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監控攝像頭遍及中國 涉不可告人的秘密(下)

圖為,2015年8月30日,天安門廣場上的警察。(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人氣: 344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近日,中共公安部出台規範攝像頭草案,禁止在可能洩露他人隱私的場所安裝監控鏡頭。此舉引發外界關注遍及全中國的監控系統。

大陸媒體此前報導,中共公安部投入巨資安裝攝像頭等監控系統,其首要任務不是打擊一般的犯罪,而是維穩;報導更披露,相關工程的第一目標是打壓法輪功。

(接上文)

中共10多年前實施「大情報」絕密工程

這些無時無刻不在的監控系統和中共早年實施的一項絕密工程有關。據海外中文媒體《博訊月刊》揭秘,中共情報收集的絕密工程,即代號為「大情報」工程10多年前已開始實施,它不僅讓13億大陸民眾沒有隱私,海外(包括香港)的任何人,只要北京有興趣,都難有隱私。

已落馬的原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曾利用「大情報」進行所謂的「打黑運動」,大肆監控和打擊抓捕異議人士,法輪功學員及官場反對派。

據南都週刊報導,2010年1月,在情報中心組建座談會上,王立軍介紹,情報中心可在12分半鐘內將全國人口查一遍,可通過13個點,對人進行立體查找,被查找人只要登記上網、打電話、買機票或刷卡消費,警方都能知道,還能對重點人口進行GPS定位,監控其行動軌跡。

2010年3月16日,在「大情報」專題講座上,王要求,從社保到銀行,除軍事、戰爭外的一切信息,都要視為自己的資源。

遍及全中國情報監控系統的總投資是多少?目前暫無具體數據披露,但是以「百億」「千億」 來估算可以說一點都不為過 。

2005年,中共公安部下發《關於開展城市報警與監控技術系統建設工作的意見》,要求把這類監控系統在全國鋪開。2010年,公安部再發《關於深入工作開展城市報警與監控系統應用的意見》,提出在2013年末要在全國基本建成城市報警與監控系統。

從此,全國各地從縣城到大城市開始建設「天網工程」,花費從數千萬到近10億不等。

2006年,第2批38個示範城市的直接和間接投資就超過200億。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教授生物識別專家蘇光曾在北方區域論壇中提到公安部要投入2000多億實現「天網」全國聯網。

再來看看有「天網工程」之稱的「平安建設工程」的投入。

據《財經》雜誌報導,2011年3月,王立軍在重慶市公安局宣布「平安重慶」工程總投資170億元。王立軍在去職之前曾預計投入200多億。包括50萬個攝像頭,77億元超級大單,總計超過200億元的投資,是「911」事件後全球最大單一安防項目。

5個月後,重慶市政法委負責人對外稱,重慶共投入近200億元。當地政府的宣傳資料顯示,政府投入建設資金為51.5億元,並可帶動社會投資170多億元。這樣,總投資將超過220億元。

在多次會議上,王立軍反覆強調「大情報」系統可迅速監控有關人員的功能。

薄王還稱,該監控系統「世界上最先進」,有50萬個攝像頭,遍布全市各區、各單位機構、街道居委會、生活小區等,表示重慶市每個角落都在監控之中。

公安部的大情報系統源自「金盾工程」

公安部現在的「大情報」系統,源自1998年啟動「金盾工程」─即秘密建立一個龐大的網絡監控系統,對所有中國人進行全方位監控 。

「金盾工程」的主要負責人包括江澤民、其長子江綿恆、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前公安部長賈春旺、周永康等人,他們均因迫害法輪功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

中國經濟學家說金盾工程系統建立之後,具有幾個功能:「能看」、「能聽」、「能思維」,可以自動進行其中包括自動語音識別,相貌識別等。

金盾工程的重要目標之一是在全國各地的重要公共場所,比如天安門廣場以及各省會城市的主幹道,建立一個全國性的閉路電視或是CCTV的攝像機網絡。

據了解,該項工程前期投資即耗資8億美元,合64億人民幣,其中包括建設一支強大的「網絡警察」。 監控網上信息的網絡警察至少有幾十萬人。

「金盾工程」被廣泛應用於監控、迫害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從1999年7月到2004年4月,有108名法輪功學員由於上網而被抓捕。其中,3人被迫害致死。

據逃亡到澳大利亞的原中共「610」官員、一級警司郝鳳軍所掌握的情況,在1999年法輪功學員4•25中南海上訪事件發生前,中共就一直在監視、騷擾法輪功,他們收集了每一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的詳細信息 。

郝鳳軍(大紀元)
郝鳳軍(大紀元)

2000年之後,郝鳳軍被抽調到天津公安局的國保局、610辦公室工作 。他發現, 「1999年4•25之前早都了解好了。99年就已經統計得很清楚了……早就在鎮壓之前把各個煉功點的名單和個人情況全都掌握了。所以當我2000年剛到他們那的時候,就在610那裏看到了天津3萬多人的名單,每個人的細節都有,包括地址、工作、家庭成員等等。」

郝鳳軍還向大紀元講述了這樣一段故事:

2001年10月3日,天津市公安局網絡偵查處發現有法輪功學員繞過網絡安全遮罩登錄境外「明慧網」。 國保局610辦公室一隊負責此案,要求天津市公安局第一處協助進行監聽、跟蹤、秘密搜查和抓捕法輪功學員。年底,此「103」專案被公安部列為部級督辦案件。

2002年年初,「103」案件開始抓人了。一天,天津市公安局抓了79個法輪功學員,另有2個人跑掉了,其中一個叫徐子傲的女孩才13歲。她母親孫緹在此案中被抓。

2002年2月的一天晚上,郝鳳軍接到單位電話,讓他趕回單位陪同一名法輪功學員看病。他趕到單位開車和另外一名女民警前往天津市南開分局看守所。

「當我們二人到達後,看見法輪功學員孫緹坐在提訊室的凳子上,眼睛被打得成了一條縫,當時審訊她的警察是國保局610辦公室二隊的隊長穆瑞利,當時他的手上還拿著一根帶有血跡的螺紋鋼棍(直徑1.5公分),審訊桌上擺有一個高壓電棍。」

「我們進屋後就請穆瑞利出去了。孫緹一下子哭了出來。」

「她要撩開上衣讓我們看,因為她是個女人,我就說等我出去。孫緹說不讓我出去,就讓我看看後背。」

眼前的一幕讓郝鳳軍不忍,「她轉過身去撩開上衣,我被驚呆了。她的後背幾乎沒有皮膚顏色了,全是黑紫色的並且有兩道長約20公分的裂口,鮮血在慢慢的往外滲。 」

接下來郝鳳軍和孫緹接觸了一個多月,這期間 「我幾乎天天都聽到她詢問自己孩子的下落,也告訴我們法輪功對做好人的理解。」

「當時我的心都碎了,我知道他們都是好人。」

郝鳳軍更關心的是她的孩子,「一個13歲的孩子沒有父母在身邊,又不能到親戚家(因為徐子傲的所有親戚全部被監控起來了)。她在外面吃甚麼、睡在哪呢?」

「我後悔沒能阻止,內心焦躁不安,淚水奪眶而出。 」

巨資構建監控系統 令中國社會處於危機

時事評論員喬松認為,中共投巨資構建「平安工程」、「金盾工程」等監控情報系統,主要利用其來迫害法輪功,這不僅造成中國巨大的財政黑洞,同時導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致死的惡性事件持續不斷,製造了最大的人權災難。

而對「真善忍」基本道德價值的攻擊和打壓,致使在中國社會做好人難,為了眼前的既得利益,許多人可以無視他人的基本人權,甚至生存權,致使得中國社會陷於空前的道德危機之中。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12-06 12: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