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青年法輪功學員酆雪的修煉故事

與風雪同名的女孩(上)

2015年7月,酆雪在加拿大卡爾加里參加牛仔節遊行期間的留影。(酆雪提供)

2015年7月,酆雪在加拿大卡爾加里參加牛仔節遊行期間的留影。(酆雪提供)

人氣: 49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葉蓁報導)雪,總是給人晶瑩剔透、潔白無瑕的印象。年輕的酆雪,長髮飄飄,皮膚白皙,也如冰雪一般清秀動人。她生長於中國北方,目前定居加拿大,或許是北國冬雪賦予了她美好的外形,但她說:「沒有大法,就沒有現在的我。」

2016年10月24日,在「舊金山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莊嚴盛大的會場中,這位美麗的女孩著一身黑色正裝,登上講台,向在場的將近六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講述她的修煉體會。那時起,人們才知道,這位女孩也曾闖過人生的嚴冬歲月,如今吐露著雪中寒梅的清香。

驚喜:入選法會發言

在幾千名學員面前講述自己的修煉故事,對酆雪來說是第一次,這讓她非常緊張。

「因為我被安排第四個上去,前面學員的交流內容,我都緊張得沒仔細聽。」她一直在台下默讀交流稿,讓自己的心情儘快平靜下來。

2016年舊金山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上酆雪發言。(戴兵/大紀元)

以前參加法會交流,酆雪都是作為觀眾在台下聆聽,而這次她是以謙卑的心態在台上分享她的修煉故事。她說:「我聽其他學員的交流,他們在景點講真相、做三退,起到的弘法效果非常好,而我在這方面不是很有經驗,講出的話不是很有力度。」她當時就下決心,每天都要嚴格按照修煉的要求,做好自己。

酆雪表示:「我寫出自己的修煉故事,也是想對自己這幾年的修煉經歷,做一個總結。」寫作過程本身也是修煉,她每次修改自己的稿子,總能發現其中的不足。

隱痛:信仰遭迫害的辛酸往事

酆雪在交流文章中提到,1995年,她還不到5歲,就已經是個名副其實的大法小弟子了。她在採訪中還透露,小時候跟著父母一起觀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就覺得《轉法輪》非常神奇。「師父講的很多內容我都經歷過,比如身體很輕,走路有離地的感覺。因為人比較單純吧,剛得法不久我的天目也開了。」

有一次,小酆雪閉著眼睛,認真煉第一套功法,很快看到了師父。她記得,師父是菩薩的形象,拿著一個花瓶,站在旁邊陪著她煉功。她激動地喊出聲:「師父,師父!」小酆雪還時常看到法輪、煉功場上紅光罩著的景象,這也是大法書籍《轉法輪》中提到的現象。

在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們,都經歷過共同的創傷,承受著自1999年以來,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巨大壓力。酆雪一家三口都修煉,迫害初期,不到10歲的她還跟父母去北京上訪,他們家在當地自然成為重點被迫害的對象。酆雪爸爸因堅持修煉丟掉了收入可觀的工作,只能做一名清潔工,每個月拿三四百塊錢的工資;媽媽從有了她以來就做了全職太太,為維持生計不得已到建築工地做體力活。

酆雪的學費都是找親戚借的,更不用說過年置辦年貨了。她記得有一次過年了,爸爸帶她去一個學員家串門,那位阿姨送給他們一麻袋點著紅點的饅頭,還有糖三角之類的點心。酆雪高興壞了,覺得終於有好吃的東西過年了。在回家的路上,爸爸忽然說:「那家學員也遭迫害,經濟很拮据,這饅頭得送回去。」

她很捨不得,跟爸爸商量:「我們留一半行嗎?」爸爸同意了,他們送回去時,阿姨堅持不收,讓他們帶回去過年。酆雪事後得知,那位阿姨家的生活狀況也很艱難。比如她們家每次煮麵條,都要等到麵放糗了,看著樣子變大了才吃。酆雪也明白了,在那段受迫害期間,每個修煉家庭都承受著不同程度的苦難,都有一段辛酸故事。

酆雪上訪的消息也傳到學校裡,老師、同學都不理解她,酆雪一下子被孤立了。她的老師經常在課間叫她談話,以「了解情況」的名義,打聽她和家人平時做什麼,是不是還要去上訪。以前的小伙伴也疏遠了她,還跟她說「媽媽不讓我跟你玩」之類的話。

酆雪對此感到難過、傷心,然而她心裡非但不怨恨,反而很同情他們。她說:「其實,他們是受傷害最深的。中共發動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讓大陸民眾無法了解真相,我的老師、同學都是受害者。」

2007年冬,酆雪因使用「真相幣」被警察跟蹤。她處變不驚,用智慧擺脫警察的重重包圍,化險為夷。(網絡圖片)

勇氣:使用「真相幣」的小女孩

雖然迫害形勢嚴峻,大陸的學員們依舊冒著生命危險,多年堅持做講真相、反迫害的工作。中國社會上很快流行一種印著特殊字樣的「真相幣」,即在1元、5元、10元不等的紙幣上,印著有關大法真相的詞句,比如「自由之門了解真相看明慧網,無界瀏覽想要退黨去大紀元」。

「真相幣」的出現,讓越來越多的民眾了解到法輪功真相,也引起中共特務的注意。2007年的一個冬天,酆雪上學時使用「真相幣」乘坐公交車,忽然感覺有雙眼睛在盯著她。酆雪故意換乘好幾輛公交車,還繞了很多條路,可是身後總有一個中年男子不遠不近地跟著自己。因為家人常年被重點監控,敏感的酆雪立刻意識到,她被警察跟蹤了!

她不敢去學校,也不敢回家,身上帶著100多元的真相幣。她首先想到的是:她必須甩掉跟蹤的人,決不能被抓,更不能牽連到父母。她兜兜轉轉,進入一座高檔住宅區,假裝回家的樣子,那個男子也尾隨進來。酆雪在小區內打量一下,發現每棟居民樓下都安裝著防盜門,需要打卡才能進入。

2014年,酆雪在加拿大卑詩省府維多利亞。(酆雪提供)
2014年,酆雪在加拿大卑詩省府維多利亞。(酆雪提供)

酆雪知道,她只能靠天意了。她閉上眼睛,在心裡喊著師父:「請師父引導我,讓我拉開一扇沒有上鎖的門吧!」於是她睜開眼,徑直走向面前的一幢居民樓,伸手去拉大門。或許是她的善良感動了神靈,這扇門就在她手中奇蹟地開啟了!酆雪鬆口氣,輕手輕腳地登上樓頂。這時,樓下開過來一輛警車,樓下傳來了腳步聲。「聽聲音警察好像上了二樓又下去了,我們一直僵持著。」

趁著這段空檔,躲在樓道裡的酆雪趕緊把手機裡的通訊錄刪掉,因為太緊張而全身發抖,刪資料的過程非常艱難。她又把幾張大面值的真相幣藏在身上各處,因為考慮到自己如果被迫流離失所,這些錢起碼能幫她撐一段日子。過了一會,她的心漸漸平靜,她覺得自己應該出去。她想到:「我是師父的弟子,我想我應該想辦法走出去,不能承認警察的迫害。」

酆雪給自己喬裝打扮一番,把書包揹在外套裡面,換了個髮型,便大大方方走出了居民樓。走了一段路,她回頭一看,那些警察沒有再跟上來。她一路默念:「謝謝師父。」#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12-21 1: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