行全面排查和清理整頓。

根據中共的官方介紹,輔警,即輔助警察的簡稱,又稱協警,是根據社會治安形勢發展和公安工作實際需要,面向社會招聘,為公安機關日常運轉和警務活動提供輔助支持的非警察身份人員。按照《公安機關組織管理條例》規定,輔警不能參與執法,不具有行政執法權,必須在在編警察的帶領下開展各項工作。

據悉,輔警前身是治安聯防隊員,但中共改革開放以來,社會矛盾和治安狀況空前複雜,需要警察的地方越來越多。但國家編制有限,龐大輔警隊伍由此應運而生。

過去十多年來,中共公安製造了大量的枉法事件,如近期的雷洋致死案,引發社會極大關注。11月29日,北京檢察院對雷洋案涉案警務人員邢某某、孔某、周某、張某某、孫某某等5人涉嫌玩忽職守案偵查終結、依法移送公訴部門審查。據此前的報導中,雷洋案出警的警員中,有2名民警、4名輔警。

事實上,在雷洋案持續發酵的過程中,無論是法律人還是媒體,均對輔警參與執法提出質疑,認為輔警執法於法無據,有越權之嫌。

有關規範輔警工作的意見出台前,輔警參與執法一直處於模糊地帶,頻頻爆出事故。一方面,他們沒有執法權,卻衝在矛盾的第一現場。今年10月8日,廣東順德兩名輔警瘋狂追車,致一名摩托車司機倒地死亡。

諸多案例也顯示,不少輔警人員在參與「堵截、扭送違法犯罪嫌疑人」等活動中,甚至存在諸多違法行為。

但另一方面,這些問題的最終解決,多為輔警被開除,而警察卻安然無恙,身為「臨時工」的輔警,往往成了「替罪羊」。

不久前,網傳河北廣宗「交警夜查貨車收黑錢」的視頻,對此,河北省新聞辦最新通報稱:網傳視頻內容屬實,非法收取貨車司機現金100元的是輔警。

去年年底,山東棗莊多名「特警」開著特警車輛,穿著特警制服,手拿著警械,對一對男女粗暴執法,視頻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當地警方回應稱,視頻中的「特警」係特巡警大隊的輔警。

而有網友調侃說:「臨時工就是這樣一群人,他們拿著最低的工資、享受著最少的權利、承擔著最重的責任,還最經常地被當作『替罪羊』」。可以說某些執法部門的「臨時工」策略,已成了政府公信流失的加速器。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國問題專家李天笑先生曾經表示,公安的枉法事件連續曝光給習近平深化公安改革提供了契機,改革過程也是進一步清理公安系統中的江派勢力的過程。之前,整個政法系統、公安系統已經淪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和民眾的工具。習近平要解決民怨,就必須要將公安真正的打擊犯罪的功能拉回正軌。

此前的5月20日,習近平支持的中共中央全面深改小組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深化公安執法規範化建設的意見》。會議強調,公安執法的規範化、專業化的問題。

聶樹斌案被平反

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宣告,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案原判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改判聶樹斌無罪。至此,這樁案發迄今二十餘年,「2005年真凶再現」後又申訴達十年之久的冤案,終於被平反。

從被抓到被執行死刑,聶樹斌在七個月的時間裡即被冤殺,而其父親在其被執行死刑次日前去探望時,才得知兒子的死訊。

2005年,曾犯下多起強姦殺人案的王書金在河南落網,後主動供述稱自己是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真凶,但河北司法系統則一直致力於讓其「閉嘴」。在法庭上出現了被告「王書金」堅決自認聶案真凶,檢方則百般為其脫罪的弔詭局面。

據媒體報導,聶樹斌案的始作俑者是原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後來官居國安部部長的許永躍,當初下令「要殺」,而且要「快殺」。許永躍之後,又歷經了馮文海、劉金國、車俊、王其江、張越5任河北政法委書記,但聶樹斌案始終「巋然不動」。

據報導,已經升任中共國安部部長的許永躍強力阻撓聶案重查。2005年,聶樹斌案首次見報後,時任河北政法委書記劉金國曾一度召開公檢法聯席會議,決定成立專案組。未料,承諾一個月拿出結果的劉金國,一星期後即被調離,轉任公安部副部長。

2013年,最後一任的政法委書記張越更是為讓「真凶」王書金翻供,親自坐鎮指揮,當王拒絕配合後對其施以酷刑。張越是許永躍親信——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的盟友。馬建和張越在習近平反腐中均已落馬。有最新報導稱,許永躍因還涉多起案件活動被限制,不允許出京。

聶樹斌案可以說是中共江澤民集團過去20多年間,中國法治亂象的冰山一角。其它的離奇冤案包括:內蒙古呼格吉勒被判強姦殺人,死刑執行9年後真凶現身;河南農民趙作海被判故意殺人,死刑緩刑,11年後所殺的人「復活」歸來;湖北佘祥林被判殺妻,牢獄15年後妻子「復活」回家;海南黃亞全、黃聖育被判殺人,10年牢獄後真凶現身;安徽趙建新被判殺人,死刑,4年後真凶現身……

但目前仍有太多的冤案還在「等待」。同樣是許永躍製造出的河北陳國清等四人搶劫致死案,10年後服刑犯人檢舉出真凶仍申訴無果;1995年,吉林退伍軍人金哲宏殺人案;1990年,吉林劉忠林殺人案;2000年,江西樂平4名村民搶劫、強姦、碎屍案……無一不是申訴十餘年、甚至20餘年,反覆被法院駁回。

同其它案件相比,聶樹斌案更多了一道神秘色彩。是因多方報導稱聶案涉及「中共按需殺人」黑幕,包括知名律師李莊在內的多名律師也在微博披露,聶樹斌被槍斃多年,而他的器官可能還存活。

中共活摘器官早已經存在多年,但在江澤民1999年鎮壓法輪功後,透過強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等罪惡手段,製造龐大的「器官庫」謀取巨利,使得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呈現爆炸式增長。

參與聶樹斌冤案的一幫江派政法官員都參與了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只有中專學歷的許永躍被曾慶紅、江澤民看中並重用,執掌中共最高的特務機構國安部近十年,同時兼任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中央「610辦」)副組長。許永躍在任期間,監控和打擊法輪功成為國安部的第一要務。副部長馬健是其重要幫凶。

前政法委書記張越也是靠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發跡,又緊緊依附周永康積極迫害法輪功撈取資本而上位,是手上沾滿法輪功學員血跡的惡徒。2003年,張越升任公安部26局(即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公安部「610」辦公室)局長。2007年,調到河北省任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黨委書記、武警河北省總隊第一政委等職。

大紀元評論員夏小強的文章認為,聶樹斌案件的深層意義在於,聶樹斌案件重啟、再審困難重重,歷時兩年,因為幕後操縱者都是江派政法系統重要成員;因此,遭到江澤民集團的阻撓和抵抗,這與習近平當局對江澤民集團的反腐和打虎形勢密切相關。如今,聶被宣判無罪,顯示出阻撓聶案的背後勢力落敗,在習近平成為領導核心之後,江澤民集團大勢已去。

文章稱,習近平在2014年的中共四中全會上,提出的「依法治國」與此相關。從2014年到2015年,中國多地法院重審冤案和啟動國家賠償。這種舉措,一方面為中國社會將逐步過渡到真正的法制社會在做出嘗試,另一方面,也是為未來中國將會出現的更大規模的冤案重審和國家賠償做出鋪墊準備。

目前,隨著聶案的艱難平反,曾經製造冤案的中共政法系官員的大量落馬和調職,也為其它冤案帶來一些機會。目前,仍在等待的一些備受關注的冤案中,承德陳國清四人22年冤案,2016年9月8日,陳國清等四人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訴;吉林高院今年4月底終於開庭審理劉忠林殺人案,但至今未作出裁判;今年4月27日,江西高院決定再審西樂平程立和等4名村民搶劫、強姦、碎屍案。

習近平重提「依憲治國」「依憲執政」

12月4日,習近平在掌權後專門設立的「國家憲法日」第三度到來之際,再次作出指示強調「依憲治國」「依憲執政」。2012年及2014年,習近平曾多次提到「依法治國首先是依憲治國,依法執政關鍵是依憲執政」,但均遭到劉雲山掌控的中宣系統封殺,因這觸及到劉雲山在內的江澤民集團的根本利益。

近日,網傳明年中共各級政府機構的改革方案,其中包括取消地方的政法委。時政評論家李天笑對此表示,習近平多次強調依憲治國、依法治國,一上台就廢除勞教制度,若明年真是取消地方政法委就等於是逐步在減弱黨對司法干預的作用,這跟習近平想實行總統制的跡象相符。取消政法委後,法外機構「610」被取消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前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秘書王友群認為,江澤民是製造聶樹斌殺人冤案的罪魁禍首,呼籲立即抓捕江澤民,從源頭上徹底剷除影響中國社會穩定的最大禍害。#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6-12-18 7: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