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紐約華人遭惡鄰欺 百萬房產變「噩夢」

共用車道被鄰居霸占 年三十停一下被人追趕威脅 華婦

人氣: 3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于佩報導)老話講「遠親不如近鄰」。有一個好鄰居,平日裡可以互相照應,生活自然如魚得水。但是如果不幸攤上一個壞鄰居,那真是有受不完的氣。這些情形恐怕誰也沒有紐約華人黃小平的感受深,「哎呦!我這三年來受盡了壞鄰居的欺負,老了十歲。我覺得自己的命都被氣短了!」

說這話的時候,黃小平雙眼通紅,用手緊緊抵著胸口,氣憤難平。今年54歲的她在賭場做發牌員。一家人省吃儉用,一點一滴攢了20多年,2013年9月時在布碌崙辦森賀買下一棟房子。當時房子價格接近100萬美元,而且房子空間相當大、室內設計、街區環境都讓人感到很舒服,一家人住在裡面,真是再合適不過了。不過,這一切都被壞鄰居破壞了。

鄰居家保證要拆台階。回家後不僅沒拆,又在後院加蓋了牆。
鄰居家保證要拆台階。回家後不僅沒拆,又在後院加蓋了牆。(于佩/大紀元)

有車道卻停不了車

黃小平和鄰居的房子之間有一個車道(Driveway)直通後院。車道不寬,只有一米多。但是不少「血案」都圍繞著它所發生。

「從搬進來已經三年,我們根本就沒在公共車道停過車。因為我這個惡鄰居一直霸占著。」據黃小平講,她的鄰居有兩輛車,平時都停在車道上。這樣一來,黃小平根本沒有地方停車。而且就算鄰居有事出去,也只開走一輛,另一輛車仍把車道堵上,不讓別的車停。小萍解釋,車道直通後院,起碼可以停三四輛車。

110807_medium
惡鄰居停車時還常常刮到黃小平的房子。(黃小平提供)

「但是為了霸占車道,他竟然專門蓋了個台階堵路。」黃小平痛心疾首地說:「車道兩旁都有側門可以進屋嘛。他在側門門口建了一個特大的台階,都快占了車道一半的面積了。這樣一來,只有車道的前半段可以進車,後邊就進不去了。也就只能停他們家的兩輛車了。」

小平買房的錢包含車道的使用。對此,她感到不甘心,也曾找鄰居評理,說明自己也有權利使用車道。沒想到鄰居卻回應:「我就是權力、我就是法律!」英文不好的她只好作罷。

三年中,不知發生過多少的摩擦,小小的車道變成了兩家人的「戰場」。爭吵、恐嚇、破壞財產和偷窺等各種戲碼輪番上演,這讓黃小平一家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110810_medium
鄰居長得五大三粗。(黃小平提供)

大年三十暫停卸貨 遭追趕威脅

去年中國新年,黃小平和朋友一起去採購年貨。當時車道正好空著,平時她是不敢停進去的。但是她想這次買的東西很多,如果停的太遠,那麼搬起來會辛苦。所以就想暫時在這裡停一下,等把東西搬完後就開走。

結果就在她搬東西進屋的幾分鐘,戲劇性的一幕上演了。她鄰居的兒子一看車道被占領,立即從屋裡衝出來。她現在回想起來仍覺得害怕。「30左右的小伙子,長得五大三粗的,跟瘋了一樣衝出來。他邊衝邊緊緊握著拳頭,直把拳頭伸到我朋友的臉上。我那個朋友是個老人家呀。嚇得都不會動了。」

目睹這一切的黃小平大叫一聲:「快跑啊!」於是,兩個老人家在年節時被人欺負得落荒而逃。「我們都不敢回家呀。一天都在外面遊蕩。直到我孩子們回家,我才敢回來。那可是大過年呀!我現在想起來心裡還難受。」

有一次鄰居還曾舉著滿是肌肉的胳膊威脅她,「我曾經用這隻手打過一個中國人。你怕不怕?」不只是語言威脅,他還曾打壞過黃小平的手推車、自行車,只因為它們擋了車道。

她回憶,有一段時間她把自行車用鏈子鎖在欄杆上。鄰居晚上開車回來發現自行車擋住了車道,他開不進去。暴怒的他把鍊子扯斷,將自行車狠狠地扔進黃小平的院子。因為他用力太猛,欄杆被扯壞,連院子裡鋪的花崗石都被砸出刮痕。

這種事情發生不止一次。更過分的是,他還曾經偷窺黃小平的女兒。「他就拿著梯子放在我們窗戶旁邊,向裡面偷看。我女兒有一次發現,都快嚇死了。也不知道他之前做過多少次。」

惡補英語 決意上告

所有聽過她這幾年遭遇的人都感到很不可思議。「他們都說怎麼會有這麼可惡的人。你為什麼要忍得這麼過度?」黃小平無奈地說:「我們中國人嘛,總想著鄰里關係還是要搞好的。所以我們一開始才算了。但是時間一久,他好像覺得我們就是這麼好欺負。」

一聽要打官司了,鄰居趕緊把加蓋的台階拆了一半。圖為黃小平演示台階拆之前的長度。 (于佩/大紀元)
一聽要打官司了,鄰居趕緊把加蓋的台階拆了一半。圖為黃小平演示台階拆之前的長度。 (于佩/大紀元)

「他砸我自行車那次,我們報警了,把他們蓋台階堵車道的事也說了。警察最後要求他們把台階拆掉。」她嘆息說:「他兒子保證說,回去一定拆,希望不要告他們。」黃小平一心軟就答應了。結果,他們回來之後不僅沒拆,還在後院又蓋了一堵牆,把兩家的後院隔開。

上過一次當的黃小平決定不再忍了。「我已經向法庭提出上告了。我一定要告倒他!」為了弄清楚材料,她還專門去學英語。「我來美國二十多年,再難也沒有去學英語。但是為了告他我去學了。真是受不了了!」

跟律師一聯繫,黃小平發現了一件讓她吃驚的事:鄰居是個「慣犯」,在法庭早有案底。

專欺負鄰居 屢犯不改

「原來我們房子的上一個主人就跟他打過官司。而且是同一個理由。」無巧不成書,黃小平找到的律師就是上個房主的律師。所以一聽她的情況,律師就知道她要告誰了。

「原來他也是這麼對待前房主。房子當時賣給我們的時候,前房主正跟他打官司。」本來法庭判前房主贏。但是房子正巧在這時候過戶,所以也就不了了之。

律師接了黃小平的案子,也算輕車熟路。材料已經遞上去了,正在等上庭的時間。「我覺得還是很有信心的。我們有閉路電視,把他破壞我們東西的畫面都錄下來了。」

鄰居也請了律師。而且自從兩家要「法庭見」之後,他們就再也沒跟黃小平說過話。她認為他們是擔心留下證據。

記者去敲鄰居的門。兩位高大的白人女士打開裡門,但是她們不願開防盜門,而且表示沒有什麼可說,如果需要可以找他們的律師談。

這三年,不僅黃小平受到很大的精神刺激。她的兒女也被影響得很厲害,假期全用在處理這件事,完全沒有了自己的生活。◇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