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韻:無懼流氓政權 律師之妻勇氣非凡

人氣: 8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27日訊】12月27日,大紀元發表了專訪《離開梳粧檯打流氓》。受訪人是李文足女士,大陸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的自述,從側面展現了王全璋律師多年來的正義之舉,同時道出了她自己從逃避到正視,再到為丈夫奔走呼籲的心路歷程。

王全璋律師畢業於山東大學法學院,在大學期間便幫助法輪功修煉者維權,為非法被勞教者提供法律幫助。2012年,王全璋因為代理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苗福案,受到東甯縣法官王傳發的毆打和謾駡,並遭上海法官徐敏芳當庭驅逐。2013年4月,王全璋在江蘇靖江市法院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時,被法院當庭拘留十天。有上百名中國律師連署要求公開現場錄影並釋放王全璋,此事引起大陸和國際媒體的關注報導。三天後王全璋被釋放。

2014年3月28日,王全璋赴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農墾局七星拘留所,為「建三江事件」中被迫害的律師維權,遭員警暴力虐待。2015年7月10日,王全璋在709事件中「被失蹤」,之後半年生死不明。其代理律師多次受脅迫退出代理。目前王全璋被變相剝奪辯護權,不許會見,不讓通信。

作為妻子,李文足受到株連。她在「709」之後被嚴密監控、軟禁、跟蹤、恐嚇、騷擾、警告、逼遷、約談,甚至24小時被監控日常行蹤,無法自由生活。李文足沒有被嚇倒。她與幾位「709」律師家屬一起,主動邀約聯合國、歐盟等機構的人權和外交官員會面,積極接受國外媒體採訪,介紹709案的情況和影響,呼籲國際社會的幫助。

李文足在受訪時介紹,「說全璋有一次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時,他說一句話,那個法警就打他一巴掌,問他還說不說,他還說,就又一巴掌,最後,我聽那個律師跟我講,他被扇了一百多個巴掌,一百多巴掌啊」。

王全璋的遭遇具有普遍的代表性,反映了中共的法治和人權現狀。只因憑良心說話,他一再被法警、法官、員警、國保公然虐待、侮辱,如此驚人的事實,不斷發生在千萬個「王全璋」身上。中共黑勢力一方面迫害依法維權、堅持信仰的民眾,另一方面嚴厲打壓協助弱勢群體的維權律師。同時,對於這些守法公民的家屬,實行株連懲罰,試圖從各個方面堵死他們的生路。在中共的恐怖高壓下,勇敢的人並未屈服或退縮。在大陸律師界,不斷有正義律師挺身而出,前仆後繼,為民請命。

當鐵肩擔道義的律師身陷囹圄之際,一位又一位偉大的女性,站了出來,為她們的丈夫鳴冤發聲。

今年9月27日,四位維權律師的妻子前往最高檢察院詢問並申冤。她們是:謝益燕的妻子原姍姍、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謝陽的妻子陳桂秋。9月28日晨,四人聯名在社交平臺發文「我們的柴米油鹽生活」,講述她們在丈夫被失蹤之後遭遇到的不公。她們呐喊:「究竟是我們出了問題,還是這個國家出了問題?」

11月16日,耿和女士授權大紀元,發佈了高智晟律師所著《2017年,起來中國!》的電子版。耿和質問中共:「他們怕什麼?怕一本書嗎?那好,我就免費公開,讓大家自由下載,廣泛傳播!看看這書裡到底寫了什麼,讓他們這麼害怕」?!作為高智晟的妻子,耿和給予了丈夫強有力的支持。她理解高智晟為何放棄家庭的幸福而為他人奔走。2015年7月6日, 耿和與女兒、兒子三人向中共最高司法機關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因為江氏不僅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還迫害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人權律師高智晟,並牽連到家屬。控告人要求將犯下多項反人類罪行的迫害元凶江澤民繩之以法,並賠償經濟損失。

據維權網12月19日報導,李文足於當日向北京市東城區法院遞交行政起訴書,狀告中共公安部在其發佈的《警惕顏色革命——誰想扳倒中國》視頻節目中抹黑人權律師群體。其中,李文足的影像兩次在視頻場景中出現,被解說成「意圖在中國挑起顏色革命的人」。李文足表示,她明白此類告官成功率微乎其微,重要的是,她要讓當局明白,不能隨隨便便給公民扣政治帽子。

12月22日,被中共拘押的江天勇律師的妻子金變鈴女士表示,她已委託律師定於23日正式起訴《檢察日報》等七家中共官媒,因為這些媒體發佈了抹黑江天勇的文章和視頻。

這些普通的中國婦女,只不過期望與家人溫馨相守。然而,中共的殘暴打碎了她們的幸福願景,奪走了她們的配偶。於是,她們奮起抗爭,繼續丈夫的維權之路。

李文足專訪的感人之處,在於她真實的袒露了內心世界。幾年前,她通過微博瞭解到全璋的工作,她有恐懼,有擔憂。她也曾選擇逃避,心存僥倖。她說:「於是我選擇了逃避,我不再看微博。那時我還抱著幻想,抱著僥倖,認為那些恐怖不會發生在我身上。我不去看,不去關心那些,它就會離我很遙遠。」但是,當黑暗降臨在她的世界,她終於醒悟,她必須站出來。暴政之下,百姓不可能過上平靜的好日子。

「但是沒想到,你選擇逃避沒有用,最後我自己就面臨了這樣的恐怖,我面臨迫害,我需要站出來,需要維權。「709」一下打破了我的小日子,你沒有選擇,你沒有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權利,「709」對我說是一個很大的考驗,它改變了我。」

當李文足的家人、朋友以及陌路相逢的人士建議她不要和當局對著幹時,她疑惑了:「我們中國人是怎麼了,這是自己的丈夫啊,不能說因為危險我就不管他了啊。那如果這個事情落在你頭上,你希望你的另一半怎麼做?不管你嗎?」「過好自己的日子?……可是,很多受害者都是想在家裡過好日子的啊,比如雷洋,招誰惹誰了?都是想過自己的日子啊,在這樣一個法制不健全的國家,災難隨時可能就到你頭上了,哪裡有我們自己的小日子?」

行走在凡間,勇士並非沒有恐懼。勇士和懦夫的區別在於,他們憑藉良知,戰勝心中的恐懼,毅然迎向苦難。堅守的意義,在穿過荊棘的旅途上昇華。

李文足說:「其實你說那些律師不怕嗎,那些酷刑!誰不怕呀!只是在害怕的同時,他們還要堅守,堅守他的良知。全璋能夠堅持下去,其實也是做了一個最普通的人、一個正常律師最應該做的事情而已,他只是良知尚存的一個人,他看到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即使害怕他也得去幫啊,他必須走下去啊,就像我今天一樣。」

我們為何而堅守?李文足說:「我說我現在所做的,為了孩子他爸爸做的這些,是對孩子一個最好的交代,是最負責的。因為等他長大,我可以很有底氣地告訴他,當初他爸爸遇到困難時,他媽媽帶著他,我們一家人是一起承受的!」

他們,可以選擇明哲保身、悶聲發財,保住完整的家。可是,他們義無反顧,選擇了道義良知,承受被迫的分離。同胞的遭遇和抗爭,激起悲憤、感動、痛楚,激起深刻的反思。為了子孫後代,為了明天的光亮,為了生命的永遠,我們必須在今日選擇。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12-27 8: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