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回不了中國的金馬導演

香港年輕獨立導演陳梓桓表示,自己希望透過攝影機來參與雨傘運動,記錄傘運中的年輕人。(宋祥龍/大紀元)

人氣: 2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2014年9月26日,警察推進,我被推到學生防線前,沒有被拘捕,我夾在警察和學生的夾縫中。在那一個小時裏,我結識了排在頭行學生,從他們身上我看到我一直沒有,或者早已消失殆盡的理想與勇氣。後來我們一起經歷了整場雨傘運動。」

——陳梓桓

年輕獨立導演陳梓桓,顯得羞澀和平靜。雖然今次首次執導的長片《亂世備忘》,最終沒有在金馬獎獲獎,但入圍最佳紀錄片,已讓他非常開心。

大陸門戶網站騰訊,在金馬獎頒獎禮當天。刪去有關傘運的內容。陳梓桓稱已見怪不怪。「其實我爸爸媽媽在家裏看直播,就是看騰訊,他們想看我但是看不到,其實大家都預料到了。(早前)《十年》被拒絕直播,我覺得大陸的審查,也真是司空見慣了。」

談及他拍攝傘運題材的原因,他表示最初沒有規劃,只是參與雨傘運動,而且站在第一排。「我認為有甚麼方式參加運動?我希望透過攝影機完成這個作品。」他接觸到劇中三、四名主角,足足拍了79天。幾百小時的素材,彷彿在大海裏,終於找到自己的方向,終於剪成了今天2小時多的版本。

《亂世備忘》的含義就是就是備忘這班年輕人,那時很有勇氣、很有理想地去參與這場運動,我是希望所有香港人,曾經參與這場運動的人都會繼續堅持下去,直到我們真的爭取到民主為止。」

最初香港沒有影院播放有關紀錄片,終於在金馬獎次日(11月27日)首度在港島區一個戲院小範圍播放。雖然事前沒有廣告大肆宣傳,但當日卻全場爆滿。陳梓桓透露,12月還有多幾場放映,甚至在大陸也會有地下放映會。有年輕大陸觀眾曾和他分享看電影後的感受,「他們的資訊受到限制,令他們覺得雨傘運動或者佔中,是一個很邪惡的東西。但是來到香港看這套戲,他的確是有一個反思,有一個同理心去問一個問題,他開脫了自己。他從一個封閉的世界走出來,看到這條片的時候給了另外一個角度。」

陳梓桓希望電影能夠被更多的人看到,並已經報名參加競逐金像獎。◇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
2016-12-02 8: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