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公安部被清洗幕後(二):正邪交鋒

警察和便衣在天安門廣場上對上訪請願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明慧網)

人氣: 111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近年來,中共公安部多名軍級師級官員被查,全國24省公安廳廳長換人。公安部是江澤民執政時期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遺毒至今猶存。公安部頻遭清洗的背後,究竟有哪些內幕?

中共公安部被清洗幕后(一):翻云覆雨

天安門廣場 請你告訴我

天安門廣場是中共統治的象徵,也是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門分局的轄區;這裡風聲鶴唳,戒備森嚴。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後,全國大批法輪功學員捨生取義到北京上訪。上訪碰壁後,很多人則直接到天安門以最質樸的方式喊出自己的心聲。

北京公安內部消息稱,從1999年7月到2001年4月,全國各地到北京上訪被抓、有登記記錄的法輪功學員達83萬人次(不包括許多不報姓名和未作登記的)。2001年夏天,北京市公安局通過計算北京市街頭出售的饅頭數量的增加,估算當時來到北京市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超過百萬。

1999年8月,湖北科技學院教師汪禮迪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他看到很多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很多法輪功學員,白天餓了,吃饅頭和生黃瓜;渴了,喝自來水;晚上累了,睡在路邊,地做床,天做被;風餐露宿,節衣縮食;很多場面十分感人。

天安門廣場上99米長橫幅的故事
1999年7月中共鎮壓法輪功後,不斷有學員到天安門廣場上打橫幅請願。(美聯社圖片)

一位法輪功學員,從四川用了2個月的時間徒步走到北京,他來到天安門廣場席地打坐,剛剛坐下,天安門廣場的警察就像瘋了一樣,衝過來抓住他。他向警察說:「先別抓我,讓我把話說完再抓。」說著從隨身攜帶的包裡拿出9雙鞋,一一擺到了天安門廣場的地上,說道﹕「你看到這9雙鞋嗎,我從四川用了2個月的時間,穿破了9雙鞋來到北京,就為到天安門廣場做一件事,說一句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原居住在北京的女翻譯、現旅居海外的法輪功學員田秀露,曾經用針孔攝像機記錄了當年天安門廣場上珍貴的歷史場面。

曾經用針孔攝像機記錄了當年天安門廣場上珍貴歷史場面的原北京法輪功學員田秀露(NTD截圖)

當時給田秀露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其中有一組法輪功學員,「多少人我已經記不清了,他們拉開橫幅,有數十名人衝上去毆打他們,用腳踢、踹啊,有的警察拿警棍打,後來很多便衣去抓捕這些學員,但他們的喊聲非常大,就是喊著『大法好』,『還師父(法輪功創始人)清白』、『還大法清白』。警察不斷地打他們,他們有些人已經被警察打翻在地,但他們還是不停地喊,他們的喊聲讓在場人的心靈都產生震撼。」

那時,天安門廣場及附近幾乎每一天都有大批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打。

田秀露在北京還接觸了很多因上訪被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她舉了一個例子,「有個小伙子當時是被警察扔出來的,在關押期間他的肺被打壞了,他就一個勁地咳嗽,因為肺部被打壞了他已沒有辦法說話了。我去的時候他就在地上鋪著被子躺在那裡,一個勁地咳嗽。一個月之後他沒扛過去不幸去世」。

田秀露說:「當時我看到他的時候我感覺他是60多歲的老者,直到他去世時同修告訴我他才30幾歲。當時這種迫害非常非常多。」

還有一位小伙子,她看到他的時候他10個腳趾頭都是黑黑的,結著黑痂。

「他因為被抓後被警察迫害得腳凍傷,腳趾頭都是漆黑漆黑的,當時需要立即截肢否則有生命危險。因涉及截肢,警察也很害怕就把他給扔到了馬路上,他就被其他同修(法輪功學員)給救了回來。」

田秀露說:「他的講述非常感人,他被迫害到那種程度,但對迫害沒有一點恐懼,充滿著對法(法輪功)的一種正信、一種樂觀,所以這個對我來說印象非常深刻。」

不過,這個修煉「真、善、忍」的群體不知道,他們所面臨的迫害從一開始就是以金錢和利益來推動的。正與邪,善與惡,在這場人性的交鋒中歷歷可見。

天安門警察靠抓法輪功發橫財

據明慧網報導,公安內部規定,哪個省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的人數多,就批評哪個省。各級地方政府無力阻止學員上訪,為達到少「掛帳」的目的,就千方百計進行賄賂,私下「消化」,串通天安門公安分局的警察,用錢、物贖回「上訪學員登記表」,不留底。天安門公安分局的警察也因此大發黑財。

於是地方公安局或派出所層層加碼,對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巨額罰款,並且多數罰款均未給任何收據。許多法輪功學員因此傾家蕩產。成都市公安局龍泉驛分局一科X科長明確表示:「我們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也不需要任何手續,就是要罰你們的款。」

為了徹底推行這場迫害,江澤民集團還把公安警察迫害法輪功的「成績」直接和獎金、升職掛鉤。

據《新紀元》週刊報導,鎮壓法輪功的專屬機構「610」辦公室的一名官員曾透露,在一次所謂「慶功」宴會上,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劉京告訴陪酒的吉林省和長春市公安局「610」官員,2001年江澤民在一次布置對法輪功打壓的會議上提出要在國家安全廳、公安廳、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設立相應的「610」辦公室。胡錦濤回應:「增加『610』機構得增加人員編制,經費不少。」

江聽聞此言立刻大怒,衝著胡錦濤咆哮,要胡在鎮壓法輪功上「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北京東城分局看守所的警察講:在2006年3月的兩會期間,北京地區抓捕和綁架了近3,000名法輪功學員,到「4‧25」時,達到了5,000人,每綁架1名法輪功學員獎勵當事警察1萬元。

而北京保安抓一名法輪功學員由獎勵500元漲到2,000元,北京某地區一個明白真相的片警對一法輪功學員說:「現在保安抓一名法輪功由過去的獎勵500元漲到2,000元,千萬別到有保安的地方發材料。」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調查,2001年1月初,中共公安部內部消息稱,僅在天安門廣場,每天的開支在170萬元到250萬元之間,那麼也就是說,一年就是6億2千萬元到9億1千萬元之間。

99米巨幅橫幅的故事

面對打壓,更多的法輪功學員挺身而出。

1999年7月中共鎮壓法輪功後,不斷有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廣場上打橫幅。(明慧網)

美國CNN電視曾報導過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的場面,報導說:「他們一個接一個小組地出現,拿著橫幅、標誌或口號……警察很快把抗議者抓起來帶走。但是不久在另一個角落,另一群人又站了起來。」

1999年7月中共鎮壓法輪功後,不斷有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廣場上打橫幅。(明慧網)

已在舊金山定居的法輪功學員郎新華曾親身見證了在天安門廣場上打出99米橫幅的震撼一幕。

朗新華說:「那條橫幅有99米長,1.5米寬,黃底紅字,在天安門西草坪面向廣場自南北方向迅速打開。」「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巨大的橫幅,質地好像亮黃色的綢緞,上面印的紅字寫著『法輪大法好』和我們師父的18首《洪吟》詩詞。」

「我和妹妹、妹夫還有另一個同修(即法輪功學員)2000年12月29號早上坐火車從瀋陽趕到北京。30號和來自全國各地的30多人在北京一個學員家裡匯合。」

郎新華說這些人彼此都不相識,提出這個想法的山東學員也沒和他們住在一起,但大家都是為了同一個目的——「在2000年的最後一天,打開一條長達99米的巨型橫幅」。

「那天天氣很好,廣場上人很多。」「當時等了很久,感覺時間過得很漫長。到處都是警察和便衣,幾輛警車和大巴就停在紀念碑那邊。」郎新華邊回憶邊說,「離約好的下午3點越來越近了,廣場四處都有同修打開橫幅,『法輪大法好』的聲音響成一片」「警察們都撲過去了,很多同修被拖走。有的女同修被拽住頭髮連拉帶扯地裝進大巴」。

直到3點半左右,期盼中的那條橫幅終於打開了,郎新華說:「兩個同修從中間向兩邊快速地奔跑,不斷有同修加入撐起橫幅,我也跑過地下通道奔向那裡。」然而就在快要碰到橫幅的那一刻,兩名撲來的警察死死地拽住了郎新華的雙手,隨後將其拖入一輛大巴。

沒有照片也沒有錄像,短短1、2分鐘內發生的這一幕現在找不到任何的影像記錄。那條可能是天安門前出現的最長、最大的一條橫幅,對於恰巧看到的人來說,應該極為震撼。明慧網2001年1月9日一篇題為「12月31日天安門廣場見聞」的文章中如此寫道:

「3點30分,有一面長達99米的巨大橫幅在天安門廣場西側展開了。黃底紅字,在陽光下光芒四射,慰為壯觀,難以用語言描述。這可把那些警察和便衣嚇壞了,他們放棄了抓在廣場的東側、南側散發傳單的大法弟子,惡狼一樣地向那裡撲去。」

「警察和便衣六七個人圍著一個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並用警棍猛烈地擊打大法弟子的頭部,當場就有兩名大法弟子被打倒在地,鮮血直流。一個稍胖的警察見眾人圍觀就叫喊『快按上車!』,並又狠狠地踢了幾腳,一幫匪徒一樣的便衣『呼』地衝上來。這時從窗口看見一個警察嘴裡一邊罵著一邊用棒子不停地擊打一個年齡稍大的大法弟子,被抓的大法弟子在車裡高聲向眾人呼喊『法輪大法好!』,遊人也跑過來爭相拍照。」

那天法輪功學員被塞滿了3輛大巴,他們被帶到一個警察局大院內進行錄像,隨後被關進豐台看守所。

天安門廣場上99米長橫幅的故事
郎新華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說法輪功讓他身心受益。(郎新華提供)

郎新華那時不知道這次「壯舉」已經嚴重觸動到了中共的敏感神經,一場更大的迫害行動正開始席捲全國。#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12-24 8: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